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来了圣祥集团遇到故人

 admin  2018-05-2122:46  49人阅读 0条评论
广告也精彩

201709231506108618671631.jpg

第196-200章:

市人民医院VIP病房内,慕圣辰刚醒过来。

“叶昔?”瞪着守在病床边的叶昔几秒,慕圣辰才回过神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慕圣辰的声音,叶昔立即站起来问,“辰少,您觉得怎么样了?”

“没事,行李箱换回来了吗?”慕圣辰摇头,挣扎着坐起来。

叶昔伸手扶着他靠在床头,“属下已经让人去取回来了。”

“嗯,我们立即回公司。”慕圣辰揭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叶昔给按住了,“辰少,您还在挂水呢。”

“让护士过来把针给抽了。”慕圣辰想也不想就回答。

“辰少,您劳累过度才晕倒的,您就算为少夫人,也保证一下身体啊,若是她回来,也不想看到您这个样子的……”宁浅语一直都是慕圣辰的禁忌,叶昔他们从来都不敢提,但是今天叶昔实在是忍不住了。

慕圣辰在听到‘少夫人’三个字的时候,身子怔了怔,然后起身的动作停了下来。

叶昔见到慕圣辰没动了,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静静地守在旁边。

第二天是宁浅语去医院进行学术交流的第一天。

宁浅语牵着小宝贝下楼的时候,古斯正在餐厅吃早餐。

“义父早!”小宝贝立即松开宁浅语的手,朝着古斯跑过去。

“小宝贝早。”古斯伸手在小宝贝的俏鼻上一点,问,“小宝贝早餐想吃什么?”

小宝贝想了想回答,“小宝贝想吃面条。”

“去让厨房做面条。”古斯立即吩咐古大。

宁浅语拂起袖子道:“还是我来吧。”

古斯放下手上的刀叉,挑了挑眉,没说话。

宁浅语熟门熟路地进入厨房,拿出食材出来,开始做面。

很快她就把一碗香喷喷的面条给端了出来。

“是小宝贝最喜欢的打卤面。”小宝贝高兴地拍着手。

色、香、味俱全的打卤面,让吃着寿司和烤肠的古斯瞬间食不知所味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宁浅语的声音响起,“古斯,你要放葱和麻油吗?”

古斯惊喜地抬起头,蠕了蠕嘴唇吐出一个字,“好。”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返回厨房。当她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上端了一大一小两碗面。

她把大碗送到古斯的面前,自己则坐在小宝贝旁边,跟小宝贝小声地聊着、吃面。

望着面前大碗的面条,上面有两个煎得金黄有人的荷包蛋,葱花和麻油很漂亮地洒在上面,古斯拿起筷子,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早餐后,宁浅语要上车去医院了。

宁浅语蹲在小宝贝面前道:“小宝贝,今天妈咪医院,你要乖乖地听义父的话。”

“嗯,妈咪你去吧,小宝贝会乖乖听义父的话。”小宝贝乖巧地回答。

“嗯,小宝贝最乖了,妈咪中午就回来了。”宁浅语摸了摸小宝贝的头发,在她的粉脸上亲一口,然后站起来朝着古斯道:“古斯,今天小宝贝就麻烦你了。”

“嗯。”古斯点头,“你小心点,有什么事吩咐古大就行。”

“我会的。”宁浅语点头,然后朝着小宝贝挥手,“小宝贝,再见。”

宁浅语离开后,古斯就把小宝贝给抱了起来,“小宝贝,我们也该出门了。”

“去哪?”小宝贝睁着大眼睛问。

“秘密。”古斯神神秘秘地回答。

小宝贝嘟了嘟嘴巴,然后不说话。

古斯扬了扬嘴角,牵着小宝贝,往外走。

刚跨出大门,张恒就等在那里,“古少,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古斯点了点头,然后抱着小宝贝上车。

车一路从郊区开进A市区,往云祥大厦而去。

没错,圣祥集团的总部云祥大厦。

今天圣祥集团跟张恒有一场重要的会议,不过古斯临时改变了主意跟着张恒出席。

古斯牵着小宝贝下车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个焦点。

俊逸的帅哥,牵着一个小可爱,如此搭配,那简直就是让所有人的萌翻有木有?

