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氏的记者招待会惊现戚雨薇的艳照门

 admin  2018-05-2107:01  33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21505217135476017.jpg

第151-155章:

而这个时候,慕圣辰从手术中醒了过来。

“浅语!”慕圣辰尖叫着睁开眼睛。

“圣辰,你醒了!”守在病床边的景瑞立即让保镖去通知医生,“去叫李汉医生过来,病人醒了。”

“浅语怎么样了?”慕圣辰劈头就问。

“浅语在A市好着呢。”景瑞不自然地移开眼神。

“谣言影响到她了是不是?她现在在哪?怎么样了?”慕圣辰挣扎着想起身,只感觉到是一阵剧痛。

景瑞没想到慕圣辰会知道谣言的事,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呃……”

“我要回国。”慕圣辰就吃力地抬起手想要要把被子给揭开,却被景瑞给按住了手,“圣辰,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动。”

“我要回国。”慕圣辰挣扎着想坐起身来。

“叶昔已经把所有的流言给止住了,你别担心了。”景瑞压着慕圣辰,

正在这个时候,李汉医生带着护士从外面进来。

见到慕圣辰和景瑞扭打在一起,立即道:“MR.慕,你刚动完手术,不能动。至少得三天后,检查你的伤口情况后才行。”

景瑞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然后松开他,后者似乎是在刚才用尽的全身的力气一样,无力地躺回了病床上。

李汉医生给慕圣辰做完检查,确定慕圣辰一切都正常后,才带着护士离开。

李汉医生离开后,慕圣辰才开口问,“她到底怎么样了?”

“谁?”景瑞立即装傻,他可没忘记叶昔说过,宁浅语被别人给带走,叶昔还没找到她。

“景瑞,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不能确定宁浅语没有半点事,慕圣辰不放心。

“不知道。”眼见着是瞒不过慕圣辰了,景瑞直接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慕圣辰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一副就要起身的样子。

景瑞立即道:“圣辰,你别激动。我给叶昔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嗯。”慕圣辰的脸色果然好了些。

就知道瞒不过他,景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来给叶昔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叶昔的声音就从那边传过来。

“吩咐他们慕氏记者招待会的视频一出现,就立即删除!”

向来镇定不过的叶昔今天的语气里竟然夹杂着怒气,可见他现在是真的很生气。

在听到‘慕氏集团的记者招待会’几个字的时候,慕圣辰的眉头瞬间皱了皱。

景瑞突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出声提醒叶昔,“叶昔。”

“景少,不好意思,我刚才正忙着。辰少的手术怎么样了?”那边的叶昔一点都不知道慕圣辰正在这里听电话。

景瑞的嘴角抽了抽回答,“手术已经结束了,情况很好。那个叶昔,慕氏记者招待会是怎么回事?”景瑞感觉现在的慕圣辰是个地雷,只要与宁浅语有关的话题,都会爆炸,所以他把话题转移到慕氏记者招待会上去。

“慕氏集团召开记者招待会,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少夫人身上,我正在处理这件事……”叶昔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的神情骤然变冷。

景瑞只感觉到整个病房瞬间变得冷飕飕的,他知道某人是处在了暴怒的边缘了。

他原本是打算转移掉话题,结果还是扯到了宁浅语的身上了。

“给我把慕氏记者招待会的视频转过来。”慕圣辰咆哮出声。

那边的叶昔听到慕圣辰的声音也是傻眼了,“辰,辰少?”

“我不喜欢重复一遍。”慕圣辰低哑的声音里带着警告。

“是!”叶昔哪还敢迟疑?

电话挂断几分钟后,慕氏集团的记者招待会的视频就发到了景瑞的保镖送过来的电脑上。

慕圣辰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招待会上蓊碧莎把所有的事都推到宁浅语的身上,在这段视频下面的留言无数,骂宁浅语留言不停地弹跳。

几乎是出现就会被秒删,虽然如此,却依旧让慕圣辰处在了愤怒之中。

他抬起右手,直接一扫,把电脑从景瑞的手上给扫了出去。

“圣辰。”景瑞见到慕圣辰如此的暴怒,有些担心地唤了一声。

“景瑞,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发个声明。”

“圣辰,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宜,这件事让叶昔和炎睿处理就行。”景瑞劝着慕圣辰。

慕圣辰坚持己见,“景瑞,你给我安排。”

