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慕大少引诱宁浅语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admin  2018-05-2114:27  121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161505522174227382.jpg

第181-185章:

不知道过去多久,病房门再次被打开。

宁浅语以为是慕圣辰一去复返,又开口骂人。

“我说过,让你滚……”砖头看向门口,来的是医院的医生,宁浅语的脸色僵了僵,跟医生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医生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帮宁浅语做列行性的检查。

“林医生,我想问问,宝宝怎么样了?”

“宁小姐,宝宝没事,只有点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好好卧床休息几天,情绪不要太激动,会影响宝宝的。”医生对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争吵没有多问,只是提醒宁浅语情绪要控制。

“我会的。”宁浅语咬了咬下嘴唇回答。

医生点了点头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宁浅语积极地配合着医生的要求做,尽量多休息,不下床,努力把自己的身子养好,当然她也不见慕圣辰。

随着身子的一天天的恢复,宁浅语也一步步地计划着自己的未来。

她和慕圣辰注定要离婚,孩子是她唯一剩下的了,所以她要好好地养好身体,才能接下来的行动。

“宁小姐,你还是不让慕先生进来吗?慕先生天天来医院谈事你,每天都跟医生询问有关你的身体状况,他很担心你也很关心你,还特地另外聘请了专家专门针对你的身体恢复呢。宁小姐,你看在慕先生如此关心你的份上,见他一面吧。“

每天来病房巡视的护士,日子久了,偶尔会替慕圣辰说说情。

“护士小姐,慕圣辰是不是塞了大红包给你?你才会每天替她说好话?”提到慕圣辰,宁浅语的心里就难受。

他的温柔、他的呵护都是假的,不过是把她当成打击慕锦博的棋子而已。关心她?呵呵,那是个笑话。他做得太完美了,不仅她被骗了,连其他的人都被他给骗了。

“我可不敢私下手红包噢,我只是看慕先生可怜,每天就住在隔壁的病房里,守着你。”

阻止不了护士小姐游说,宁浅语只好转移话题,“护士小姐,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事?宁小姐你说吧。”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道:“护士小姐,能麻烦你借我个电话吗?”

“宁小姐要打电话吗?我这有手机。”宁浅语这么一点小要求,护士小姐自然不能拒绝,把兜里的电话递给宁浅语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宁浅语偷瞄一眼护士小姐,见她没注意她,她按下一串号码,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你在A市吗?你能不能来市人民医院来接我,不让他知道……好,我等你。”宁浅语迅速地挂点电话后,又把手机上的电话记录给消除掉,才放心地把手机还给了护士小姐。

“谢谢,我要休息了。“宁浅语倒在床上装睡。

护士小姐长叹了一口气,推着推车,走出了病房。

外面,慕圣辰等在走廊上。

“她……肯见我吗?”他期盼地看着护士小姐。

“抱歉,慕先生,我说服不了宁小姐。”护士小姐一脸歉意地朝着慕圣辰摇头,“慕先生,我看我是帮不上忙了,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没关系,你不必跟我道歉,这件事是我麻烦你,该道歉的是我。”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圣祥集团的总裁慕圣辰,竟然沦落道如此无奈的地步。

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然而还有什么办法?

深夜时分,宁浅语隔壁的病房门被打开,慕圣辰在叶昔的撑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宁浅语住院以来,慕圣辰每晚上住在她隔壁的病房里,就是为了每天深夜里,能悄悄地看宁浅语。

白天,他总是被拒之门外。

深夜,待宁浅语熟睡的时候,他特别得到医院的允许,可以进入宁浅语的病房探视她。

因为他担心轮椅的摩擦会吵醒宁浅语,所以,每天晚上,他都会由叶昔吃力地扶着来到宁浅语的病房。

即使有叶昔撑着,慕圣辰都走得很慢,他一步一步地走着,每一步之间,他都需要很长的喘息去调匀。肩膀有些晃,脚步有些虚,他没有停下里休息。三十多米的走廊,对慕圣辰来说是远距离的跋涉。

推开病房门,他缓缓地在叶昔的帮助下移动脚步来到床边,叶昔扶着慕圣辰坐在床边后,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一双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床上那熟睡的美丽人儿。

