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了网上谣言四起谁比谁痛?

 admin  2018-05-2106:44  167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21505216761227102.jpg

第146-150章:

宁浅语坐在叶昔的车里,几次张嘴想问慕圣辰去哪了,却始终没问出来。

她靠在后座椅上,随手把包包放在一边,之间却突然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

她偏头,朝手指摸到的东西看过去,眼睛瞬间凝住了。

她的指尖颤抖了一下,把东西给拿了起来,仔细地看了一遍,很确定这是那条围巾,上面还有她的血迹。

宁浅语很激动,应该说她的心头在狂跳。

围巾落在了小区了,也就是说叶昔回去取过围巾,至于说围巾是给谁取的,那不言而喻了。

叶昔透过后视镜看到宁浅语手上拿着围巾后,立即感觉不妙了。

惨了,这条围巾怎么落在车上了?

原来半个小时前,慕圣辰在知道宁浅语出了事后,立即让叶昔送他过来警察局。

只不过在叶昔进警察局的前通知小李把慕圣辰给转移到了他的车上。却没想到慕圣辰把这围巾给落在叶昔车里了,还正好被宁浅语给看到了。

“叶助理,这围巾哪里来的?”宁浅语问得很轻,似乎是怕问重了,会幻想破灭一样。

“少夫人,属下把辰少送走后,去公寓取文件,正好在大楼前捡到这条围巾,便随手放在了座位上。”叶昔面不改色地说着谎话。

他是真的没有胆子说实话啊,辰少发起火了,后果很严重的。

宁浅语本来满心的期待,在听到叶昔的话后,失落占遍全身。

根本就没想叶昔为什么去公寓拿文件,根本就进不去,却没给她打电话。

看到宁浅语没再纠结围巾的事,叶昔在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宁浅语似乎是太累了,竟然拽着那围巾就这么靠在后座上睡着了。

叶昔把车停进小区里的停车场,回头朝着睡着的宁浅语看一眼。

然后眼神移动到宁浅语手上的围巾上,如果他把围巾带走,少夫人会不会发觉?

没多考虑,叶昔轻手轻脚地把围巾从宁浅语的手上抽走,然后收进西副驾驶座位上的公文包里。

在确定宁浅语没有惊醒后,叶昔才若无其事地唤道:“少夫人,我们已经到了。”

听到叶昔的唤她,宁浅语睁开迷蒙的眼睛。

朝着车窗外看一眼,看到的确是到了大楼下。

“哦!”她哦了一声,然后拉开车门,下车,就往大楼里走。

“少夫人,你的包包忘记了。”叶昔提着宁浅语的包包追了过来。

宁浅语摸了摸昏昏沉沉的额头,接过叶昔手上的包包,“谢谢。”

“少夫人,我送你吧。”叶昔说着提前走进一楼大厅按电梯。

宁浅语迟疑了几秒,跟了上去。

在叶昔的车载着宁浅语从警察局出来后,小李的车便一直跟在后面。

车跟着开进小区里后,按照慕圣辰的指示,小李把车停在了大楼前不远处的一条比较偏僻的通道里。

慕圣辰的眼神从叶昔的车停在大楼前起,就一直没动过。

他看着宁浅语从车内出来,看着宁浅语从叶昔的手上接过包包。

看着叶昔送宁浅语走进大楼,然后看着公寓的灯被打开……

没多久,叶昔从大楼里出来,直接来到慕圣辰所坐的车跟前,“辰少,少夫人已经进公寓了。”

慕圣辰没回应叶昔,而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公寓的灯,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昔跟小李换了车后,回头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微微迟疑了一下,开口。

“辰少……”

“什么事?”被叶昔打扰,慕圣辰不悦的眼神朝他扫过去。

叶昔缩了缩脖子,把围巾从西装里取出来,递给慕圣辰,“您刚才落车上了。”

慕圣辰狭长的眼睛落在叶昔手上的围巾上,不悦瞬间消失,伸手接了过去。

叶昔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炸弹送出去了。

至于说最后会不会爆炸,他暂时没空想。

很快公寓里的灯熄灭了,但慕圣辰依旧没开口要离开的意思,叶昔默默地在驾驶室内等着。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圣辰清冷的声音响起,“撞车是怎么回事?”