景瑞叹了一口气,最终点头同意。

景瑞在经过李汉医生的同意后,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声明的事。

地点就是在这个病床上,不过进行了修饰,周围的那些仪器什么的都被挡住了,而且慕圣辰坐在病床上,也用电脑修饰成就坐在那里。

“我慕圣辰,在这里做个声明,宁浅语是我慕圣辰的合法妻子。2016年10月26日起,我慕圣辰与宁浅语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外面无中生有的言论,如果再继续下去,我慕圣辰将追究法律责任。”

慕圣辰说的声明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广的覆盖率发送出去。

几乎是在瞬间就把慕氏招待会的那条新闻给压下。

而这个视频,也直接推翻了之前的有关宁浅语勾引慕锦博和慕圣辰的丑闻,同时也打了慕氏集团的脸。

而慕圣辰却直接挺老婆,也充分地说明了他和宁浅语之间的感情之深。人家夫妻感情深,你再多的无中生有,那也是徒劳,只是说明全部都是污蔑而已。

要知道慕圣辰,出车祸后,便很少出现在公众前。

应该说,这是慕圣辰车祸过去三年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为了宁浅语。

古斯看着张恒送过来的视频,菱角分明的俊脸没有半丝表情,“视频查过没有?来源是哪?”

“古少,视频来源慕大少的那个助理。不过技术在查视频来源的时候,发现这个视频有些问题。”

张恒的话,让古斯抬起了头,“什么问题?”

“技术说,这个视频是由上往下拍的,也就是说慕大少是躺着拍的这个视频。之后我请了帮内电脑专家美如小姐帮忙,她把这个做过精密修复过的视频进行了最初期的恢复。”说着张恒把另外一个恢复过的视频给播给古斯看。

竟然是完整的,慕圣辰病房里的视频。

古斯盯着视频没说话,张恒小声地道:“慕大少应该是重病期间……”

“张恒,你出去,这件事,谁都不许说。”古斯没说是什么事,但张恒却是明白古少说的是什么。他点了点头,从古斯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古斯瞪着视频好久好久,然后才站起身来,离开了办公室。

古斯走出书房,来到长廊的落地窗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在院子里,宁浅语正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花发呆。

这是宁浅语从搬进别墅后,每天早上都会做的事情。

虽然她一直都没表现出来异常,但古斯却感觉到了她的悲伤。所以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站在这里默默地陪着她。

就在古斯看着宁浅语的时候,在不远处杜中渝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古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回过神的古斯警觉地回过身,正好对上杜中渝的眼神,他眸眼里的防备瞬间消失,朝着杜中渝恭敬地唤了一声,“义父!”

捧着一部笔记本电脑的杜中渝朝着古斯走过来,“我正找你呢。”

古斯朝着杜中渝手上的电脑屏幕上看一眼,当注意到是慕圣辰那个声明视频,他眼神闪了一下,“义父是要把这个视频给她看吗?”

杜中渝的眼神朝着窗外的宁浅语看过去,“你觉得她应该知道这件事吗?”

“她应该知道。”古斯的目光暗了暗,淡淡地道:“义父,我还有工作,先回书房了。”

说完古斯转身往自己的书房而去。

杜中渝看着义子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庭院走去。

露珠自花瓣上滑落,轻轻地带动花身,宁浅语望着它轻晃后,恢复成静止的模样。

每天早上她就在庭院里发呆地坐上一段时间,就这么盯着这些花。

“浅语,你在看什么?”一道声音从宁浅语的身后传来,后者一回头,就看到宁淑君端着一个水果拼盘朝她走过来。

“妈,我就随便看看。”宁浅语浅笑着回答。

宁淑君欲言又止地朝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把手上的水果拼盘送到她面前,“我做的水果拼盘,你尝尝。”

“谢谢妈。”宁浅语弯着嘴角,用水果叉叉了一块水果,放进嘴里。

宁淑君没说话,她静静地看了宁浅语一会问,“浅语,这水果拼盘怎么样?”

“很好吃。”虽然有些食不知所味,但宁浅语不忍坏母亲的心情。

“浅语,你竟然也学会哄你妈了。”自己的女儿,宁淑君哪能不了解?

