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可能怀孕了无论你去哪我都得找你

 admin  2018-05-2107:31  44人阅读 0条评论
广告也精彩

201709121505217833579095.jpg

第161-165章:

“才不是没事呢!少夫人每顿都会吐,已经连着好多天了。”叶昔很小声地嘀咕着。

慕圣辰的俊眉立即蹙了起来,之前他是听到过叶昔问她为什么会吐。

宁浅语轻描淡写地回答,“是叶助理大惊小怪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夸张。”

“是吗?”慕圣辰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脸上扫一圈,明知道她是在说谎,却没有戳穿她。

“是啊!我们继续吃饭吧。”宁浅语笑了笑,然后率先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

望着宁浅语的背影,慕圣辰的眼神闪了闪。

叶昔把慕圣辰推到原来的位置,三个人开始继续吃饭。

期间慕圣辰不着痕迹地注意着宁浅语,发现她最喜欢的玫瑰虾球没碰,她不怎么喜欢的糖醋里脊倒是吃了好几片。

这简直太奇怪了,难道说这几天他的刁难,让她连口味都变了吗?

宁浅语低头大口地吃着饭菜,她从来都不会因为吐就不吃饭。

就算是吐得再厉害,她都会强迫自己吃了再吐,吐了再吃。

晚餐后,宁浅语收拾餐厅,叶昔则送慕圣辰回房间。

“辰少,根据警察那边的说法,总裁的车祸排除了一切的人为因素,车祸的原因是车速超过三百迈,在拐弯的时候车子失去平衡,司机和总裁同时被甩出车外,司机的当场身亡。”

“司机是谁?”慕圣辰的眉头轻轻挑起。

“司机是王叔,王叔是慕家的老司机了,车龄有四十年了,而且他开车从来都不超过八十迈,这个三百迈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根据市区到机场的监控上显示,昨晚王叔是从市赫铜高架桥那条路去的机场,然而返回来的时候,却换成了五环的那条老路。当晚的监控显示赫铜高架桥的车流很少,排除堵车的可能,返回的时候王叔却换路了。”说完叶昔偷偷瞄着慕圣辰的脸色。

慕圣辰却没有发话,沉寂的神色,讳莫如深。

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慕圣辰才吩咐叶昔道:“叶昔,你去问一下医生,浅语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是。”叶昔点了点头,转身打开房门,就看到宁浅语端着托盘站在外面,立即唤了一声,“少夫人。”

宁浅语指了指托盘上的水杯和药丸道:“麻烦叶助理把药给端进去。”

“少夫人自己给辰少送进去吧,我要走了。”叶昔侧身让到一边。

“哦。”宁浅语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端着药送进房间。

辰少,你和少夫人好好培养培养关系吧!叶昔脸上带着一丝笑,悄悄地退出房间,离开前还不忘记带上房门。

宁浅语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把水杯和药丸递给慕圣辰,“该吃药了。”

慕圣辰吞完药后,移了移身子,准备躺下去。

宁浅语立即放下手上的杯子过来扶他,却不想没扯住慕圣辰,重心不稳,跌倒在他的身上。

宁浅语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慕圣辰眼里,“有没有撞痛?我马上起来。”宁浅语慌慌张张地想从想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却引来慕圣辰一声闷哼。

她以为是弄痛慕圣辰了,所以立即吓得不敢动了。

“是不是痛?”

