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送营养品诱惑老公成功

 admin  2018-05-2114:24  44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21505218639306979.jpg

第176-180章:

慕氏很快就因为莫名其妙的狙击开始出现动荡,股票往下跌,甚至一度跌到涨停板。

股票一掉,很多股民开始抛售慕氏的股票,导致这种情况是越来越严重。

董事会一批又一批的人跑去慕锦博的办公室质问他,让慕锦博更加的焦头乱额。

这天慕正昇特意地来道慕锦博的办公室,“锦博,现在公司的情况有点不妙啊!”

“二叔,我知道,但是慕氏遭到莫名的攻击,到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慕锦博也是一脸的迷惘。

慕正昇叹了一口气道:“这场狙击是针对慕氏来的,查查慕氏的对手公司。”

“已经安排人在查了,但根本没有找到目标。”慕锦博抱头坐在椅子上。

慕正昇朝着办公室内扫一眼,没见到自己特意安排给慕锦博的助理,开口问道:“怎么会找不到目标?夏至呢?”

“夏至请假了。”慕锦博有些烦躁地回答。

“请假?”慕正昇虽然说觉得有些奇怪,却并没有太在意,继续道:“股市的事,交给我来处理,你现在要做的是马坊区的竞标。这个将是年底前最大的工程,只要这个工程到手了,股市的事也就迎刃而解了。”

“我知道。”

慕正昇朝着他看了一眼,提醒道:“锦博,在任何的位置上都不是很容易的事,你才刚刚开始,二叔相信你。”说着慕正昇拍了拍慕锦博的肩膀,才离开慕锦博的办公室。

慕锦博目送着慕正昇离开,总感觉心里有些怪怪的。

最后他甩了甩头,把这种奇怪的想法给甩去。

自从上次慕圣辰欲火焚身,用冷水冲澡才压下后,他就一直避免跟宁浅语太亲近。

宁浅语怕冷,他会每天晚上先给她暖好被子,送她上床睡觉后,他就会回书房办公。待宁浅语睡着后,他才会回房间,之后会在宁浅语醒来前起床。

宁浅语知道,慕圣辰是在避开她,避免他忍不住会想要她。

这天晚餐后,宁浅语以要看电视为由,没有提前去睡觉。

虽然说电视是打开的,但是宁浅语的心思全部都在书房的方向。

她在想用个什么借口,进书房。

正在这个时候,张阿姨从厨房里端出来一个托盘。

还没靠近,宁浅语就闻到很香的蛋糕味。

“张阿姨,你做了蛋糕吗?”宁浅语看着张阿姨托盘上的蛋糕,眼睛闪闪发亮。

“随意做了点,不知道少奶奶会不会喜欢。”张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宁浅语伸手捏了一块放嘴里,蛋糕很酥软、很香,她立即就喜欢上了。“张阿姨做的蛋糕很好吃。”

“少夫人喜欢就好。”张阿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道:“少夫人,很晚了,我先回隔壁了,您也早点休息。”

“嗯,张阿姨晚安。”宁浅语朝着张阿姨挥了挥手。

待张阿姨离开后,宁浅语端着蛋糕起身往书房而去。

进去的时候,慕圣辰正在打电话。

他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继续跟电话里聊天。

宁浅语走到慕圣辰面前,刚站定,慕圣辰就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给抱在大腿上。

“嗯,叶昔你记得把资料给我送过来。”

说完这句话,慕圣辰才挂断电话。

宁浅语立即捏了块蛋糕送到慕圣辰的嘴边。

后者张嘴接住,同时含住宁浅语的手指,吸吮着。

指尖传来酥麻的感觉,宁浅语的忍不住身子颤了一把。

慕圣辰把她手上的盘子给接过去,放办公桌上,然后松开她的手,“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不要。”宁浅语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

