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品香撞上个胖贵妇可怜的慕大少冲冷水澡

 admin  2018-05-2110:37  29人阅读 0条评论
广告也精彩

201709121505218384765349.jpg

第171-175章:

午餐后,宁浅语躺病床上午睡。

病房里很安静,慕圣辰在床边守了一会,才操控着轮椅来到病房外。

叶昔正坐在那里等着他,看到慕圣辰出来,叶昔立即站了起来,“辰少!”

“嗯?”慕圣辰掀了掀俊眉。

“恒老板把人给送过来来。”叶昔垂着头回答。

慕圣辰的脸色沉了沉,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很轻的闷哼声从病房里传出来。

慕圣辰的双眼一凝,瞬间回头。就听到一声‘哼’从宁浅语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低低哑哑的。

慕圣辰想也没想就操控着轮椅来到宁浅语的病床前,“浅语……”

宁浅语没有回答,只是有轻哼声不停地从她的嘴里溢出,同时她的身子还因为痛疼而颤抖着。

“辰少,少夫人这是……”叶昔小声问。

慕圣辰没回答叶昔的话,只是吩咐道:“叶昔,你去打盆水来。”

叶昔立即冲去洗手间,打了盆温水出来,用温水湿了毛巾,拧干递给慕圣辰,后者拿着毛巾给宁浅语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慕圣辰看到宁浅语疼的身体都蜷缩了起来,心底酸涩又疼痛,忍不住开口说:“我让叶昔找护士过来给你打一针……”

慕圣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抓住了手腕。

“辰,不要止痛,对宝宝不好……”宁浅语的声音里带着哽咽。

“不叫!不叫!”这个时候宁浅语怀孕的喜悦,早就在慕圣辰的心里冲淡了。

但现在看到痛得小脸都皱在一起的宁浅语,犹比用刀把他的心给一刀一刀地剜开还痛。

慕圣辰不顾受伤的手上传来的麻痛,伸手抱住宁浅语的腰,顺着她的后背,安抚起来了她。似乎是慕圣辰这样让她舒服些,宁浅语朝着慕圣辰的怀里钻去。脸挤在慕圣辰的肩窝处,小声地呼吸着,极细微地有几声哼哼的呻吟。

慕圣辰把避开着她的伤口,把她给抱得更紧了一些,依旧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

病房里很温暖,但对慕圣辰来说,却犹如冰窖。

怀里的人痛得颤抖,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多想把这所有的痛从宁浅语的身上,给转移到他的身上啊……

宁浅语痛了大半夜,在后半夜才好多了。

缓缓地在慕生辰的怀里睡着,慕圣辰见道宁浅语睡着了,才轻请抚摸着她的头发。

“辰少……”身后的叶昔眼神落在慕圣辰血红的手臂上。

原来慕圣辰抱宁浅语的时候,手臂上伤口再次裂开,竟然把整个袖子都给染红了。

“辰少……”

“嘘!”慕圣辰做一个嘘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把宁浅语给放在床上,看都没看一眼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臂,小心翼翼地给宁浅语盖上被子。

在确定宁浅语没事后,慕圣辰这才同意让叶昔送他去医生那里重新处理伤口。

宁浅语的病情,在慕生辰的照顾下,到一个星期,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她立即就在医院呆不住了,闹着要回公寓。

最终慕圣辰只能投降,回公寓修养。

宁浅语无聊地靠在床头,朝着外面喊:“辰,你在吗?”

“嗯!”外面人应了一声,然后就听到轮椅摩擦的声音由远而近。

房间门被打开,慕圣辰端着一杯牛奶过来。

“怎么了?”慕圣辰把手上的牛奶递给宁浅语问。

宁浅语端着牛奶饮一口道:“你帮我把包包拿过来。”

“包包?”慕圣辰朝着宁浅语看了一眼,然后操控着轮椅离开。

当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宁浅语的包包。

“谢谢。”宁浅语弯了弯嘴角,拉开包包,从里面把《准妈妈手则》给取了出来。

“看这个?”慕圣辰从宁浅语手上把空杯子接过去放在桌子上,然后把头凑过来。

宁浅语挑了挑眉问,“一起看?”