“义父,这里是哪?”小宝贝很大方地回视大家传过来的眼神。

“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小宝贝可能会在这里得到惊喜哦。”古斯半真半假的说。

“真的吗?”小宝贝的眼睛亮了亮,很期待义父的惊喜。

古斯的脸上带着笑,他们的小宝贝就是这么可爱。

叶昔带着圣祥集团几个高层正等在大门口迎接张恒,当看到古斯,他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还没回过神,就又注意到他牵着的小宝贝,顿时满脸诧异的将眼睛睁到了最大,过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古少。”

古少结婚、生子了?

“嗯。”古斯难得心情好,应了一声。

“古少请。”叶昔按下电梯,躬身做个‘请’的动作。

这位古少可了不得啊!江南会幕后的真正大老板。

“义父,你说的惊喜是什么?”小宝贝还没放弃她的惊喜呢。

“到时候小宝贝自然知道了。”古斯蹲下身子,朝着小宝贝道。

那一脸的温柔,不仅叶昔吓到了,就连张恒也吓得不轻。

“这还是你家那寒冰古少么?”

“我去,你家辰少才寒冰呢!千年寒冰,万年寒潭。”

“没想到你家古少还会笑。”

“你家辰少就是面瘫。”

“我家辰少面瘫那是有原因的。”

……

一直到古斯的眼神朝着他们警告的扫过来,叶昔和张恒才很有默契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停止眼神大战。

古斯把小宝贝抱起来,踏进电梯,叶昔和张恒才跟了进去。

电梯一直到五十楼才停了下来,然后一行人进入会议室。

会议室内,圣祥集团的人已经全部都等在了那里,而果然没有慕圣辰。

古斯的眼神没多大的意外,朝着张恒使了个眼色后,就抱着小宝贝自顾自地跟她一起玩拼图,似乎他根本就不是过来开会的,纯粹带着小宝贝来圣祥集团的总部来玩拼图的。

古斯是这么的轻松,并不代表着其他的人就这么的轻松。

像叶昔就坐立难安,想把辰少请过来吧。辰少现在不太舒服,还躺在休息室里。

若是不请过来吧,就这么把古少这么尊大神撂这里不是什么事。

就在叶昔纠结的时候,小宝贝憋红着小脸不知道跟古斯说了什么,古斯的眉头立即挑了起来。

时刻注意着古少这尊大神动向的叶昔,以为自己说了什么招惹到这尊大神了,立即闭上嘴巴,静等大神发飙。

会议室里,安静得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只见到古斯抬起头,淡淡地道:“叶助理,麻烦你请个秘书,送小宝贝去洗手间。”

叶昔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哦,好。”

然后叫来一个小秘书,吩咐着她带小宝贝去洗手间。

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吩咐小秘书送小宝贝去他办公室那里的洗手间。

听到叶昔这么说,古斯的眼底闪过一丝狡猾的笑。然后优雅的抿了一下性感的唇瓣,一只手抵着下巴,瞄着众人,声音不紧不慢,“你们继续,无视我就行。”

那样的不可一世的气焰,还真的够张扬的。

叶昔看了他一眼,才转身继续开会。

小秘书牵着小宝贝从会议室内出来后,就进了电梯。

从电梯出来后,小宝贝开口问,“阿姨,你带我去哪?”

“阿姨带你去叶总办公室的洗手间。”秘书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心都快融化了。

“哦。”小宝贝眨了眨眼睛,明白了。

从电梯里出来,小秘书牵着小宝贝来到了叶昔的办公室前。

“我们到了哦。”刚准备推门进去,突然在叶昔办公室隔壁的总裁办公室传来慕圣辰的声音,“叶昔?”

