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间里不需要闲人发现宁浅语的异常

 admin  2018-05-2107:19  34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21505217412732613.jpg

第156-160章:

慕圣辰的眼神盯在她的身上,是瘦了!原本她就偏瘦,而现在瘦得几乎皮包骨了。

想着这两天,他还想尽一切办法刁难她,就觉得心里堵得更加的难受。

慕圣辰抿了抿下巴,然后把头给偏过去不再看她。

宁浅语注意到药水已经快没有了,就匆匆地离开。

没多久,医生和护士同时走了进来,也许是以为慕圣辰睡着了,所以她们正肆无忌惮地聊天。

“如果嫁给像MR.慕这样的人,后半辈子就可以过吃香喝辣、每天逛街买名牌和珠宝的贵妇生活了。”换完药水的安利雅护士的语气里毫不掩饰对慕圣辰的企图。

茱莉亚医生检查完仪器显示没有任何异常后,精明的眼光定在慕圣辰的脸上,“的确,如果掳获了他,就是进入了豪门。”

安利雅护士抬起头问,“茱莉亚医生,你说外面那个女人是不是MR.慕的妻子?”

茱莉亚医生不屑地回答,“我觉得那个女人应该只是个死缠乱打的爱慕者吧!没看到MR.慕对她很不爽吗?”

“其实我挺讨厌那个女人的,自从她来了后我连靠近MR.慕那一点点机会都没有了。之前起码叶先生有事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守在客厅里,现在连进公寓都需要经过她的允许。”那个叫安利雅的护士一脸厌恶地抱怨。

“那就想办法把她给赶走,反正MR.慕有不会在意她,没准还会感激你。”茱莉亚医生的眼底闪动着一抹算计的冷光。

“我也想过赶走她。”安利雅附和地点头。

“你们觉得该怎么赶走?”突然慕圣辰冰冷的声音响起。

安利雅和医生惊地抬起,就看到慕圣辰如同黑濯石般的眸凌厉地瞪着她们,似乎是打算把她们给生吞活剥了。

“MR.慕,您……”安利雅和茱莉亚害怕地同时后退一步。

慕圣辰看到他们不说话,笑容更加的妖艳森冷了,“怎么不说了?我很有兴趣听听你们的方法。”

他的声音妩媚至极,明明说的很轻柔,明明他是笑着的,可这样的语调却让安利雅和茱莉亚害怕得身子直哆嗦。

“MR.慕,我们……我们只是觉得你不喜欢她,我们……可以帮你赶走她。”茱莉亚硬着头皮回答。

“赶走我的妻子?你们有这个资格吗?”慕圣辰棱角分明的唇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

茱莉亚和安利雅在听到慕圣辰说‘妻子’两个字,同时愣住了。

“茱莉亚医生、安利雅小姐,你们可以直接收拾东西回M国了。”对他的妻子不敬,甚至不屑一顾的人,慕圣辰不可能还将他们留下。

听到慕圣辰说要她们收拾东西立即回M国,茱莉亚和安利雅的脸色立即惨白了。

她们如果被慕圣辰这等级别的病人强行退回国,便是代表着她们在李汉医生私人医院的这份工作的结束。

她们没想到她们算计别人的想法一场空,她们的嘴碎还害得她们连这个高薪工作都赔掉了!

“MR.慕,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

慕圣辰却没有理睬她们,他缓缓地捏起枕边的手机,缓缓地拨出一个号码,“叶昔,进来把着两个人给扔回M国,让李汉医生重新换人过来。”

不到一分钟,叶昔就带着两个保镖进来,他们进来后便强行把茱莉亚和安利雅给带走。

待他们离开后,叶昔走进来问,“辰少,属下马上去请个医生来暂替她们的工作。”

“只是抽个针用不着。你先跟李汉医生那边交涉,让他们尽快安排人过来就行。”慕圣辰的眼睑微垂,语气很淡地问,“她呢?”

