权臣闲妻的反抗那天的她主动出击

 admin  2018-05-1723:04  36人阅读 0条评论

殷悦在决定举报之前想了很久,她怕和周绍清撕破脸之后,会对她不利,她大可以继续当权臣闲妻,但是最后殷悦实在是忍受不了他的为所欲为,她决定揭发他的罪行,这样她的心理上可以好受一些。大不了就鱼死网破,谁怕谁!

201708231503445761394341.jpg

这位女公务员名叫殷悦,生于1981年。她说,在决定走举报之路前,曾特别担心与周绍清撕破脸后她的工作受影响,但为了离开周绍清,她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认识周绍清前,她已经育有一子,离婚后孩子判给男方抚养。

2011年,她到茶棚乡老家办事时意外认识了周绍清,俩人起初是普通朋友关系,周绍清向她发起“攻势”,经过接触她觉得周绍清“人还可以”,便开始与他交往。殷悦在县(当时抚宁区还没有撤县建区)里上班,周绍清是该县茶棚乡上官营村村书记、村主任,要在村里上班,为了方便,周绍清和殷悦在抚宁县租了房子,白天两人各自上班,晚上住在一起。

殷悦说,接触久了她发现周绍清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她在办公室上班,经常接到周绍清打来电话“查岗”,只要她没有及时接电话,或者发现她周围有男同事,就会在电话中一顿谩骂,甚至会开车赶到她的单位大闹。最让她难忍的是,周绍清有家庭暴力倾向,经常因各种事对她拳打脚踢。2012年,怀有身孕的她实在无法忍受周绍清对她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提出分手。不料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她说,周绍清并不同意与她分手,几乎天天到她的单位吵闹,她只好躲到同事的办公室,待周绍清离开后再返回工位。周绍清还跑到殷悦父母家吵闹、威胁,她只好搬到其他亲戚家住或者租房。为了找到她,周绍清想出一个“办法”——在当地和网络中贴寻人启事及照片,文中称“殷乐(悦)是智障”,请见到殷悦的人与之联系,他作为家人愿意出10000元作为感谢费。虽一直躲着周绍清,可眼看肚子越来越大,怀孕生二胎的问题迫在眉睫,她只好与周绍清“谈判”。

殷悦说,周绍清之前也有孩子,双方都不符合当地计生政策,周绍清称可以找人“摆平此事”,于是她听从周绍清的安排,与当地一名未婚男子登记结婚,生育后再与其离婚,她获得孩子抚养权。2012年,殷悦产下一女,为了不让周绍清将孩子“抢走”,她四处借宿,住遍北戴河市和抚宁区几乎所有偏远的宾馆,但依然被周绍清发动关系找到。周绍清同意分手并提出条件——将殷悦出资购买的房子、车子过到周绍清名下,孩子由殷悦抚养至18岁再给周绍清。

殷悦说,后来周绍清多次威胁她,最终她被迫把孩子也交给了周绍清。为了彻底和周绍清分开,殷悦同意了一切“不平等条件”。但她并没有享受平静的生活,她说2014年收到当地计生部门的通知,要求缴纳“超生费”。她到计生部门询问才知道,原来是周绍清举报他们两人有超生行为,计生部门核实后,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决定向殷悦征收56万余元,目前殷悦仍在针对此事进行行政诉讼。

不仅如此,在向新闻117记者提供的一份通话清单、笔录等材料中,殷悦说,所属茶棚乡政府的座机曾多次给她的手机拨打电话,语言极其下流,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和诽谤。她多次报案,但当地警方不予立案。

后来,她还遭遇过车辆被砸、房子被破坏等威胁,她认为此事皆为周绍清所为。她说,周绍清作为村干部,不仅没为村民谋福利,还徇私枉法,采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村民。周绍清的这些做法甚至威胁到了她的安全,再加上心理上的罪恶感压得她喘不过气,她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19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