慕圣辰没回答,只是紧紧地用手扣在她的腰上。

“你……”宁浅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慕圣辰线条完美的唇袭了上来,带着霸道而占有欲的姿势侵入宁浅语的唇里,这是宁浅语熟悉的感觉。

慕圣辰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宁浅语愣了一秒,下一秒,她就张开唇,舌尖配合着慕圣辰的舌尖,吮吸交缠起来,暧昧交织。

刚开始慕圣辰的吻很霸道,渐渐的他的吻温柔而深沉。

一直到宁浅语一声呻吟声响起,慕圣辰才松开宁浅语的唇,然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头靠在她的肩头急促地低喘。

“你……我……”宁浅语混乱的神志缓缓地恢复,脸上却还残留着激情的余韵。

慕圣辰转头望向宁浅语清澈的眼睛,嘴角勾起一丝自嘲,“似乎继续不了。”

看着慕圣辰嘴角的自嘲,宁浅语都不知道该脸红,还是该安慰他。

“睡吧!”慕圣辰拍了拍宁浅语的后背。很快便呼吸平稳悠长,似乎是……睡着了。

宁浅语轻轻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移下来,躺在慕圣辰的旁边,偷偷地瞄着他,他双目微闭,唇角微抿,睡得很沉。

她被他伤得很深,但她却爱得更深。

抬起手摸了摸慕圣辰的脸,宁浅语挨着慕圣辰睡了过去。

直到她沉沉睡着后,身边的男人,才悄悄地睁开眼睛。

黑暗中,那双黑眸异常酌亮,盯着宁浅语看了良久,才轻轻地把宁浅语给拥入怀里。

怀里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卷缩着身子,往他的怀里钻。

慕圣辰附在宁浅语的耳边,低低地喃呢着,“对不起!对不起……”

一万句对不起,也抵不过这段时间他对她的伤害。

即使他比她更痛,但依旧弥补不了她这段时间所受的痛苦。

第二天早上宁浅语睁开眼睛,迎接她的就是慕圣辰的一记浅吻。

“早上好!”男人的声音带着刚醒来的时候的沙哑。

“早!”宁浅语瞪着慕圣辰,温柔的他回来了吗?

不可置信的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滑落下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到宁浅语哭,慕圣辰慌张地问。

“没事,我只是高兴。”宁浅语破涕为笑。

“高兴也不用哭啊!”慕圣辰抬起手,轻轻地擦干宁浅语的眼泪,声音中有些哽咽。

“不哭。”宁浅语将脸蹭在慕圣辰的颈边,轻轻地蹭着。

慕圣辰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低头吻了吻宁浅语的发顶,低低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慕圣辰的对不起,宁浅语将脑袋往他的颈窝处埋得更深了一些,一滴一滴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来,滴落在慕圣辰的肌肤上,灼着慕圣辰的心。

宁浅语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闷闷地道:“以后不许赶我走!”

慕圣辰贴到她的耳边,低低的保证说:“不,永远不会。”

“真的?”

“真的。”慕圣辰回答得毫不迟疑。

他的道歉、他的保证,让宁浅语心底格外的欢喜。把这些日子以来,他给她的委屈和难过都冲走了。

两个人恢复如初,开始如胶似漆起来,公寓里也有之前的冷清,显得温暖起来。

中午的时候叶昔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知道叶昔找慕圣辰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宁浅语立即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在宁浅语离开后,叶昔才欲言又止地道:“辰少,属下问过医生了,少夫人这种情况还是去确切检查一下比较好。”

听到叶昔这么说,慕圣辰的脸骤然变冷,“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慕圣辰反应这么激动,叶昔简直哭笑不得,“辰少,那个您先别激动。”

“还不快说。”关系到他的女人,他能不激动吗?

“我只是跟医生描述了少夫人的大概状况,医生的猜测,少夫人可能怀孕了。”

听到‘怀孕’两个字,慕圣辰先是惊讶,后是狂喜。

是的狂喜!只要一想到有一个小家伙像浅语又像他,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她有他的孩子了!那么她一辈子也别想离开他的身边。

“浅语,她真的怀孕了吗?”

“辰少,这个需要检查才知道。而且属下感觉少夫人是不是自己知道?”叶昔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好多次他都注意到少夫人轻抚着肚子,一脸的笑。

“她知道?她怎么没说……”慕圣辰的声音戛然而止。

似乎她一直没机会说!