小秘书一怔,立即牵着小宝贝来道办公室门口,“总裁,叶总在下面跟马坊区的开发商开会。”

慕圣辰从办公桌前抬起头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小秘书牵的小宝贝。

几乎有一瞬间的错觉,他看到了浅语。

“浅语……”他喃呢出这两个字出声。

秘书没听清楚慕圣辰说的是什么,所以硬着头皮问,“总裁,要不要我去把叶总给叫来?”

这时候,小宝贝憋红着小脸小声道:“阿姨,小宝贝要上洗手间了。”

“对不起总裁,我先送小宝贝去叶总的洗手间……”说着秘书牵着小宝贝就走。

“你带她进来。”慕圣辰朝着办公室里的洗手间一指。

秘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在圣祥集团的员工都清楚一条,总裁办公室,除了叶总,谁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能踏足。

总裁说要她带小宝贝进洗手间,她没有听错吧?

慕圣辰见那个秘书半天没动,中重复道:“你带她进来。”

这个时候秘书反应过来,抱着小宝贝就往洗手间里跑。

进入洗手间后,小宝贝乖乖地自己上厕所,把从身到心都不安的小秘书留在了外面。

“这个孩子哪来的?你的亲戚?”说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慕圣辰脸上冷硬的线条,放柔了不少。

在小秘书的印象之中,总裁永远都是冷着脸,这是第一次看到总裁冷脸以外的表情,一时间竟然看痴了。

“不是你亲戚?”见到小秘书在发呆,慕圣辰的声音冷了下来,重复一遍问题。

小秘书被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回答,“不是,她是马坊区开发商带过来的,她要上洗手间,所以叶总让我带她到他的办公室的洗手间。”

“嗯。”慕圣辰没在意,把眼神落回手上的文件上。

这个时候洗手间门被打开,满脸水珠的小宝贝从里面走出来。

原来她在洗手间里,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溅了满脸的水。

小宝贝走到慕圣辰面前,礼貌地跟他道谢,“谢谢叔叔借洗手间给小宝贝。”

听到这么可爱的声音,慕圣辰再次抬起头来,当注意到小宝贝满脸的水珠,他的双眼一凝,立即放下手上的钢笔,“怎么弄一脸的水?”

慕圣辰吩咐小秘书,“你去洗手间里把那条白色的新毛巾取来。”

“是。”小秘书匆匆进洗手间取来毛巾。

慕圣辰朝着小宝贝招了招手,后者乖巧地来到了他身边。

慕圣辰轻轻地用毛巾把她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给擦干,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宝贝,今年五岁了。”小宝贝看着慕圣辰,一点都不觉得生分。

“哦。”五岁了,他和浅语的孩子也五岁了吧。

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小宝贝的身上,如果是小姑娘,应该也跟这个小宝贝一样这么的可爱。

秘书见到慕圣辰半天都不说话。而下面的会议室,还在等她把小宝贝送下去,所以她连声唤道:“总裁?总裁?”

“什么事?”自己的回忆被打断,慕圣辰很是不悦,语气明显的阴冷。

小秘书打了个寒颤,小声地道:“总裁……我该把小……宝贝送回去了。”

慕圣辰微微怔了一下,他怎么对一个无辜的秘书发脾气?低头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宝贝,慕圣辰朝着秘书挥了挥手。

“嗯,去吧。”

小秘书立即如大获特赦地,牵着小宝贝离开。

目送着小宝贝离开后,慕圣辰甩甩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来。

“慕圣辰啊慕圣辰,看到一个孩子,你都能想到宁浅语来,你果然病得不轻……”

可怜的慕大少,你真的不是想太多了。

小宝贝被秘书送下楼的时候,会议正好结束。

见到小宝贝进来,古斯立即站了起来。

“义父!”小宝贝立即往古斯的身上爬。

古斯注意到小宝贝的头发有点湿湿的,立即问,“头发怎么弄湿了?”