“怎么不休息?”慕圣辰眷恋的目光落在宁浅语粉嫩的脸蛋上。

“我睡不着。”宁浅语微微皱眉说。

“身体不舒服?伤口还疼?腰酸?”慕圣辰担心地伸手帮宁浅语按摩腰间。

“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孤单,睡不着。”宁浅语红着脸,靠在慕圣辰的身上。

“孤单?“慕圣辰把这句话给当成火星语。

“我一个人睡那么大一张床,当然会觉得孤单。”她娇嗔地抱怨,“辰,你好忙喔,都不陪人家一起……”

“浅语,乖,快点去睡。”他陪着她睡,自制力哪够?柔软在怀,他就忍不住想要她,但她现在的身子不适合。

“辰,我伤口已经好了,而且医生有说过,注意点的话,宝宝……”后面羞人的话,宁浅语怎么说得出来?

宁浅语抓住慕圣辰修长的手把玩着,她荧亮的眼中,带着一丝期待的杏眸,勾着他的魂。

他感觉喉咙一进,全身的热度往一处汇隆,声音微微发颤地道:“浅语,你不应该这么诱惑我的。”

“那应该怎么诱惑?”宁浅语抬起下巴丰腴的美躯主动贴紧慕圣辰,“你到底要不要?不要算了,我不会勉强你……唔……”她的声音被他欺下来的唇给吞没。

他的手迫不及待的在她丰满的娇酮上游走爱抚。

宁浅语的美眸瞪得老大,她没想到慕圣辰会如此猴急,在书房里就想要了。

“我们回房间。”她还没来得及抗议,提醒他地点不已。他很快就放开她的唇,把她给抱进怀里,操控着轮椅去房间。

一路快速回到卧房,他由她扶起躺在柔软的床上。

“浅语,如果你不舒服,得告诉我知道吗?”她现在的身体得好好宝贝才行,慕圣辰边脱着衣服边警告着自己,一定要克制。

“你如果让我不舒服,我会咬你。”宁浅语红着脸笑着点头。

“好,你大力咬,我会马上停止。”慕圣辰认真地回应。

宁浅语偷偷翻着白眼,没想到她这么随便一说,这个男人竟然当真了。

“你真的是……”才想开口取笑他,他已经赤裸裸地贴过来,火热的身体靠在她的身上。

“辰!”宁浅语的声音颤抖起来,随着他亲密的抚摸,她的身子敏感地感受到欲望在她四肢百骸里窜动着,让宁浅语微微有些想退缩。

后者如箭在弦,不得不发。“浅语,别怕,我会小心的……”抱着她,张口在她的耳边喃呢,他的声音啥呀而紧绷。

“我不怕,一点都不!”宁浅语扭动着娇躯,因为他的热情,令她心底深处焦躁不安。

她的回应,让慕圣辰大胆起来。

他挑逗着她的敏感,激情一触即发。

“辰,我不怕,一点也不怕,请你……”她感受着他,小手抓着他覆在她胸前的打掌,轻轻地吐着渴望的叹息,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爆发的热情。

“嗯。”他温柔地用行动诉说着他的爱意,用热情带领着她攀上高峰,带着咩好而餍足的微笑一起下坠……

此时在古斯的办公室门口,张恒捏着手上的两份合作方案站在那里踌躇。

马坊区是古少特意吩咐他从市政府那里拿下来的开发权。

由于旗下没有建筑公司,所以不得不寻找合作公司。

消息传出,不少的公司都有意。然而让张恒凌乱的是,其中包括慕氏和圣祥集团这两个。

按照古少的要求,这个工程肯定得交给少奶奶的婆家慕氏来做的。

可问题在,圣祥集团跟慕大少和少奶奶之间的关系也不俗吧。

按照合作方案上看,慕氏的合作方案比较的让张恒满意,但张恒觉得这件事还是由古少亲自定夺比较好。

深吸一口气,张恒抬起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古斯低沉的声音。

张恒进去后,恭恭敬敬地把两份合作案给古斯捧上,“古少,这是慕氏和圣祥集团的合作案。”

“嗯。”古斯连头都没抬一下,似乎连接合作案的意向都没有。

张恒摸了摸鼻子,然后把两份合作案放在古斯的办公桌上。

朝着古少看一眼,才欲言又止地道:“古少,今天属下遇到……遇到少夫人了。”说完张恒偷偷瞄着古斯的脸色,果然在听到‘少夫人’三个字的时候,古斯抬起了头。

张恒吞了吞口水继续道:“会所一个妈妈桑在御品香门口冲撞了少夫人,属下已经把人给……”

张恒的话还没说完,古斯直接吐出两个字,“废了!”