“根据小区门口的视频记录,那辆车是朝着少夫人撞过去的。然后在江南会所救过少夫人的古先生……”说到这里,叶昔偷偷地瞄一眼慕圣辰。

慕圣辰在听到‘江南会所救过少夫人的古先生’几个字的时候,身子很明显僵了僵。

“继续。”薄唇里吐出这两个字又冷了几分。

“他开着车把那辆面包车给撞开,少夫人才平安无事。”

在路口被推,差点出车祸。万达广场被推下喷泉池。现在又差点被撞死,这一件件的惊险,让慕圣辰那英俊的脸上布满,那漆黑如夜的瞳孔在灯光下格外阴冷。

“之前的事都没半点进展吗?”

“人都找到了,都是拿钱办事,对方跟他们电话联络,钱经过网上转给他们。我们查过电话和IP,电话是全部是黑户注册,只联系一次,就没再使用过。而IP是一间网吧的IP,属下正让人排查网吧的视频,因为太多,很难找……”叶昔垂着头。

听到叶昔的话,慕圣辰脸色沉了沉,“听说景瑞认识个电脑行家,我到M国后,找他问问。”

“是!”叶昔点了点头。

慕圣辰朝着车窗外蒙蒙亮的天色看了一眼,然后道:“开车。”

“是!”叶昔立即启动车子,离开小区。

而在江南会所里,古少正在发飙。

是的,即使生命危及的时刻都能面不改色的面对的古大少发飙了。

“我明天晚上前,我要把宁浅语所有的事情给弄得一清二楚。”

“是。”恒哥的后背冒着冷汗,我滴个乖乖。

古少出去一趟,把限量版的越野陆虎给撞了,还进了警察局。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最重要的是,古大少发飙了。

要知道古少是什么人啊!就算是面对金山角的那些大佬,别人都只有给他敬礼的份。现在竟然发飙了,我嘞!少夫人果然就是古少的宝贝啊。

“还傻着干嘛?要我请你去吗?”古斯警告的声音传过来。

“属下不敢。”说完这句话,古斯屁颠屁颠地从房子里走出去。

宁浅语睁开眼睛坐起身来,迷茫地扫视着周围。

好半响,她才记起昨晚慕圣辰离开后,她便去御品香跟母亲他们吃饭,然后被古斯送回来。在小区门口有一辆车朝她撞过来,她被古斯所救。她和古斯进警察局协助调查,最后是叶昔去警察局把她给接回来的。

宁浅语怔了那么一秒,然后揭开被子从起身。

刚站起来,她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坐回来床上。

宁浅语摸着自己的额头,没有发烧的迹象。

“真的是奇怪,最近总有点头晕……”宁浅语坐了一会,觉得好礼些,宁浅语才站了起来。

拉开柜子,换衣服,拉开柜子找了一会,没找到自己的那件旧毛衣。站了一会才记起毛衣落在豪苑小区的公寓里了。

她取了件大衣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就进了厨房。

拉开冰箱,把昨天的剩菜端了出来热了热,就着用早餐。

刚吃一口,胃里就翻江倒海的反了起来。

宁浅语捂着嘴巴,便往洗手间冲。

她蹲在马桶前,吐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了下来。

洗了把脸,宁浅语只当是起床的时候头晕引起的呕吐,并没在意。

从洗手间出来后,把餐厅匆匆收拾了一下后,就拿着大衣出了门。

刚从大楼出来,小李的车就开过来,停在了宁浅语面前。

“小李?”宁浅语有些意外。

小李的头从车窗探出来,“少夫人,叶助理让属下接送您。”

小李黝黑的脸上带着腼腆的笑,伸手把后车门给打开。

“嗯,你送我去豪苑小区吧。”她说了地址,就上了车。

车从豪苑小区开进去的时候,一辆加长林肯的车正好从小区大门口出来。

两车交错的瞬间,宁浅语看到了加长林肯定后面正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是慕正昇,那女的,她只看到了侧脸,有几分眼熟,却一时间没想起来是谁。

回头再看过去,却发现那辆车已经驶出了小区。

宁浅语皱了皱眉头,发现车已经停了下来,她拉开车门下了车。

小李把宁浅语给送到了公寓门口,然后静静地站在公寓门外。

打开门的宁浅语回头朝着小李看了一眼道:“小李,你不用在这里等我的。”

小李坚持己见,“少夫人,属下在这里等您。”