“少夫人在客厅里睡着了。”原本叶昔以为慕圣辰在听到宁浅语在客厅里睡着,会立即让他把她送进来。

却没想到慕圣辰连头都没抬一下,只是问,“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辰少,戚雨薇的丑闻牵连二少,形象是一损再损,导致慕氏的面临的困境一再的严重,同时也让他们好不容易隐藏起来的那些隐患都暴露出来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慕圣辰面无表情,灯光下的俊颜半明半暗,叫人揣测不透。

虽然辰少没说明说‘他’是谁,当叶昔明白,辰少问的是总裁。

“得到确切消息,总裁两天后回来。我们是不是……”

叶昔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就打断了他,“无论慕正昇和蓊碧莎要做什么,都不要去管。”

慕正昇和蓊碧莎都不是傻子,他们是不可能让慕正弘发现那些漏洞的,所以他们一定会在慕正弘回来前采取措施。到时候他出手给他们致命一击,便可以达到他最终的目的。

就算叶昔又什么话,在慕圣辰这么说后,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是!”

“现在马坊区的开发怎么样了?”慕圣辰现在比较关心的是马坊区合作案能不能拿到手。

“对方让所有竞标公司做合作方案,一个星期后交上去,我正亲自盯着下面的人做这个案子。”叶昔清楚慕圣辰对马坊区开发案的重视。

“方案送过去前先给我过目一下。”慕圣辰说完朝着叶昔挥了挥手,叶昔张嘴想问辰少,少夫人怎么办,最后没敢问出口。

此时在慕氏集团,慕正昇的办公室里,蓊碧莎正焦急地踱来踱去。

“现在怎么办?慕氏面临的困境还没解除,而我们换人的时候所留下来的那些隐患现在全部暴露出来了,如果不尽快处理,慕正弘很快就会发现的。”

“你先别急,现在慕氏高层已经全部控制在我的手上,慕正弘就算发现了,那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动我。”慕正昇的语气很淡定地问,“现在锦博获得了多少股东的支持?”

“百分之八十的股东已经被锦博给拉拢了,因为这次锦博名声受损牵连慕氏,那剩余部分的人,便联系了慕正弘。据慕正弘的秘书说,他现在被海外的一个很重要的合同给拖住了,还得过两天,才能够回来。”

“慕圣辰已经被踢出了慕氏,慕氏高层被控制住,百分之八十的股东支持锦博,剩余的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慕正弘可以不需要存在了。”慕正昇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底闪动着阴狠。

“那样做是不是太狠了?”蓊碧莎有些迟疑地说,“其实我们可以等锦博正式接替慕氏。”

“我也想锦博名正言顺地继承慕氏,但是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慕正弘如果回来,就会发现慕氏的异常,到时候我们这么多年的辛苦布置,都白费了。”慕正昇劝着蓊碧莎。

“那老太太那里怎么办?她有百分之八的股份。”蓊碧莎听到慕正昇说,多年的辛苦都白费了,慕锦博不一定能得到总裁位置,心里的不忍立即消失了。

“老太太那里交给我。”慕正昇一脸的自信。

听到慕正昇这么说,蓊碧莎放心多了,“慕正弘那里,你准备怎么做?”

“那事你不用管,到时候你自然知道。”慕正昇的语气很淡。

蓊碧莎朝着慕正昇看一眼,最后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去了,锦博现在的情绪不是很好。”

“嗯,让他别急。”慕正昇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蓊碧莎离开后,慕正昇缓缓地拿起手机,然后拨了一个号出去,“做好准备,具体时间,我会通知你。”

宁浅语是被门铃声给吵醒来的。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昔急匆匆地跑去开门,然后就看到两个金发青年跟在叶昔的身后进来。

宁浅语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两个陌生的人,似乎是看出宁浅语的茫然,叶昔简单地介绍道:“少夫人,这两位是新来的医生。”

“新来的?之前那两个呢?”宁浅语觉得有些疑惑地看着叶昔,她一觉醒过来,慕圣辰的医生被换了?昨晚有发生什么吗?

“呃,之前的那两个医生家里出了点事,所以就换成他们了。”叶昔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

“哦。”宁浅语根本就没多想,大概是认为这种小事,叶昔用不着骗她吧。

新来的医生听不懂宁浅语和叶昔之间的谈话,他们从第一眼看到宁浅语就被惊艳到,一直没回神。

叶昔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们一眼,为这两个青年不久的命运堪忧。

希望他们能撑到辰少的身体恢复,要不然李汉医生该抓狂了。

他可记得昨晚跟李汉医生交涉的时候,李汉医生知道之前那两个医生退回去的原因,差点羞愧得亲自给慕圣辰道歉。

若是再增加两个,李汉医生该暴走了!