沉默了一会,慕圣辰才开口,“叶昔,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也不许跟任何人说。”

“属下知道。”虽然不明白辰少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昔依旧点头。

“尽快去找个保姆过来。”

“是。”

叶昔离开前,慕圣辰特意让叶昔从书房把他的电脑给取过来。

然后上网查了查准妈妈注意事项,默默地把上面的所有条款都记下来。

叶昔离开后,宁浅语端着药粥从外面进来。

慕圣辰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

似乎是看出来慕圣辰是讨厌药粥,宁浅语像哄小孩子一样地哄着他,“暂时只能吃药粥,等你好了。我再给你做其他的好不好?”

慕圣辰看着宁浅语几秒,瞥开眼神。

宁浅语知道慕圣辰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她好笑地道:“我喂你好不好?”

果然某个男人把眼神给转了过来,看着她。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搅拌了两下粥,舀了一勺,举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吹,待温度适合后,她这才用碗接着,递到了慕圣辰的嘴边,“药粥是医生开的,必须按时吃,才能更快的恢复过来。”

慕圣辰张嘴乖乖地把药粥给吞咽下去。原本微苦的药粥也不觉得苦了,反而觉得是美味。

喝完粥,宁浅语将粥碗送出去后,带了杯水过来,给慕圣辰漱了漱口,然后去洗手间,拿了一条温热的湿毛巾出来,将他的脸和手擦干净。

之后,她推着慕圣辰去了趟洗手间。

然后慕圣辰靠在床头上,靠了一会便睡着了。

宁浅语轻手轻脚地把被子给他盖好,才离开房间。

中午的时候,叶昔送过来一个保姆。

慕圣辰没有插手,只是让叶昔交给宁浅语。

“少夫人!”

“有事?”在厨房收拾的宁浅语回头看着叶昔和跟在叶昔身后的中年妇女。

“这位是张阿姨,是我请来的保姆。”叶昔简单地介绍道。

“少夫人好!”张阿姨很恭敬地朝宁浅语唤了一声。

宁浅语点点头,“你好。”

“少夫人,以后公寓里的事你全部交给张阿姨做就行的,你照顾辰少就行。”

宁浅语的眼神暗了暗,“好的。”

她现在对油腻越来越敏感了,做饭都要吐好几次,让保姆来,的确是好。但却让她有种她没半点用处的感觉?似乎她又变成‘闲人’了。

叶昔交代了张阿姨一些事后,便匆匆离开了。

叶昔离开后,宁浅语左想右想都觉得不对。

请保姆的事叶助理怎么会自作主张?他向来是按照慕圣辰的吩咐办事的,所以这保姆一定是慕圣辰要请的。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宁浅语刷地站起身来,就往慕圣辰的房间而去。

宁浅语一走进房间,就直接问慕圣辰,“是你让叶昔请来的保姆?”

慕圣辰抬起看向宁浅语,以为她是生气,解释道:“是!你别生擒,我不想你要照顾我,又要做家务。”

宁浅语垂着头,低声回答,“我只是觉得家里多个人,不习惯而已。”

慕圣辰感觉宁浅语有些不对劲,以为宁浅语是不喜欢有外人住家里,便回答道:“叶昔会安排她住隔壁公寓,她不会和我们住一起。”

“哦!”宁浅语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慕圣辰抬起手拂开她额前的头发,“你别太累着,有些事吩咐保姆做就行。”

他请个保姆来也是一番好意,更何况她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请保姆了!想通了后,宁浅语豁然开朗。

她抬起头,朝着慕圣辰嫣然一笑,“我会的!来,我扶着你起来。”

“嗯!”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扶住宁浅语的双肩,站起来。

宁浅语鼓励地道:“来,我们试走一步。”

慕圣辰‘嗯’了一声,然后费力地移动一下右腿。

因为慕圣辰抬腿的缘故,重心往宁浅语的身上靠,宁浅语几乎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撑住他,整个背都弯了下来。