宁浅语猜测叶昔是知道昨晚那辆车是冲着她来的,所以把小李给派了过来跟着她。

张了张嘴,最后点了点头,走进公寓。

她站在客厅中环视一圈,然后开始打扫,从客厅到厨房,到浴室,再到房间。

最后她走进她刚进公寓的时候住的那个房间,打开柜子,从里面取了个行李袋出来,然后开始收拾里面的旧衣服。

收拾完最后一件衣服,宁浅语突然注意到最下面的柜子角落里有个纸袋子。

她微微怔了怔,记起那个袋子是上次来大姨妈,慕生辰给她去买的卫生棉。

她用了那一次后,还剩下不少…

上次来大姨妈?宁浅语呆了呆,连手上衣服都掉在了地上。

她的生理期向来不太准,有时候提前几天,有时候会推后几天,却从来没有超过过十天。

上上个月她痛经,慕圣辰买的卫生棉,可是她上个月却没来……

那几天,恰是慕圣辰在B市没回来,再加上被戚雨薇冤枉害她流产,她每天都郁郁寡欢,压根就没留意自己的生理期。

之后慕圣辰回A市住院,她每天都很忙,根本就忘记了这事。如果不是今天恰巧来旧公寓收拾东西看到这些卫生棉,她都快忘记了她的生理期,竟然已经推迟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几日只要吃东西或者闻到一些刺激的气味,就会有呕吐的欲望,还以为是因为心情不太好引起的食欲不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没想到她自己是个医生,也会搞出这么乌龙的事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宁浅语才回过神,关上柜子,把手上行李袋提起来,走出公寓。

从豪园出来后,宁浅语让小李把她给载到了百货商场。

下车后,小李就一步不离地跟着,宁浅语皱了皱眉头才停下脚步,“小李,你在这里等我。”

“少夫人,这……”小李有些为难了。

“我就去商场里买点东西。”宁浅语看着小李,语气里明显有些不悦。

小李迟疑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站在了原地。

见到小李终于没有再跟着她了,宁浅语松了一口气。

她走进百货商场后,直接朝着百货商场的一个药店走去,找店员要了两根验孕棒后,收进包包里,然后再从百货商场挑了几样日用品才走出百货商场。

刚来到停车场,就看到小李正焦急地东张西望,看到宁浅语过来,他立即走了过来,把宁浅语手上的袋子给接了过去。

回到公寓后,宁浅语就提着包包进了洗手间。

她从包包里把验孕棒取了出来,然后按照说明书上的指示照做。

一切弄好后,她静静地站在洗手间里等待结果。

几分钟后,宁浅语把验孕棒给捏了起来。

两个验孕棒上都显示是阳性,也就是说她的确是怀孕了。

宁浅语伸手摸了摸小腹,脸上带着一丝的笑。

有孩子了,她和慕圣辰的孩子。

“辰,你知道吗?我们有宝宝了。”

宁浅语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给慕圣辰打电话,跟他这个消息。

她相信他也会很高兴她有他们的宝宝的。

记得那个时候慕锦博不要戚雨薇的宝宝的时候,她问他会不会不要宝宝,那个时候他说过,他当然会要他们俩的宝宝。

却没想到电话里,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关机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从洗手间出来后,宁浅语拿着手机,百度了一下准妈妈怀孕初期需要注意的事项。

然后乖乖地进厨房给自己弄了点吃的。

虽然她吃不下,但为了宝宝,她必须好好地照顾自己。

吃好后,她给莫言教授打电话请假,休息一会后,她提着包包再次出了门。

宁浅语这次出门,小李以为宁浅语是去研究院上课,并没有跟上她。

从小区里出来后,宁浅语穿过马路,然后站在路边招了一辆计程车,上了车。

然后来到了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挂号后,她静静地坐在妇产科外等待,时不时地摸摸自己的腹部,一脸的母性光辉。

很快就轮到了她她坐在妇产科医生面前,将自己的情况详细的转述了一边,妇产科医生听完后,在电脑上敲打了几下,递给宁浅语一个单子:“先去做一个b超,确定一下是不是怀孕了。”

“好的,谢谢医生。”宁浅语捏着B超单子去B超室那边等待。

待她做完B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拿到B超结果的宁浅语再次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