“是!”张恒的双腿颤了颤,不知道是为那个季姐的可怜下场而颤,还是为了自己躲过了一劫而颤?

办公室里陷入诡异的低气压,良久后古斯才开口打破沉寂。

“之前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辰少,那些事很奇怪,线索查到最后总会断掉。属下在调查的时候,还发现慕大少的助理叶昔也在查这些事。”张恒看着古斯那张恣意晦暗的脸,揣度不透他的想法,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

几十秒后,古斯淡淡地道:“慕氏。”

张恒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古少是跟他说马坊区的合作对象选慕氏。

“可是,圣祥集团的子公司……”张恒的话没说完,就被古斯的眼神给打断了。他立即改口道:“属下会安排好。”

“嗯,下去吧!”古斯不耐烦地朝着张恒挥手。

后者乖乖地从办公室退了出去。

张恒当然了解古少的心情啊!明明做这件事是为了让某些人高兴,然而不得不把这个功劳给送给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他的情敌。

待张恒离开后,古斯才缓缓地点燃一根烟,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他的指尖夹着烟,缓缓地拉来抽屉。

在抽屉里,赫然是一张张宁浅语的照片。

从角度来看,每一张都是偷拍的,意境唯美,眉目传神。

笑的宁浅语、哭的宁浅语、开心的宁浅语、伤心的宁浅语……

古斯缓缓地捏起一张出来,指尖在照片上宝贝地摸了摸,然后又放了回去。

重新把抽屉给关上后,把张恒给叫了进来。

“古少!”张恒恭敬地站在办公桌前等待古斯的命令。

“张恒,你去准备一些孕妇吃的营养品,送到豪苑小区去。”古斯吩咐着张恒。

“孕妇吃的?谁怀孕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张恒的嘴巴立即闭上了。

豪苑小区,还能有谁?当然是少奶奶怀孕了啊!

朝着古少偷瞄一眼,发现古少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张恒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属下马上去准备。古少,老爷子,好像找你有事。”张恒小声地说。

“嗯。”古斯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而去。

可怜的古少,心上人怀孕了,还屁颠屁颠地去给送营养品。张恒摸了摸脸,迅速地去给古斯办这件事。

张恒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众位小弟,提着各种各样的营养品来到了慕圣辰的公寓。

慕圣辰正在书房看文件,宁浅语拿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

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张阿姨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少夫人,有人找您。”

坐在沙发上的宁浅语立即站起身往外走去,慕圣辰抬起头看一眼,最终操控着轮椅跟了出去。

宁浅语从书房出来,就看到张恒正吆喝着一众小弟往客厅里般东西,不一会就把客厅的地板上给塞满了。

“恒老板,您这是?”宁浅语有些莫名地看着张恒。

“少夫人,这些营养品都是古少让属下送过来的。”张恒恭敬地回答。

跟着宁浅语出来的慕圣辰在听到‘古少’两个字,脸色沉了沉。

“古斯让你送的?”宁浅语挑了挑眉头,“怎么这么多?”

