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大少吃女人的醋因为爱为他挡刀

 admin  2018-05-2108:25  37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21505218149398092.jpg

第166-170章:

慕老太太沉声问,“董事会的意思是什么?”

“暂时选个代理总裁,带领慕氏。”郭振鹏的话音一落下,整个会议室内都沸腾了。

郭振鹏抬了抬手,会议室内重新安静了下来。

“关于人选就是慕锦博、慕正昇,还有……”郭金宝说到这里的时候,卖了个关子。

然后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吐出三个字‘慕圣辰’。

听到慕圣辰的名字,会议室开始哗然了。

郭金宝眯了眯小眼睛,继续道:“大家不记名投票,想选谁就选谁。”

慕老太太听到郭振鹏说的人选还有慕圣辰,心中一喜。

而慕圣辰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从头到尾只当自己来打酱油的。

开玩笑,这根本就是慕正弘和董事会做的一个套,名正言顺地让慕锦博来当这个代理总裁,他要是真的会认为自己有机会,那就真的是傻帽了。

之所以会加上他的名字,大概是想在这个会议上,狠狠地羞辱他吧。

他很期待!弯了弯嘴角,慕圣辰露出一丝冷笑。

投票结果,果然没有让慕圣辰意外,大多数的人投了慕锦博,而慕正昇也有不少票,但远没有慕锦博多。而他,就可笑的一票,他都可以猜测到,这一票是奶奶投的。

当郭金宝念到‘慕圣辰一票’的时候,所有人都朝着慕圣辰看过来,眼神里带着嘲讽和不屑。

有人小声在说,“被踢出慕氏的人,还想染指总裁的位子?他配吗?”

“小辰辰怎么可能只有一票?”慕老太太不可置信地站起来。

“老太太,这次投票是公众、透明的,票全部在这里,你可以过目。”郭金宝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慕老太太的反应,把手上的票全部递给慕老太太。

“奶奶,别在意这些。”慕圣辰微笑着,拍了拍奶奶的手背,虽然说他没和奶奶住一起,但是老人家对他的爱护始终如一。

慕老太太看着脸上带笑的慕圣辰,叹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而那边的慕锦博和蓊碧莎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这种情况早就是他们计划好的。

“慕氏的代理总裁就是慕锦博。”郭金宝宣布完这个结果,然后宣布会议结束。

会议结束后,大家立即围过来给慕锦博道喜。

“慕二少恭喜恭喜!”

慕锦博的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原本他跟二叔争夺,还带着几分忐忑的。

虽然说妈咪让他放心,但他一直都不安。

到现在这个代理总裁的位置落入他的手上,他是终于放下心来。

慕锦博扒开周围围绕的人,缓缓地走到慕圣辰的面前。

“大哥。”

“有事?”慕圣辰菱角分明的唇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

“只是觉得大哥现在似乎不适合出现在慕氏。”慕锦博的语气里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气。

“臭小子,你说什么话呢?”慕老太太很不满慕锦博的态度,紧皱着眉头,难掩她的怒气。

这个时候蓊碧莎走了过来,“没有慕氏的股权,又不是在慕氏工作,这里的确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谁说小辰辰没有慕氏的股权?我老太婆百分之八的慕氏股权已经转让给他了。”慕老太太气呼呼地回答。

“李律师,你是慕氏的执行律师,你来说说慕圣辰是不是有慕氏的股票。”蓊碧莎双手环胸,脸上带着把握十足的笑。

“慕正弘总裁手上有慕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郭金宝先生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慕正昇副总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林亿达先生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慕锦博先生有百分之八的股份。”

律师一直念到最后,没有慕老太太的名字,也没有慕圣辰的名字。

这个时候慕正昇带着秘书走道了慕老太太的面前。

慕老太太手上的拐杖跺了跺,激动地指着慕正昇道:“正昇,我的股票呢?”

“妈,你的股票,现在已经归锦博了。”慕正昇的温和的脸上带着笑。

“我不是要你帮我去把股票给转给小辰辰?”慕老太太不可置信地瞪着慕正昇。

“我觉得锦博更适合得到这些股票。”慕正昇嘴角衔着笑。

“正昇,你竟然……竟然……”慕老太太颤抖着手指指着慕正昇。

慕圣辰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在慕老太太说股票的时候,他就知道出了问题,他却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奶奶是想把股票转给他,结果被慕正昇给转给了慕锦博。

“慕氏的股票我们不要也罢,奶奶,我们走!”

