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你先别脱衣服。

 admin  2018-05-2122:35  146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221506039406777937.jpg

第191-195章:

正在这个时候,宁浅语的电话响起。

她放下筷子,拿着手机去阳台接听。

“你好,我是宁浅语。”

“你好宁医生,有件事可能需要你帮忙一下。”

听到是学院院长的声音,宁浅语立即严肃了起来,“院长,什么事?”

“原定派往出国进行全球性的学术交流的麦克医生,因为实验室那边出了点问题,所以不能去。学院想麻烦宁医生去代替他做这个交流。”

“嗯?这事……”宁浅语迟疑了一下。

那边立即传来院长的声音,“宁医生,这件事只能由你帮忙了,因为只有您和麦克医生是神经外科脑瘤专业的,其他的人也不能代替。”

“那,那好吧。”宁浅语最终同意了。

之后跟院长约定好第二天把学术交流的资料送过来,宁浅语才挂断电话。

回到餐桌前,宁浅语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古斯的眼神里闪过一道光,低头继续给小宝贝夹菜。

他对面的杜中渝朝着他询问地看过去,古斯点了点头。

宁淑君发现宁浅语有些不对劲,小声问,“浅语,怎么了?”

“学院让我代替一个专家去进行学术交流。”宁浅语边吃饭边回答。

宁淑君放下手中的碗问,“学术交流?那小宝贝怎么办?要不我们带她一段时间。”

“妈咪,没事的,小宝贝跟着我带着就行。”宁浅语可不舍得离开小宝贝。

她的孩子,她一天都不能离开。

“那样可以吗?”宁淑君还是有些不放心。

“妈,没事的,还有助理帮忙照顾小宝贝呢。”宁浅语点了点头,“学术交流,也不用多长的时间,我也可以带着小宝贝去各国看看。”

“浅语,好好照顾自己和小宝贝。”杜中渝拍了拍宁淑君的手,安抚着他。

他相信古斯既然做了这个安排,那定然是不会出半点的差错。

“爸爸,我会的,你和妈放心吧。”宁浅语一点都不知道,其实她已经被父亲和自己的义弟给设计了。

她还在想去各国学术交流,会需要多长的时间。

她却不知道,她的第一站是华夏,而她的最后一站也是华夏。

此时在华夏最具名的经济频道中,国内知名主持人唐薛雅那张魅力四射的脸跃然而出,带着正宗的华夏话,做了一串的开白场。

谁都清楚唐薛雅只专访国内的商界名人,不知道这次专访的人是谁。

很快唐薛雅就说出来了,华夏第一集团圣祥集团的总裁。

大家对圣祥集团的了解,只有圣祥的副总,炎睿,按照大家对他的评价是,国内最年轻的副总。

然而对圣祥集团总裁的了解,是零。

只是从炎睿之前的报道中,他介绍过他们的总裁。

他卖小软件开始创业起初圣祥集团的注册基金只有区区的四十万,却在半年之后创造了三个亿,并成功上市,而紧接着圣祥集团开始在华夏站稳脚跟,开始用半年的时间一步一步地挤掉华夏许多的老牌集团,一步一步地从B市出来,然后让圣祥集团成为华夏最大的集团。

而现在更是带领着圣祥集团从走向了国际,并成为了国际五十强企业的行列。

今天圣祥集团的总裁第一次媒体上露面,也是众人所期待的。

镜头一转。

降红色天鹅绒沙发上,慕圣辰身穿一身范哲思高定,灯光明灭,映照出他深邃而又俊美的无关,浓墨的剑眉下一双狭长的凤眼,轻描淡写的一瞥足以令人胆寒。

然而当镜头照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多少人都震惊了。

很多人也许认识他,但也有很人多不认识他。

“原来赫赫有名的圣祥集团的总裁竟然是慕圣辰先生。”唐薛雅表现得很惊讶,马上又问道:“据我所知,慕先生是A市慕氏集团的大少吧?怎么会成为圣祥集团的总裁?”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从我出车祸,变成废物,就被慕氏撤了职,我便不是慕氏集团的大少了。”很淡然的语气。

却听在多少人的耳里是苦涩的,因为废了,被慕氏撤职,他不是慕氏集团的大少,他成为了无业游民,才一步一步地成为圣祥集团的总裁。

说得好轻巧,但是有谁能了解其中的艰辛?