“那个,还好吧。”张恒有些尴尬地回答。

原来张恒根本就不知道孕妇该吃哪种营养品,所以去商场后,他直接把孕妇吃的营养品每种都买了一份,也就导致了宁浅语家客厅营养品爆满的局面。

人家都送来了,退也不好退,宁浅语只得道:“那恒老板,你替我谢谢他。”

“会的。少夫人,属下先走了。”说着张恒就带着一干小弟闪人了。

慕圣辰和宁浅语对视而立,最终宁浅语尴尬一笑,“古斯送的。”

“我知道。”慕圣辰沉默了好几秒才回答。

虽然说慕圣辰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但是宁浅语却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慕圣辰似乎生气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宁浅语其实真的没多想,第一古斯是杜中渝的义子,可以说是她的弟弟,收弟弟的东西,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然而她忘记了,慕圣辰并不知道这件事,也导致了慕圣辰的误会。

慕圣辰的确是生气了,他都没注意到宁浅语的营养的事,结果别人却注意到了,这是真的打他的脸好不好?

而让慕圣辰更生气宁浅语竟然收了这些东西,别人送的东西,她不会拒绝吗?

慕圣辰阴沉着俊美的脸,操控着轮椅往书房而去。

宁浅语敏锐地感觉到慕圣辰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她交代张阿姨处理客厅的这些营养品,便跟着慕圣辰进了书房。

“辰,你生气了吗?”宁浅语小声地问。

“没有。”男人翻着文件的动作顿了一下,回答。

“是吗?”宁浅语偏头看一眼慕圣辰,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慕圣辰,从他的身后抱住他。

慕圣辰想拉开她的手,又怕让宁浅语的伤口裂开,只好任由她抱着。

他把视线留在手上的文件上,却看了好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文件,握住宁浅语的手,把她给抱进怀里。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胸前蹭了蹭,低声道:“辰,不许跟我生气。”

慕圣辰知道孕妇的情绪不稳,而且又极其的敏感,他轻轻在她的发顶上一吻道:“不会跟你生气。”

“真的?”宁浅语抬起眼眸从下往上看着慕圣辰。

看着宁浅语的眼睛,慕圣辰慎重地点头,“是的。”

得到慕圣辰的肯定的回答,宁浅语这才满意地靠在他怀里,低低地喃呢一句,“我也不会跟你生气,永远……”

听到宁浅语这句话,慕圣辰抱在她略微丰腴了些的腰上的手,紧了紧。

每天晚餐都是准时在六点开餐的,去厨房确定了张阿姨已经把晚餐准备好后,宁浅语才去书房喊慕圣辰吃饭。

来到书房的时候,书房的门正虚掩着。可以清楚的看到,慕圣辰正坐在办公桌前,而叶昔正站在他对面。

宁浅语抬起手,正准备敲门,就听到慕圣辰一贯清冷的话语从里面传了出来。

“竞标会在明天?”

叶昔恭敬地回答,“对方发过来的通知上说,明天上午九点在龙州大厦二楼大厅进行竞标会。”

慕圣辰的脸色微微沉了一下回答,“那我不去了,叶昔,你带几个人去参加吧。”

“辰少,您为了这个竞标会,亲自跟近了这么长的时间,连合作方案都是您亲自做的,您不去?”

“不去。”慕圣辰的语气冰冷,带着毋庸置疑。

“是。”叶昔静静地站着,没敢再提出异议。

明天他要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那他为什么不去?

宁浅语的眉心皱了皱,然后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听到敲门声,慕圣辰抬起头,看到门边的宁浅语,原本一脸的冰霜,瞬间融化了。

“浅语,怎么站那里?快进来。”

宁浅语来到慕圣辰的办公桌前,轻声问,“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谈事了?”

慕圣辰朝叶昔瞪一眼,很淡定地回答,“已经谈完了。”

叶昔蠕了蠕嘴,在嘴边做个拉链的动作。

“哦,那吃晚餐?”

“嗯,好。”慕圣辰点头,宁浅语立即走到他身后去帮他推轮椅。

叶昔翻着白眼跟在他们这对亲密爱人的身后。

吃晚餐的时候,慕圣辰像无事一般地给宁浅语夹着菜。

叶昔低头吃饭,几次欲言又止都吞了下去。

到晚餐快结束的时候,慕圣辰突然间开口吩咐张阿姨,“张阿姨,麻烦你明天早点过来熬点粥。”

“是的,先生。”张阿姨点头进了厨房。

宁浅语不解地问,“你让张阿姨那么早熬粥干嘛?”