“妈,对不起!”被宁淑君戳穿心思,宁浅语的脸垂了下去。

宁淑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浅语,关于网络上和媒体上的消息,你不用太担心,听你爸说,那些消息已经全部清除掉了,等时间一过,就没人再记得那件事了。”

宁淑君只是说关于那段丑闻给清除掉了,并没有说慕氏集团绍开记者招待会又在一次把脏水全部给泼在了宁浅语身上,她怕宁浅语再伤心。

“嗯,我知道。”宁浅语没多大的反应,她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杜中渝走了过来,把手上的电脑递给宁浅语,“浅语,这个你看一下。”

宁浅语的指尖颤抖一下,把电脑给接了过去,点开视频,慕圣辰的声明播放了出来。

瞪着视频中的慕圣辰,宁浅语的眼泪滴答滴答地往下滴,砸在电脑上。

她的眼前是一片模糊,却能清楚地看到慕圣辰那瘦削的脸。

旁边的宁淑君在看完视频后,朝着杜中渝询问的看过去,后者拍了拍她的手,然后牵着她离开了花园。

宁浅语反反复复地播放着视频,眼泪流个不停。

他说他们是合法夫妻,他说他们结婚了……

慕圣辰的声明出来,之前骂过宁浅语的人,都纷纷在慕圣辰的声明下留言道歉,很多人祝福宁浅语和慕圣辰。

慕圣辰还被评为年度最深情的男人。

经过三天的观察,在李汉医生确定慕圣辰的危险期已经过去,慕圣辰便立即要求回国。

在征得李汉医生的同意后,景瑞当晚就用私人飞机把慕圣辰给送回A市。

虽然很想宁浅语,但慕圣辰却是明白现在的他不适合跟宁浅语见面,应该说,在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手术成功之前,他都不适合跟宁浅语见面。

忍着思念的煎熬,慕圣辰躺在病床上,就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之中。

正好这个时候,叶昔已经查到了爆出‘宁浅语丑闻’的罪魁祸首戚雨薇。

原来戚雨薇在慕锦博和宁浅语在咖啡厅碰面后,就一直在想着怎么把他们给毁掉。

最后她想到了利用舆论的办法,身为大众名人,她很清楚现在网络和媒体的效应。

她要毁掉宁浅语、慕圣辰、慕锦博并不是那么容易,但如果用社会舆论呢?

在面对社会舆论,就算是慕氏那庞然大物也得受到影响,更何况宁浅语只不过是个研究院的学生。

于是戚雨薇就把准备好的材料交给了一个八卦记者,为了污蔑宁浅语,她还特意制造了很多的假资料。

消息出来后,果然引起了社会舆论浪潮。

特别宁浅语的丑闻还与A市的商界大佬慕氏集团的两个公子扯上了关系,这简直就是捅开了马蜂窝。

当时戚雨薇还特意去研究院和宁浅语住处外看过,发现了有大批的记者蹲守。

她知道宁浅语是彻底地被推到了社会舆论的浪尖。

到时候宁浅语会成为所有人都唾弃的贱女人,会被舆论的吐沫星子给淹死,而宁浅语这辈子也彻底毁了。

就在戚雨薇高兴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网络、媒体上所有跟宁浅语有关的消息,瞬间消失了。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打电话给那个她爆料的八卦记者,对方也不知道是在怎么一回事。

就在戚雨薇想着,是不是再来一波舆论的时候,慕氏集团突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把所有事都推给了宁浅语。

这正合戚雨薇的意,她期待着慕氏集团的记者招待会把原本已经消失的宁浅语,再次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愿,无论怎么发宁浅语有关的消息,都会瞬间消失,没有人知道原因。

而正在这个时候,慕圣辰的声明出现,不仅推翻了宁浅语的丑闻,还直接打了慕氏集团的脸。

宁浅语的名声瞬间洗白。

戚雨薇千算万算没算到慕圣辰会出来做声明。

她恨恨地瞪着电脑上,慕圣辰那张俊美异常的脸。

每次都是他,都是这个人让她的计划破产。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恨,突然网络上更大的新闻给暴了出来。

艳照门,论最高档的妓女——当红女星戚雨薇。

这又是一条吸引眼球的标题。

最上面是戚雨薇如何的费尽心思地要坐上慕家少奶奶的位置,甚至不惜买通记者制造她和慕锦博的新闻,还用假怀孕来绑住慕锦博。

甚至还有在她与慕锦博交往期间,她还跟其他的男演员、导演的亲密床照,不用文字表达,从照片就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慕二少被戴了绿帽子,当红明星戚雨薇是高档妓女,这两条新闻,基本不用刷,就上了热搜。

慕二少和戚雨薇算是一夜之间红遍了世界。

在戚雨薇的艳照门出现后,谁还会在意什么宁浅语的丑闻?因为再大的丑闻,那也没有戚雨薇这洋洋洒洒数十个床上情人床照壮观啊!