唐薛雅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大的内幕,微微一怔,然后娇笑着转换话题,“不知道慕大少可有心上人,现在你可是华夏众多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我已经结婚了。”慕圣辰说到‘结婚’两个字的时候,眼神暗了暗。

“哦?慕总竟然结婚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该伤透心了。”唐薛雅凑近慕圣辰,一双妩媚的丹凤眼,朝着他暗送秋波。

“为我这个废物伤心么?”慕圣辰的脸色瞬间阴冷犹如千年寒冰。

简直可以说是冷得让人寒颤,就连唐薛雅都被吓着了。

唐薛雅吞吞吐吐地道:“这……慕总怎么会是废物?”

慕圣辰看都没看她一眼,操控着轮椅,离开了现场。

这个专访因为慕圣辰的离场而结束了。

慕圣辰从专访现场下来后,等在外面的叶昔立即推着他离开。

一直来到他的车前,叶昔拉开后车门,慕圣辰才从轮椅上站起来,跨进车里坐下。

没错,慕圣辰的双腿已经恢复,然而没有宁浅语的他认为双腿恢复也没意义,所以一直坐轮椅。

“以后再有这种事,让炎睿自己上。”慕圣辰的语气很不满。

“是。”叶昔流着冷汗暗想,总裁和副总能是一样吗?

“送我去机场,我要去纽约跟CBA的首席谈合作工厂的事,后天回来。”

“是。”

第二天,院长办公室的秘书露丝女士把资料送到了宁浅语的住处。

当看到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学术交流的第一站是华夏A市的时候,她脸上的笑瞬间皲裂开来。

露丝女士奇怪地朝着她看了一眼,问, “QianYuNing医生,你怎么了?”

宁浅语回过神,朝着露丝女士道:“麦克医生的实验室那里不能脱身吗?要不我帮他照顾实验室,让他按照原定计划去各国学术交流吧?”

“QianYuNing医生,麦克医生已经进实验室了,只能麻烦明天按照计划去华夏进行学术交流了。”露丝女士礼貌地回答。

听到露丝女士这么说,宁浅语想拒绝的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吞了下去。

“好的。”

“那就辛苦QianYuNing医生了。”露丝女士朝着宁浅语躬身行了个礼,然后离开。

宁浅语在露丝女士离开后,一直傻傻地站在原地没动。

宁淑君发现了她的异样,问她怎么了。

宁浅语摇着头,表示没事,说是昨晚想着学术交流会的事,没睡够。

宁淑君信以为真,催着宁浅语回房睡一会儿。

宁浅语心里藏了事,怕在母亲面前露出破绽,索性就顺了母亲的话,回房午睡。

说是午睡,宁浅语闭着眼睛,她的心里一直都在挣扎。

回华夏,回A市,回那个有他的地方。

原本她以为她离开,就可以忘记一切,忘记那个男人,好好地带着小宝贝过日子。

然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是拥着和他的回忆入眠。她想他,她忘不了他,在明明知道一切都是他做的骗局后,她依旧忘不了。

宁浅语狠狠的咬住被角,才敢让自己放肆的哭出来。

她怕被人听到哭声,哭的很压抑,哭的全身在床上都蜷缩了起来,哭到最后实在没有力气,她才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流进发际之中消失……

晚餐的时候,宁浅语正式宣布,她学术交流的第一站是华夏。

“妈咪,华夏是哪?”小宝贝晃着小脑袋问。

“华夏是我们的祖国母亲啊。”宁浅语捏了捏小宝贝的粉鼻回答。

“祖国母亲?小宝贝的母亲不是妈咪吗?”小宝贝有些转不过弯来。

听到小宝贝这么说,餐桌上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妈咪是小宝贝的母亲,但是小宝贝和妈咪都是华夏的儿女啊。”

“哦,华夏是小宝贝的祖国。”小宝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们的小宝贝真聪明。”宁浅语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心里带着苦涩。

也许是她想多了,只是回华夏进行一下学术交流,一共就十天,怎么可能会那么巧遇到他?