“明天需要去孕检,早上喝点粥比较好。”慕圣辰低头边吃饭边回答。

对面的叶昔抬起头,眼底是一片明了。原来少夫人明天要去孕检,难怪辰少明天不去参加竞标会呢。

明天孕检?慕圣辰不提醒,宁浅语都快忘了这件事。

突然宁浅语明白了一件事,慕圣辰之所以拒绝跟叶昔去参加那个竞标会议,是因为明天他要陪着她去孕检?

宁浅语的心很酸很酸,眼前也开始慢慢地积蓄着薄雾。

见到宁浅语半天没动,慕圣辰奇怪地问,“怎么了?”

宁浅语迅速地把头给低下去,不让他看到她的眼泪,“没事啊。”她一口一口食不知所味地吃着饭。

由于要回去准备明天竞标会的资料,叶昔匆匆扒了几口饭就离开了公寓。

宁浅语低头扒着饭,在慕圣辰放下筷子,操控着轮椅去书房的时候,她出声喊住了他,“辰。”

慕圣辰抬起头,撩开黑眸,看向宁浅语,“怎么了?”

宁浅语深吸一口气道:“你明天和叶助理去参加会议吧。”

“嗯?”慕圣辰挑了挑眉。

“我刚才在书房外听到了你和叶助理说的话,你明天要参加会议的,你不想去,是要陪我去医院是吧?”宁浅语紧紧地捏着手心里的筷子问。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来到宁浅语面前道,“那个会议不重要。”

“你这段时间那么忙,就是为了这个会议,怎么会不重要?”宁浅语抬起杏眸瞪着慕圣辰。

“呃……”这下换慕圣辰比较尴尬了,他这段时间的确是为了马坊区忙,但马坊区再重要都没宁浅语重要。

“我不用你陪着去医院。”宁浅语坚持己见。

“浅语,那个会议有叶昔处理就够了,我不用过去的。”慕圣辰叹了一口气,跟宁浅语解释,可惜宁浅语就是不听,最终商量的结果是,慕圣辰上午去参加会议,下午陪宁浅语去医院。

慕圣辰担心宁浅语不听他的话,自己去医院孕检。第二天上午临出门的时候,他一遍一遍地叮嘱宁浅语,“浅语,你记得等我回来后,再陪你去医院。”

“我知道了。”宁浅语翻了翻白眼,他都说了无数遍了,他不嫌累吗?而且她也想让他陪着一起去医院的好么?

“嗯,我开完会后,就马上回来。”慕圣辰在宁浅语的额头轻吻一下,才离开。

待慕圣辰离开后,宁浅语抬起手在额头上摸了摸,上面还残留着慕圣辰唇上的温度,心中又是一阵甜蜜。

宁浅语在客厅里坐了一会,才回房间收拾下午去医院该准备的东西。

铃铃铃……

宁浅语的电话响起。

“你好。”正收拾东西的宁浅语停下手上的动作,接通电话。

那边传来慕圣辰的声音,“浅语,你现在在家吗?”

“在呢。”宁浅语弯了弯嘴角,他不会是特意打电话回来查勤吧?

慕圣辰紧接着道:“浅语,你帮找一份文件送过来好不好?”

“什么文件?”宁浅语立即问。

“就在我书房里,一份文件上写着‘马坊区的地质勘测报告’的文件,你去找一下,应该可以找到。”慕圣辰的语气明显有些着急。

“好,我马上去给你找,送到什么地方?”