“可是……”慕老太太如何肯走?她百分之八的慕氏股票就这么给慕正昇给骗走了。

“叫保安来,把这些不相干的人等给送出公司。”慕锦博的疏远地睨着慕圣辰,脸上带着胜利的笑。

“不用劳驾了。”慕圣辰说完,就拉着慕老太太走了。

在慕圣辰走后,慕锦博的眼底带着得意。

哼,慕圣辰,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你做好准备接受我接下来的动作了吗?

慕氏由慕锦博代理总裁,原本大家还以为慕氏会因为这次换人而开始动荡。

毕竟慕锦博和慕正昇一山容不得二虎。

却没想到慕锦博和慕正昇配合的很好,简直就是大大的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慕圣辰一直纹丝不动,他没想过慕正昇和慕锦博两个人会争夺得你死我活,然后他去坐收渔人之利。

因为从一开始,慕圣辰的目的就不是这些。

慕锦博、慕正昇、蓊碧莎因为慕氏终于落入了他们的手中,所以慕正弘那边他们彻底第腾不出了经历。

慕圣辰早便安排好叶昔从国外请来了医生团队,秘密地给慕正弘进行治疗。

而另外一方面,慕圣辰该吃吃,该喝喝,忙着恢复。

慕锦博进行开始对慕圣辰进行精密的调查,欲图截断慕圣辰所有的后路。

在调查之后,却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

慕圣辰除了在豪苑小区有一处房产,其他什么都没有。

想找慕圣辰的漏洞,都无处可找。

“找不到?”慕锦博脸色铁青地一把把办公桌上的文件给扫在地上。

站在办公桌前的夏至蠕了蠕嘴唇道:“二少,我认识个哥们,在A市有不小的势力,要不我去请他出手?”

听到夏至的话,慕锦博的头微微抬了抬,最终点了点头。

这天难得的大太阳,下午两点,宁浅语推着慕圣辰从公寓里出来散步。

一路上很悠闲地漫步在小道上,朝着豪苑小区后面的那个小公园而去。

宁浅语推着慕圣辰走在公园旁的水泥道上,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有几个黑影也保持相距十公分的距离尾随在他们的身后。

其实慕圣辰早在出小区,拐进这条偏僻的小道后不久就发现了这行人,接着宁浅语阻拦住他们视线的机会,他默默地发了信息通知叶昔。

现在他只希望能拖延时间,等叶昔过来。

这几个人绝对不会是一般抢劫匪徒,他不想让宁浅语受伤。

宁浅语推着慕圣辰一步一步第往前走,也注意到了身后跟着的几个人有些不对劲。

她抿了抿嘴,加快脚步往人多的地方而去。

那行人似乎是发现了宁浅语的意图,脚步也加快了。

宁浅语突然凑在慕圣辰的耳边道:“辰,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慕圣辰时刻注意着身后的情况,有些心不在焉地问。

“你操控轮椅,我用跑的,我们比比看谁先到达公园那边。”宁浅语指着红转小道的尽头,那人影蔟蔟的公园。

“嗯?”慕圣辰朝着宁浅语所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眼里闪过一道光,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她如果跑到公园那边,那里人多,这行人定然不敢追过去。

“好。”

“那我们说定了哦!”宁浅语松开推慕圣辰轮椅的手,然后与慕圣辰并排而立。

“说定了。”慕圣辰扬了扬嘴角回答。

“一、二、三,跑!”宁浅语的话音一落下,然而她和慕圣辰都没动。

“辰,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宁浅语的语气里带着焦急。

慕圣辰觉得心里热热的,原来这个女人是发现身后的人不怀好意,所以跟他玩游戏,骗他,让他操控轮椅先走,而她留下来拖住他们。

“浅语,你先跑道公园里去等我。”

“慕圣辰,你觉得可能吗?”既然大家心里都有数了,宁浅语也不打哑谜了。

“你没学过防身术,留在这里也没用,反而会使我分心。”

“你腿还不方便呢!”宁浅语坚持己见。

“浅语去公园那边。”慕圣辰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

“要面对一起面对。”说着宁浅语转过身去。

要面对一起面对,他怎么能让她一起跟着面对?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转过身来,缓缓地朝着那些人看过去。

七个人,清一色的黑衣,从他们的行为上来看,可能是黑道上的人。

“你们一直跟着我们有事?”