晚餐后杜中渝接到老朋友的邀请,被携宁淑君赴会去了。而古琴因为国内有事,也匆匆赶飞机离开了。

原本热闹的别墅,一下就只剩下宁浅语、小宝贝、古斯三人。

把小宝贝给送进房间睡觉后,宁浅语来到了古斯的房门前。

稍微停顿了几分钟,她才抬起手敲门。

没多久,里面就传来脚步声,然后房门就被打开了。

古斯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宁浅语会来,他拉开门,转身就往房间里走。

“你还没睡吗?”宁浅语跟在古斯的身后,走进房间。

当注意到穿戴整齐的古斯,宁浅语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从他身上的衣服就应该能看出来啊!她竟然还问这些蠢话。

古斯把床上摆开的那些文件给一一收起来道:“刚才一直在忙。”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回国?”

“和你们一起。”古斯的声音很淡。

“明天”宁浅语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吞吞吐吐地道:“我可能需要你帮忙带小宝贝几天,她跟助理一起,我不是很放心。”

“小宝贝,交给我就行。”古斯点头说,“古琴忙完这两天正好要休假,她也有空。”

不是正好休假,是被古大少强行休假。

可怜的古琴,被小宝贝压榨,现在还被古大少给欺负。

为她哀悼吧。

“都不知道跟你说过多少谢谢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了。”宁浅语的脸上有些尴尬。

“不用。”我们之间不用说谢,不用‘回报’这么重的词。古斯在心里默默地加上一句。

“嗯,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宁浅语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房间。

待宁浅语离开后,古斯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出去,“查到了吗?嗯……订同一班机票。”

纽约希尔顿酒店包厢内,慕圣辰和一个蓝眼睛、黄头发高大青年坐在一起,这个青年就是CBA的新任CEO史密斯先生,也是慕圣辰这次来纽约谈合作的对象。

在昨晚赶到纽约后,慕圣辰休息了半天,今天下午就跟史密斯先生约好晚上谈合作的事。

“MR.慕,你的腿一直都这样的吗?”史密斯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并没有侮辱的意思,而是单纯的询问。

“嗯,很多年了。”慕圣辰的语气很淡。

史密斯朝着慕圣辰举了举手上的高脚杯道:“MR.慕,我认识个外科专家,改天介绍给你。”

“谢谢。”慕圣辰举杯沾湿了嘴唇就把杯子给放下。

这么多年慕圣辰一直滴酒不沾,保持着宁浅语离开前的一切习惯。

那边的史密斯先生立即不满了,“NO,MR.慕,你只喝这么一点点可不行哦。”

“抱歉。”慕圣辰迟疑了一下,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MR.慕,这才对嘛!

来,我们继续喝!”史密斯先生亲自替慕圣辰把酒给倒满,合同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后的签字了,慕圣辰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连着喝几杯后,史密斯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晃着脑袋站起来,“MR.慕,你够意思,合同,我跟你签……”说着他一把把放在旁边的合同给拿起来,毫不迟疑地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大名。

放下笔后,他的头一偏,便醉倒在了餐桌上。

慕圣辰喝了不少,虽然没醉,却也差不多了。他甩了甩头,清醒一下头脑后,叫来史密斯先生的助理,让他把史密斯带走,然后才拿着合同返回了楼上的套房。

去浴室洗澡后,慕圣辰拿着合同过目了一遍收进公文包里,然后打电话通知叶昔,他第二天回国。

挂断电话后,慕圣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纽约不眠的霓虹灯,一夜无眠……

A市国际机场,今天很热闹,很简单,今天是M国西山医学院的专家来A市进行学术交流的日子。并且这位专家是刚获得国际医学界最高奖项之一CastleConnolly的华夏国籍QianYuNing医生。

所以A市各大医院的领导、医生都来人了,A市脑瘤医院的林然院长站在队伍的最前面。

几分钟后,纽约的飞机按时抵达国际机场。

欢迎队伍挤在安全出口前,高高举起写着‘欢迎QianYuNing医生’的巨大牌子。

庞大的团队从机舱口走出来,最前面的就是宁浅语,古斯抱着已经睡着了的小宝贝跟在她身后,后面的才是宁浅语从西山医学院带来的团队。

宁浅语站在机舱口,缓缓地把墨镜取下来,扫视着这个跟记忆中相比大了一倍的机场,她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时隔五年,她回来了。

身后的古斯低声道:“欢迎回来!”