“小宝贝不小心把水珠弄脸上了,还湿吗?刚才那个叔叔已经帮小宝贝擦干了啊。”小宝贝吐着舌头回答。

叔叔?古斯挑了挑眉,真的会那么巧?遇到了?

“什么叔叔?”

“就那个办公室里的叔叔啊!”小宝贝回答得好不天真。

扶额,小宝贝,这里到处都是办公室里的叔叔啊!

古斯的如鹰般锐利地眼神落在小秘书的身上。

被古斯的眼神一看,小秘书都浑身哆嗦了,“是我……我们总裁。”

听到小秘书说,她带着小宝贝进了辰少的办公室。叶昔的手一哆嗦,文件都差点掉了。

辰少向来讨厌陌生人进入他的办公室,只怕这会儿在发飙了。当然现在古斯在这里,叶昔没表现出来他的不安。

“哦。”果然,古斯低头看向小宝贝,眼神里滑过一道光。

朝着张恒招了招手,“走吧。”

古斯他们离开后,叶昔才算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朝着小秘书看一眼,叶昔急匆匆地做电梯去了慕圣辰的办公室。

进去的时候,看到慕圣辰没有发飙,叶昔那挂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沉了下来。

还好还好辰少没生气,要不然他又得凌乱了。

“会议结束了?”慕圣辰连头都没抬一下。

“嗯,刚结束,他们已经离开了。”叶昔回答。

“嗯,开业的时间商量出来了吗?”慕圣辰放下手上的文件。

“他们同意了就那一天。”叶昔微微不安地道,“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为难了我们五年,今天却破天荒的这么友好了。”叶昔的声音里带着苦涩。

这五年来,张恒简直把圣祥集团给当傻子耍。

若不是辰少坚持要把马坊区扛住,他都想跟张恒闹了。

“无论会面对什么,马坊区都得做好。”慕圣辰哪能不知道叶昔的心思,他朝着他警告地看一眼。

“是。”叶昔点了点头。

叶昔小心翼翼地开口,“辰少,老夫人又住院了。”

慕圣辰的动作停了下来,“在哪个医院?”

“在市人民医院。”

“你把明天上午的行程全部空出来。”

“是。”

古斯带着小宝贝回别墅的时候,宁浅语已经从医院回来了,正在厨房里做午餐。

“妈咪,你回来了?”小宝贝一把抱着宁浅语的大腿。

“小宝贝,快洗手吃饭。”宁浅语高举着手上的锅铲,一脸的无奈。

“不嘛,小宝贝要抱妈咪。”小宝贝一副不打算撒手的表情,简直让宁浅语哭笑不得。

古斯站在那里看了一会,朝着小宝贝招了招手,“小宝贝,你再抱住妈咪,你喜欢的红烧狮子头就要胡了哦。”

小宝贝看一眼义父,又看一眼举着锅铲的宁浅语,最终点头松开了手。

古斯立即走过来,牵着小宝贝进了洗手间。

当他们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饭菜已经摆上了餐桌。

刚准备吃饭,古斯的手机响了起来。

古斯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心蹙了一下,就接听:“有事?”

“古少……”随着电话里的话语,古斯的面色瞬间冷了冷,“不去。”

说完这两个字,古斯的便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对面的宁浅语朝着他看了一眼,低头给小宝贝夹菜。

没多久,古斯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次他站起身,去了阳台接电话,接了半个小时。

宁浅语和小宝贝都吃完饭了,他都没返回来。

把小宝贝送回房间后,宁浅语再次出来,见到古斯还站在阳台上。

她不知道是具体是什么事,但这些电话打过来,全部都是要古斯去处理事情的。

宁浅语多多少少明白,古斯是因为要帮她带小宝贝,才拒绝去的。

“你去吧,我带着小宝贝去医院就行,而且我的助手可以帮忙带她。”