而慕圣辰也不好受,因为他担心宁浅语撑不住他,所以他的双腿也承载不少重量,刚开始恢复的双腿也承受不了,双腿颤了颤,几乎要倒下去。

“来,先休息一会。”注意到慕圣辰的双腿似乎承受不住,宁浅语扶着慕圣辰的腰,让他坐在床上。

“呼……”深吸一口气,宁浅语才去洗手间拧了条热毛巾替慕圣辰把额头上的汗水擦去。

正准备离开,却被慕生辰给拉住了手。

“怎么了?”宁浅语回头看着他。

慕圣辰从宁浅语的手上把毛巾接了过去,然后抬起手,用毛巾擦着宁浅语脸上的汗珠。

慕圣辰的动作,让宁浅语一下就呆了。

时间似乎就这么静止了,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他们的身上,给他们镀上一层金色。

把宁浅语额头上的汗水擦干,慕圣辰注意到宁浅语呆呆地看着他,挑眉问,“怎么了?”

“没什么。”宁浅语翘起嘴角笑了。

看到宁浅语的笑,慕圣辰冷硬的脸上线条瞬间放柔了。

待慕圣辰休息一会后,宁浅语把他的肌肉和穴位按摩一遍。跟上次一样,慕圣辰在按摩中睡着了。

宁浅语替他盖好被子,然后走出了房间。

她出房间后,就给小李打了个电话。

然后离开公寓,坐着小李的车去了医院。

慕圣辰的身体不适宜奔波,只能由她代替他来医院看慕正弘了。

守在医院的人是慕灵珊,见到宁浅语独自过来,慕灵珊很诧异。

“浅语,你怎么来了?”

宁浅语把从楼下买的花和水果放在茶几上道:“姑姑,我来看看爸。”

慕灵珊若有所指地道:“你有心了。”

“辰的身体不太好,我来看爸也是应该的。爸一直都没醒吗?”宁浅语的眼神落在玻璃窗那边的病床上。

“医生说三天之内如果醒不来,大哥就可能……”慕灵珊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爸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慕灵珊。

慕灵珊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吧!若不然老太太真的会承受不住。”

“嗯。”

宁浅语陪着慕灵珊坐了一个多小时,才起身离开。

在进电梯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了从电梯里出来的慕锦博。

宁浅语没理睬他,绕过他,就往电梯里走。

慕锦博却追了上来,“浅语!”

宁浅语立即按‘关闭’,然后依旧没能阻止慕锦博。

电梯的门再次打开,慕锦博从外面走进来。

“浅语,我们谈谈。”

“慕二少,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宁浅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锦博突然伸过来的手给拽住手腕,然后就被他给拉出电梯。

宁浅语唯恐慕锦博扯得她摔倒,她踉跄着脚步,冲着慕锦博大喊,“慕锦博,你放开我。”

听到宁浅语不是叫他‘慕二少’,而是叫他的名字,慕锦博的脚步停了下来。

宁浅语微喘着气,一把甩开慕锦博的手,然后轻抚着小腹。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谈谈。”慕锦博深吸一口气回答。

“好!”宁浅语说完,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慕二少有什么要说的,我洗耳恭听。”未免再被慕锦博给拽着跑,宁浅语妥协了。

看到宁浅语这么好说话,慕锦博一阵欣喜。

“浅语,我只是想跟你道歉,慕氏那个记者招待会,我妈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代表着我的意思。”

“嗯,我知道了。慕二少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宁浅语很认真地问。

“你……”慕锦博盯着有些不正常的宁浅语,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见到慕锦博不说话,宁浅语站起身来道:“既然慕二少没其他话说,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宁浅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边慕圣辰一觉醒过来,没看到宁浅语。