在淡淡的睡眠灯下,她的睡颜非常的迷人。

这几天她调养得极好,起色红润了许多,甚至比在家里的时候还好。

慕圣辰着迷地看着宁浅语令人动心的粉颜,脑海中想起第一次在慕家大院看到她的情景。

那天他坐在院子里,因为刚在医院做完手术,被慕老太太接回去,就收到慕正弘给他的撤职书。

当时他在慕正弘走后,激动地站起来,摔倒在院子里。

她看到他摔倒后,焦急地跑过来,吃力地把他抱起来。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宁浅语抱得很费力,满头的汗水。

他从她的眼神中没有看到嫌弃、没有看到恶意,只有清澈。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吸引着他,一直到现在都没变……

然而在知道三年前车祸的真相后,他计划报复慕锦博的时候,把她当成了棋子。

真的是棋子吗?也许他是故意为之的,就是想故意破坏掉她和慕锦博。

慕圣辰心情沉郁地看着床上的宁浅语,他想抱她、吻她,想跟她说话,但是她说他没这个资格,把他给拒之心房之外……

他该怎么打开他的心房?重新跟她和好?

就在慕圣辰陷入沉思的时候,床上的人儿动了一下,“嗯……”

慕圣辰的眼神一闪,想起身离去,却不恩给你。

“谁准你进来的?”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坐在床边的慕圣辰,宁浅语全然清醒,她坐起来瞪着他。

慕圣辰没说话,只是用深情的眼眸看着她。

宁浅语别开脸,不愿意被慕圣辰的虚情假意给再次欺骗,“我明明交代过医生和护士,我不想见到你。”

“是我自己偷偷进来的,跟医生和护士无关。”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宁浅语带着愤怒的脸上,“浅语,我还是想看看你,确定你恢复良好。”慕圣辰的语气里满腹的关心,而宁浅语却是一点都不领情,“想看能不能再继续骗我吗?”

“我……”因为他的确骗了她,所以慕圣辰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浅语,我是真心的……”

“我什么都不想听,你出去。”宁浅语拒绝再相信慕圣辰。

“浅语,你听我说……”慕圣辰站起身来,双手按宁浅语消瘦而单薄的肩膀。

“我不要听。”宁浅语生气地瞪着他,拼命地推拒着他。

“浅语……”慕圣辰定定地看着宁浅语,他深邃的眼眸里布满深浓的情感和赤果果的爱意。

宁浅语惊骇地推开,“你走开!”

宁浅语张开美目瞪着慕圣辰。

后者温柔地抱着她,更加热烈的吻她,用温柔又狂野的节奏吻得她失去理智。

所有的抗拒消失,原本推拒的手,变成收拢,她沉沦在他的气息里,纯男性的熟悉气息让宁浅语晕眩,让她无法逃开,让她渴望……

迷乱间,她陷入了慕圣辰布置的温柔的情网之中。

她躺在床上,他压在她身上,两具身体在病床上纠缠。

慕圣辰的吻往下移动,来到宁浅语的酥胸上轻舔。

敏感的宁浅语低吟地弓起腰肢,将身子迎向他。

慕圣辰挑逗着她的粉嫩,他全身绷紧,欲望在血液里窜动,他想要她想要得全身发疼,但是不能要啊!因为她的身体没恢复。

他只不过是用他的身子来引诱她罢了。是的,他是用身子来引诱她。

深吸一口气,慕圣辰的缓缓地从宁浅语的身上移开。

宁浅语美眸迷离地看着慕圣辰,猛然间她清醒过来,往后退开一步。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宁浅语颤抖着指尖指着病房门的方向。

“我会等你愿意见我的那天。”慕圣辰深深地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才朝着外面唤了一声叶昔。

叶昔进来朝着宁浅语欠了欠身子,然后迅速地搭起慕圣辰的手,扶着腰,轻轻托了一把,等慕圣辰站起来后,才慢慢地把手移到慕圣辰的手臂上。

慕圣辰扶住叶昔的肩,慢慢地移步离开宁浅语的病房。

才十多步,他却走了十多分钟。

空气之中微微带着点喘气的声音,宁浅语眼神里闪过不忍,她的指尖紧紧地扣进自己手心的肉里。

宁浅语你别忘记了,他骗你,他做的一切都是骗局。

你不能再傻傻地受他的影响,不能再被他骗,不能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宁浅语强制自己转开脸,不再看向慕圣辰的背影。

很轻的关门的声音,代表着他离开了。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静寂。

宁浅语把脸埋进被子里,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给流出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为什么她会看到那些资料?为什么她看到那些资料后还不死心?为什么她还会爱他?明明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她的,明明那个男人只是把她给当成棋子……