“少夫人,我先带他们进去给辰少做检查。”

“哦,他梳洗过了吗?”宁浅语朝着慕圣辰房间的方向看去。

叶昔迟疑了一下回答,“还没。”

“那我去给他倒水。”说着宁浅语率先往房间里走去。

叶昔叹了一口气,带着两个新来的医生跟了进去。

进房间后,宁浅语先拉开窗帘,然后进入浴室打了一盆水出来,准备给慕圣辰洗脸。

突然慕圣辰开口,“出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室内安静的一塌糊涂。

气氛,因为寂静,变得越来越诡异。

宁浅语捏紧手上的盆开口,“叶助理,麻烦你先把两位医生带出去……”

话还没说完,慕圣辰忽然出了声。

在安静的早晨,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温和柔软,“你们俩个过来给我洗脸。”

宁浅语一下子愣住,脸上的表情僵在了那里。

而那两个医生有些没反应过来,慕圣辰是什么意思,慕圣辰却很好心地重复一次,“你们去给我打水洗脸,然后替我把被单换掉。”

宁浅语一下子愣住,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他用冰冷的态度拒绝她,而用这么温和的声音跟别人说话?

“辰,这些事我可以做。”

“你做不了,你连扶我起来都做不到。”慕圣辰的声音很轻地述说着这个事实,却成功地堵住宁浅语的话。

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砸了下来,落在了他的指尖。

慕圣辰的唇瓣无声无息的紧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冷的冰凉,嘴里的话说的更加的残忍决绝,“我的房间里不需要闲人。”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狼狈的低下头,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砸落的更猛了,甚至她都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他不要闲人,在她连服侍他都不能后,她就是闲人……

“我知道,对不起,我什么都不会……”

慕圣辰却犹如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继续说道:“难道我做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想见到你,为什么要死皮赖脸地留这里惹我烦……”

“对不起,我马上走,我走!”宁浅语转身,听到身后的慕圣辰吩咐叶昔,“我花钱养保镖是摆看的吗?每天让闲杂人在我面前晃,都不知道赶走吗?”

宁浅语脚步一晃,差点撞到门框上,她伸手扶住门框,拖着快虚脱的脚步离开。

慕圣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动作,神色淡然没有半丝表情浮动。

目送宁浅语送出房间后,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就不懂辰少为什么一定要逼走少夫人。

他为什么不试着相信少夫人?试着相信自己?

“辰少,这次少夫人很伤心,只怕会离开。”

“你照顾好她。”慕圣辰说完静静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慕圣辰的房间出来后,宁浅语心如死灰。

她是个不被慕圣辰需要的闲人,难怪他这么嫌弃她。

服侍他都不能让他满意,她还留下来干什么?

她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房间,打开柜子,拿之前收拾好的行李袋的时候,注意到在行李袋的旁边有个行李箱?

这什么时候多了个行李箱?迟疑了几秒,宁浅语把行李箱给提出来,放床上,然后缓缓地拉开,印入宁浅语眼里的是一件很眼熟的东西——白色围巾。

围巾折叠得很平整,放在慕圣辰的衣服最上面。

宁浅语的指尖颤了颤,然后缓缓地把围巾给拿起来摊开,熟悉的血迹印入眼帘。

宁浅语抬起手捣住嘴巴。

它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慕圣辰的行李箱里?

之前这条围巾在叶惜的后车座上,她就觉得奇怪,因为她把围巾掉落在雪地里了。

后来从叶昔的车上下来,围巾不见了,她还以为再次被她给弄丢了。

却没想到会在慕圣辰的行李箱里。

叠得好好的。

几乎想都没想,宁浅语就攥紧围巾,跑出房间。

正叶昔从慕圣辰的房间里出来,看到宁浅语冲他跑来,他微微一怔,眼神落在宁浅语手上的围巾上。

心里一咯噔!围巾不是在辰少的行李箱里吗?怎么会在少夫人的手上?