开始他还以为宁浅语是有什么事去了,但半个小时后,发现宁浅语还没回来,他给宁浅语打电话也打不通,慕圣辰焦急了,立即一个电话把忙得晕头转向的叶昔给打回公寓。

叶昔还没开始找宁浅语,这个时候宁浅语却自己回来了。

“你哪里去了?电话也打不通。”慕圣辰气急败坏地问道。

面对慕圣辰的质问,宁浅语扬起来的嘴角缓缓地垮了下来,“手机没带身上。”

宁浅语一句简单的‘手机没带身上’,瞬间就浇熄了慕圣辰的焦躁和怒火。

他抿了抿嘴角,放缓语气,“下次出去记得带手机。”

“嗯,知道了。”宁浅语垂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慕圣辰张了张嘴,道歉的话到嘴边,突然注意到叶昔还站在房间里,立即朝着叶昔咆哮道:“你不是很忙吗?还呆这里干嘛?”

辰少,属下可是您的急电给召唤回来找少夫人的!

当然叶昔没敢说这句话,没看到辰少焦急把他打发后跟少夫人道歉吗?

“属下忙去了。”说完,叶昔乖乖地离开了。

待叶昔离开后,慕圣辰才操控着轮椅靠近宁浅语。

“我醒过来,看到你不见了,就让人找你,找遍公寓没找到你,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你悄悄地离开了……”

听着慕圣辰的解释,宁浅语心脏几乎快融化成一滩水了,“我没想到你会找我……”

慕圣辰伸手牵住宁浅语的手,在嘴边吻了吻,“我当然得找你,无论你去哪,我都得找你。”这是慕圣辰对宁浅语的一句承诺。

“真的吗?”宁浅语轻笑着,之前被慕圣辰质问的不快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真的。”

晚餐后,宁浅语把慕圣辰送上床的时候,突然说道:“下午,我是去医院看爸爸了。”

慕圣辰的身子一僵,“他……”很淡的语气,似乎并不在意。

知道慕圣辰并不是如表面上这么的不关心,宁浅语回答,“爸还没醒过来,医院是姑姑守在那里。”

“哦!”这次慕圣辰只是‘哦’了一声,一个翻身,背对着宁浅语躺下。

宁浅语朝着慕圣辰的背影看一眼,然后道:“该吃药了,我去帮你拿进来。”

慕圣辰背对着她,没说话。

宁浅语偷瞄一眼慕圣辰,确定他没转过身后,她从柜子里把包包拿起来,走出房间。

慕圣辰转过身,正好看到宁浅语提着包包出房间。

她去帮他取药,带包包出去干嘛?

奇怪地朝着宁浅语手上的包包上瞄一眼,慕圣辰的蹙了蹙眉头坐起身来,然后费力地起身,花费了好几分钟的时候,才把自己移到轮椅上,顾不得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他操控着轮椅来到房门边。

隐隐地听到保姆问宁浅语,“夫人,您是要喝水吗?我来帮您倒。”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

隔了大概半分钟后,传来宁浅语的一句,“谢谢。”

然后是几分钟的安静,突然保姆开了口,“夫人,您吃叶酸,是怀孕了吗?”

保姆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啪的一声传过来,好半响宁浅语软软的声音传来,“是的。”

“夫人既然怀孕了,那以后的饮食我做清淡点。”

“谢谢。”

之后宁浅语又让保姆给她倒了杯水,然后是宁浅语拉开柜子取药的声音。

慕圣辰没想到,还真的被叶昔给猜中了。

浅语知道她自己怀孕了,却什么没跟他说……

慕圣辰盯着门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多久外面传来脚步声,他知道是宁浅语返回来了,立即操控着轮椅回到床边,然后费力地把自己给移回床上。

他刚移上床,宁浅语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慕圣辰侧着脸,装作一副什么都知道地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宁浅语刚走近,就看到慕圣辰的额头上满是汗水,立即问,“怎么流了这么多汗?是腿又疼吗?”