回到隔壁的病房里,门刚关上,慕圣辰便一把推开叶昔,他靠在门上,然后一点一点地滑坐在地。

叶昔想把辰少给扶起来,但他知道辰少不会允许,所以他静静地看着。

“叶昔,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自嘲。

“辰少,您不是。”叶昔摇头。

谁能明白辰少的苦?一场带着阴谋的车祸,让辰少再也站不起来,让辰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而真相却是最亲密的兄弟所为。

辰少就算是报复,那也是应该的,然而辰少一直什么都没做过。

除了让二少和少夫人分了手,辰少什么都没做过……

“叶昔,我是不是真的很凶狠手辣?”慕圣辰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哽咽,不等叶昔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我骗人、骗感情,还挖空心思地设计人……”

说着说着慕圣辰缓缓把头给垂下去,脸上的温柔再也撑不下去,一点点的皲裂开来,一点点地化为清泪。

“所以她恨我,她厌恶我……厌恶我……”

“所以我没资格,没资格拥有她和孩子……”

“所以她不想见我……”

“所以她要和我离婚……”

……

坐在门前的慕圣辰是那么的无助,语气是那么的卑微,哪还是不可一世的慕大少?

叶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辰少,即使在三年前,辰少最困难的时候,辰少也坚强地挺过了。

慕圣辰在地上坐了一晚,终于是病倒了。

因为病得太严重,连床都下不了,所以这两天没看来看宁浅语,甚至宁浅语的病房前都没来过。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终于是知难而退了,连着两天连话都没说一句。

外面传来敲门声,宁浅语反射性地坐起来,朝着外面看过去。

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所以敲门声很快就停了下来。

宁浅语皱了皱眉,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很小的声音。

“护士小姐,这是我家少夫人今天的早餐。”

“慕先生还没好吗?你两边跑来跑去的照顾。”护士小姐的语气一点都不惊讶。

“辰少他病得有些重。那个护士小姐,麻烦你帮我问问,我们家少夫人愿意不愿意见我?”

“好的。”

没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护士小姐从病房外走进来。

“宁小姐,我还以为你没醒呢。”

“刚醒。”宁浅语的语气很淡。

“宁小姐,这是你今天的早餐。”护士小姐把叶昔让她带进来的早餐放在了小桌上。

“哦,谢谢。”宁浅语失神地落在面前的早餐上。

她一直以为一日三餐是医院提供的,今天才知道是慕圣辰准备的。

他两天没来,是因为病了吗?

宁浅语甩了甩头,狠狠地把这个想法给甩掉。宁浅语你别抬天真了!

“那个……宁小姐,慕先生的助理,他想见见你。”在宁浅语吃过早餐后,护士小姐小心翼翼地开口。

却不想宁浅语往床上一倒,偏头道:“我要休息了。”

意思是她不见。

护士小姐叹了一口气,把小桌和餐具一一地收起来,然后离开。

不久,就听到护士小姐告诉叶昔,她不见他。

宁浅语偏过头,把被子揭起来,盖在头上,不去听外面的一切。

几乎是每次护士进来,就会问宁浅语能不能见叶昔。问得比之前的慕圣辰还勤。

在夜里,护士最后一趟来查房的时候,当护士再开口的时候,宁浅语终于烦躁地坐起来,然后下床,拉开病房门,看到叶昔果然还守在门外。

叶昔看到宁浅语出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少夫人,你终于肯见我了。”

宁浅语抿了抿嘴角,冷冷地道:“有什么话,叶助理说吧,我在这里听着。”

“我……”叶昔左右看了看,他有很多的话要跟少夫人说,但他觉得让少夫人站在病房门口听他说,不是很好。“少夫人,外面冷,您回病房里,我慢慢说,好么?”