对方嘴里叼着根眼,伸手捻起香烟吐出一口烟,“有人付钱,想请慕大少去做客。”

“谁请你们来的?”果然是冲着他来的,慕圣辰半咪着眼睛问。

“这个慕大少就不要问了。”对方说完这句话,把烟重新给叼嘴里。

“哦?”慕圣辰对对方的回答没觉得意外,只是道:“你们要的人是我,把她给放了。”

听到慕圣辰的话,那群人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齐声笑了出来。

“哈哈……慕大少,你觉得我们会放了你的女人去报警吗?”

听到他们的笑,慕圣辰抬起冷若寒霜的脸,嘴角挂着寡淡而讽刺的笑意,“那就恕我不会跟着你们走了。”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鸿门宴的酒,无论是哪杯都不怀好意,不是么?”

对方把香烟往地上一扔,“那慕大少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着他右手一挥,“上!”

他身后的人立即朝着宁浅语和慕圣辰围过去。

因为知道宁浅语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所以其中只有一个是冲着她去的,剩余的人,都是朝着慕圣辰而去的。

宁浅语虽然说手无缚鸡之力,但她把手上的包包给当成武器,

那个人刚朝着她靠近,她提起包包就朝着人头上打。那人根本就没防备,被宁浅语给打了个正着。

一击而中,宁浅语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竟然打得对方抱头躲闪。

宁浅语见到有六个人围着慕圣辰,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气急败坏,一下打得比一下重。

慕圣辰腿不方便,却从小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后来认识叶昔的时候,还专门跟叶昔学过,虽然说他出了车祸,腿是废了,但他拳头上的功夫可没废。凡是靠近他身边的人,或者被他给出其不意地用拳头打走,或者被他给扛起来扔出去。

却不想这个时候,这些人竟然拿出砍刀出来。

慕圣辰一个没注意,手被砍了一刀,顿时献血直流。

他咪了咪眼睛,出手更加狠厉了些。

毕竟这些人都是混道上的,刚开始被宁浅语给打了几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眼见着那把刀就要朝着慕圣辰的身后刺过去,宁浅语想都没想就朝着慕圣辰跑过来,“辰,小心!”

听到宁浅语的声音,慕圣辰回头,就看到宁浅语挡在他的轮椅后,而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个人手上一把刀刺进宁浅语的后背,宁浅语的身子往前扑,正好扑在慕圣辰的轮椅上。

“浅语!”慕圣辰几乎瞪眼欲裂。

这个时候警车鸣笛声想起,吓得那些人四处逃窜。

把面前靠他最近的黑衣人给用轮椅撞开,然后操控着轮椅回身,他震惊得不敢相信她的眼前所看到的。

“浅语……”一口气凝在胸前,慕圣辰简直无法呼吸。

她的肩头插着一把刀,血从肩头往下流,几乎半个肩头都染红了。

宁浅语觉得肩头痛得发吗,一听到慕圣辰的声音,才勉强地抬起头来。

“你有……有没有受伤?”好像听到警鸣声了,他应该安全了。

放松之后,她的身子一软,慕圣辰一把搂住她。

“你为什么要跑过来挡刀?”慕圣辰用力第抱紧她,眼眶红了。

一个女人可以为了爱的一个男人做到什么底部?为他跑过来挡刀!

她可以为他而生,也可以为他而死!

而在中刀后,还在想他有没有受伤。

慕圣辰的内心翻腾着,他简直心疼到心快要裂开了。

他情缘这一刀是刺在他的身上,而不是被她给挡了……

远远地看着叶昔带着警察赶过来,慕圣辰却是没任何反应一样地盯着宁浅语。

的血一直流,那触目惊心的红刺进慕圣辰的眼里、刺进慕圣辰的心里……

“辰少!”

宁浅语被刺了那么一刀,几乎穿透整个肩膀。

再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她就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死死地瞪着手术室的门,手上受伤正在流血也顾不得,生怕离开一秒,他就会错过宁浅语出来。

他的眼一片通红,身子在不停的颤抖。

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如果她有事……慕圣辰只要想想这个可能,他就觉得他的整个世界是崩塌、是粉碎。

他这是……慕圣辰睁大眼睛,突然意识道一个问题,他爱上宁浅语了!