叶昔这下彻底慌了,他怎么替辰少解释?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再多的解释,都会变成掩饰吧!

“少夫人,我忙去了!”

叶昔正准备开溜,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叶助理,我有事问你。”

“咳咳,那个少夫人,辰少让我去给他买东西。”叶昔打算不要脸的跑路。

“我只想知道,这条围巾不是在你的车后座上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辰的行李箱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车从来不载任何人,除了辰。”似乎答案已经出来了,但宁浅语依旧想从叶昔的嘴里证实。

叶昔苦笑着回答,“少夫人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听到叶昔的话,宁浅语的身子一颤。

她一直以为他心狠!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会留着这条围巾?

“少夫人,有些事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的。我还有事,先走了。”叶昔叹口气,把转身离开。

宁浅语攥着围巾缓缓地蹲下来。

夜很晚很晚,公寓里很安静。

宁浅语房间的门被打开,一点的昏暗的灯从里面洒出来。

宁浅语轻轻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来到慕圣辰的房门口。

慕圣辰房门外的保镖下意识地挡住她,“少夫人,您不能进去。”

宁浅语红着眼眶道:“你让我进去看看他,我就看看,不会让他知道的。”

“少夫人,这……”保镖有些进退两难。

这个时候,叶昔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让少夫人进去。”

听到叶昔的声音,保镖立即让开。

宁浅语回身朝着叶昔感激地一笑,然后推开慕圣辰的房门。

房间里很安静,他静静地躺在床上。

宁浅语走到慕圣辰的床边坐下来,抬起右手,本想摸摸慕圣辰的脸,又担心惊醒他,所以不敢。

她的指尖在他的脸上方一寸的地方,小心地描临着。

一遍又一遍,似乎是要把他的脸给刻进心里。

“宝宝,这是爹地,他现在在闹脾气,所以妈咪只能带着你偷偷地来看他……”

说着说着,一滴一滴的眼泪从宁浅语的脸上滑落下来……

一直到外面传来很轻的敲门的声音,宁浅语才不舍地起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慕圣辰醒过来,就看到两个医生坐在沙发上,而叶昔一个人在忙忙碌碌。

没看到宁浅语,他的眉头皱了皱。

突然间想起,昨天他利用两个新医生的到来,把宁浅语赶出了房间,并且不允许她进入房间。

他怎么可能能看到她呢?

眼眸里的光,瞬间被灰暗给代替。

握住被子的拳头下意识地一紧,突然他的手碰到一大片湿润。

被子怎么会是湿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惊呼声,“少夫人,你怎么了?”

几乎是瞬间地慕圣辰猛然地坐起身来,激动地喊,“浅语,她怎么样了?快,叶昔,快去看看她。”慕圣辰激动地吩咐叶昔。

叶昔瞪着坐起身来的慕圣辰,傻了那么一秒。

然后急匆匆地打开房门,就看到保镖正扶着宁浅语。

“少夫人,你怎么样了?”

宁浅语勉强睁开眼睛朝着叶昔看一眼,强扯开一丝笑,“我,我没事……”

这个时候慕圣辰的咆哮声从房间里传过来,“叶昔,快把她抱进来,快点!”

他虽然在咆哮,语气里却带着心疼和紧张。

怎么会是心疼和紧张?是她听错了吗?或者她是在做梦!宁浅语感觉到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浅语到底怎么了?叶昔,你还在磨蹭什么?”慕圣辰已经毫无形象地低吼了。

当然叶昔不敢迟疑,谁不知道辰少现在处在盛怒之中?

他迅速地从保镖的手上把宁浅语给抱起来,然后送到慕圣辰的旁边。

叶昔刚把宁浅语放下,慕圣辰便焦急地把宁浅语给抱进怀里,然后朝着那两个傻在沙发上的医生大吼,“你们还傻坐着干嘛?还不来看看她怎么样了。”

叶昔满头的黑线,辰少,你现在急成这样,之前还把人少夫人给气得死去活来的干嘛?按我说,少夫人根本就是被你给气成这样的。

医生替宁浅语检查过后,没发现异常,至于说昏过去的原因,可能是太激动了。

知道宁浅语没什么事后,慕圣辰身子一颤,倒在了床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衣服竟然汗湿透,脸上也布满了汗水。

“辰少,您怎么了?”叶昔焦急地大喊。

“没……事。”腿上的剧痛令慕圣辰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们快过来给辰少检查一下腿。”叶昔立即吩咐两个医生。

这次慕圣辰破天荒地很配合,任由那两个医生检查他的双腿。

“会痛吗?”

