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生不完美娇妻夜夜加班沉沦那个男人的温柔乡

 admin  2018-05-2021:25  61人阅读 0条评论
广告也精彩

完美人生不完美娇妻夜夜加班沉沦那个男人的温柔乡

我以为我的婚姻完美的,我拥有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子,我自己事业有成,我认为这是自己的完美人生,可是直到我发现我的妻子在外面有了那个男人,我才知道我的完美人生一点都不完美,我的妻子夜夜加班都沉沦在那个男人的温柔乡!

201708231503441398277208.jpg

结婚7年多了,婚后第二年就有了可爱的儿子。有一天,处理完公事,想想好久没与妻子一起在外面吃饭了,就到一家特色菜馆预订了座位,然后,开车去接她,然后去了宾馆,两个小时才出来。到她单位后,我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坐在车里等她下班,想给她一个惊喜。就在这时,一辆奔驰轿车在我前面停了下来,不经意一瞟,突然发现我妻子从车上下来了,一名帅气的中年也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特别留意妻子的行踪,有一天,又发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那天,由于晚上睡得太迟,早上我们俩都睡过了头。她洗漱好后连妆都没来得及化就匆忙下楼走了。就在我给儿子穿好衣服准备送他上学时,却听到“嗡嗡”的响声。

低头一看,原来是妻子走得太匆忙,忘记拿手机了。我拿起一看却是一部新的三星手机。她什么时候又多了一部三星手机呢?她既然有两部手机,为什么不把另外一个号码告诉我呢?

打开手机一看,所有的已接、已拨、未接来电全是与“田辛”在通话,猛然想到“田辛”的读音正好是“甜心”,脑子里的血“嗡”地一下就涌了上来。

直觉告诉我,她与“田辛”之间必定有什么秘密。那段时间,每天深夜等她睡着的时候,我都会悄悄地起床,打开手机查看她的通话。果不其然,他们每天都在联系,最多的时候一天打了15个电话,而且有次通话时间竟达两个多小时。

我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有一次,可能是她疏忽了,竟有一则短信忘了删除,我打开一看,血又一次涌了上来,“亲爱的,我越来越爱你了,真想把你含在嘴里吃掉……”

有一天妻子打来电话说她有个小姐妹过生日,晚上她就不回家吃饭了。我马上想到了她可能是跟“田辛”去约会,就立刻停下手中的活赶到她单位,一直候在门口。果然不出所料,下班时那辆奔驰准时开了过来,妻子神采奕奕地走出大门直接上了那辆车。

我就一直悄悄地尾随在后面。他们来到一家宾馆前停了下来,远远看到那男的半搂半抱着我妻子走进了宾馆,还不时低下头在她耳边说着什么,逗得她撒着娇去拧那男人的脸……亲眼目睹这一刻,我感到天崩地裂,整个人的心也被剜了出来,我感到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我马上到附近的五金店挑了把锋利的水果刀,准备和他们来个鱼死网破。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学校的老师打来的,她问我你儿子今天怎么没人接?我一下子冷静了,儿子还小,如果没有父母,谁来照顾他呢?我强忍着愤怒将车开往儿子学校。教室里只剩下儿子一个人,他看到我过来,一下扑到我怀里。路上,儿子站起来说,爸爸你的嘴里怎么流血了?说着为我擦拭嘴角的血液,我鼻子一酸,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何时把嘴唇给咬破了。

晚上,安顿好儿子后,我将一瓶老白干从柜子里翻出来喝了个光,我不会喝白酒,呛得眼泪直流,感到天旋地转,肚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我从沙发上翻到了地上,吐的身上地上全是,什么也不记得了。等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全身衣服都被换了下来。再一看表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妻子进来了,她给我倒了杯水又拿来醒酒药让我吃下。

我说,有时间我们谈谈吧。我看到她身子抖了一下,但又马上掩饰着笑着说,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谈啥呀?然后又去收拾客厅了。趴在床上,我感到胃部一阵阵痉挛,无声的泪水又涌了上来。朋友们都羡慕我有个幸福的家庭,事业也是小有成就,可是此时此刻,我真想从18层楼顶,一头栽下去了断此生。

一段时间里,我整天没精打采,工作效率很低。渐渐地我的头脑清醒了,与其活在痛苦之中,不如痛痛快快地做一了断。平时离婚的案子办理了很多,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决定离婚,但也绝不会让他们快活潇洒,我要给他们上演一场悲剧。

我要把家庭财产全部转移,给她来个釜底抽薪。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一个周密的计划我开始实施了。当把前期工作办妥后,我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胜利喜悦。看着她那无忧无虑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当她得知真相后该如何面对。

到她单位后,我理了一下情绪。她看到我有些惊慌。我说要跟她一起共进晚餐时,她极力推说晚上有事走不开。我连续两次问她:真的有事吗?她说是的,但眼光始终不敢看我。我不甘心,又问她非得今天去吗?她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那一刻,我气得真想转过身狠狠地给她一个大耳光子,但我还是忍住了。