“好。”微微摩擦的声音发出,然后慕圣辰就从轮椅上移到了床上。他坐在宁浅语的身后,从她的背后抱住她,视线落在宁浅语手上的书上。

“我们宝宝多大了?”看了一会,慕圣辰突然间问。

“十一周了。”宁浅语弯了弯嘴角,脸上带着母性的光辉。

“那是不是可以听道宝宝的心跳了?我听听……”慕圣辰欣喜若狂,挣扎地从宁浅语的身后移到前面,耳朵侧转,小心翼翼地贴上她温软的腹部。

“现在听不到的,要超音波才能听见啦。”宁浅语娇瞋。

慕圣辰却死赖着非要贴着她不可,宁浅语无奈,只能任由慕圣辰去。

“对了,浅语,你什么时候去做孕检?”原本贴着宁浅语腹部的慕圣辰突然间抬起头问。

宁浅语眨着眼睛有些疑惑地吻,“问这个干嘛?”

“上次我错过了,这次我得陪着你啊。”慕圣辰回答得那么的理所当然,“你告诉我日期,我提前计划一下。”

“还得半个多月呢……”

“那也得做好准备。”

“噗……”

第二天晚上收拾好后,慕圣辰和宁浅语正准备睡觉,外面却传来门铃声。

宁浅语坐起身来,反射性地要去开门,却被慕圣辰给按住了,“我去吧,这么晚,应该是叶昔有什么事找我,你先睡,我马上回来。”

“好。”宁浅语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乖。”慕圣辰倾身吻了吻宁浅语的额头,然后准备起身。

突然宁浅语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腾地坐起来道:“辰,我扶你下床。”

“我自己能行,你继续睡。别忘了,这几天都是我自己。”慕圣辰笑了笑,用强壮的手臂撑起身体,慢慢挪道摆放在床边的轮椅上。

之前在医院,因为手受伤,他还不怎么方便,便留着叶昔使唤了几天。从医院回来后,他立即把碍眼的叶昔给赶走了。

开玩笑,他和浅语好好的二人世界,整天多个人在这里晃算是什么事?

除了一日三餐都是从外面叫的,其他的都是慕圣辰亲自动手。

照顾了宁浅语几天,慕大少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

叶昔过来是跟慕圣辰禀报关于那些匪徒的事。

“辰少,那些人已经招了。”

“是谁?”听到叶昔说那些匪徒已经招了,慕圣辰那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就冷若冰霜了。

“是二少身边的那个夏至。”叶昔说完偷瞄一眼慕圣辰。

慕锦博的人?慕圣辰的双眼危险地眯着,“人已经抓到了吗?”

“抓到了,用了部队的刑,他依旧坚持说他是为了上次在总经理办公室里,下了面子,才让请那群人来报复,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看来真的是太仁慈了……”慕圣辰低低地喃呢着这句话,似乎是叹息,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叶昔默默地站在办公桌前不说话,辰少原本改变主意,任由慕氏发展,不再理睬,然而这一个个的却要过来找死。

先是绑架少夫人,现在又伤了少夫人,只怕辰少这次是不会再忍了。

良久之后,慕圣辰朝叶昔挥了挥手,“开始密切注意慕氏集团,准备收购慕氏集团的股票。”

“是!”叶昔领命而去。

慕圣辰缓缓地操控着轮椅来到书架前,在书架上那几摞摆放整齐的文件最下面抽出来一叠文件。

他拿着文件,操控着轮椅回到办公桌前摊开。

在文件的上方写着‘计划书’,缓缓地打开。

计划书的内容竟然是专门针对慕锦博的,从第一步,让慕锦博和宁浅语之间分手开始,一步一步,有详尽的计划。

然而从慕锦博和宁浅语分手后,后面的计划就改变了。

从他娶了宁浅语之后,后面的计划就全面发生了变化。

慕圣辰紧紧地捏着手上的这份计划书,不知道过去多久,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牛皮纸袋子,在牛皮纸袋子上面有宁浅语的名字。