“痛。”慕圣辰抿了抿嘴,回应很淡。

但从他额头上和身上冒出来的汗来说,这个痛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

“麻!胀!”

医生确定慕圣辰的感觉后,就立即跟李汉医生联系。李汉医生在电话里吩咐他们用药后,慕圣辰的情况顿时好转。

事后李汉医生还特意地跟慕圣辰通了电话,告诉他手术成功了,现在就看他能恢复到哪种程度了。

换句话说,就是看慕圣辰复建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慕圣辰挂断电话的后,把宁浅语抱进怀里,就睡着了。

看着床上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终于是柳暗花明了啊!

然后就带着两个医生离开,把房间让给这对小两口。

宁浅语睡得很舒服,她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怀抱。

她刷地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就是慕圣辰的俊脸。

果然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么会从他的声音里听到心疼和紧张?宁浅语的脸上带着苦笑。

“然而,我希望永远都能在梦中。” 

却不想这个时候,慕圣辰也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

“对不起,我马上就离开。”宁浅语慌张地坐起身来,就要下床,却被慕圣辰给拉住了手。

“你昨天晕过去,医生让你多休息。”

宁浅语低头看着慕圣辰握住她手腕的手,怔了怔,不是做梦?是真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宁浅语的眼神,慕圣辰以为宁浅语是生气,立即把她的手腕给松开。

“我知道了。”宁浅语垂着脸下床,然后离开慕圣辰的房间。

待出了房间后,她才伸手抚摸上慕圣辰刚才握住的手腕,回味着他残留在手腕上的感觉。因为太专注的缘故,她连房间外的保镖被撤走了都没注意到。

当宁浅语注意到保镖撤走的时候,那已经是晚上了。

她在房间里躺了一天,除去中午的时候出去吃了顿饭,她就一直都没出房门。

打开房门,宁浅语才注意到客厅里一片漆黑,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唯一的亮光,是从慕圣辰房间微微掩上的门缝里漏出来的。

叶昔呢?保镖呢?

宁浅语微微怔了怔,然后轻轻地来到慕圣辰的房门口,推开门朝里面看过去。

便看到慕圣辰吃力地坐起身来,想取桌子上的杯子,由于杯子放得比较的远,他颇为吃力。

宁浅语几乎想都没想,就冲过去,伸手扶住他,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刚要递给慕圣辰,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轻轻用唇试了试,水温似乎有些凉,她皱了皱眉头道:“水太凉了,我去换一杯。”

说完她取来枕头搁在慕圣辰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让他靠在枕头上,才起身去换杯水。

再次试了试,觉得合适了,才重新递到慕圣辰面前。

哪知慕圣辰黑眸漆黑,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却并不接过杯子。

有那么一小会儿的沉默后,他方才说:“手没力气,你喂我。”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又是在故意刁难她,沉默了几秒后,她把水杯送到了慕圣辰的嘴边。

慕圣辰微微转了下头,嘴唇精准地落到了之前宁浅语试过温度的位置,然后,喝了半杯水。

宁浅语把杯子放下后,才注意到尿袋已经去除了,也就是说现在慕圣辰是真的需要一个人守在旁边服侍着。

“我……我去找叶助理来陪你。”说着宁浅语就往外走。

这时候慕圣辰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过来,“叶昔有事出去了。”

“哦。”宁浅语捏了捏衣角,停下了脚步。

慕圣辰的声音再次传过来,“坐吧!”

宁浅语一下子愣住,以为自己在做梦。

“陪我一会。”慕圣辰哑着声音重复一遍。

她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宁浅语暗暗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因为力道过狠过猛,疼痛让她眉心狠狠地蹙了起来。

原来她不是在做梦啊,他真的说要她陪他!