“谢谢。”宁浅语回身朝着古斯一笑。

古斯朝着安全出口那头那黑压压的人看了一眼道:“行李我已经吩咐古大去取了。”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随着人流出安全出口。

宁浅语从安全出口出去的时候,她的助手已经把欢迎她的人带过来了。

领头的人是A市脑瘤医院的林然院长,也正好是当初打电话通知宁浅语停职、吊销宁浅语医生执照的那个人。

看到这一幕,宁浅语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林然的眼神对上宁浅语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觉得宁浅语眼熟,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倒是在林然的身后有几个宁浅语熟识脑瘤医院的老面孔,认出了宁浅语来,“宁浅语?宁浅语!”

“大家好久不见。”宁浅语的脸上带着笑,“林院长,好久不见。”

这个时候,林然也认出了宁浅语,脸色微微变了变道:“宁浅语,你怎么在这里?”

宁浅语现在虽然在国际上很有名,但别人只知道她的英文名QianYuNing,却从来没有人会把QianYuNing和宁浅语联系在一起。

所以大家都没有能认出她来。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宁浅语的脸上带着冷笑。

她不是原来的宁浅语,任由人欺负。

“宁浅语,你以为你攀上金主就能耀武扬威了?告诉你,A市还没有你耀武扬威的地。”院长的眼神落在宁浅语身边的古斯的身上,猜测着宁浅语是靠着这个男人,才回来的。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宁浅语的助手就走过来给介绍道:“这位是西山医学院神经外科脑瘤专家QianYuNing医生。”

“QianYuNing医生?”林院长顿时就傻了。

他不明白,宁浅语五年前不过是被他给赶出医院的一个小医生,怎么现在就成了世界知名的QianYuNing医生呢?

宁浅语却不管他的反应,她拿起助手递过来的行程表看了一眼,随即交代助手,“原本定在A市脑瘤医院的手术,转到市人民医院进行。”

“是,宁医生。”这个学术交流团队中,宁浅语的权利最大,她说上哪就是上哪,没有任何人敢有异议。

人民医院的老院长是个有眼力劲的人,立即热情地招呼宁浅语和她的学术团队。

市人民医院,因为不是专门神经外科室,所以比不上市脑瘤医院,之前市人民医院的领导想让自己医院的医生跟宁医生见识见识,答应了不少的条件才让市脑瘤医院的院长同意。

没想到,一转眼,这个馅饼就掉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仅可以一雪前耻,市人民医院还得转过来求自己,市人民医院的院长想想都觉得痛快。

在机场的另外一边,一夜没睡的慕圣辰揉着发疼的眼睛,拿着托运行李的小票去托运口取行李。

与此同时古斯的贴身保镖古大也拿着宁浅语的行李小票来了托运口。

一个爱马仕行李箱从托运口出来,古大连看都没看,就提了起来,转身就走。

慕圣辰朝着他看了一眼,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爱马仕行李箱,他伸手提了下来,转身离开。

慕圣辰从通道中出来后,就看到叶昔的车正等在那里。

“辰少。”叶昔伸手从慕圣辰的手上把行李箱接了过来,送进后备箱里。

坐上车后,叶昔开口问,“辰少,回公司?”其实叶昔也知道自己是多此一问,从少夫人离开后,辰少就从没回过公寓,一直住在办公室休息室里。

“嗯。”半咪着眼睛靠在座位上的慕圣辰,懒懒地吐出一个‘嗯’字。

叶昔没敢再打扰,发动车子开出机场。

古大提着宁浅语的行李走过来,小声在古斯的耳边说道:“古少,张恒已经到了。”

“嗯。”古斯点了点头。

宁浅语安排助手跟市人民医院接洽过后,转头朝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古斯微微一笑道:“我们走吧。”

“好。”古斯朝着古大使个眼色,后者立即护着宁浅语从人群中离开。

高大的光头古大,一副黑社会派头,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宁浅语就这么离开。

他们刚从机场大门出来,那边就传来张恒的声音,“古少。”