更何况之前还有一个慕圣辰的深情声明来洗白宁浅语的名声。

戚雨薇的事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很多人不愿意找她拍戏不说,她的经济公司也和她解约了。

由于形象受损,广告商纷纷取消合同,还需要她支付巨额的赔偿金,她卖了豪车、豪宅才足够把这些钱凑齐。

很快就有人爆料说,戚雨薇跟宁浅语原本是闺蜜,因为戚雨薇嫉妒宁浅语嫁给慕圣辰过得幸福,于是制造了‘宁浅语丑闻’那条假消息放到网上,就是为了抹黑宁浅语。

这个爆料让名声败坏到极点的戚雨薇彻底地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宁浅语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她被古斯保护得很好。

一直到两天后,她和宁淑君从古斯的别墅出来逛街,才发现戚雨薇艳照门的消息。

宁浅语一点都没有把这事联想到慕圣辰的身上,只以为是戚雨薇是不小心被狗仔给挖出来的这些新闻。

宁淑君一脸的唏嘘地道:“以前觉得戚雨薇那孩子还不错,没想到现在竟然变成这样了。”

“嗯。”宁浅语没跟宁淑君说,她和戚雨薇是因为慕锦博而反目。

因为她觉得那件事已经不重要了。

而且戚雨薇落得如此下场,已经够惨了。

正因为如此,宁浅语也没从宁淑君的嘴里得到另外一条很重要的消息,导致她不久之后跟慕圣辰之间产生了一个很大的误会。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宁浅语和宁淑君从古斯的别墅出来,慕圣辰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他没有去见宁浅语,只是让叶昔过去看看宁浅语好不好。

熟悉的奥迪车停在了宁浅语和宁淑君的旁边。

然后车被打开,叶昔从里面走了下来,恭敬地唤道: “少夫人、宁夫人!”

宁浅语微微有些诧异,“叶助理,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少夫人。”叶昔毕恭毕敬地回答。

听到叶昔这么一说,宁浅语才想起从网络上消息出现的时候起,她就跟外界断了联系,

难怪她刚出来,叶昔这么着急地找过来,大概这几天找得着急了。

宁浅语一脸愧疚地道:“那个叶助理,不好意思,我忘记给你打电话了,害你找了这么久。”

叶昔哪敢让宁浅语愧疚?立即回答,“没有,之前恒老板已经通知过我了。”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问,“辰,他回来了吗?”

“呃……”听到宁浅语提起慕圣辰,叶昔有些迟疑了,“少夫人,辰少他……”

“叶助理,他到底在哪?你送我去见他好不好?”宁浅语话打断了叶昔的借口,令叶昔没有半丝的退路。

叶昔的心里苦啊。早知道少夫人会逼迫他带着她去见辰少,他就不来了。

辰少让他来看看少夫人好不好就回去,而少夫人要他带着去见辰少。

“叶助理是吧?”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宁淑君开口了。

“是,夫人。”叶昔的语气中带着尊敬。

这可是辰少的岳母娘,他哪敢不尊敬?

宁淑君意味深长地看着叶昔道:“无论圣辰有什么事,浅语都是他的妻子,都该一起分担。”

我也知道一起分担啊,但是辰少的命令我不敢不遵从啊。

“是。”

宁淑君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转身朝着宁浅语道:“浅语,你跟着叶助理去见圣辰吧。我直接跟着司机回去就好。”

叶昔在心里痛哭,夫人,我什么时候同意带着少夫人去见辰少了?夫人,你不能就这样替我做决定啊。

可是辰少的岳母大人的决定事随便能改动的吗?

所以,宁浅语坐上了叶昔的车。

带着忐忑,叶昔载着宁浅语一直来到豪苑小区。

原来慕圣辰从M国回来后,没有回东区的凤溪公寓,而是住进了豪园小区。只是现在豪苑小区的这个公寓被改装成了病房,而且还是重症室病房。

宁浅语瞪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大楼怔了怔,然后询问地眼神看向叶昔。

叶昔没有解释,只是道:“少夫人跟我来!”