听到宁浅语的声音,古斯回头看向她,没说话。

“等事情忙完了,你记得赶紧回来,否则小宝贝那里,我不好交代。”宁浅语微微一笑,补充一句。

古斯有些不可思议的望向了她,深邃的眼底晕染出浅浅的惊喜,他迟了半拍,“我明晚就赶回来。”

“嗯,路上小心。”宁浅语点头。

当晚古斯就离开了别墅。

第二天一早,小宝贝找古斯没找到,询问宁浅语后得知古斯有事忙去了,她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

“义父竟然不跟小宝贝告别。”

宁浅语替古斯解释,“小宝贝,义父走得太匆忙,忘记了。”

“哦。”小宝贝点头,算是认同了宁浅语的解释。

市人民医院今天的人特别多,因为今天是宁浅语学术交流亲自手术的日子。

宁浅语带着小宝贝下车的时候,立即被人群给围住。

还好古斯早就安排好了保镖,保镖护着她们母女俩,一路进入医院为宁浅语准备的休息室。

一进去,安妮立即迎了上来。

“QianYuNing医生,这是病人的详细病例。”

宁浅语迅速地浏览了一遍,然后道:“安妮,你让病人的主治医生过来,我要问问病人的详细情况。然后准备一下,我要亲自给病人检查一遍。”

宁浅语不是不相信医院的诊断,而是身为医者,就该为自己和病人负责。

“是。”安妮很清楚宁浅语的脾气,不敢停留,立即出休息室安排去了。

很快病人的主治医生被找了过来,宁浅语详细地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亲自去检查过病人后,才签字同意手术。

进手术室前,宁浅语抱着小宝贝道:“小宝贝,妈咪去做手术了,你要乖乖地听安妮阿姨的话。”

“小宝贝给妈咪一个幸运吻,祝妈咪手术顺利。”小宝贝重重地在宁浅语的脸上波一口。

“有小宝贝的幸运吻,妈咪一定回顺利。”爱怜地捏了捏女儿的粉脸,宁浅语把小宝贝交给安妮,就匆匆进了手术室。

宁浅语进入手术室后,小宝贝无聊地捏着手上的芭比娃娃,“安妮阿姨,妈咪什么时候能出来?”

“小宝贝,妈咪一会就会出来。”安妮哄着小宝贝。

聪明的小宝贝怎么会不知道安妮是哄她的?她撇了撇嘴,然后垂着脸,靠在了椅子上。

安妮见到小宝贝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从包包里取了一包零食递给她。

小宝贝看了一眼,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后,却没有动,只是安静地坐着等。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

手术室那边还没有半点动静,正在这个时候,休息室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安妮打开门,外面是医院方的医生,找安妮有点事。

安妮没多想,关上休息室的门就走了。

小宝贝在休息室内等了一会,见安妮还没有回来。

“安妮阿姨?”她站了起来,打开休息室门。

外面很安静,连一个人都没有。

小宝贝瘪了瘪嘴,“安妮阿姨去哪了?她去妈咪那里了吗?”

小宝贝从休息室走了出去,她想要去找妈咪。

与此同时,叶昔推着慕圣辰从电梯里出来,然后往慕老太太的病房而去。

推开病房门,慕老太太正躺在病床上,慕灵珊坐在沙发上。

见到叶昔推着慕圣辰进来,慕灵珊立即站了起来。

“圣辰,你……你来了?”

自从五年前,慕圣辰对慕氏那么一次重击后,虽然说最后把慕氏完好地还给了慕正弘,但是他和慕家人之间的关系算是彻底的僵了。

慕家的人,除了慕老太太外,都对慕圣辰有愧,所以五年来,并没有多少往来。

自从上次经济频道,慕圣辰那次亮相之后,整个华夏的人震惊了,然而更震惊的是慕家的人。

“我来看看奶奶。”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到慕老太太的病床前停了下来。

慕灵珊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听到声音,慕老太太睁开眼睛,看到慕圣辰,满脸惊讶。

“小辰辰,你怎么来了?”