他爱上这个女人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她的?

从看到她在母亲手术室前哭?或者说更早,在三年前慕家大院里,她伸手扶起他的时候?

爱上她对他来说是件高兴的事,同时也是一件让慕圣辰痛苦的事。

因为从一开始他接近她,都是为了让慕锦博嫉妒,让慕锦博悔恨。

可以说宁浅语和慕锦博的分手,虽然没有他的直接原因,却有他的故意推波助澜。

甚至说,在宁浅语撞上慕锦博和戚雨薇上床的那天晚上,宁浅语的手术之所以提前,就是他动了点手脚。

如果宁浅语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她还会接受他吗?她会不会离开他?

慕圣辰痛恨自己的卑鄙,他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去对待一个……爱他碧爱自己还多、还深,甚至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女人?

叶昔见到慕圣辰突然浑身散发阴寒之气,有些担心地问,“辰少,您还好吗?要不先包扎一下伤口。”

“不用。”慕圣辰面色阴沉,声音沙哑。

叶昔蠕了蠕嘴,最终闭上了嘴巴。

良久后,慕圣辰开口问。

“叶昔,如果你知道有人骗你,你会原谅对方吗?”

辰少怎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叶昔奇怪地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然后到道:“那要看骗什么了,骗钱?骗感情?还是其他?”

慕圣辰苦笑,他好像什么都骗了。

叶昔一点都不清楚慕圣辰的心思,还在滔滔不绝,“如果说骗钱的话,那无所谓的了。但如果骗感情或者其他的,那就无法原谅。”

“竟然无法原谅埃……”慕圣辰的脸垂了下去。

叶昔瞄一眼慕圣辰,然后补充一句道:“那就永远不要让他知道你骗了他啊!”

听到叶昔的话,慕圣辰抬起头来,永远也不让她知道……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宁浅语还没有出来,慕圣辰足足盯着手术室的门两个小时。

这个时候古斯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原本古斯是在临市开会,张恒打电话给他说有人伤了宁浅语,他立即扔下一会议室的人从临市赶了回来。

慕圣辰只朝着古斯看了一眼,眼神便落回手术室大门上。

“她怎么样了?”古斯瞪着紧闭的手术室门问。

旁边的叶昔代替慕圣辰告诉古斯,“少夫人被刺了一刀,还在手术室里取刀。”

古斯朝着手术室门看一眼,然后走到慕圣辰面前,一把抓住慕圣辰的衣领,“你到底怎么回事?竟然让她受伤了。”

慕圣辰没有反击或者阻挡古斯,任由他拽着。

叶昔连忙过来扯住古斯的手,“古少,当时七个持刀的人围着辰少和少夫人,情况混乱,之后少夫人替辰少挡刀。”

古斯的眼神在慕圣辰手臂上还在冒血的伤口上一瞟,最终还是把他给放开了。

这时,手术室走出来一位护士,大家立即紧张地问手术的情况。

“病人肩头的刀已经取下来了,因为怀孕的缘故,所以手术会慢一点。请耐心等候。”

听到‘怀孕’两个字,古斯朝着慕圣辰撇了一眼,然后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她不会有事吧?”慕圣辰依旧有些不放心地问。

“没事,母子很平安。”护士说完指着慕圣辰还在流血的手臂道:“你的伤口还是尽快处理一下吧!若不然情况会更糟糕。”

“我没事。谢谢。”慕圣辰得到护士的肯定回答,心情放松了不少。

护士摇了摇头离开,没多久,就带着一个医生给慕圣辰看伤口。

因为慕圣辰坚持守在手术室外,最终那个医生和护士是在手术室门口给慕圣辰缝的针。

手臂上的刀口拉开近二十公分,足足缝了二十多针。

就连站在那边的古斯的眼神都闪了闪。

缝好伤口后,慕圣辰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和站着的古斯一起,形成了手术室前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两个小时后,手术终于结束,医生一走出来,他们立即迎了上去。

“她很幸运,刀虽然刺进去很深,却没伤到骨头,对孩子也没影响。”

听到医生这么说,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宁浅语被从手术室出来后,就住到了VIP病房中。

因为还没醒过来,慕圣辰便一直守在病床边。

宁浅语睁开眼睛,茫然地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眼神落在慕圣辰的身上,“我这是在哪?”