慕圣辰胡乱地搪塞道:“有点。”

宁浅语把受伤的药和水杯递给慕圣辰,然后伸手摸了摸慕圣辰的额头道:“把药吃了,就不会痛了,我去打水给你擦身子。”

宁浅语拉开柜子,把慕圣辰换洗的衣服给取出来。

她又进浴室端了盆水出来,给慕圣辰擦身子。

慕圣辰看着忙个不停的宁浅语,有些失神。

她是想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他?还是她根本就打算不跟他说?或者还有其他的想法?

在慕圣辰的心里有无数个猜测,甚至他的内心还在叫嚣着现在拆穿宁浅语。

然而他想了又想,还是把这个想法给按了下去。

“辰?”突然宁浅语的声音传过来。

“嗯?”慕圣辰回神,就看到宁浅语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裤子……”指着慕圣辰解开的裤头,宁浅语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慕圣辰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衬衣已经换好了,裤头却还没脱下。

慕圣辰双手撑在床上,由宁浅语把她的裤子脱了下去。

因为慕圣辰大腿全部包扎着纱布,所以宁浅语擦得很小心。

她注意着不碰到伤口,却不小心地碰到了某处不该碰的地方。

“浅语,你这是现实版玩火啊!”男人的声音带着压抑感。如果不是他现在动不了,他真的会把这个玩火的女人给压在身下,好好爱她。

“呃……”瞟着慕圣辰某处的反应,宁浅语的脸红了红,“我不是故意的。”

“那怎么样才算是故意的?”慕圣辰靠近宁浅语的耳边,咬着她的耳垂问。

“那个,你还是自己擦吧,我洗澡去了。”说着宁浅语把手上重新拧干的毛巾给塞在了慕圣辰的手上,红着脸逃进了浴室。

看到宁浅语落荒而逃的背影,慕圣辰弯了弯嘴角。然后拿着毛巾,继续宁浅语没完成的工作。

至于说某处有反应的地方,只能暂时委屈了。

当宁浅语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慕圣辰已经睡了,半个身体露在外面,宁浅语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将卧室的大灯关上,开了昏黄的睡眠灯,然后将被子又帮慕圣辰仔细的盖好,才悄悄地走出卧室。

当她再次进来的时候,她的手上多了她之前提出去的包包。

看了一眼包包里的叶酸和医生给的那本《准妈妈手则》,宁浅语伸手在小腹摸了摸,“宝宝,等妈咪找个好机会,再把你的存在告诉爹地。”

把包包放进柜子里后,宁浅语才在慕圣辰旁边躺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接到消息说慕正弘的病情恶化。

慕圣辰和宁浅语便急匆匆地赶到医院。

他们到达的时候,其他的人正围着医生在询问慕正弘大情况。

医生拿着病历单简单地道:“我们医院尽了最大的力量挽救病人,但病人情况不容乐观,还是请家属做好准备病人可能脑死亡的准备。”

医生的这句话,让慕家的人如晴天霹雳。

“医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这是国内最好的专家过来会诊的结果。”医生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病房。

医生离开后,病房里出现诡异的安静。

半响后,慕老太太率先开口,“医生的话,你们也听到了,现在情况不容乐观…”

“奶奶,市人民医院治不好,我们可以把爸给转到其他的医院去试试。”宁浅语安慰着老太太。

听到宁浅语说要给慕正弘转院,蓊碧莎立即激动地回答,“不行!”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蓊碧莎的身上,后者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反应有些过了点。

她干笑两声道:“那个,我的意思是市人民医院已经是A市最好的医院了,无论是医生资历还是在条件上,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名的,如果连市人民医院都没有办法治,那还有哪个医院能治?”

大家没发现蓊碧莎的异常,低着头在考虑她的话。

慕圣辰总觉得蓊碧莎的反应太过激烈了点,她说的的确是实话,但她用得着这么坚持吗?