妇产科医生看了片刻,“嗯”了一声,指着B超结果图片上大概一颗苹果籽大小的胚胎,说:“这是宝宝,大概是七周,目前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因为你的身体有些虚,所以要注意下补充营养,心情也要保持愉快,情绪别过激,好好的休息。这是准妈妈守则,好好地看看。”说着医生从办公桌上取了一本书递给宁浅语。

后者点了点头,接了过去。

医生又继续道:“我给你开一些叶酸,记得准时吃,一个月后再来做孕检。”

宁浅语跟医生道谢后,拿着药单去药房取了药才离开医院。

从医院出来后,路过一家超市,宁浅语拐了进去,买了些新鲜的菜,才乘计程车回公寓。

第二天下午,宁浅语如常地踏进研究院,却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像诧异又像厌恶。

宁浅语微微有些疑惑地走进教室。

刚一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就她每天装作清纯的样子,原来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呢!在兄弟俩之间转来转去,勾引完哥哥又勾引弟弟。”

“听说还乱交呢!跟无数的男人又关系。”

“那种女人,你只要给钱,她啥都干。”

“子荐,还好你脱身得及时,要不然就被她给骗了。”

听到这些人的对话,宁浅语的眉头皱了皱。

似乎是有人看到她进来了,大家立即瞥着她,小声道:“别说了,她都来了。”

“怕什么?她做得出来,还怕人说吗?”方子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不过是个交际花,不仅勾引慕氏的两位少爷,还为了钱出卖肉体…“

听到方子荐的话,宁浅语的脸色瞬间白了。

正在这个时候,莫言急匆匆地从教室外面进来,看到宁浅语立即迎来上来,”宁同学,你快跟我走?”

“怎么了?”宁浅语依旧有些莫名。

“现在研究院大门口围满了记者,都是来找你的。”莫言说着把手机打开,上网搜索宁浅语的名字,然后一个很大的新闻标题显示了出来。

“年度最大的丑闻——省医科大学研究院学生宁浅语在慕氏集团慕圣辰、慕锦博两兄弟之间左右逢源,成为兄弟俩共同的女人”其中宁浅语的照片被放大,挂在标题的最下方。

下面还有宁浅语和慕圣辰、慕锦博分别在一起的照片。

下面的文章更是写得清清楚楚,宁浅语如何勾引慕氏集团的两兄弟的,甚至还暗指宁浅语私生活乱,跟无数男人有染。

看着网上的消息,宁浅语脚步一个踉跄,如果不是正靠着课桌,她差点摔倒。

“宁同学,你怎么样了?”莫言担心地扶住宁浅语。

后者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轻轻地抚着小腹,默默地在心里劝说自己,不生气,不气,会伤着宝宝呢。

虽说如此劝说着自己,宁浅语却控制不住,眼泪从眼睛里滚落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就在宁浅语哭得伤心的时候,方子荐那一群人又开始朝着宁浅语冷嘲热讽起来。

“这种女人怎么有脸哭?”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哭是她们这种女人的武器,没准慕氏集团的两位少爷就是被她的眼里给骗到的。”

听到他们的话,宁浅语的脸色瞬间青白,泛青的指甲深嵌进手心里面,血都沁出来了,她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一样。

莫言大声朝着方子荐他们呵斥道:“你们读了这么多书,是让你们来搬弄是非的吗?”

被莫言一呵斥,那些小声议论的人,立即闭上了嘴巴。

方子荐不满地嘀咕道:“莫言教授可别被这个女人给骗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烂货,私生活不检点,还参加各种性趴,还吸毒呢。”

莫言朝着方子荐怒斥道,“方子荐,如果你没证据,就别瞎说。”

方子荐挺着胸膛道:“什么没证据?我都有这个女人乱交和吸毒的照片。当初魏师妹就是因为撞见了这个女人乱交,这个女人就要她的姘头把魏学妹送进了监狱。”

教室里的气氛因为方子荐的话,瞬间沸腾起来,附和着方子荐骂宁浅语的人越来越多。

研究院内的学生,也有不少的人闻讯来到教室,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听着方子荐义正言辞的话,莫言询问的眼神看着宁浅语,他想听她解释。

然而宁浅语并没有解释,她抱着小腹坐着,犹如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江南会的顶楼套房中,古斯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翻着张恒调查到的宁浅语的资料。他越看,脸色就越阴沉,拽着资料的手指用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最终资料在他的手上被撕开,落在了办公桌上。

瞪着办公桌上的碎片,古斯往椅背上一靠,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咔嚓……

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古少!”