宁浅语垂着眼帘,静默了片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叶昔见宁浅语不打算进去,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静静地拿在手上,点头道:“好吧。”

一阵冷风吹来,垂在站在长廊上的叶昔身上,他打了个寒颤,却没动。

宁浅语扯了扯嘴角,最后转身进了病房。

叶昔愣了一下,跟着她走了进去。

宁浅语耷了耷眼皮,脸上挂着那种不冷不热的神情,坐在病床上,失神盯着洁白的墙壁。

而叶昔恭恭敬敬地站在病床边,看着宁浅语的侧脸在沉思。

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谁都没主动开口说话。

天色已晚,医院里很安静。

沉默了良久后,宁浅语开口了,“既然叶助理没话说,就请离开,我要休息了。”

听到宁浅语的话后,叶昔急切地道:“少夫人,我有话说。”

宁浅语沉默了片刻道:“说吧,我听着。

  叶昔是真的思考了许久,才来找的宁浅语。

  他跟在辰少的身边五年,他清楚的知道,辰少很不喜欢别人自作多情的去干涉他的私事。

  他也知道,他这么一来找少夫人,如果被辰少知道了,他有可能被辰少给踢走,或者发配回B市再也不能呆在辰少的身边。

  他这些年,留在辰少的身边,行事从来都是小心谨慎,他从来都不触及辰少的雷区,因为辰少对他有大恩,他不能离开辰少。

  可是,现在,叶昔真的是顾不上那么多了,这段时间里,他亲眼目睹了辰少过得有多不好,特别在见到极其脆弱的辰少后。

他想过了,就算被辰少知道,真的要赶他走,他今天也要把所有的话说给少夫人听。

叶昔想到这里,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的坚定,“少夫人,我来找您是为了辰少。”

其实宁浅语在听到叶昔在病房外跟护士说想要见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为了慕圣辰,她原本是打算随便见见叶昔,随便听听他的话,把他给打发走。

然而当从叶昔的口中听到‘辰少’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指尖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把,她垂下眼睛,掩饰掉眼底的痛楚。

叶昔盯着宁浅语没反应的脸,迟疑了一下,接着说:“辰少那晚从您的病房里出去后,就病倒了。”

宁浅语心底划过一丝痛,很快就被她给压下去。冷冷一笑,没说话。

宁浅语淡然,没任何反应,让叶昔有些不安。“少夫人,您见见辰少吧,他这次生病,一直处在昏迷之中……”

叶昔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打断了他,“叶助理,我想你搞错了,他生病,你应该找医生,而不是找我,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说着宁浅语下逐客令。

担心会被宁浅语给赶出去,叶昔焦急地道:“少夫人,辰少做那些都是有原因的。辰少三年前出车祸,是二少一手布置的,所以辰少他才……”叶昔的话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接了过去。

“所以他才以我做打击慕锦博的棋子?”宁浅语怔怔望着叶昔,重复着这句话,“所以我做了他打击慕锦博的棋子……”

叶昔的眼神一缩,“刚开始辰少他是这么想,可后来……”

“呵呵,叶助理,谢谢你。你走吧,我都听完了。”宁浅语的脸上带着死一般的灰白。

宁浅语从最开始就知道,见了叶昔,就会往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上再狠狠地撒上一把盐。

所以,她在叶昔请求见她的时候,她拒绝见面。最后她烦了,她才出来打发他走,然而换来的是她疼痛的伤疤,再一次又残忍而狠狠地撕裂开来。

叶昔感觉他这句话可能说错了,立即道:“少夫人,后来辰少爱上你了。”

可惜宁浅语已经心如死灰,听不见他的话了。

叶昔焦急,继续道:“少夫人,如果说辰少只是把你当打击二少的工具,他用得着一定跟你结婚吗?还去民政局登记了!”

民政局?他们还应该去民政局离婚。宁浅语苦涩地笑了。

见到宁浅语有反应,叶昔激动地道:“少夫人应该清楚,辰少是个清冷的人,他向来只为以自己为中心。而少夫人你改变了他很多。因为辰少他爱你。”

爱上一个棋子?爱上一个报复工具?宁浅语的眼神几乎聚不拢,缓缓地道:“叶助理,你不用帮慕圣辰粉饰太平了,他已经成功地打击了慕锦博不是吗?我这个棋子不,应该说报复工具,对他已经没用了。”

宁浅语背过身去,不再看叶昔。

听到宁浅语这么说,叶昔更焦急了,“少夫人,不是这样的。你知道不知道在B市,辰少受了那么重的伤是怎么醒来的吗?是我录了你的声音,他听到你的声音,才醒过来的。”

宁浅语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她害怕自己相信,她害怕这又是一个陷阱,怕自己听了叶昔这些,又会傻傻的相信,然后陷进去。

她不停地在心里劝说自己,宁浅语不要听。

“还有那天辰少心狠地离开去M国的那天,你追出来摔在小区的院子里。”

当叶昔说到这里的时候,宁浅语腾地坐起来,恶狠狠地道:“叶助理,请你出去,你打扰到我休息了。”

“少夫人,你知道吗?那天辰少根本就没有走,当天少夫人在小区院子里坐了那么久,辰少坐在小区外面的地上也陪了那么久。你回公寓后,辰少依旧不肯起身,后来我从小区的院子里把那条带血的围巾找到后,他才同意起来的。”

宁浅语从病床上跳下来,推桑着叶昔,“你出去,我不要听。出去!”