慕圣辰稍微迟疑了一下,把计划书放进了牛皮纸袋子里。顿了几秒,他把牛皮纸重新收进抽屉了,然后把抽屉给关上。

正如叶昔所说的,如果担心她知道真想后会不原谅自己,那么就永远别让她知道。

收拾好心情之后,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回了房间。

宁浅语正在床上看书,见到慕圣辰进来她抬起头来。

“怎么在看书?不是困了吗?”慕圣辰伸手把书从宁浅语的手上接过来,放在桌子上。

“叶助理回去了吗?”宁浅语移了移身子。

慕圣辰立即替她拿来保护腰部的抱枕垫在她的腰下面,这样体贴的动作,自从那天慕圣辰看过‘准妈妈手则’后,每天都不会忘记。

“嗯,走了。”慕圣辰把自己的身子移到床上,然后躺在宁浅语的身边。

从她的身后紧紧地抱住她。

“怎么了?”宁浅语觉得今天慕圣辰微微有些奇怪,平时他虽然抱她,却不会这么用力,特别在知道她怀孕后,他简直小心翼翼有木有?

“没事。”慕圣辰的声音从宁浅语的头顶上传过来。

宁浅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俊眉紧紧地皱在一起,看起来哪像没事的样子?

她转头,轻轻地在慕圣辰的嘴角吻一下,“是警察没找到那些人吗?”叶昔这么晚来找慕圣辰,宁浅语猜测着慕圣辰是为了那件事烦恼。

“嗯。”慕圣辰低头加深这个吻。同时大掌缓缓上移,轻轻覆在她因怀孕而更显丰满的乳房上,大掌下的乳房柔软而诱人,他的身体火热起来。

她享受着他的吻,她迷乱着,被他的吻和爱抚给迷乱了心智。

慕圣辰的欲望在沸腾,他警告着自己她受伤了,而且还怀孕。

而现在更加不是好时机。松吸一口气,慕圣辰慢慢地停下动作。

“辰……”宁浅语的脸颊红红的,抬起意乱情迷的眼神看向慕圣辰,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间停下来。

“浅语乖,你伤口还没好,还有宝宝……”慕圣辰轻抚着宁浅语的后背。

“唔……”宁浅语靠在慕圣辰的身上,低低地喘着气。

那微微起伏的酥胸,让慕圣辰的眼底欲望沸腾得更加厉害了。

最后慕圣辰低头在宁浅语的额头上吻了吻,低哑着压抑的声音道:“你先睡,我去冲个澡再来陪你。”

见到慕圣辰要走,宁浅语立即不依了,她从后面抱住慕圣辰的腰,不许他离开。

“乖,我只是冲个澡,马上就回来。”慕圣辰回身,伸手摸了摸宁浅语的脸。

宁浅语当然知道慕圣辰是要去干嘛啊,只是她真的心疼啊。

慕圣辰朝着她安抚一笑,然后抽身下了床。

他操控着轮椅来到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将沸腾的欲忘硬生生地熄灭了。

宁浅语睡不着。

听着浴室传来哗啦啦啦的水声,她的心一沉一沉的。

那是她最爱的人,那是她的男人,却在这大冷天里冲着冷水。

宁浅语紧紧地拽着被子,把脸闷在被子里,生着自己的闷气。

好久好久之后,水声才停下来。

然后宁浅语听到轮椅摩擦的声音,是慕圣辰返回来了。

明明知道慕圣辰出来会拉开她的被子,但她却跟自己生着闷气,一动也不动的。

果然,慕圣辰一出来,就看到宁浅语用被子蒙住自己,他立即紧张地伸手把被子拉下来,“怎么了?不怕闷坏自己?”