慕圣辰朝着蓊碧莎看了一眼,眼底滑过一道冷光,“按照翁姨的意思该在市人民医院等死?”

“你……”慕圣辰一句话堵得翁碧莎堵得话都说不出来。

“大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爸爸这个样子谁不担心?你怎么可以说我妈想让爸在医院等死?”慕锦博立即出声维护自己的母亲。

慕圣辰的语气很清冷地道:“我说的是个事实。”

“圣辰,我也是为了你爸好,才让他留在市人民医院的。”蓊碧莎的指尖攥得紧紧的,一定不能让他们转院,要不然她费了这么多的心思都白费了。

蓊碧莎为什么坚持不让转院?慕圣辰想越觉得蓊碧莎的行为可疑。

“是吗?”慕圣辰漫不经心地回答。

见到慕圣辰如此漫不经心地态度对待母亲,慕锦博气愤地道:“大哥,刚才医生也说了,会尽最大的努力挽救爸爸的。”

这个时候慕老太太发话了,“还是暂时留在市人民医院里,看看情况吧。”

慕老太太发话了,慕圣辰抿了抿嘴,没再说话。

蓊碧莎得意地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然后抬起下巴道:“妈,我有个朋友认识医院的一个专家,我去找他问问具体情况。”

“嗯,你去吧。”慕老太太点了点头。

蓊碧莎转身离开了病房。

慕生辰朝着身后的叶昔看一眼,后者点了点头跟着走了出去。

翁碧莎从病房里出来后,并不是去找专家,而是坐电梯下了楼。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她接了个电话,跟对方说了几句,她就急匆匆地来到了医院对面的咖啡馆。

走进咖啡馆,蓊碧莎在一个服务员的指引下就来到了一间包厢。

打开包厢的门,里面正坐着个中年人。

“给我端杯蓝山过来。”蓊碧莎吩咐完服务员,走进了包厢。

见到蓊碧莎进来,中年人立即站了起来,“慕夫人!”

“李医生。”蓊碧莎抬着下巴在对面坐了下来。

“慕夫人,您看,我已经照你的要求办了,不知道钱……”李医生一脸媚笑地看着蓊碧莎。

蓊碧莎没说话,只是拉开手提包的拉链,从里面取出来一张支票,推到了李医生的面前,“这是你的酬劳。”

李医生欣喜地就要把支票给拿起来,却被蓊碧莎给按住了。

“慕夫人,您这是?”

蓊碧莎缓缓地道:“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想还有其他人知道。”

“当然。”李医生忙不失地点头。

蓊碧莎这才缓缓地抬起手,李医生一脸高兴地把支票给拿了起来,看着支票上的一百万,他一脸的惊喜。

蓊碧莎冷冷地道:“拿上你的钱,立即离开A市。”

“一定。”李医生欣喜地拿着支票走了。

这个时候服务员也把咖啡送了进来,蓊碧莎接过咖啡轻漱了一口,然后缓缓地从包包内取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

“已经打发走了……嗯,我知道。”

挂断电话后,蓊碧莎才招来服务员结账,然后离开了咖啡馆。

从医院出来后,慕圣辰就一直阴沉着脸。

宁浅语知道他是太过担心慕正弘的缘故,所以一直陪在慕圣辰的身边。

连着好几天,他们每天都会去医院,但慕正弘的病情一直都没有半点的进展。

而这个时候,慕氏却通知慕圣辰去参加会议。

“慕氏为什么要请辰参加会议?”听到叶昔的话,宁浅语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叶昔硬着头皮回答。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朝着慕圣辰问,“辰,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去了?”