然后就看到张恒带着一行黑衣人过来。

比起五年前,张恒显得沉稳了不少。

“恒老板。”宁浅语大方地跟张恒打招呼。

当宁浅语还没出声的时候,张恒一时间还没认出她来,待宁浅语出声后,张恒睁大眼睛。

“您……”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唤宁浅语。

叫嫂子?没胆子,因为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叫少夫人?不妥,好像慕大少那里也不对劲。

那叫什么?就在张恒苦恼的时候,古斯开口,“张恒,我怎么教你的?叫大小姐”

“大小姐好!”大小姐?为什么要叫大小姐?张恒有些莫名了。

“古斯,你能不能别这么介绍我?”宁浅语翻了翻白眼。

“可以。”古斯回答得很认真。

“以后你们唤大小姐宁小姐。”

“是,古少。”张恒带着一行人回答。

宁浅语翻了翻白眼,只能任由着他们去。

很快张恒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古少怀里怎么抱个孩子?

难道说古少结婚了?不对啊!古少结婚生子,他怎么不知道?

当然张恒没有胆子问,只能把这个疑问埋在心里。

张恒谄媚地道:“古少、宁小姐,车已经安排好了。”

“嗯。”古斯点头,率先抱着小宝贝上车,宁浅语跟在他身后上车。

刚上车,古斯怀里的小宝贝就醒过来了。

小宝贝揉着眼睛找古斯要妈咪,“义父,妈咪呢?”

“妈咪在呢。”宁浅语立即伸手从古斯的怀里把小宝贝抱过来,然后朝着古斯道:“小宝贝睡醒起来,都要找我。”

古斯‘嗯’了一声,没动。

被宁浅语抱在怀里好一会,小宝贝才算彻底地清醒过来。

她睁着开大眼睛,发现已经不是在飞机上了,立即问,“妈咪,我们已经下飞机了吗?”

“小宝贝贪睡,错过了。”宁浅语把小宝贝身上的外套拿下来,递给古斯。

“妈咪和义父竟然都不叫小宝贝。”小宝贝不高兴地撇嘴。

“是,义父错了,下次不这样。”对面的古斯很认真地跟小宝贝道歉。

小宝贝翘起唇角笑了,“小宝贝原谅义父了。”

见到这一大一小这样,宁浅语简直哭笑不得,“古斯,你别惯着她,她会无法无天的。”

“小宝贝就是用来宠的,宠上天也没事。”古斯宠溺地看着小宝贝说。

宁浅语翻了翻白眼道:“你们一个个这么宠她,到时候我都管不了了。”

“我管她。”古斯想也没想就回答。

“呃……”宁浅语僵了僵。

古斯看着她重复一遍,“我永远会管她。”这是古斯的承诺。

宁浅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说了一句,“谢谢。”

小宝贝一点都不懂义父和妈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已经被车窗外的世界给吸引了。

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很热闹,跟纽约那边的街道很不相同。

“妈咪,这就是华夏吗?”

“嗯,这里就是华夏的A市,是妈咪的出生地。”也是你爹地住的地方。宁浅语的眼神朝着车窗外看过去。

“妈咪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小宝贝捧着宁浅语的脸问。

“是啊,小宝贝喜欢这里吗?”宁浅语低头问。

小宝贝捧着宁浅语的脸亲一口回答,“有妈咪的地方,都喜欢。”

“有小宝贝的地方,妈咪也喜欢。”宁浅语也在小宝贝的脸上亲一口。

坐在对面的古斯,看着抱在一起的宁浅语和小宝贝,嘴角边荡着一丝的笑。只是单纯地看着她们母女高兴,他的心中就会升腾起很大的幸福感。至于她们的高兴,是不是他带来的又如何?

驾驶室的古大回头唤了一声,“古少、大小姐,到了!”

“嗯。”古斯应了一声,拉开车门,率先走了出去。

“义父。”小宝贝立即从宁浅语的身上跳下来,朝古斯张开手。

后者立即把她给抱进怀里,大步跨朝别墅里去。

坐在另外一辆车里的张恒,眼见着古少下车直接往别墅里去,立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资料,追了过来,“古少,这份文件,需要您先看一下。”

被张恒惊扰,古斯的脸色瞬间冷若寒霜,“没看到我正忙么?”