“奶奶,你病了,都不通知我?”慕圣辰握住慕老太太的手。

在他的印象之中,奶奶一直都是健朗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奶奶也会生病。

“奶奶就是小毛病,不用通知小辰辰。”慕老太太拍着慕圣辰的手背,安慰着她。

慕圣辰的双眼凝了凝道:“小毛病也得注意。”

“你啊,一个人要好好地照顾着自己。”这五年慕老太太跟慕圣辰来往得比较的勤,所以多少知道宁浅语的事,她没提宁浅语,只是交代着慕圣辰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慕圣辰顺从地点头。

慕圣辰在慕老太太的病床边留了半个小时,然后由叶昔送他去了一趟慕老太太的主治医生那里,确定慕老太太的身体比较的硬朗,这次只是旧伤复发,慕圣辰才放心下来。

刚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远远的,见到有个熟悉小身影,应该说被人给拽着走的小身影。

小宝贝找宁浅语好久了,找护士问,护士也不知道。

所以小宝贝,一间一间的病房找了起来。

就在小宝贝寻找妈咪的时候,一个猥琐的青年盯上了她。

“小姑娘,你在找妈咪吗?”

见到有人挡住了她的路,小宝贝停下了脚步,眨着眼睛看着对方,“叔叔,你怎么知道小宝贝在找妈咪?”

“叔叔当然知道啊。”青年的眼底带着一丝的奸笑回答。

“叔叔认识妈咪吗?”小宝贝偏头问。

“当然认识。”青年继续欺骗着小宝贝。

“那我妈咪叫什么?”小宝贝很天真地问,这下把青年给问倒了。

他沉默了一会,眼底泛过一道冷光,“你跟我走,我就知道了。”

“叔叔,小宝贝不认识你,不能跟你走。”小宝贝摇头,拒绝跟青年走。

青年朝着小宝贝恶狠狠一瞪道,然后一把拽住小宝贝的手,“那可由不得你。”

“你放开小宝贝!”小宝贝挣扎着,朝着青年拳打脚踢,只是她的力气,怎么能比得那青年?

青年担心小宝贝这么挣扎下去,会被有心人注意到,他左手捂住小宝贝的嘴,右手把小宝贝给挟腋下,然后就往楼梯间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伸过来,直接提住青年的衣领。

青年还没反应过来,另外一只手直接捏住他的右手手腕,一捏。

一阵剧痛传过来,青年松开抱住小宝贝的手,痛呼起来。

小宝贝被吓到,大哭了起来。

慕圣辰面色阴冷犹如千年寒冰,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是怒意的火焰。他心疼地把小宝贝抱进怀里,轻哄着,“小宝贝乖不哭,没事了。”

“那是我的孩子,你们干嘛?”回过神的青年恼羞成怒,倒打一耙。

经过他这么一叫,周围的人开始越围越多。

青年见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立即添油加醋,“小宝贝是我的孩子,他们两个人不怀好意,抢人。”

“辰少?”叶昔朝着慕圣辰看过去。

慕圣辰抱着被吓到的小宝贝,淡淡地道:“把他处理掉。”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在青年的煽风点火下,朝着慕圣辰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

慕圣辰的脸上越来越冷,就在这个时候,慕圣辰怀里的小宝贝抬起头,她哭着指着青年道:“坏叔叔,你不认识小宝贝的妈妈,你干嘛骗小宝贝?还抓小宝贝……”

小宝贝一开口,青年哑口无言。

“小宝贝乖,别哭了……”慕圣辰用指腹轻轻地擦着小宝贝的眼泪。

小宝贝认出慕圣辰来,眼泪婆娑地道:“漂亮叔叔,小宝贝怕怕。”

“小宝贝不怕,有叔叔在呢。”慕圣辰见到小宝贝的眼泪,心都揪疼,他赶紧抱着小宝贝哄。

被慕圣辰抱着、哄着,小宝贝渐渐安静了下来。

叶昔把青年交给医院的保安后,返回来,就看到慕圣辰和小宝贝一大一小两张脸靠在一起,竟然惊人地相似。

让叶昔一下都呆了呆,如果他不是知道辰少从来都只有少夫人一个女人,他真的有些怀疑小宝贝是不是辰少的孩子。

叶昔甩了甩头,把脑海里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甩掉,然后蹲下身子问,“小宝贝,你和义父出来的吗?”