古斯抬起头,就看到恒哥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外,手上还拿着手机在听电话。

古斯明白,一定是由什么大事,否则张恒这个小子不会冒着他的不悦,连门都不敲,进憧憬来。他朝着张恒勾了勾手,示意他进来。

张恒走到古斯的身边,俯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

只见古斯的神情骤然变得冷,刷地就从椅子上站立了起来,然后快速地走出去。

“古少,您的外套。”张恒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追了出去。

就在宁浅语被众人给围着怒骂的时候,门口就出现了十来个高大精壮的黑衣人,戴着墨镜。

原本还在大声怒骂宁浅语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怔在了原地,声音戛然而止,望向门口。

只见黑衣人散开,让出一条道来,古斯大步地走进教室,张恒弓着身子跟在他的身后。

古斯进入教室后,半眯着鹰眸扫视了一圈,教室里的空气像是冷凝了一般,在场的人全都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看到陌生人进来,莫言立即起身阻拦,“这位先生,这里是课堂,请你出去。”

只是古斯是莫言能拦得了的吗??古斯看都没看一眼莫言,直接绕过他,朝宁浅语走去。

莫言还想要拦住古斯,却被古斯身后的张恒给拽住了手。同时张恒还捂住他的嘴巴,在他的耳边低声警告,“我家古少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唔……”莫言挣扎着,想把张恒的手拉开,却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古斯朝着宁浅语走近。

古斯走到宁浅语跟前,看着垂着脸哭泣的宁浅语,握着的拳头紧了紧。

宁浅语感觉到被黑影笼罩,抬起头,就看到古斯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微微有些惊讶地道:“古少怎么来了?”

“你怎么样了?”古斯冰冷的语气里包涵着关心。

“连你也知道那事了?”宁浅语咬紧下嘴唇,只觉得心里头发寒。连他都知道了,那是不是母亲也知道了?

古斯没回答宁浅语的话,只是说:“你现在跟我走。”

“不,我自己回公寓就好。”宁浅语想也没想就摇头拒绝古斯。

古斯低声咆哮道:“现在公寓外和研究院大门外到处都是记者,你怎么回去?”

“我……”宁浅语垂着脸哭得更凶了。

“义父已经知道了,正瞒着宁姨,你先跟我走,等风头过去后,你再去跟宁姨解释。”看到宁浅语哭,古斯的语气软了几分。

“谢谢,我……”宁浅语听到古斯提宁淑君,眼泪立即流了下来。

是的,这是她最担心的事,就是母亲知道,承受不住打击。

“走!”淡淡地说完这个字,古斯把宁浅语给护紧怀里。

同时冰冷的眼神,警告地扫视在着教室里的人。

没有说话,单单就一个眼神,就可以足够地让任何人胆惧心寒,所有人齐齐地打个寒颤。

似乎很满意大家的反应,古斯这才护着宁浅语离开。

在看着宁浅语被古斯带走后,莫言颓废地坐在座位上。

刚才那个男人的气势跟那位慕大少几乎不相上下,从那个男人的眼里,他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然而他输给别人太多了,他对宁浅语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在刚才宁浅语面对众人的质问和怒骂的时候,他竟然怀疑了他,此时的莫言觉得自己很混账,也觉得他真的不配喜欢宁浅语。

叶昔那边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联系不上宁浅语了。

从公寓到学院,各种宁浅语可能去的地方,叶昔都找遍了,都没找到宁浅语。

最终他从莫言的那里得到消息,宁浅语被古斯给带走了。

叶昔立即跟江南会交涉,想见宁浅语一面,江南会那边却直接拒绝了他,他心急火燎地跟炎睿商量。

因为这天正好是慕圣辰做手术的日子,最后炎睿和叶昔一直决定,先让景瑞帮忙给慕圣辰事先打预防针。

此时在李汉医生的私人医院里,慕圣辰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他的身上被打上了镇定剂以及各种管子,李汉医生和他的副手已经开始摆好手术器材,准备手术。

慕圣辰正试图让自己平静一些,接受这个已经做了好几次的手术。只是这个关系到他整个后半生的手术,让他如何能平静得了?

脑海中滑过宁浅语那张脸,慕圣辰默默地为自己打气,他一定能做到那成功的百分之五十,因为她在家里等着他!