张恒立即退到一边,“属下错了。”

小宝贝感受到了义父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缩了缩身子,小声道:“义父,你吓到小宝贝了。”

古斯脸上的寒冰立即转化为柔和,轻拍着小宝贝的后背,“小宝贝不怕。”

张恒看着古少瞬息的变化,不由地感叹,原来古少也有柔和的一面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张恒的眼神,古斯回头警告地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抱着小宝贝进了别墅。

张恒摸了摸鼻子,很自觉地在别墅前罚站。

后面进来的宁浅语奇怪地朝着张恒看一眼,“恒老板怎么不进去?”

张恒尴尬一笑,“宁小姐,我等会再进去。”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走进了别墅。

跟在宁浅语身后进来的古大同情地拍了拍张恒的肩膀,“兄弟,你加油。”

“古大,古少什么时候会消气?”张恒苦着脸问。

古大想了想回答,“古少消气?那得等小宝贝开心。”

“啊……古少的小宝贝什么时候会开心啊?”张恒凌乱了。

“不知道啊,你慢慢等吧。”古大拍了拍肩膀,很没有兄弟情地走了。

只留下张恒一个人站在别墅门口哀嚎。

慕圣辰回公司后就吩咐叶昔把这两天他去纽约所积累的文件送进办公室。

“辰少,您今天先休息一下吧。”叶昔皱了皱眉头,刚从飞机上下来,辰少就忙着工作,就算是铁打的身子,那也承受不起啊。

“让你去就,哪那么多废话?”慕圣辰突然间想起进公司没看到炎睿,便问,“炎睿呢?”

“B市那里出了点事,他亲自过去处理了。”叶昔回答。

慕圣辰‘嗯’一声,一边解衣服的纽扣,一边进了浴室。

叶昔则乖乖地去给慕圣辰取文件去了。

泡了一个热水澡,慕圣辰疲惫感被驱散了许多,他穿着浴袍,拿着毛巾,一边擦着滴水的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出来。

进入休息室后,慕圣辰把行李箱打开,准备拿衣服出来换。

一拉开行李箱,慕圣辰就感觉不对了。

原本他放在最上面的公文包,没有了,只有一些衣服,和一些书。

而这些衣服都是女人和孩子的。

也就是说,他提错行李箱了。

“SHIT!”慕圣辰瞪着行李箱,整个俊脸都黑了。

“辰少,怎么了?”听到慕圣辰的咒骂声,叶昔从外面跑进来。

一进来,就见到慕圣辰一脸铁青地瞪着行李箱。

“提错行李箱了。”慕圣辰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看错自己的行李箱了?

叶昔呆滞了那么一秒,然后道:“呃,辰少,我来看看这上面是不是有联系方式。”

“嗯。”慕圣辰揉了揉眉心,拉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套家居服,进了更衣间。

另外一边,宁浅语一脸的凌乱地瞪着打开的行李箱。

“小宝贝,你先别脱衣服。”

正在脱衣服的小宝贝很无辜地眨着眼睛问,“妈咪,怎么了?”

“小宝贝,妈咪提错行李箱了,我们暂时不能洗澡。”宁浅语把小宝贝身上的衣服重新穿上。

“妈咪,这是谁的行李箱?”小宝贝好奇地伸手去摸行李箱里的公文包,却被宁浅语给拉住了手。

“小宝贝,那是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能翻的。”

“哦。”小宝贝点头,把手给收了回来。

“小宝贝,妈咪去找人帮忙去跟这个行李箱的主人联系,你乖乖在房间里等妈咪回来好不好?”

“好的。”小宝贝乖巧地点头。

宁浅语摸了摸小宝贝的脸,急匆匆地提着行李箱离开了房间。

知道古斯比较忙,所以宁浅语直接去找张恒了。

走出别墅后,宁浅语就跟守在外面的黑衣人说明来意。

黑衣人立即打电话通知张恒过来。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原本张恒正在古斯的办公室,接到电话说宁浅语找他,他跟古少禀报后,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不好意思,恒老板,你这么忙,我还来打扰你。”宁浅语一脸的抱歉。

“大小姐,没打扰。”打扰?谁敢说这个词?那是不要命了?