慕圣辰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怕一松开宁浅语就会消失一样。“在医院里呢。”

听到慕圣辰说‘医院’,宁浅语反射性地以为是肚子里的宝宝出了问题,立即激动地想做起来,“宝宝!”却不想扯到肩头的伤口。

吓得慕圣辰赶紧伸手按住她的肩头,“你别动!宝宝没事,你肩被刀刺得很深。”

经过慕圣辰的提醒,宁浅语这才想起,他们去小区后的公园散步的时候,遇到歹徒,然后她替慕圣辰挡了一刀。

“你受伤了?”宁浅语的眼神落在慕圣辰包扎了纱布的手臂上。

“我这点伤算什么?你的伤才叫重,你差点把我给吓死了。还有,你竟然瞒着我宝宝的事。”慕圣辰的语气不是很好听,但却难掩他的焦急和担心。

“以后不会了。”宁浅语笑了,眼底泛着泪光。

慕圣辰将宁浅语的手凑道唇边轻吻,怜惜的一寸寸轻吻着,“浅语,你和宝宝都是我的命根子,以后不许那样了。”

“嗯。”

“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宁浅语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好!”

古斯站在病房外,透过没拉上窗帘的玻璃窗,他能看见病房内的情形。

从宁浅语从手术室出来后,他一直都守在病房外,他知道他没有资格进去守在她的床边。

看着慕圣辰一步不离地守在她的病床边,等待她醒过来。

他看得出来里面的那个男人很关心她,待她极好,有那个男人的照顾,自己应该能放心。

他可以离开了,他告诉自己,双腿却像黏在未干的柏油上,动弹不得。

他侧身倚着墙,偷窥窗内,很清楚那房内没有他插手的余地,更没他立足的空间,但不知怎地,就是无法转身离开。

他也想进去,想像慕圣辰那样,守着她醒过来。

然而他的身份不能。

看着她醒过来,被那个男人爱怜地抚摸她脸庞。

看着那个男人握着她的手跟她说话。

看着她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喜极而泣。

他们是幸福的一对璧人,她的怀着那个男人的孩子,他们将来会是最幸福的一家三口。

古斯心酸地闭了闭眸,头靠在墙上,脸色黯淡。

他该离开了,回到他应该待的那个位置上。

正当古斯准备离开的时候,叶昔从长廊那头走过来,看到病房门口的古斯,叶昔开口问,“古少,您还在呢?”

其实这句话,叶昔不知道该怎么说。

按理说,古斯是慕圣辰的情敌,他不应该对人这么的和颜悦色。

然而,人家守在手术室前那么久,现在又守在病房外,不让人家看一眼少夫人,似乎不太好吧。

古斯刚抬起眼,准备说他有事。

里面却传来宁浅语的声音,“他来了吗?”

然后就传来慕圣辰颇为不太甘愿的声音,“嗯,等很久了。”

“辰,麻烦你去请他进来好不好?”女人撒娇的声音。

慕圣辰哪能拒绝?‘嗯’了一声,边操控着轮椅打开了病房的门。

两个人的视线对视在一起,短暂的几秒停顿后,慕圣辰淡淡地道:“她要见你。”

古斯朝他看了一眼,然后踏进病房。

慕圣辰迟疑了一下,操控着轮椅从病房里出来,同时吩咐叶昔把病房门关上。

虽然说他很想留下来听听宁浅语会和那个男人说些什么,但是他很清楚他如果这么做有失风度,考虑几秒后,慕圣辰才决定离开。

躺在病床上的宁浅语看着慕圣辰操控着轮椅离开了病房,还吩咐叶昔关上门,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古斯抿紧下巴,视线在宁浅语肩头上扫过去,纱布几乎是把整个左肩膀都给包扎上了,看来伤口不是一般的深啊!

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凝了凝,缓缓地问,“伤口痛不痛?”