宁浅语边往书房走,边问,“你让小李把你给送到龙州商贸大厦来,到时候叶昔会在大门口等你。你小心点……”慕圣辰交代着宁浅语。

“嗯,我知道了。”宁浅语挂断电话后,开始在慕圣辰的办公桌上找起来。

书房里,办公桌上摆着好几份资料,宁浅语摸了摸脸,开始找起慕圣辰要的资料来。

对于慕圣辰这些工作的数据、合约什么的,宁浅语向来没兴趣,也从来不会去多看一眼。

今天为了给慕圣辰找资料,她不得不一摞一摞地寻找。

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中,没找到她要的东西,宁浅语皱了皱眉头,突然注意到慕圣辰的抽屉的缝隙中露出一点文件的角。

“难道在抽屉里?”宁浅语嘀咕一句,然后把抽屉给拉开。

果然看到了慕圣辰想要的那份‘马坊区的数据资料’,她的脸上一喜,立即把那份资料给拿起来。

不小心地瞄到资料的下面有一个牛皮纸袋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怎么会写我的名字?”好奇心驱使下,宁浅语把牛皮袋拿了起来。

她打开牛皮纸袋,里面有一叠的文件。

宁浅语纳闷地翻着文件,却在看见文件内容的时候,脸色瞬间刷白。

文件里,一部分是关于她的资料,从她上大学到现在的资料,全部都有。而当宁浅语看到最下面的那份资料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怎么会这样?”

这是份计划书,当时慕圣辰为了设计慕锦博和宁浅语之间关系崩裂的计划书。

那天慕圣辰看完后,把这些文件收在了一起,准备锁在抽屉里成为永远的秘密。

却不想今天让宁浅语找文件,阴差阳错地拿了出来。

宁浅语,颤抖的拿不住纸袋,文件从她的手里松落,全都掉落在了地板上。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重击,她感觉肚子也被用力的揍了一圈。

而攻击她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她最爱的人,是她最亲密的老公。

“不……为什么会这样……”颤抖的跪在地板上,她的肚子好痛,痛得咬牙喘气。

豆大的汗水从宁浅语的额头上滑下,她脸色苍白地瞪着跌落在地上的文件,她恨不得撕了这些打破她幻想的文件。她只觉得头昏脑涨,砰的一声,撞在了办公桌脚上,发出一声响。

在厨房里做饭的张阿姨听到声音跑过来,就看到宁浅语跪在办公桌前,额头撞得通红,一点点的血从宁浅语的裙子下摆流出来,吓得张阿姨手上的锅铲都掉了。

“少夫人,您怎么了?”她大步跑过来,蹲下身子担心地想扶起宁浅语。

宁浅语抬起朝着张阿姨看了一眼,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此时在马坊区的开发案的竞标会场。

慕锦博带着慕氏的人进入会场的时候,正好遇到叶昔推着慕圣辰进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大哥。”慕锦博看到慕圣辰的出现微微有些诧异。

“是吗?”遇到慕锦博是在慕圣辰的预料之中,所以慕圣辰的脸上没半点波痕。

“不知道大哥这是代表哪个小公司呢?”慕锦博不屑地打量一眼慕圣辰。

这次参加竞标的名单他已经调查过了,除了慕氏集团和两个中等公司,其他的都是不足为惧的小公司。

那两个中等公司跟慕氏都有过合作,慕锦博相信他们是没胆量收留慕圣辰,所以慕圣辰只有可能是代表那几个小公司中的一个。

“你到时候自然知道了。”慕圣辰淡淡地说完这句话,便示意叶昔推他进去。

瞪着慕圣辰离开的背影,慕锦博恨恨地捏紧拳头。

“慕圣辰,等会我会让你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马坊区落入我的手中。”

旁边的新助理提醒慕锦博,该入场了。

后者才恨恨地把手给放下来。

待慕锦博和慕圣辰他们坐下后,参加竞标的人算是到齐了。

这个时候,竞标会的召开者才从后面走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古斯,而张恒躬着身子跟在古斯的身后。

那边的慕锦博看到马坊区的开发商竟然是古斯这个很陌生的人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在A市有这号人物?当然他都不认识,慕圣辰就更加不认识了。慕锦博自信地扬了扬嘴角,放心了下来。