对于慕氏把慕圣辰撤职一事,宁浅语还有些怨言呢。

“没事,我去看看开什么会。”慕圣辰哪能不知道宁浅语的想法?微微一笑,回答。

“那我陪着你去。”宁浅语说着站起身来。

“有叶昔陪着我去就行,你在家里休息休息。”上午见到宁浅语差点昏阙,慕圣辰可是心有余悸。

“我就是血糖有点低,没事的。”见到慕圣辰又提起她昏阙的事,宁浅语立即找了个借口。

“乖乖在家休息,我中午就回来了。”慕圣辰在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

“那好吧。”宁浅语无奈地回答。

“乖乖休息。”慕圣辰再次嘱咐宁浅语一遍,才离开公寓。

这次会议,参加的人非常的齐,慕氏的所有高层除了还在医院的慕正弘,全部都来齐了。

另外参加会议的还有慕氏的股东,就连多年不曾管慕氏事务的慕老太太也过来了。

扫了一圈,发现每个位置前都放着名字牌,其中并没有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名字牌。

慕圣辰挑了挑眉,脸上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

他真的没想到慕锦博竟然会跟他玩这等小朋友的把戏。

是打算让他在这里丢脸吗?

慕圣辰挑了挑眉,朝着叶昔询问地看了一眼。

后者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慕圣辰的猜测。

就在这个时候,慕老太太的声音传过来,“小辰辰,你来了?快坐。”

慕老太太一开口,所有人都朝着慕圣辰看过来。

后者没多大反应,似乎他们的眼神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慕圣辰转头朝着叶昔道:“叶昔,会议有安排我的位子吗?”

似乎是在询问,又似乎是在讽刺。

“辰少,没有您的位置。”叶昔很认真地在周围扫了一圈,回答。

叶昔这句话一出,会议室的人立即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慕大少参加会议,结果没他的位子?

这是故意下他的面子不给位子,还是慕大少根本就没受到邀请,是自己厚着脸皮过来开会?

各种探寻和讽刺的眼神朝着慕圣辰看过来。

“圣辰现在不是慕氏的人,自然没有他的位置。”坐在对面的慕正昇缓缓地开口。

慕老太太厉声呵斥道:“正昇,你这是说什么话?小辰辰不是慕氏的人,却是我慕家的人。”

见到慕老太太生气,慕正昇瞥开眼神,不再说话。

“奶奶,看来我今天得厚脸皮地在这里参加会议了。”慕圣辰的嘴角勾着嘲讽的笑,呵呵,这慕正昇这么快就把假面具戴不住了吗?

“小辰辰,来坐奶奶旁边。”慕老太太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爱孙。

“叶昔,把我推到奶奶那里。”慕圣辰吩咐叶昔。

后者立即把慕圣辰推到慕老太太的旁边。

正在这个时候,慕锦博和蓊碧莎从外面进来,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个矮胖的中年人。

这个人叫郭金宝,他是慕氏除了慕正弘外最大的股东,拥有慕氏百分之十的股票。

看他和慕锦博边说边笑,他应该是跟慕锦博一边的了。

慕锦博三人进来,参加会议的人算是到齐了。

蓊碧莎缓缓地站起来,“百忙之中,让大家抽空来开会,我谨代表慕氏跟大家道歉。”

蓊碧莎很有礼貌的一礼后,才继续说:“大家都知道,这次媒体舆论让慕氏元气大伤,今加上总裁突然出车祸,导致慕氏更加的艰难……”

蓊碧莎的话还没说完,慕老太太就腾地站了起来,“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妈,不是我们要干什么,这个会议是董事会要求开的。”蓊碧莎缓缓地开口。

“董事会?”慕老太太把眼神移道郭金宝的身上,后者缓缓地站起来,“今天我代表董事会众位请大家过来,是为了慕氏后续发展的问题。”

“老太太,总裁什么时候醒是个未知数,慕氏总不能因为总裁就这么瘫痪吧?”郭振鹏的话,让慕老太太很生气,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毕竟慕正弘现在还处在危险期间,慕氏这么群龙无首,也不是一个办法。续读


已经过安全软件检测无毒,请您放心下载。




广告也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3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