深夜12点多的时候,她回来了。当她的头朝我靠过来时,我一把将她的头推开了,她马上一脸的惊愕,然后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说实话,结婚7年来,我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对她。再过两天就是儿子的生日了,我想等给儿子过完生日再向她摊牌。那天晚上8点钟,我回到家后,却发现他们母子都不在家。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关机。我开车去了学校。

老师说也不记得是谁接走了。我马上又拨通了她的那部手机,一开始没人接,我又接着打,终于她接了,电话那头传来粗重的出气声。她紧张地说自己只顾忙忘记接儿子了。我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直接到派出所报了案。她后来又不停地打我电话,我一直没接,后来索性关了机。在民警的帮助下,在公交车站找到了儿子。当我带着儿子回到家里时,她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安顿好儿子后,我们在客厅坐了下来。“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她问,我点点头。她坐在那里看着我,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她说,以前他只是她的一个客户,从没有深交。两年前任职部门主管后,刚好赶上改制,单位按赢利分红,作为主管的她有责任把部门经营得好一些。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是他拉了一些大客户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她很感激他,交往也就频繁了。最终在他的进攻下,一切都发生了。她说她每天都在自责中生活。她说,我知道错了,保证再也不会发生了,求你原谅我好么。我该说什么呢,我真的想号啕大哭,她难道不知道我的心天天在流血?她对我的致命伤害就用原谅两字轻轻带过?

那天晚上,我们分居了。躺在沙发上,我脑子里不住地在想:她其实是一位特别贤惠的女人,对我的关怀无微不至。

每天她总是把家收拾好,做我最爱吃的饭菜;每天早晨我总是穿着她洗净熨平的衣服走出家门;每天晚上她都会在我耳边喃喃细雨地为我洗去满身的疲惫……以后还会有谁再为我做这些呢。本以为我们的爱情会天荒地老,谁知道刚过7年就走向了灭亡。

第二天早晨,当我把东西收拾好准备搬到单位去住时,她抱着我的腿哭着求我别离开她。那撕心裂肺的哭,令我心如刀割。但我还是强忍着把她拉开,她抱得很紧,哭得也更凶了。经过一番撕扯,她看我去意已决,也就松手倒在地上痛哭起来,我始终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几天后,我和妻子相约来到了离婚登记处。她在门口看到我,乞求我再给她一次机会。我说:“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可你在乎过吗?”她无语,泪水狂涌,双肩不住地颤抖。当轮到她在同意书上签字时,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两只手不住的发抖,久久不肯落笔。

出了办证大厅,我准备离去时,她叫住了我。哭着说:“毕竟我们夫妻一场7年,就让我再当一天你的妻子吧,因为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呀……”对于这个小小的要求,我还能说什么呢。

回到家,她做了一桌我最爱吃的饭菜。在烧最后一道菜时,她不小心切到了手,血流不止。我忙跑过去,习惯性地塞到嘴里为她吮吸,然后又找来创可贴为她包好。她始终注视着我,泪流满面。

吃饭的时候,她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她平时不会喝酒,一会的工夫,她就喝醉了,我把她安顿到了床上。儿子接回来安顿好后,我就倒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我被儿子哭着叫醒,我马上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地上的安眠药撒了一地,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立即抱起她往医院跑。

她父母也赶过来了,在妻子的病床前,她母亲接受不了沉重的打击,立刻就晕倒在地上。她父亲,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干部,一下子给我跪了下来,说看在我们老脸的分上,原谅她吧。

面对两位善良的老人,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她是独生女,如果女儿离他们而去,他们怎么活下去?我是那么爱她,她也曾经那么爱我,当年她顶着父母与亲戚的阻力与我结合,而当时我只是一个穷打工仔。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家破人亡的惨剧。即使分开,也要给她一定的时间来承受。当天下午,我就把那笔钱转账到银行,重新把房子赎了回来。

她出院后,由于吞食过多的安眠药,脑子里留下了后遗症,时常出现一些暂时性神经错乱。我怕她有什么闪失,从单位重新搬了回来。她父母不放心,直到看着我们又重新领取结婚证才依依离开。

表面上我们又结合了,但却很少再交流。在她面前我始终开心不起来,整天一副冷冷的面孔。她也很少说话,做什么事总小心翼翼的,生怕在我面前再犯什么错误。

有时看到她,我感到特别的陌生,甚至不敢相信她就是以前那个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妻子。我也曾试着重新接纳她,但总是做不到,脑海中总是反复回放她偷情时的镜头,再看到她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为此,我也找过心理医生,但心中始终走不出那团阴影。可能是爱得越深伤得越痛吧,我们之间就这样竖起了一道厚厚的玻璃,看得到对方的存在,却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温度。

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以前相亲相爱的细节,这一切都渐行渐远了,有时候我特别恨自己过于优柔寡断,才会在死亡的婚姻中苦苦挣扎。可当看见孩子跟她在一起,在她身上爬来爬去嬉闹着、那种无人可代替的情景,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再跟她说分手。面对这样的婚姻,我该怎么办呢?


已经过安全软件检测无毒,请您放心下载。




广告也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2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