难道说慕圣辰已经从M国回来了,还住在豪园小区里,只是为什么他没去接她?为什么他没有回凤溪公寓区?

带着满腹的疑问,宁浅语跟着叶昔来到了公寓大门前。

打开公寓的门,就闻到一股的消毒水的味道。宁浅语皱了皱眉头,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客厅里有两个陌生的外国男女,看到叶昔和宁浅语进来,他们站起身来问候了一声,便离开了公寓。

“少夫人,你自己进房间吧。”叶昔站在客厅中央朝

宁浅语朝着叶昔看了一眼,然后朝着房间走过去。

慕圣辰躺在床上,强忍着痛看着窗户的方向。

他回国已经两天了,因为只度过了手术后的危险期,他现在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等待术后伤口愈合。

至于说手术是否是成功的,还需要等伤口愈合后检查他的恢复后,检查机能情况才能知道。

明知道宁浅语就在A市某个地方,他却只能这么躺在床上不能去见他,对他来说,这种痛苦比任何痛都来得强烈。

突然他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没转头,便直接问,“叶昔见过她了吗?她好吗?”

半响都没有等到叶昔的回答,慕圣辰转过头,“叶昔,你……”

当看到站在门边的宁浅语,慕圣辰的话停了下来。

“辰!”眼泪从宁浅语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慕圣辰惊讶过后,冷着脸吩咐,“叶昔,我不想看到她,把她送走。”

然而并没有得到叶昔的回应。

宁浅语缓缓地走进来,“我让叶昔离开了。”

慕圣辰没有任何表情地掉转视线,似乎多看她一眼,就觉得心情坏上几分。

宁浅语却一点都不计较,她弯了弯嘴角,然后走到慕圣辰的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看着这个男人。

如果说在慕圣辰去M国前的态度,让宁浅语心灰意冷,她甚至觉得他此生可能和她再无半点可能。

孩子的出现,让宁浅语心底存着希望。虽然这几天,流言有影响到她,但孩子一直支撑着她,一直到慕圣辰的声明出现,让她清楚他是在乎她的。

而刚才在门外听到他的问话,让她彻底肯定他的心里她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虽然她不知道,在他的心底,她到底有多重要,但是绝对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的不在乎、无关紧要。

这样就够了……足够了……

因为一直以来她害怕的都不是他的拒绝,他的拒绝还少么?她害怕的是他的不在乎,他的无关紧要。

宁浅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眼神落在吊瓶里的药水上。

没多久,房门外响起敲门声,宁浅语立即起身去开门。

叶昔站在房门外,对着宁浅语道:“少夫人,我那边有点事要先过去处理。因为辰少就麻烦你照顾了。医生和护士在隔壁,你有事叫他们就行。”说完这句话,叶昔便准备以最快的速度闪人,却被慕圣辰给叫住了,“叶昔,你给我滚进来。”

此时的叶昔会乖乖滚进来才怪呢!他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辰少,那边出了点事,我必须亲自过去处理,我晚点再过来。”

然后不等慕圣辰回应,外面就传来了关门的声音,也就代表着叶昔已经跑路了。

慕圣辰恨得牙痒痒,叶昔这家伙竟然也学着对他阴奉阳违了!

宁浅语在房门口怔了一会,然后转身返回房间,把沙发上放着的几件脏衣服给抱起来,送出房间,房间里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慕圣辰在宁浅语离开后,绷紧的身子,这才无力地松开。

自决定做手术以来,他都是那么努力的伪装着自己对她拒绝、对她冷漠、对她不在乎。

都捱过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想到,今天被叶昔这家伙给破坏了。

她肯定是有所发现了,所以一点都不生气。

他要怎么掩饰或者糊弄过去?

向来遇事临危不乱的慕圣辰,此时心底竟然开始有些慌张。

可是大脑飞快转动的慕圣辰,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好对策。

没多久,宁浅语又返回了房间,检查过药水和尿袋后,宁浅语走进浴室,打了一盆水来到慕圣辰的床边,“我给你擦擦。”

慕圣辰抿了抿嘴角,抬起右手,直接把宁浅语手上的盆给打翻,水倾倒,不仅地板湿透,宁浅语身上也泼湿一大半。

宁浅语床单上摸了摸,确定床单没弄湿后,才捡起地上的盆,急匆匆地返回浴室,拿出抹布出来,把地板擦干。

把地板擦干后,注意到床边的尿袋已经八分满,她立即返回浴室取了个盆出来,蹲着身子把尿袋内的液体给导出来。

慕圣辰冷着脸,看着宁浅语的动作,喉结像下猛烈的滑动好几次,胸口想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沉闷得厉害。