“已经好多了。那个……你怎么来了?”宁浅语的语气有些尴尬,好像每次她比较狼狈的时候,都被古斯给看到了。

“刚好来医院。”双手插裤兜里,那闲散的表情似乎他是真的路过来打酱油的。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后,才道:“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妈他们,我怕他们担心。”

微微迟疑了一下,古斯‘嗯’了一声。

“谢谢你哦,你知道我妈那人她大惊小怪的,而且她心脏刚做完手术,不是很好,这些事就不用她知道了。”

古斯居高临下地看着宁浅语微微泛白的脸,薄唇里吐出两个字来,“知道。”

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宁浅语偏头朝着病房外频频看过去,在心里嘀咕着,慕圣辰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似乎是看出来了宁浅语的想法,古斯冷硬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脸上停顿了几秒,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既然她安好,那么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宁浅语见到古斯起身,问道:“这就走吗?要不再坐一会?”

古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宁浅语,“还有人等着我开会。”

的确有人等着他开会,不过那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

宁浅语见到古斯这么忙,也不好再挽留,招了招手道:“那路上小心。”

古斯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声音稍微的柔和了一点,“你早日康复。”

病房外的长廊上,慕圣辰阴沉着俊脸问叶昔,“警察局那边怎么说的?”

“辰少,警察没有逮到那些歹徒。”

“你们找到线索了吗?”

“那些人视乎早就有准备,再加上公园那边的水泥小道上没有监控,很那找人。”

慕圣辰的眉头蹙了起来,“那行人是冲着我来的,浅语不过是无辜被连累的。我就担心,这件事还没完。”

听到慕圣辰的话,叶昔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辰少觉得他们还会来第二次?”

“感觉会再来。”慕圣辰皱着眉头沉默了良久,才朝着叶昔招了招手,然后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交代着。

“叶昔,你去这么准备……”

听着慕圣辰的交代,叶昔的脸色越来越沉,到最后直接道:“辰少,这样不行。”

“怎么就不行?”慕圣辰黑眸阴鸷,那些人伤宁浅语这么深,他不仅要把那些人给连根带梢地挖出来,一个都放过。

“辰少,这样会让您陷入危险之中……”叶昔抿着坚毅的下巴,不同意。

“叶昔,你立即按照我吩咐的去办。”慕圣辰的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

叶昔想都没想就拒绝,“辰少,不行。”

辰少竟然想用自己作鱼饵把对方给钓出来,他是不会同意这么危险的方法的。

“叶昔,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辰少……”

古斯从宁浅语的病房里出来,就看到慕圣辰和叶昔在长廊争执什么,似乎还很不愉快的样子。

他微微挑了挑眉头,走了过去。

注意到古斯过来,慕圣辰朝着叶昔看了一眼,抿紧了下巴。

叶昔朝着古斯欠了欠身子,退到了慕圣辰的身后,低眉顺眼的当慕圣辰的保镖。仿佛刚才那个和慕圣辰争执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古斯不急不缓地走着,在路过慕圣辰的面前,脚步停了下来。

偏头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道:“她在等你。”

听到古斯说宁浅语在等他,慕圣辰想都没想就操控着轮椅往病房的方向走。

突然背后再次传来古斯的声音,“好好照顾她。”

慕圣辰回头,就看到古斯跨着不急不缓的脚步,朝着长廊的尽头而去,转个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他双眼微微凝了凝,推开了病房门。

“古少!”

古斯的身影刚出现在医院的大厅,张恒立即带着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恭恭敬敬地迎了上来。

张恒身后的那群人,在A市黑道上,哪个拿出都是大哥级别的人物,但在古斯的面前,一个个乖得像朝九晚五的白领一样老实。

开玩笑,他们敢不老实吗?他们的顶头老大,在这位面前,那也得夹着尾巴审视自己。

“你怎么在这里?”古斯横扫一眼张恒问。

“古少回A市,属下来接一下。”张恒谄媚地呵呵笑着。

其实张恒在把宁浅语受伤的消息通知给古少后,他就知道古少一定会赶回A市,所以把该布置的都布置好,就蹲守在这里等候吩咐。

古斯对张恒的话不置可否。

“人找到没有?”

“古少,正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张恒垂下了老脸。

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他们这么多的小弟,竟然还没拿到古少要的结果,他已经做好了接受古少怒气的准备了。

“没有?张恒,你还真的是越来越会办事了啊!”古斯皱了皱眉头,以张恒的能力,竟然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找到人,那是怎么回事?

“古少息怒,下面正把铺开面扩开。”张恒的额头上冒着冷汗,不知道古少会准备怎么惩罚他的办事不力?