义父?慕圣辰挑了挑眉。

叶昔解释道:“辰少,小宝贝的义父是古少。”

古斯?慕圣辰的双眼微微往上挑起来。

“不是,小宝贝跟妈咪来的,可是小宝贝找不到妈咪了。”小宝贝说到妈咪,眼眶又开始红了。

“叔叔帮小宝贝找妈咪好不好?”慕圣辰见到小宝贝一哭,心都疼了。

小宝贝见漂亮叔叔帮她找妈咪,她当然高兴啊,“谢谢叔叔。”

“妈咪是带小宝贝来医院做什么?”慕圣辰问。

“妈咪来做手术的。”小宝贝亲昵地环住慕圣辰的脖子。

才见过几次,就这么亲昵,若是让一直被小宝贝给欺负的古琴知道,大概会感叹老天不公平吧。

当然这是他们父女之间的天性,叫老天也没用。

“做手术?”慕圣辰却读解成了小宝贝的妈咪要接受手术。

他心疼地抱着小宝贝,然后吩咐叶昔去医院的柜台询问手术的情况。

叶昔询问过柜台后,竟然没有找到符合小宝贝要求的人。

在慕圣辰帮小宝贝找妈咪的时候,医院方也乱套了。

小宝贝离开休息室后不久,安妮返回去,发现她不见了。

QianYuNing医生在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结果她的孩子丢了。

这算什么事啊。

医院方大把的保安出动,甚至院方的领导亲自带着安妮在医院里寻找。

然后安排安妮去医院的广播室,给小宝贝喊话。

听到广播里,安妮的声音,小宝贝睁大了眼睛,“安妮阿姨在找小宝贝。”

“小宝贝认识广播里的人?”慕圣辰低头问。

小宝贝点头,“安妮阿姨是妈咪的助手。”

慕圣辰立即吩咐叶昔去联系医院找那个安妮。

没多久,叶昔就领着安妮过来了。

“小宝贝,可找到你了。”安妮看到小宝贝,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

“阿姨,对不起,都是小宝贝的不对。”

小宝贝很认真地跟安妮道歉,“阿姨知道小宝贝不是故意的。”

安妮走过来要抱小宝贝,小宝贝却舍不得慕圣辰。

“漂亮叔叔。”她垂着小脸看着慕圣辰。

慕圣辰揉着小宝贝的头发,低声嘱咐,“小宝贝,以后别到处乱走,想出来,要大人陪着。”

“小宝贝知道了。”小宝贝在慕圣辰的怀里点头。

“嗯,去阿姨那里吧。”慕圣辰把小宝贝放在地上。

小宝贝回头朝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朝安妮走过去。

“谢谢先生照顾小宝贝这么久。”安妮跟慕圣辰道谢后,匆匆地抱着小宝贝离开了。

而手术室中,宁浅语还在紧张的手术。

原本病人的情况就是比较特殊,当时宁浅语挑病人的时候,也就因为病例特殊的缘故,才点了这个病人。

情况在她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手术的时间的确是比正常长了点。

四个小时的手术,除了宁浅语,其他的人都只能当助理。

期间宁浅语早已经大汗淋漓,外面的人看这场现场手术学术交流的人也看得大汗淋漓。

第一次见识到了国际首席医生的精湛手术,掌控的完美。

当然更加让大家注意到的是,宁浅语左手拿手术刀,算是名副其实的死亡左手。

整个手术四个小时,宁浅语有条不紊的,一直到手术结束,从手术室里出来。

迎接她的是,雷鸣般的掌声。

“宁医生,您辛苦了。”院长双手握住宁浅语的手。

“没事。”宁浅语淡淡地点了点头。

周围参加这场学术交流的人,立即齐涌过来。

宁浅语疲惫地捏了捏鼻梁,然后朝着院长道:“不好意思,院长,我很疲惫了,麻烦你处理一下。”