“恒老板,是这样的,我行李箱可能在机场的时候,跟别人拿错了,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这个行李箱的主人,尽快地把我的行李箱给换回来。”

“好的好的,属下马上去处理。”张恒点头,提着行李箱离开。

原本这等事,根本就不需要张恒出手,直接吩咐人就行了。

但这是宁浅语的事,张恒敢假借别人的手吗?

于是乎张恒打开行李箱一查看,凌乱了。

真的是凌乱了!从行李箱的公文包里找出来的文件,是圣祥集团的。

发现是圣祥集团的文件,张恒也不敢乱翻,提着行李箱去找古斯禀报去了。

古斯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些文件,那一份份都是绝密文件,这个人在圣祥集团的身份那不是一般的高啊。

而当天那架飞机上,某个人的确也在。

还可真的是好巧啊!当然,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张恒见到古少只盯着文件不说话,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良久后,古斯道:“张恒,你跟圣祥集团联系一下,然后让宁小姐带着行李箱跟他们交换一下。”

“是。”张恒不明白古少为什么要让他带着宁浅语一起去交换行李,他也不敢问,匆匆地提着行李箱去跟圣祥集团联系去了。

而另外一边,叶昔没有找到行李箱主人的联系方式,正准备联系航空公司帮忙。

就在这个时候,张恒联系上了圣祥集团的客服。

客服禀报上来,一步一步,转到叶昔的耳里,叶昔是满心的惊喜。

“你好,我是圣祥集团。”

“你好,请问你的行李箱是不是取错了?”

“是的,我现在处在A市,请问你那边是什么地方,我来取一下行李箱。”

“同在A市。”

“那好,我们约定在什么地方,交换?”

“A市市政府大门前如何?”

“好。”叶昔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因为慕圣辰丢失的那些文件实在是太重要了。

收拾好行李箱,叶昔正准备去跟慕圣辰禀报一声,再去市政府。

进慕圣辰办公室的后,才发现慕圣辰病倒了。

叶昔手忙脚乱地把慕圣辰送去医院后,才记起交换行李箱的事,只好吩咐慕圣辰的一个保镖带着行李箱去市政府门口。

而张恒跟叶昔约定好后,就提着行李箱去找宁浅语了。

听到张恒的来意后,宁浅语上了他的车。

他们一直在市政府门口等了半个小时,都没看到人。

正当张恒准备再打电话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市政府门口,然后一个魁梧的汉子提着宁浅语的车从里面下来。

“宁小姐,我去把行李箱换过来。”张恒跟宁浅语说了一句后,提着行李箱下了车。

两个人随意交谈了几句后,便交换了行李箱。

张恒换回行李箱后,快步走回车上,然后递给宁浅语。

“宁小姐,您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错。”

宁浅语点了点头,打开行李箱看了一眼。

衣服、书都好好地在,的确是她的。

“没错,谢谢恒老板了。”

“没错就好。”张恒松了一口气,然后开车载着宁浅语返回。

张恒刚把宁浅语和小宝贝送回去,就被古斯叫进了办公室。

“行李箱换回来了?”古斯摇晃着手上的高脚杯问。

“是。”张恒点头回答。

“没有意外?”古斯掀了掀眉头,看似很随意地问。

张恒一点都没怀疑为什么古少回这么问,如实回答,“没有,就对方迟到了半个小时。”

“哦?对方你不认识?”古斯的眼神不喜不悲。

张恒不知道为什么古少会这么问,摇头道:“不认识啊。”

“嗯。”古斯微微拧了拧眉头,转移话题,“马坊区那边怎么样了?”

“工程已经完成,招商也已经结束,十天后开业,古少,到时候您出席吗?”

古斯的俊脸沉了辰,看不出在想些什么,随即开口,“到时候你多准备几个位置。”

“是。”张恒不知道古少要多准备几个位置干什么。

但是古少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张恒离开后,古斯才放下高脚杯,想着为什么这件事会出意外。

按理说行李箱是慕圣辰的,就算慕圣辰本人不来,叶昔也会过来啊。而张恒说不认识对方,也就代表对方既不是慕圣辰也不是叶昔……

古斯却不知道慕圣辰病了,叶昔正守在医院呢。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8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