突然慕圣辰就听见寂静到无声的手术室外传来一阵扰攘,那声音有些飘渺,像是从极遥远的天外飘来,带着几分不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慕圣辰忽然心惊肉跳起来,努力地让自己凝聚渐渐开始涣散的神志,侧着耳朵去听那点恍惚的声音。

隐隐约约,他听到一句话传过来。

“网络谣言已经翻天了?关于圣辰、浅语和那个慕锦博的负面消息?”压着音调的声音,其中还带着隐含着的惊讶,那是景瑞的声音。

关于他和浅语的网络谣言?什么谣言?是不是对浅语有影响?

慕圣辰瞬间焦躁得像油锅里的蚂蚁,他拼命想坐起身来,却奈何不得已经失去控制力的身体,渐渐地慕圣辰在挣扎中失去了意识。

叶昔一点都不知道,慕圣辰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跟景瑞打完电话后,便开始着手清理网络上的消息。

他先给各方网站通报,让其尽快删除有关于宁浅语和慕圣辰的消息。

当然网站没有那么容易听话删除,叶昔直接拿最大的网站来杀鸡给猴看。

炎睿以最快的速度吞并掉那个大网站,强行把消息给删除后,全网警告。

果然,在如此的警告下,效果很显著。

网络上所有有关宁浅语和慕圣辰的流言蜚语,瞬间消失匿迹。

就算再出现,也会瞬间被各大网站给删除。

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几乎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消失得干干净净。

然而这件事的影响依旧很大,慕氏集团因为这个事,股票猛跌,就连慕正弘新开发的海外市场也受到了动荡。

慕锦博直接被蓊碧莎给安排去了国外,躲这场风波。

宁浅语刚开始受到了波及,后来被古斯给接走,受到了严密的保护。然而这件事最终没能瞒得了宁淑君。

宁淑君在楼下散步的时候,听到有人议论关于宁浅语的流言蜚语,她气急了跟人理论,最后别人给拿出证据来。

当看到那些保存下来的图片后,宁淑君当场昏厥了过去,杜中渝立即把她送到医院,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让杜中渝把宁浅语给找来。

“你把浅语给叫过来。”醒过来的宁淑君捂着胸口咆哮着。

“淑君,这事你先着急。”杜中渝劝着宁淑君。

“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去。”说着宁淑君揭开被子,就要下床。

“我去,你别动。”杜中渝立即取出手机给古斯打电话。

宁浅语一进门,就看到宁淑君躺在床上,她哭着唤了一声,“妈。”

宁淑君瞪着她,冷冷地道:“你有当我是你妈吗?”

“妈,对不起!对不起!”宁浅语普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浅语,你别跪地上,地上寒气重。”旁边的杜中渝想要把宁浅语从地上拉起来,宁浅语却一动不动。

宁淑君朝着她看了一眼,有些不忍心,她转开脸道:“还不给我说清楚,慕锦博和慕圣辰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我跟慕锦博分手后,才和慕圣辰结婚的,我也没勾引过慕锦博,是他跟了别人……”慕锦博一直都是宁浅语不愿意揭起的伤疤,然而她不能再隐瞒宁淑君了。

“真的?”宁淑君的眼神看向宁浅语。

“真的,妈,我跟慕锦博分手后,便没跟他扯上关系了。”宁浅语一再的保证下,宁淑君相信了。

她朝着地上跪着的宁浅语看了一眼,没好气地道:“还不快起来?”

“谢谢妈。”宁浅语这才从地上站起来,由于跪太久的缘故,她起身的时候,一阵头昏眼花,如果不是身后的古斯一把眼明手快地扶着她,只怕她已经摔倒了。

“浅语,你没事吧?快来躺躺。”见到宁浅语似乎不太对劲,宁淑君焦急地道。

“妈妈,我没事,不用躺床上。”宁浅语扯开笑容安抚着宁淑君。

宁淑君没管宁浅语的话,她从床上下来,直接吩咐古斯道:“古斯,你把浅语抱床上来。”

“好的,宁姨。”古斯点头,一把把宁浅语给抱起来,放床上。

“妈,我不用……”宁浅语还想挣扎,在宁淑君的眼神下,最后乖乖地躺了下去。

古斯从旁边搬来一把椅子,让宁淑君坐在床边,然后默默地和杜中渝站在了旁边。

宁淑君摸了摸宁浅语冰冷的手,然后道:“浅语,你别怪妈刚才骂你,妈是真的很生气。妈生气的不是网络上的那些消息,因为我了解你,知道你不会做那些事,妈生气的是你骗妈。”