叶昔怕伤到宁浅语,所以任由着她推到了病房门口。

“那天辰少,之所以那么狠心拒绝你,是因为他要去M国做手术,如果失败了,他后半辈子,只能瘫痪在床……”

叶昔的话没说完,砰的一声,宁浅语把他的话给全部关在了门外。

“少夫人,辰少真的很爱你啊!”

把叶昔关在门外后,宁浅语滑坐在地上,她双手捧着耳朵,摇头,不停地对自己说:“叶助理是骗人的,他是跟慕圣辰一伙的,他们合起来骗我的,别信,宁浅语别信……”

“少夫人,辰少在知道你怀孕的时候,他高兴得不得了,他真的很爱你和孩子……”

对,他们骗我是为了宝宝。宁浅语站起来,眼神里闪着愤怒。

这次他们别想如愿。

自从见过叶昔后,宁浅语如常地吃饭、休息,甚至还到走廊上走走。

见到叶昔的时候,也没有再暴走,简直正常得不得了。

这天整个A市都笼罩铅色之中,伴随着凛冽的寒风,空气之中带着点阴郁的感觉。

待夜色开始降临的时候,鹅毛般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地上一会儿就白了。雪夜里的医院显得格外寂静,没一会就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慕圣辰昏迷两天后,终于醒来了,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让叶昔把他给搬回了宁浅语隔壁的房间。

由于上次夜里去看宁浅语的时候,惊扰到了她,所以慕圣辰没敢再过去,只是坐在病床上,一夜无眠地想着在隔壁房间里的宁浅语。

突然外面传来很轻微的脚步声。

慕圣辰蹙了蹙眉头,以为是护士过来查房也没在意。

他坐在床头,把头靠在墙上,感觉着墙另外一边的人儿的呼吸声。

突然一声很轻的开门的声音,慕圣辰立即警觉地坐起身来。

不对,是从隔壁房间里传来的。

慕圣辰把自己从病床上移下来,来不及打开灯,他摸索着下了床,由于轮椅没有放在床边,慕圣辰扶着墙,往外移去。

痛楚从腿上传来,他顾不得。

困难地移动着脚步朝着病房外而去。

隔壁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满头大汗。

刚拉开门,就看到熟悉的身影从隔壁房间里出来。

“浅语……”慕圣辰唤一声。

宁浅语像是受到惊吓一样,低头就往走廊的另外一头跑。

“浅语!”慕圣辰着急着追上去,身子往前一扑,倒在地上。

宁浅语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慕圣辰扑倒在地,听到他在喊她。她强迫自己转开头,往走廊的尽头跑,不去看。

在走廊的尽头,一道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那里等她。

古斯看着满脸泪水的宁浅语,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宁浅语胡乱地抬起手把脸上的泪水给擦干,“东西你帮我拿齐了吗?”

“拿齐了。”古斯的眼神在宁浅语身上的病服上扫一眼,然后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宁浅语的身上。

“谢谢你,我们走吧。”宁浅语捏了捏指尖,强迫自己不要回头,率先走了出去。

古斯拥着她,迅速地离开医院。

慕圣辰的声音,惊动了医院的护士。

值班护士跑出来,看到慕圣辰倒在地上,立即想伸手把他给扶起来,却被他给躲开了。

最后护士只好把慕圣辰的轮椅给推过来,然后把慕圣辰给扶在轮椅上。

宁浅语已经离开,慕圣辰追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找到。

没找到宁浅语,慕圣辰便找医院。

虽然是大半夜,但被慕圣辰这么一闹,医院也热闹了起来。

在柜台一查找才知道,宁浅语的出院手续在晚上九点的时候,别人帮她办理了。

“为什么她出院,没有人知会我?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们竟然让她出院。”慕圣辰气急败坏地在柜台前咆哮。

“慕先生……”柜台前的人都被慕圣辰给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把你们院长找过来,我要知道到底是谁擅自做主,让她出了院。”她走掉了,她不愿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在他完全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她走掉了,她离开了他,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慕先生,那个我们家院长不在。”是不敢在啊!在听说慕圣辰发飙后,院长就躲了,实在是没胆子承受慕大少的怒火。