在看到古斯的时候,慕圣辰无波的眼神闪了闪。

“辰少,是古少。”叶昔吞了吞口水,觉得心脏有些负荷不了。

这算什么事啊!辰少眼巴巴地要的开发权被情敌夺走了,现在还想要从情敌的手上争取另外一半的合作权。

“嗯。”淡然的语气,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慕圣辰那握紧轮椅的手背上冒出来的青筋却出卖了他。

古斯那张刀锋般棱角分明的英俊容颜,没有表情,冰冷至极。他坐在主席台最中间的位置上,阴沉着脸,没说一句话。

旁边的张恒轻咳一声,缓缓地站起来开始讲话,“我是这次马坊区竞标会的主持者张恒,首先要欢迎大家来参加这次竞标会……”

慕圣辰半咪着眼睛看着主席台上,目光涣散,神情慵懒,似乎在听,又似乎没有在听。

旁边的叶昔突然掏出手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便匆匆地溜出了会议室。

没多久,会议室的门传出一声巨响,所有人的视线都从主席台上,被吸引了过去。

叶昔重重地把会议室的大门推开,也不管大家的眼神都在看他,也不管这里是马坊区竞标会现场,他急匆匆地跑到慕圣辰面前,俯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

只见慕圣辰的神情骤然变冷,唰的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就在大家在惊讶残废的慕大少的腿竟然好了的时候,慕圣辰腾地摔回了轮椅上。

“叶昔,你快送我过去。”慕圣辰的声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惊慌,就算慕锦博认识慕圣辰这么久,也没见过这样的慕圣辰。

“是。”叶昔点了点头,急匆匆地推着慕圣辰离开。

主席台上的张恒是一脸的尴尬,而古斯的脸越来越沉,他的脑子在快速地运转。

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事能让慕圣辰这么惊慌的。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慕圣辰被叶昔送到医院的时候,宁浅语已经被送到了急诊室,而张阿姨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

“到底怎么回事?”慕圣辰猩红着双眼瞪着张阿姨。

“先生,我也不知道。我在厨房里做饭,听到书房里传来响声,跑过去的时候,夫人正跪在地板上流血……”张阿姨被慕圣辰这恐怖的表情给吓得几乎哭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书房里?是因为他让她找文件吗?

他的脑袋一片空白,情绪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她差点流产了。

慕圣辰阴沉着脸望着急诊室的方向,没多久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吩咐道:“还算幸运,病人只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需要住院观察,请家属尽快办理住院手续。”

“好、好,马上办……叶昔去办住院手续。”慕圣辰脸色发白有些语无伦次。

叶昔办好住院手术后,慕圣辰才安排他回公寓取宁浅语的东西。

病房内一片静寂昏暗。

空气仿佛凝结住了。

病床边,慕圣辰坐在轮椅上,一动也不动盯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宁浅语。

一想到她差点流产,他就胆颤心惊,光想象他差点失去她和孩子,他就无法呼吸,几乎要死去。

蓦地,床上细微的声响抓回了慕圣辰纷乱的心思。

宁浅语醒了过来,小小地翻了一个身后,睁开眼睛。

“浅语……”慕圣辰的目光对上宁浅语恍惚的眼眸,纷乱的,心疼的、担心的,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流转。

宁浅语怔了几秒,猛然想起自己肚子那个时候传来剧痛,“孩子……”

“孩子没事。”慕圣辰心疼地靠近宁浅语。

孩子没事!没事!宁浅语猛然惊醒,敌意地瞪着慕圣辰,“你来做什么?你走开!”