“妈,对不起!我错了。”宁浅语哭着给宁淑君道歉。

“傻孩子。”宁淑君爱怜地摸了摸宁浅语的头发,“无论什么事发生,你都有妈妈,妈妈永远都相信你。”

宁浅语‘嗯’了一声,靠在了宁淑君的怀里。

“对了,出这么大的事,圣辰怎么都没管?”宁淑君突然间问。

宁浅语微微迟疑了一下,回答,“妈妈,辰他出国了,根本就不知道国内发生的事情。”

“你没通知他吗?”宁淑君颇有不满,宁浅语的脸色僵了僵道:“妈,他出国是有很重要的事去办,我不想打扰他。”

听到宁浅语替慕圣辰解释,宁淑君也不再说什么了。

默默地抱着宁浅语,后者安心地靠在宁淑君的怀里,竟然缓缓地睡着了。

在宁浅语睡着后,杜中渝朝着古斯看了一眼,然后从病房之中走了出去。

古斯朝着在宁淑君怀里睡着的宁浅语看了一眼,然后跟着杜中渝退了出去。

古斯刚从病房里出来,杜中渝劈头就问,“网络和各大媒体上的消息是你处理掉的?”

“不是。”古斯的眸底一道气馁闪过。

“不是你?那是慕氏集团?”杜中渝挑了挑眉问。

“我让张恒查过,现在的慕氏集团自顾不暇。网络和媒体之所以清理得这么干净,是圣祥集团插了手。”古斯抿了抿嘴角,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件事的确是事实。

“圣祥集团?是他?”杜中渝的脸色好看了些,毕竟那个人没有把宁浅语至于不顾。

“以他和圣祥集团副总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他无疑了。”古斯朝着夜空望过去,眼底微微闪动着欣赏。

“有查过他去M国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事吗?”

“据调查,他下飞机后被人给接走的,然后就断了信息。”

“嗯?”杜中渝的脸上微微闪过诧异,义子的手段和能力他很清楚。

如果他查不出来,那就真的查不出。

沉默了几秒后,杜中渝有些忧心地道:“网络和媒体上是消失了,但依旧会有人议论啊。”

“我会让其他的新闻盖过,然后风头一过,也就没有人能记得这件事了。”古斯蹙了蹙眉头回答。

“嗯!”杜中渝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病房。

古斯在病房外站了一会,离开了医院。

这个时候的古斯和杜中渝都没想到事情远远还没结束,因为在古斯准备的新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另外一条新闻就暴了出来。

这件网络丑闻,一共牵扯到三个人宁浅语、慕圣辰、慕锦博,其中宁浅语最先受到波及,然而她在古斯的羽翼下,后面一直没受到影响,再加上叶昔那边的清除速度,可以说宁浅语算是受到了最大的保护。

慕圣辰在M国,根本就没半点的影响。

而记者在三个当事人中宁浅语和慕圣辰找不到的情况下,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慕锦博和慕氏集团。

寒园慕家大院眉头被记者蹲守,而慕锦博的几处公寓,被记者围着。慕氏集团,股票猛跌,瞬间损失很大。如果不能完美的处理这次危机,只怕慕氏整个都会受到影响。

慕正弘忙于海外市场,根本无暇顾忌慕氏。

这个时候,慕氏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这次记者招待会出席的有慕锦博和蓊碧莎。

记者们对于终于出现的当事人之一慕锦博问出一连串的问题,然而慕锦博默不作声,只有蓊碧莎代替他。

“这件事全部都是宁浅语的问题,锦博和慕氏都是受害者。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欺骗了锦博和慕氏。”蓊碧莎为了保持慕锦博的形象,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宁浅语。

此时的蓊碧莎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她只是认为现在慕氏已经攥在了慕正昇的手中,宁浅语和慕圣辰就算知道她把他们给推出去,也只能吃了这个暗亏。

就在记者还想继续问的时候,蓊碧莎说一句‘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然后就拉着慕锦博在保安的保护下离开了记者会场

这是一场全场直播的记者会,在记者会结束的时候,宁浅语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古斯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杜中渝打电话,最后杜中渝带着宁淑君和宁浅语搬进了古斯在A市的一座私人别墅里。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1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