“不怕。”宁浅语盯着慕圣辰,气呼呼地回答。

“怎么了?”看着宁浅语这无来由的闷气,慕圣辰很耐心地问。

宁浅语抬起手摸了摸慕圣辰冰冷的脸问,“冷吗?”

慕圣辰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语气柔和地回答,“不冷。”

“以后不许洗冷水了,听见没有?”语气不是很好,却是包含着宁浅语全部的关心。

她红透的脸蛋映入眼帘,他心中移动,刚刚好不容易灭掉的浴火,再度悄悄燃起。

叹了一口气,慕圣辰伸出手臂,将她抱入怀中,他用脸颊轻轻磨蹭着她的脸,薄唇附在她的耳畔。

“听老婆的。”

宁浅语抿紧粉唇,属于他的体温透过薄衫熨烫着她细嫩的肌肤,心口荡起强烈的悸动。

她渴望他,指尖悄悄地伸进慕圣辰的睡衣里进行探索。

握住作乱的手,慕圣辰把她给搂紧,亲了亲她的额头,“睡吧,已经很晚了。”

宁浅语挣扎了一下,最终乖乖地在慕圣辰的怀里睡过去。

怀里抱着最爱的女人,慕圣辰无视沸腾的欲忘,心里填得满满的。

屋外寒风翻滚,没一会就开始有雪花在往下飘,雪花在婉转中盘旋地落在地上,了无痕迹。

没多久,雪花越下越大,越下越多,悄然无息地改变着外面的颜色。

大雪下了一夜,整个A市都沉浸在一片冰雪世界里。

宁浅语是从一片温暖中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睛,就是慕圣辰的脸。

摸了摸慕圣辰的俊脸,宁浅语的眼神落在落地窗外面的雪白上。

“下雪啦!”带着点兴奋的语气,宁浅语轻手轻脚地移开慕圣辰抱着她的手,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来,也顾不得套上外套,就趴在落地窗上,朝着外面的冰雪世界看过去。

地上铺满了厚厚的白雪,房子、街道、大树都穿上了雪白的冬装,天空变得低矮且苍白。

“这应该是A市最大的一场雪了吧!好想出去玩雪啊!”宁浅语眼睛闪了闪,嘀咕着。

慕圣辰还没睁开眼睛就反射性地朝着身边摸过去,没有摸到预期的身影,他几乎是睁开眼睛的同时就腾地坐起身来。

他的眼神一扫,就看到了趴在落地窗前的宁浅语。

她眼巴巴地望着窗外,一副想出去又不能出去的可怜样子。

慕圣辰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起身,把自己移到轮椅上。

可能是宁浅语看得太入迷了,竟然连慕圣辰从床上移动轮椅上都没发现。

一直到慕圣辰拿着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来,回头就看到慕圣辰正看着她。

宁浅语立即拉着慕圣辰的手,指着外面的大雪道:“辰,你看下好大的雪啊!”

这是慕圣辰第一次看到宁浅语这么兴奋,一般时候,她就算高兴也是浅笑。

“喜欢雪?”慕圣辰低声问。

“当然喜欢啊!最喜欢下雪了,最好是在下雪的晚上放烟花,肯定很好看。”宁浅语一脸落寂地朝着落地窗外看过去。

“晚上不可以出去,现在可以出去看看……”慕圣辰抿了抿嘴唇,最终没有说出拒绝宁浅语的话。

“真的可以出去吗?”听到慕圣辰说可以出去看看,宁浅语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嗯。”慕圣辰颔首。

宁浅语高兴得翘着嘴角,笑得好灿烂。

看到宁浅语这么高兴,慕圣辰很庆幸让她如愿了。

出门前,慕圣辰给宁浅语穿了件毛衣、一件羽绒服还不满意,最后还给她在羽绒服外套了件风衣。

“辰,好了啦!我都快走不动了。”宁浅语低头看着自己这包成粽子一样的模样,扶额了。

“那我抱你好了。”说着慕圣辰就当真操控着轮椅来抱宁浅语。

宁浅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噗嗤,不要抱了,我都担心我会不会把你给压瘪。”