宁浅语坐在沙发上,偷偷地瞄着慕圣辰。他消瘦不少,却依旧俊美无俦。

忽然慕圣辰抬起头,他的视线不偏不倚的就对上了正偷瞄他的宁浅语。

宁浅语打了个激灵,慌促的垂下脑袋,将视线落在自己的膝盖上。

他发觉了她在偷看吗?不会又把她给赶出去吧?

宁浅语不安的抓了抓衣襟,感觉到慕圣辰的视线盯着她看,宁浅语紧张的呼吸都停止了下来。一直到慕圣辰的视线转开,宁浅语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她悄悄地抬起头,瞄向慕圣辰的方向,却没想到慕圣辰也正好看过来,把她给逮了个正着。

宁浅语惊地一下,把眼神收回来。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没多久,宁浅语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惊地抬起头看一眼慕圣辰,然后迅速地起身,跑出房间去接电话。

电话是叶昔打过来的,说他那边有重要的事,脱不开身。

慕圣辰这里需要宁浅语照顾一下,叶昔还特意交代宁浅语,慕圣辰身上的尿袋已经镇痛药已经消退,晚上腿可能会很痛。

由于镇痛针影响伤口的恢复,所以只能忍着。

当宁浅语返回房间的时候,慕圣辰靠着睡着了。

宁浅语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被子给慕圣辰盖好,然后把房间里的大灯给关掉,只留下一盏睡眠灯。

然后她才靠在沙发上,眼神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慕圣辰。

不知道过去多久,突然一声闷哼声从慕圣辰的嘴里发出来。

宁浅语瞬间站起来,走到床边,便看到慕圣辰脸色泛白,满头大汗,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宁浅语心疼地摸了摸慕圣辰的脸,然后准备去找毛巾给慕圣辰擦汗,她的手刚离开他的脸,就被他给握住了手腕。

因为痛疼,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捏得宁浅语的眉头都皱在一起了,她强忍着没痛呼出声。

然而对慕圣辰来说,似乎这样还不够,他猛然一个用力,把宁浅语给拽得跌倒在他的身上,然后他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抱住宁浅语。

看着慕圣辰痛成这样,宁浅语心疼不已。她抬起手,抚摸着慕圣辰的后背,安抚着她。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安抚,慕圣辰扯开两个人之间的被子,然后紧紧地贴住宁浅语。

宁浅语紧紧抱着他安抚着。

随着痛疼减退,慕圣辰开始渐渐地安分下来。宁浅语这才放下心来,刚准备起身去浴室倒水给慕圣辰擦身子,却被腰上的手被紧紧地拽了回去。

“辰,我去打点水给你擦擦好不好?”宁浅语低声问。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腰上的手箍得更紧,简直让宁浅语哭笑不得。

“等你睡熟了,我再走。”宁浅语叹息一声,躺了回去。

然而困意来袭,她很快就睡着了。

慕圣辰睁开眼睛,就看到宁浅语的睡脸。他失神了几秒,才记起昨晚他痛得厉害,是宁浅语安抚了他,而后他强行抱着她睡着过去。

即使在自己那么狠心地对待她后,她依旧陪着他,安抚着他,慕圣辰的心底闷闷的。

眼神转到宁浅语的消瘦的脸上,心疼地轻抚着,自责着。

宁浅语睁开眼睛,就直接撞进了慕圣辰浓情满溢的眸底。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慕圣辰的头就朝着她压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慕圣辰皱了皱眉头,怔了几秒,最终把宁浅语放开来,“进来。”

然后就看到叶昔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

“辰少,电话。”叶昔把手上的电话送到慕圣辰面前。

慕圣辰从叶昔的手上接过电话,“我是慕圣辰……嗯,我知道了。”默默地听完电话,慕圣辰沉着脸坐起身来。

旁边的宁浅语立即感觉到慕圣辰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她偷偷瞄一眼慕圣辰,张了张嘴,没有问出口。

“叶昔,备车。”慕圣辰沉默了几秒吩咐。

“辰少,您现在不能出去。”叶昔想都不想就拒绝。

“备车。”慕圣辰冷着脸重复一次。

叶昔张了张嘴,最后离开房间去备车。

叶昔离开后,慕圣辰身子一软,倒在宁浅语的肩上。

宁浅语先是一阵错愕,然后伸手抱住他。

“慕正弘昨晚从机场下飞机,回慕家大院的时候,出了车祸。”慕圣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他只是在述说着一件与他完全无关的事,不过他那微微颤抖的指尖依旧出卖了他的真实心情。