因为宁浅语出院的证明还真的是院长打的,没办法他不敢不打啊。很简单,古大少亲自找上门了,人家古大少是什么人?比慕圣辰肩拼肩的人物。

院长知道替宁浅语办理了出院手续,会得罪慕圣辰,所以早就闪人,把这堆事扔给下面的人处理。

“院长不在?其他负责人呢?全部在?”此时慕圣辰已经到了失去理智的地步。

“我……我马上去找人。”小护士跑掉去求救去了,实在是承受不了慕大少的恐怖怒火。

很快负责宁浅语的护士过来了,“慕先生,您不知道宁小姐出院的事吗?”

“你也不知道?”慕圣辰的脸色越来越阴森起来。

“我听到通知才知道的。”护士小姐一脸的莫名,“那个慕先生,要不我找人查查是哪个值班医生签的字……”

护士小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不用了,我自己找。”

已经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慕圣辰不想再在医院浪费时间了,他打算自己找。

他焦急、他愤怒,但更多的是担心,她一个人偷偷出院了,在大半夜的,她能去哪?

她有没有冻着?她有没有找到住的地方?

慕圣辰开始利用所有的关系寻找宁浅语,寻遍了宁浅语可能去的地方。甚至慕圣辰还找到了宁淑君所住的马坊区的老房子,然而邻居说,宁淑君早就找搬走了。至于去哪了,不清楚。

而叶昔那边还透过关系调查了海关出境消息,其他各种各样离开A市的渠道。

然而没有半点消息,宁浅语就像是突然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辰少,属下已经让人更加大力度地寻找少夫人……”叶昔躬身站在办公桌前。

慕圣辰朝着他挥了挥,然后把自己给隐入黑暗之中,他像失了魂一样的,坐在那里……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寻找宁浅语没有半点的线索。

慕圣辰开始陷入颓废之中,他把自己给锁在房间里,一点一点地回忆着他和宁浅语之间的一点一滴。

一直到三天之后,叶昔强行打开房门的时候,慕圣辰倒在了地上。

他紧急地把慕圣辰给送到了医院,慕圣辰才醒过来。

醒过来后的慕圣辰变了,变回了那个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慕圣辰。

“马坊区的竞标最终谁得到了?”慕圣辰面无表情,声音冷得让人打寒颤。

“是慕氏集团。”叶昔垂着脸回答。

“慕氏?”慕圣辰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寒光,“狙击进行得怎么样了?”

“原本狙击已经差不多了,马坊区的竞标让慕氏……起死回生……”叶昔小声地回答。

“因为不清楚辰少接下来的计划,所以没敢私自动。”

“连这种事都办不好?我花钱养你们做什么?”慕圣辰的脸上布满寒气。

叶昔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让子公司直接打压慕氏,然后让炎睿收购慕氏的股票。”

“是。”

慕圣辰的这条命令一出,圣祥集团的威压直接笼罩在慕氏的头上。

让慕氏都处在一片乌云笼罩。

股票一跌再跌,就停在了涨停板上。

“妈,怎么办?”慕锦博在办公室里,急得打转。

蓊碧莎的脸色也不是好看,她心疼地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站起身道:“我们去找找你二叔。”

“妈,二叔会有办法吗?”慕锦博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待他去找二叔,但他相信妈肯定是有理由的。

母子俩来到慕正昇的办公室,慕正昇正阴沉着脸看和助理在谈话。

看到他们过来,他立即把助理给打发走。

“正昇,慕氏的股市这么莫名遭攻击,到底是为什么?”也怪不得蓊碧莎着急。

“是圣祥集团的子公司。”慕正昇的脸色很难看地吐出这几个字来。

“圣祥集团在A市的子公司?”慕锦博的语气里带着惊呼,“怎么会惹上圣祥集团?”

“是在马坊区的这个开发案惹上的,经过调查圣祥集团的子公司对马坊区的这个开发案有兴趣,这也就是解释为什么之前慕氏会受到攻击了。而现在马坊区的开发案已经落在我们的手上,圣祥集团现在的意图只怕是直接摧毁慕氏了。”慕正昇的语气里带着惊恐。

不是慕正昇大惊小怪,实在是他太清楚庞大的圣祥集团,要碾死慕氏真的是分分钟钟的事。

“这可怎么办?”听到慕正昇这么说,蓊碧莎立即慌张了。

“别急,我已经找人跟圣祥集团子公司的负责人交涉了,看看能不能把马坊区的开发转给他们,以换得他们的高抬贵手。”慕正昇还带着一丝的希望。

然而慕正昇却不知道,这是圣祥集团的总裁慕圣辰,让慕圣辰高抬贵手?