“不会。”慕圣辰一本正经地回答,让宁浅语止不住大笑起来,扯着伤口有些痛,眉头立即皱在了一起。

“是不是扯到伤口了?我来看看。”慕圣辰担心地要看宁浅语肩上的伤,却被宁浅语给拉住了手,“伤口没事啦。”

“真的?我还是看看。”说着慕圣辰不放心地扒开宁浅语身上的衣服,直到检查过宁浅语肩头上的伤口包扎处没任何异常,慕圣辰才把宁浅语身上的衣服重新拉好。

临出门前,慕圣辰牵着宁浅语的手道:“叶昔有点忙,所以让小李开车送我们。”

“恩。”宁浅语对慕圣辰让谁接送并没有什么意见。

“带了两个保镖。”慕圣辰说完瞄着宁浅语,因为宁浅语不怎么喜欢有人跟着,所以慕圣辰担心他的自作主张会让宁浅语生气。

却不想宁浅语只是诧异地挑了挑眉,便点了点头。

上次被人围攻的事,现在宁浅语想想都觉得后怕,所以慕圣辰要带着保镖,她不会有意见。

坐着小李的车,他们直接来到了御品香吃饭。

还记得上一次,慕圣辰带着宁浅语过来的时候,宁浅语还觉得自觉穿着随便,好好地在这个碧湖庄给自艾自怜了一把。

而今天她再次过来,显得更加的狼狈,因为她穿成了粽子。

御品香的停车场到大门前那段路上很干净,只剩下一点点的水迹,大概雪已经被御品香的工作人员给铲掉了。

因为没有雪,宁浅语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由保镖推着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慕圣辰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道:“等吃过早餐,带你去万达广场的幽月湖看雪好不好?”

“真的?”宁浅语的脚步停了下来。

“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宁浅语的身后传郭来一道刺耳的声音。

“我说你这人有病啊!挡在这大门口你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宁浅语一回头,就看到打扮得很艳丽的胖女人,正看着她。

胖女人指着宁浅语尖酸刻薄地道:“看什么看?一副穷酸样,还穿得跟粽子一样……”

听到胖女人骂宁浅语,慕圣辰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一个冰冷的字从他的嘴里蹦出来,“滚!”

听到慕圣辰让她滚,那个胖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让老娘滚?你知不知道老娘是谁?老娘是……”

胖女人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身后的保镖便走了出来,提起这个她往旁边一推,结果她没站稳,一屁股坐了下去。

她超重的顿量,正好坐在积水中,溅起一身的污水。当然,她的八月十五也摔得不轻。

女人坐在地上哇哇地大叫起来,“你们竟然推老娘,老娘要让人来把你们给打得在地上给老娘磕头……”

慕圣辰冷冷地朝着她瞥了一眼,然后牵着宁浅语的手,操控着轮椅进了碧湖庄。

“辰,那个人那样没事吧?”宁浅语频频回头朝着那个女人看过去。

“没事,她那么胖,摔摔也不会痛。”慕圣辰睁眼说瞎话。

不痛才有鬼呢!她那么超重,只怕八月十五都快摔成几瓣了。

当然慕圣辰是不会告诉宁浅语这些的,她也不需要这些。

找了个可以看到外面的位置坐下来后,宁浅语边看着外面的雪景,边吃早餐,简直快乐得不得了。

虽然说刚才在大门口遇到的那个胖女人骂了她,但是并不影响她的兴致。

看到宁浅语这么高兴,慕圣辰的心情也跟着上扬。

只是心情没上扬几分钟,就被好兴致给打破了。

同一时间御品香楼上的套房,张恒一左一右拥着个美人走了出来。

等在外面的会所管理小弟洪利立即迎了上来,“恒哥早。”

“早!”张恒打着哈欠,松开拥着美人的手道:“会所近来情况如何?”