却不想古斯淡淡地道:“查到后,把人交给他们。”

说完这句话后,古斯便离开了。

在古斯离开后,好一会儿,张恒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容易逃过一劫了。

站在医院大门口好一会,张恒才反应过来带着众人离开。

慕圣辰一会给宁浅语削水果,一会给宁浅语倒水,生怕宁浅语会不舒服。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心疼地看着床边那个忙忙碌碌的男人。

她抬起手朝着慕圣辰招了招手,后者立即操控着轮椅过来,“是不是伤口痛?”

宁浅语浅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这么坐着不舒服?”慕圣辰挑眉,然后伸手准备把宁浅语摇起来的病床放倒。

宁浅语抬起手握住他身过来的手,“不是,我伤口不痛,我也没不舒服,我就想你坐在这里陪着我。”

“好。”慕圣辰乖乖地坐在轮椅上,认真地看着宁浅语。

两个人对视在一起,一切都包含在这一眼里。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叩叩叩……

好好的气氛被打断,慕圣辰的脸上微微闪动着不悦。

宁浅语拍了拍他的手,安抚着他,“可能是叶助理来,你快让他进来。”

“嗯!”慕圣辰轻柔地应了一声,转头朝着病房外的时候,语气骤然变冷,“进来!”

然而进来的不是叶昔,而是护士小姐。

护士小姐打开门,看到慕圣辰颇为不悦的脸,缩了缩脖子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需要取病人的尿液去检测。”

“嗯,你出去等着。”慕圣辰冷着脸下逐客令。

护士小姐一脸的错愕,应该是你出去等着吧?

朝着慕圣辰看一眼,最终护士小姐蠕了蠕嘴唇,把手上装小便的容器递给慕圣辰,“请用这个装着。”

慕圣辰面无表情地接了过来,然后当着护士小姐的面,砰的一声把病房门给关上,顺便上锁。

宁浅语囧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你还是让护士小姐进来帮我吧。”

“不行。”他怎么能让其他人看她?即使对方是女人,那也不行。

不得不说,咱们慕大少这个占有欲有些变态。

宁浅语移动着身子道:“呃……那个,要不我自己来。”

“别动。”慕圣辰压住宁浅语的手,然后操控着轮椅到洗手间,端出个卧式白瓷大尿盆出来。

这种尿盆是专门给重症室或者刚做完手术的病人服务的,能让人躺着解决。

见到慕圣辰拿着盆,宁浅语的脸刷的红了。

“脸红什么?你身上什么地方是我没看过的?”慕圣辰揭开被子,伸手去解宁浅语的裤子,却被宁浅语给抓住了手。

慕圣辰抬起头,就见宁浅语正一脸绯红地看着他。

“我可以自己来,不会弄到伤口的。”

最后慕圣辰还是同意宁浅语自己来,不过是在慕圣辰的帮助下完成的。

把小便容器交给护士后,慕圣辰进洗手间打了盆水出来,给宁浅语擦手。

没过多久,叶昔带着日用品和午餐过来。

午餐是御品香很有名的雪花燕窝粥。

因为医生有交代宁浅语要多注重营养,慕圣辰特意地找医生开了一串的营养单子。

这雪花燕窝粥,正是营养单中的。

见慕圣辰吃力地用受伤的手端着粥喂她,宁浅语低声道:“我自己来吧!”

“我喂你。”慕圣辰坚持己见。

见劝不了慕圣辰,宁浅语跟他打商量,“要不我端碗,你喂我?”

“嗯?”慕圣辰挑了挑眉头,考虑了几秒后,最终把碗给递到了宁浅语的右手上。

宁浅语端着粥碗,慕圣辰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她,整个病房里散发着满满的温暖。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得到慕圣辰的同意后,护士推门进来。

看到慕圣辰和宁浅语在吃饭,护士微微一笑道:“我是来告诉你们一声,慕夫人身体特殊的原因,没使用镇痛剂,药效过去后,伤口可能会痛,请家属注意点。”

慕圣辰抿了抿嘴唇问,“会痛得很厉害吗?没有其他的办法?”

护士解释道:“慕夫人怀有身孕,镇痛类都对胎儿不好。”

“谢谢护士小姐。”宁浅语拍了拍慕圣辰的手,安慰着他。

“不客气。”护士小姐从病房里退了出去。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4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