在慕氏集团还没开始跟圣祥集团的子公司交涉的时候,慕氏就彻底陷入了低迷。

为了维持慕氏,慕正昇和蓊碧莎商量后,不得不先把手上的百分之三的股份给抛出去。

也怪不得蓊碧莎和慕正昇焦急抛售股票来维持慕氏。

之前慕氏在慕正弘的手上的时候,趁着慕正弘处理海外市场的时候,蓊碧莎和慕正昇合伙把慕氏给挖得千疮百孔了。

而自从慕锦博被选为代总裁以来,蓊碧莎和慕正昇觉得慕氏已经是慕锦博的囊中之物,所以他们把慕氏的那些千疮百孔给填补上了。

却没想到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之前的危机好不容易因为这个马坊区的竞标到手,而稳定下来。

他们也只等着把马坊区的这个开发做好,从中谋取利益。

事实却没有如他们的愿,慕氏遭遇到了圣祥集团的打击。

华夏第一集团的打击,这对慕氏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

慕氏股市快崩溃,现在的慕氏就是个金钱绞杀机,再多的钱投入,也填补不了漏洞。

蓊碧莎抛售股票,还没把慕氏的低迷挽救,这个时候马坊区开发,对方通知慕氏开始投钱进入。

慕锦博不得不亲自跟马坊区的开发商去交流,想让马坊区那边的合作方宽限些日子。

然而马坊区的开放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改之前对慕氏温和的态度。

要求慕氏尽快出资动工,然而现在的慕氏哪来的钱?最后慕正昇不得不开始抛售手上的股票,来填补马坊区的坑。

然而现在慕氏的股票太不值钱了,慕正昇手上有慕氏百分之八的股份抛尽,也没能彻底抵住马坊区那个洞。

为了稳住马坊区的开发商,慕锦博不得不抛售掉手上那从慕老太太那里骗来的百分之八的股份中的百分之五,最后残留下来百分之三。

慕氏的股市此时已经面临着奔溃了,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稳定了下来。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突然慕氏的董事会宣布,慕氏要召开股东大会。

慕锦博的眼里有着浓重的红血丝,他坐在慕氏总裁的办公室里,脸上满是不甘。

他好不容易坐上慕氏总裁的位置,却是让慕氏在他的手上,一步一步的倒塌下来。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实在是这一天来得太快了!

慕氏的股东大会召开,原本出席的应该只有慕氏的各大股东。

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的股东大会,不仅慕正昇、慕锦博、蓊碧莎齐齐出席,同时出席的还有慕氏所有的高层,如当时选举慕锦博成为慕氏的代理总裁的那次一模一样,只不过少了慕老太太和慕圣辰。

随着大家的到来,会议室内的位置渐渐的坐满,到最后,只有会议室最前面的那个位置空了下来。

所有股东的头顶上都笼罩着阴云,他们面色难看地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由于开会的时间还没到,所以会议室内到处都传来小声的抱怨和议论声,都是说慕锦博带领慕氏不利,导致慕氏到现在这种局面的。

慕锦博几次想站起来发飙,都被身边的蓊碧莎给拉住了,最后他铁青着脸,不舒服地坐在位置上。

突然坐在慕锦博对面的郭金宝隔壁的一个股东小声在问,“郭佬,那里怎么还空着一个位置?是还有人没来吗?”

郭金宝掀了掀眼皮,朝那个股东看了一眼,淡淡地道:“据说有新股东要来。”

“有新股东?那是不是代表慕氏不会破产了?”那个股东惊呼出声,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很多人起身,围着郭金宝问新董事的情况。

“不知道。”郭金宝摊开手回答。

“那还是等新股东来吧。”大家叹口气,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有新股东么?慕锦博、蓊碧莎、慕正昇三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各怀心思地转开眼睛。

新股东过来,那慕氏只怕就没有他们插手的地方了。

但现在的慕氏,如果没有资金注入,就会破产,相比起,破产,新股东过来,起码是个好的开始吧。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打开,然后就看到叶昔推着慕圣辰从外面进来。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