这几天没日没夜地忙着古少安排的事,江南会所内的事物已经全部交给下面的人来处理了。好不容易暂时忙完,他昨晚才找了两美妞好好地犒劳犒劳自己。

小弟洪利一脸的谄媚地道:“恒哥,会所内一切正常,等着恒哥回去主持呢。”

张恒挑了挑眉,抬起右手,洪利立即懂事地给他递上来一根雪茄,然后帮他点燃。张恒叼着雪茄,含糊不清地道:“洪利,从今天开始,江南会就交给你打理了。”

“谢谢恒哥。”洪利躬身道谢,他身后的那群小弟纷纷跟着他躬身。

“你小子既然接受江南会了,我就叮嘱你几句,江南会属于A市的总部,原本呢古少不会太在意,然而现在有很重要的人在这里,古少肯定得常来,所以,你最好谨慎点。”

“明白,恒哥。”洪利嬉笑着,把脸凑近张恒,“恒哥,到底是哪个重要的人在A市?”

张恒啪的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警告地道:“不该问的别问,做好你的事就好……”

话还没说完,洪利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恒掀了掀眼皮,慵懒地抽着雪茄。

洪利朝着张恒躬身致歉后,便拿着手机在旁边接电话去了,“被人打了?在哪?御品香……”

洪利挂断电话,回到张恒面前。

“怎么了?”张恒吐一口烟问。

洪利小声地道:“就会所内的季姐被人打了,刚好就在这御品香楼下,恒哥,我带人去看看。”

“一起去看看。”张恒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一般的情况下,这种事跟他是没多大关系的。不过现在他比较的闲,一起去看看戏也好。张恒搓着下巴如此想,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看戏,就出事了。

一行人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胖女人正坐在碧湖庄的大门口哭,看到走在洪利前面的张恒,她惊得连哭都忘记了。

张恒没说话,他身后的洪利皱了皱眉头问,“季姐,你怎么回事?”

“利哥,刚才有人把我从御品香打出来了……”见到大老板都来了,胖女人自然添油加醋一翻。

“恒哥,您看?”小弟小心翼翼地问。

“你看着办,我去吃早餐了。”张恒淡淡地说完这句话,便拥着两个美妞踏进了御品香

洪利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一群小弟,脸红脖子粗地道:“季姐带路,你们全部都跟着我来。”

然后领着一群小弟进了御品香,气势汹汹地朝着慕圣辰和宁浅语所坐的位置而去。

小弟他们这气势如虹,就连御品香经理都被吓着了。

张恒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小弟带着人进来,面不改色由美人喂他吃早餐,视乎根本就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当然,也的确没有半点关系。

洪利在季姐的指点下,直接来到了慕圣辰和宁浅语所坐的餐桌前。

慕圣辰身后的保镖立即挡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有事?”被人打扰了兴致,慕圣辰菱角分明的容颜有些冰冷。

张恒吃着早餐,抬眼朝着自己小弟所为的方向看过去,黑压压的一片脑袋。

他扬了扬嘴角,把筷子放下,懒洋洋地准备等着看好戏。

就在这时,听见了一声熟悉的‘你们有事?’

这声音他可是不只听过一次啊!低沉、有力,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充满了冷淡和不屑,和古少同等的震慑力。

当初在江南会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有这种古少的感觉。

这这这……这不是慕家大少的声音吗?只有慕大少还好,还有救!张恒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辰……”

当某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张恒猛然打了个冷颤,刚刚吃下去的早餐差点没全部给吐出来。

“我们找你,你说有什么事?”洪利的声音里带着阴沉。

一把甩开两个陪了他一晚的美妞,张恒冲过去分开人墙,大吼一声,“住手!”

洪利一愣,赶紧堆着笑,“恒哥,怎么劳烦您出来……”

“恒你妈的哥,叫张先生!”张恒朝着洪利的脑壳一巴掌。

“慕大少、少夫人,你们没事吧。”张恒赶紧走过来,一反刚才对洪利的狰狞,笑得无比的小心,“真的太对不起,这群人不认识你们。”

洪利他们还没见过不可一世的恒哥脸上如此灿烂的笑容,下巴差点掉了一地。

慕圣辰淡淡地看了一眼,“恒老板,怎么这么有兴致?这么早出来赏雪?”