他强迫自己把脸给转开不去看她。

宁浅语再次从浴室出来后,发现药水已经没有了,便跑出去叫医生过来换药。

医生换药后,她才放心地守在床边。

身上的湿冷,让她打了个寒颤,她才记起衣服湿透了。这才打开柜子,取了衣服出来换了下来。

慕圣辰盯着宁浅语换衣服的动作,暗沉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心疼,随即一切归于平静。

“我要喝水。”

“好。”宁浅语立即出房间倒了杯水进来。

然后小心翼翼地送到慕圣辰嘴边,刚靠近,慕圣辰便冷着脸道:“你要烫死我吗?”

“对不起!”宁浅语立即端着杯子离开房间,然后换了杯水过来。

然而刚靠近,慕圣辰便道:“这么冰,你觉得我现在能喝冰的吗?”

宁浅语再次出房间,重新倒了一杯水,反反复复好几次后,慕圣辰一把推开她,“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我不喝了。”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宁浅语轻轻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垂了脸走出了房间。

就在慕圣辰以为宁浅语在他的刁难下走了的时候,宁浅语再次走了进来,手上多了个温度计和一个杯子。

“辰,医生说三十度水温正合适。”

原来宁浅语走出房间不是离开,而是为了去问医生,慕圣辰喝什么温度的水,并且借来一支温度计。

慕圣辰怔着表情,看着宁浅语把杯子送到他嘴边,然后不由自主地喝了一口。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把温度计当宝贝一样放在柜子里,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守着慕圣辰。

“我冷了!”

“我热了!”

“房间里脏了,你打扫一下!”

……

整整一天,慕圣辰找出诸如此类的借口来刁难宁浅语,让宁浅语如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连半点的休息都没有。

他是在逼宁浅语受不了他,离开。

然而到傍晚,慕圣辰都累着了,宁浅语依旧是浅笑着面对他。

慕圣辰睡得朦胧之间,听到有声音传过来。

他睁开眼睛,就听叶昔说,“少夫人,听说辰少今天为难了你一整天?”

宁浅语很惊讶地回答,“没有啊!他怎么会为难我?”

“少夫人,要不……还是我来照顾辰少吧!”

“叶助理你去忙你的事吧,我照顾他就行的。”

沉默了几秒,叶昔说,“忙了一整天,少夫人,你去休息一会吧。我把汤热一下后,端给辰少喝就成。”

“叶助理,我不用休息,坐一会就好了,你把汤热好放这,我等会出来端。”

脚步声由远而近,很快房门被打开。

微微有悉悉索索地声音传过来,却并不是靠近。慕圣辰睁开眼睛,就看到宁浅语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孤单而消瘦的背影,刺得慕圣辰的眼睛很痛,却怎么都舍不得移开。

不知道多久之后,她回过身,慕圣辰立即闭上眼睛。

宁浅语朝着床上看了一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走出了房间。

很快宁浅语就端着汤返回了房间。

见到慕圣辰正冷着脸看着她,宁浅语微微一笑道:“今晚喝大骨汤。”

慕圣辰冷哼一声,没说话。

宁浅语用汤勺舀一勺汤吹了吹,正准备送到慕圣辰嘴边,却不想慕圣辰突然伸手,朝着她的手一推。

宁浅语并没有注意,她端着汤的手震了震,滚烫的汤飞溅到了她的手上,烫得她的手反射性地一松,碗落在地上摔成粉碎。

“你怎么回事?连个碗都端不稳吗?”慕圣辰无视于宁浅语烫红了一大片的手背,冷着声音呵斥。

“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就清理。”宁浅语说着蹲下身子,把地上的打碎的碗给捡起来,碎片把手指给划破一道口子,血珠滋滋的冒了出来,她的手指微微缩了一下,然后不管指尖还在流血,就捧着碎片走出房间。

而后她很快就拿着抹布和水返回来,把地上的汤给一点一点地擦掉。

起身的时候,可能是太累的原因,她是小心地撑着腰起来的。

这次她离开房间挺长的时间,再次进来的时候,又端了一碗汤。

“我重热了一下,你喝点。”宁浅语用汤勺舀着汤送到慕圣辰嘴边,后者用手挡开她,“放着,我自己来。”

宁浅语咬了咬下嘴唇,把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在她转身的时候,慕圣辰看到了一颗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砸在桌子上,却像砸在他的心上一样,带着烧灼的痛。

他闭上眼睛,在心里低低地叹息。

离开吧!离开后你会好受些!