“浅语,你……”慕圣辰不明白宁浅语眼中的敌意是什么,他伸手想要靠近宁浅语,后者却躲着他。

“你别碰我……”宁浅语缩着身子推开他。

“浅语,你别激动。”慕圣辰担心地看着他。

“你别过来,慕圣辰,你没资格……我恨你,你个骗子,你可恶……”宁浅语咬牙切齿地朝着慕圣辰咆哮。

就连外面的护士都惊动了,跑进来。“宁小姐,你现在的情况,不能太激动。”

宁浅语指着慕圣辰道:“你别过来。”

慕圣辰见宁浅语情绪不稳,退让道:“好,我不过来,你别激动。”

“你滚出去!”宁浅语拿起枕头朝着慕圣辰扔。

护士见到宁浅语情绪抬激动,只好劝说慕圣辰离开。

后者迟疑了一下,操控着轮椅离开了病房。

当慕圣辰从病房出去的时候,叶昔正好白着脸赶过来。

“辰少,少夫人知道了那件事了……”

慕圣辰担心宁浅语的情况,语气很不耐烦地道:“知道什么?”

叶昔吞吞吐吐地说,“我回公寓取东西的时候,书房里文件洒了一地,少夫人……应该看到那些针对二少资料和计划,受刺激才……才流产的。”

慕圣辰的脸色越来越沉,原本眼底的焦急被阴鸷所代替。

他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她知道那些秘密,才受刺激流产的。

难怪她刚才不让他靠近,难怪刚才她骂他是骗子,难怪她说她恨他。

难怪啊……

“辰少……辰少……”叶昔唤了慕圣辰好多声,慕圣辰才反应过来。

“叶昔,这段时间,我什么事都不处理,我要在医院守着他。”慕圣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宁浅语根本不知道真相一样。

这样的辰少简直太反常了!

叶昔张了张嘴,最终点了点头,“是。”

没有了慕圣辰呆在病房里,宁浅语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她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眼泪从眼角里流出来。

他一手操纵她和慕锦博分手,只是为了打击慕锦博。

从她提前完成手术,到她撞见慕锦博和戚雨薇上床,后面她虽然没看计划书,但她清楚,全部都是他做的。

他让医院开除她,他把他被开除的消息告诉了母亲,导致母亲心脏病发作,然后他像天使一样从天而降,来当她的救世主,出钱给她母亲做手术,跟她协议结婚,一切都是为了打击慕锦博。

一切都是为了打击慕锦博啊……

“呼,不激动,为了宝宝,不能激动。”宁浅语虽然如此劝说着自己,眼泪却哗哗地止不住地往下流。

“浅语!”不知道过去多久,慕圣辰从病房外操控着轮椅进来。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宁浅语指着病房门,趁着苍白的雪颜,冷声的下逐客令。

“浅语,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关于那些资料……”

“出去。”她不想再听他说那些让她痛入心扉的资料。对他,在看到那些资料后,她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浅语,你冷静点。”慕圣辰不想离开,他要跟宁浅语好好解释一下。

宁浅语愤怒地坐起神来,那气怒的眼神中还带着丝丝地恨意,“慕圣辰,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好笑吗?苦苦地设计我和慕锦博分手,打击慕锦博,如今到这个局面了,你觉得我冷静得了吗?”

他伤害她这么深,他竟然还敢说让她冷静?

宁浅语的这句话,直接刺进慕圣辰的心里,让他伸在半空中的手停了下来。

“慕圣辰,请你立即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宁浅语虚弱得脸色苍白,朝着慕圣辰嘶吼。

这一嘶吼,却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用力喘息。一口气提上来,却下不去。让她难受得抓住被单,几乎要晕阙过去。

见到宁浅语这个样子,慕圣辰立即伸手抱住她,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胸口,“呼吸,别憋着起。”他紧张地催促道,就怕她一口气没顺过来,会昏阙过去。

“我不用……你管,我要跟你离婚!不是协议书在婚前就签好了吗?你走开……“宁浅语捂着胸口,推着慕圣辰。

慕圣辰没辙,暂时不敢开口。

他心疼地看着她,想再去抱她,却又不敢这么坐。

因为她推开他,那得花更大的力气,而她现在是如此的虚弱……

“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转身,他走出病房,如她所愿地离开了。

他离开后,宁浅语难受得想哭,雪白的脸蛋看起来很疲惫。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