我嘞,我赏个屁的雪啊!

张恒立即有种想要跳楼的冲动。

“原来你来出来赏雪吗?”慕圣辰身边的宁浅语问得很天真。

“是啊。”张恒硬着头皮回答。

“可惜这里都没雪。”宁浅语皱了皱眉头,把筷子放下来。

“怎么不吃了?”慕圣辰低声问。

“吃不下了。”宁浅语吐着舌头回答。

“那我们现在去幽月湖?”

“好。”宁浅语轻轻点头,就和慕圣辰一起起身。

“我开车送你们。”张恒立即举手报名。

“不用。”慕圣辰的语气很淡。

张恒张了张嘴,然后像门童一样,微笑着恭送。

半响后,回过头来面对夜总会的一干人,顿时转成一副吃人相,吼声震天,“你们自己去找斯自己去斯,别连累老子。这人是你们能碰的吗?”

小弟等人被骂得纷纷缩着脖子。

等张恒骂了一大轮后,火气稍微小,小弟才敢凑上来,唯唯诺诺地问,“恒哥,刚才那位慕大少是您的朋友吗?“

“朋友?”张恒啧啧啧几声,是情敌吧。然后张恒恶狠狠地朝着小弟踢了一脚,“不该问的你别问,反正以后见到他们,特别是那位少奶奶,你就夹着尾巴讨好,这人,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

少奶奶是什么人?那是古少的心尖肉。

从御品香出来后,慕圣辰和宁浅语便直接来到了万达广场的幽月湖。

幽月湖,本就是万达广场的一处景致,所以这边的雪并没有被铲除。

因为下了雪的缘故,幽月湖中心的喷泉停止了喷水,不过被大雪覆盖的幽月湖,比有喷泉的时候更美了。

周围也有不少的人,在这里欣赏着景致。

宁浅语原本和慕圣辰并肩而行,在看到雪景后,她放开慕圣辰的手,手上哈着气往前走。

“你小心点,地上滑。”慕圣辰跟在身后提醒着宁浅语。

“我知道啦。”宁浅语虽然说看到雪有些激动,却也是小心翼翼。

她可没忘记她现在的情况不同。

她小心翼翼地在雪地里踩来踩去,一回头便看到慕圣辰坐在不远处,含笑地看着她。

由于太冷的缘故,他的嘴唇微微有些泛白。

宁浅语脚上的动作一停,然后转身回到慕圣辰的身边。

后者牵着她略微冰冷的手,放手心里捂住,“怎么不继续玩了?”

宁浅语垂着脸不说话

慕圣辰挑眉问,“那怎么了?”

“外面这么冷,我还让你陪我出来,对不起……”宁浅语的声音里带着哽咽。

明白宁浅语的话里是什么意思,慕圣辰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我现在不是好多了吗?都能站一会了。所以不怕冷的。”

“你骗我。”宁浅语搂着慕圣辰的腰,小声地哭起来。

慕圣辰轻轻地擦着宁浅语的眼泪道:“别哭,你陪我去个地方,就当补偿我今天陪你出来看雪,好不好?”

“好。”

市人民医院,重症室的病房中,慕正弘依旧如常躺在那里。

慕正弘车祸后,被蓊碧莎安排的人动了手脚,导致病情加重,几乎是被医生给判了死刑。

后来慕圣辰安排了国外的专家重新给他做了手术,慕正弘没死,却一直都处在昏迷之中。

慕氏发生重大转变,慕正弘虽然说依旧是慕氏的总裁,现在整个慕氏却是由慕锦博代理。所有人都有一个默契,慕正弘现在只剩下一口气,只要他一死,整个慕氏都是慕锦博的。

慕氏除了会按时缴纳医药费,已经没有人再惦记着慕正弘。

偌大的重症室,他就那么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显得有些萧索。

会客厅里,慕老太太和慕灵珊并排坐在沙发上。跟之前比起来,慕老太太的精神差了些,似乎白发也多了不少。

“奶奶!姑姑!”