即使慕圣辰和慕正弘关系再太好,但是血缘是怎么都冲不淡的。

听到慕正弘出车祸的消息,宁浅语的身子狠狠一震,然后紧紧地抱住慕圣辰。

叶昔很快就备好了车,原本是准备让慕圣辰躺医用护理床的,但慕圣辰坚持坐轮椅。

最后宁浅语找来一块软毯放轮椅上,然后和叶昔一起扶着慕圣辰坐在轮椅上。担心轮椅会铬得慕圣辰不舒服,宁浅语还在靠背上放了个软垫。

一切准备好后,他们才上车去医院。

当慕圣辰和宁浅语赶到医院去的时候,慕正弘已经从手术室出来,移进了ICU病房中。

慕家的人全部在场,见到慕圣辰和宁浅语过来。慕老太太快步迎了上来,眼眶里泛红,“小辰辰,你父亲出车祸了。”

“我知道了。”慕圣辰的眼神一一地从其他的人的脸上滑过,最后落在透明玻璃另外一边,全身插满管子和仪器的慕正弘的身上,如果不是胸膛在微不可见的起伏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慕锦博红着眼睛,跟慕圣辰说着慕正弘的情况,“大哥,昨天爸从M国赶飞机回来,家里的司机去接他回来的时候,发生车祸,爸被送到医院来,刚做完手术,还没脱离危险期。”

“都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弄出来的那堆烂新闻导致慕氏出现困境,你爸怎么会急着赶回来?都是你们!”蓊碧莎指责着宁浅语和慕圣辰。

气氛因为蓊碧莎的话变得诡异了起来,其他的人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也代表着他们赞同蓊碧莎的说法。

“妈,你不要怪大哥他们,他们也不想的。”慕锦博的眼神闪了闪,表面上听起来像帮慕圣辰和宁浅语说话,实际上是侧面地附和着蓊碧莎的话。

宁浅语垂着头,握着轮椅的指尖有些泛青。

慕圣辰偏头朝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抬起手握住她的手安慰着她。

见到慕圣辰和宁浅语不说话,蓊碧莎眼神里闪着冷光,“真的不知道你们怎么还有脸来医院……”

蓊碧莎的话没说完,慕老太太手上的拐杖一跺,冷冷地道:“你怎么不说自己没能力?这么一点点的事,就让慕氏面临如此的困境?还让正弘赶回来的?”

蓊碧莎张了张嘴,没敢跟慕老太太顶嘴。

慕老太太就朝着慕圣辰和宁浅语道:“小辰辰、浅语,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不要有负担。”

“奶奶,我知道。”慕圣辰的声音很淡。

慕老太太点了点头,然后由慕灵珊给扶着坐在了椅子上。

长廊里安静了下来,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

突然慕圣辰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宁浅语立即把脸凑过去小声地问,“是不是不舒服?”

慕圣辰摇了摇头,没说话。宁浅语知道他是忍着不舒服,小声地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慕圣辰压抑着喉咙,‘嗯’了一声。

宁浅语把慕圣辰推到慕老太太面前道:“奶奶,近来辰的身体不太好,我们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看你们都瘦了不少,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慕老太太拍了拍宁浅语的手回答。

“我们会的。”宁浅语点头,推着慕圣辰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蓊碧莎的声音传过来,“你爸还真的是养了个好儿子啊!他都这个样子了,你看一眼就走了!”蓊碧莎的话里话外都夹着刺。

慕圣辰的眼神冷了冷,“医院有蓊姨陪着不就够了吗?”