夜深很深很深,房间只有微弱的呼吸声。

慕圣辰睁开眼睛,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深不见底,全然没有半点刚睡醒的惺忪和惶然。

应该说他一直都只是闭着眼睛,没睡着过。

他知道宁浅语返回房间把冷了的汤端出去,知道她请护士进来给他抽针,知道她进了洗手间。

然后从洗手间出来后,她就坐在沙发上没动过。不,应该是她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慕圣辰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倏地就捕捉到了沙发上的那一道娇小的身影。

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心处带着一抹倦意。

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应该是冷,肩膀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猫。

他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那很久很久的时间里,他眼皮子都没有眨动一下,他都盯的眼眶泛酸想要流泪了,可是他的视线还是舍不得移开。

他多久没这么看她了,久他几乎以为是一辈子。

天知道,在看到她站在门边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惊喜,惊喜得几乎连心都快蹦出来了。

他多想过去抱着她,把她给拥入怀里,可是他做不了,他只能像个废物一样躺着,也许他的下半辈子都只能像个废物一样躺着,所以他一定要把她给赶走。

窗外的光线,渐渐地亮了起来,第一缕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照的她肌肤惨白吓人,她的睫毛开始轻轻地眨动着,慕圣辰立即转过头,闭上眼睛。

听到她从沙发上慢慢的下来,靠近床边,查看了一下他的尿袋,然后又轻手轻脚地去浴室端来盆,把尿液导出后,可能是担心水声会吵醒他,她端着盆离开了房间。

随着轻轻地关门声,慕圣辰转过脸来,望着宁浅语之前睡过的沙发发呆。

空荡荡的沙发,没什么好看的,但慕圣辰却看了很久,因为宁浅语在这里睡了一晚。

这一天,慕圣辰依旧是变着法子地为难宁浅语,不停地让她跑腿,反正就见不得她停下来半分钟。

各种对宁浅语不满,反正再他的眼里,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中午的时候,慕圣辰直接把汤给泼在床上。

宁浅语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忙下,把床单换掉。

给慕圣辰换衣服的时候,因为清楚慕圣辰的洁癖,宁浅语独自完成的这件事,累得她腰都快直不起,整个中午时间,她都没进房间。

慕圣辰猜测着宁浅语因为快受不了了,很高兴的同时,也心疼得不得了。

每刁难她一次,他就在心里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一次。

可能是宁浅语终于怕了慕圣辰,晚餐是由叶昔送进来的。

慕圣辰安静地用完晚餐,然后冷冷地瞪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叶昔。

叶昔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安静下来,没有宁浅语那忙来忙去的身影,显得极其的冰冷,就像是个死地一样。

窗外充满了血色的夕阳照进来,透过光滑的瓷砖地板反射进慕圣辰的眼睛里,红蒙蒙的一片。

阳光刺得他的眼睛发痛,却远远地比不过心里的痛。

一直到外面的声音传过来,才打断了慕圣辰的出神。

夹杂在干呕声中,叶昔惊呼出声,“少夫人,您怎么吐成这样?你没事吧……”

吐?她怎么会吐?难道生病了?慕圣辰的眼神瞬间转为阴鸷。

然后就听到宁浅语的声音说,“叶助理,我没事啊!我们继续吃饭。”

“哦。”叶昔担心地补充一句,“要不让医生给少夫人看看吧。”

这句话引起宁浅语笑出声来,“叶助理,你不会忘了,我自己就是医生吧?”

“呃,好像是。”沉默了几秒,叶昔继续道:“少夫人,我看你又瘦了不少,你可得好好保证自己。”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看我每顿都有吃不少吧,所以说我身体没任何问题的。对了,叶助理,我等会给你个清单,你帮我去买些东西带过来。”

“好的,少夫人,医生和护士就在隔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检查辰少的情况,你有什么事,直接去找他们就成。”

“我会的。”

碗筷碰触的声音响起,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很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房门被打开。

慕圣辰几乎都不用看,就知道进来的是宁浅语。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