“小辰辰、浅语,你们来了?”慕老太太见到慕圣辰和宁浅语进来,由慕灵珊扶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路过。”慕圣辰一脸的清冷,仿佛他真的是路过打酱油的。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道:“奶奶,这几天我身体不好,辰忙着照顾我,没过来看爸,今天辰特意带我过来的。”

被宁浅语拆穿,慕圣辰别扭地偏过头。

“浅语、圣辰,你们陪奶奶坐会,我去洗几个水果。”慕灵珊招呼着宁浅语和慕圣辰,然后端着水果篮进了洗手间。

慕老太太朝着别扭的慕圣辰看了一眼,然后牵着宁浅语在身边坐下,“身体不好,要好好照顾自己,也别跟到处跑,没什么比身体更重要。”

“奶奶,我会的。”

这个时候慕灵珊从洗手间里出来,拿起苹果边削皮边嘀咕,“说别人倒会,都不怎么好好照顾自己,血压高了,还不小心摔了一跤……”

听到慕灵珊说‘摔了一跤’的时候,慕圣辰的眼神朝着慕老太太看了过来。

难怪刚才是姑姑扶着她起来的,原来是摔了。慕圣辰的双眼一凝。

宁浅语听到慕灵珊说慕老太太摔了,立即问,“奶奶,您摔了?没事吧。”

“我没什么事,你别听这个丫头夸大。”慕老太太的脸上带着宽慰的笑。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然后慕圣辰的保镖从门外探头进来。

“辰少,叶助理的电话。”

保镖的手里还拿着手机。

慕圣辰朝着保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进来。

保镖走道慕圣辰身边,把电话递给慕圣辰。

“我是慕圣辰……嗯,你到公寓等我。”默默地听完电话,慕圣辰把手机递给保镖。

然后转身朝着慕老太太道:“奶奶,我那里还有事,先走了。”

“嗯,去吧。”慕老太太点了点头。

慕圣辰张了张嘴,原本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辰少,马坊区的竞标开始了。这是所有竞标公司的名单。”叶昔把手上的名单递给慕圣辰。

后者看到名单上那个熟悉的公司名字的时候挑了挑眉,“慕氏这个项目由谁负责?”

“这是二少接任代理总裁来的第一个项目,他准备亲自接手。”

“亲自么?”慕圣辰笑了笑,“叶昔,马坊区这个项目,我来做。”

第一次正面交锋,慕锦博,你准备好了吗?

“是,辰少。”多少年辰少未曾亲自动过手了?叶昔的眼睛一亮一亮的。

“让你去做的马坊区的地质勘测报告出来了没有?”

叶昔从公文包里取出另外一份文件递给慕圣辰,“在这里。这是有政府认可资质的地质实验室的完整报告副本。”

书房里传来轻微的纸张翻动的声音。

“辰少,实验室的人和我说,如果马坊区要盖几十层的高楼不行,根据报告上单软土层和土体下的基岩风雅带的数据,盖上高层建筑的话,沉降现象会……”

“如果是娱乐场呢?商业街?”

叶昔一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辰少,那居民怎么安置?”

“另外划出一块地来,建居民楼。”慕圣辰沉着脸回答。

辰少啊,那样会亏得更加厉害的。叶昔当然不敢这么说,开玩笑,辰少决定事,没有人能改变得了。

“慕锦博打算建什么?”慕圣辰突然间问。

“二少是打算建立一个商业大楼,计划是九十层。”

“哦?”慕圣辰面无表情地继续翻着手上的文件,直到文件看完,他才问道:“慕氏的股市收购得怎么样了?”

“散股收了不少,一共百分之三。”

“开始狙击慕氏的股市,股价往下掉,到时候,多的是人抛售慕氏的股票。”慕圣辰很随意的就决定了动手计划。

“是。”叶昔点头。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