“你……”蓊碧莎差点没被慕圣辰的话给气得吐血。

她狠狠地瞪着宁浅语推着慕圣辰离开的背影,恨不得把他们个吃了。

从医院出来后,慕圣辰就再也撑不住地靠在轮椅上直喘气。

伤口刚愈合不久,又出来这么久,他的身体还真的是有些扛不住。

刚才在蓊碧莎他们面前,他都是强撑着。

“你有没有怎么样?”宁浅语担心地问。

“没事……”慕圣辰摇头,不过他

等在医院门口的叶昔立即帮宁浅语把慕圣辰抬上车,然后直接开车回公寓。

回公寓后,宁浅语和叶昔立即把慕圣辰从轮椅上移到床上。

回公寓后,医生替慕圣辰检查一遍,没任何问题。

慕圣辰主要是刚做完这么大的手术,伤口刚刚愈合,又强坐在轮椅上这么久,才导致腰以下有些支撑不住。

需要多按摩腰以下的穴位和肌肉,并且需要多多的锻炼。

慕圣辰洁癖,讨厌别人靠近,叶昔工作忙碌,所以这两项工作都落在了宁浅语的身上。

慕圣辰趴在床上躺平后,宁浅语盘腿坐在旁边,眼神落在慕圣辰盖着浴巾的后背上。

线条流畅的肩颈,漂亮弧线的背脊,完美的窄臀……

宁浅语深吸一口气,伸手准备拿掉浴巾。

突然慕圣辰的手伸过来拉住她的,“等叶昔回来后做吧。”

“我来吧,我学过按摩。”宁浅语拉开慕圣辰的手,然后缓缓地揭开浴巾。

光裸的后背暴露了出来,无数条纵横不一的疤痕,看起来有些吓人。

宁浅语的指尖有些控制不住地落在慕圣辰的后背上,小心地抚摸着。

这是他救她的时候受的伤,即使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疤痕依旧是这么的吓人,眼泪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

感觉到宁浅语的手指落在他的后背上,慕圣辰的身子一颤,然后偏过头就看到宁浅语泪流满面。

“不是说帮我按摩吗?怎么好端端的哭了?”慕圣辰把自己的声音尽量放柔。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慌张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不好意思,我忘了。”

慕圣辰张张嘴,把脸转开。

宁浅语擦干眼泪后,以食指单勾法和拇指施压法,开始给慕圣辰按摩起来。

从后腰开始慢慢地往下按,宁浅语的心无旁骛,很认真地按着慕圣辰后腰和大腿上的穴位。

感受着后腰上那柔软的手指不轻不重刚刚好的力道,慕圣辰舒服得闭上眼睛,原本疼痛不已的后腰和大腿,在宁浅语的按摩下,舒服得睡着了过去……

晚餐时间,慕圣辰要求去餐厅吃,叶昔和宁浅语只好扶着他坐上轮椅。

今日的晚餐除了慕圣辰吃的药粥是宁浅语特意熬的外,其他的都是叶昔从外面带回来的。

有桂花鱼汤、糖醋里脊、玫瑰虾球、蔬菜。

宁浅语先盛了一碗汤递给慕圣辰,“先喝汤再吃药粥。”

慕圣辰皱了皱眉头,接了过去,却没打算喝。

“怎么了?”宁浅语挑眉问。

慕圣辰的眼神落在没打算“你不喝么?”

“我……喝啊!”宁浅语边笑着边盛了半碗汤,然后低头抿了一口。

鱼汤刚到嘴边,腥味便扑鼻,几乎是下一秒,宁浅语就只觉得喉咙里在翻腾。

她一把捂住嘴巴,然后刷地起身,就急匆匆地往洗手间跑,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呕吐声从洗手间里传出来。

“浅语,你怎么了?”慕圣辰想都没想就跟着起身,身子站起来几秒,便撑不住往下倒,他双手立即撑住桌子,身子颤抖了几下,差点摔倒在地。

叶昔眼明手快地扶住他,“辰少,您快坐下。”

“叶昔,你快推我去看看她。”慕圣辰示意叶昔推他去洗手间。

一进去,就看到宁浅语白着脸趴在洗手台上,不停地干呕。

见到叶昔推着慕圣辰进来,宁浅语立即打开水龙头,把呕吐物给冲干净。

“你怎么过来了?”

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宁浅语泛白的脸上,“你怎么了?”

“我没事啊!”宁浅语故作轻松地回答。

不是她不把怀孕的事告诉慕圣辰,之前她没机会说,而现在却不是说出来的好时机。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2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