院长立即明白宁浅语是什么意思,“好的,宁医生。”

宁浅语这才由保镖护着,回到休息室。

一进休息室,小宝贝看到她,就大哭起来。

“妈咪……呜呜……”

宁浅语心疼地抱住女儿,询问的眼神看向安妮,安妮一脸愧疚地朝着宁浅语道:“对不起qianyuNing医生,我不小心把小宝贝给弄丢了,刚把她给找回来。”

听到安妮说小宝贝丢里再找回来的,宁浅语脸色白了白,“小宝贝不哭,妈咪在这。”

“妈咪,小宝贝差点被……坏人抓走了,是漂亮叔叔救赶跑了坏人……”小宝贝边哭边说,语不连贯,宁浅语也没弄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她询问安妮,安妮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事情。

宁浅语猜测着小宝贝可能是遇到坏人了,然后被人救了。

小宝贝在妈咪的轻哄下睡着了,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宁浅语蹙了蹙黛眉,朝着休息室门看了一眼。

安妮立即起身拉开休息室门,出去了一会后,她返了回来。

“qianyuNing医生,外面有个人说是您的老朋友,想见见您。”

老朋友?宁浅语挑了挑眉头。

低头朝着怀里的女儿看一眼,宁浅语轻轻把她放床上,交代安妮守在床边,才离开休息室。

刚走出休息室,一道声音传过来。

“宁同学?”

这么独特的叫法,让宁浅语瞬间回头。

当看到对方是谁的时候,宁浅语的脸上绽开久违的笑。

“莫言教授?”

她五年后第一次回A市,竟然遇到了莫言教授。

“真的是你宁同学,你竟然就是qianyuNing医生。”莫言一脸的不可思议。

“莫言教授,好巧。”遇到故人,宁浅语很高兴。

“现在的你这么唤我,让我的脸躁得慌。”莫言一脸的尴尬。

宁浅语飞扬着嘴角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莫言教授。”

是啊!永远都只能是莫言教授。莫言的眼神暗了暗。

“我们多久不见了?”莫言偏头看着宁浅语问。

宁浅语浅浅一笑回答,“五年了。”

“转眼五年了,那个时候……”想起那个时候,莫言都微微有些苦涩。

当时,他没有保护好她,他竟然还怀疑她。

一直到慕圣辰的那个声明出来的时候,莫言才真的觉得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他想道歉?貌似已经错过了五年。

宁浅语笑着问,“这些年,莫言教授好吗?”

“和之前一个样,倒是你……”变了很多,几乎都快不认识了。莫言看着宁浅语默默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我出国很多年,最近才回来。”宁浅语简单的说着自己的经历。

“嗯。”qianyuNing医生的经历,莫言有耳闻,现在宁浅语说起,他却觉得心惊,一个女人独自在国外,达到现在的地位,她多辛苦,多不容易。

一会的沉默之后,宁浅语的保镖慌慌张张地找过来。

“宁小姐,小宝贝正哭着找您。”

宁浅语听到小宝贝在哭,匆匆和莫言教授说道:“莫言教授,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宁浅语急急忙忙地走了。

目送着宁浅语离开,莫言叹了一口气。

以前的他们尚无可能,现在的他们,距离更远了。

宁浅语跑进休息室的时候,小宝贝正在哭着找妈咪,安妮怎么哄都没用。

“小宝贝,妈咪来了。”宁浅语心疼地把小宝贝从安妮的手里接过来。

小宝贝扑进宁浅语的怀里后,就乖乖不哭了。

宁浅语吩咐着安妮道:“安妮,我先带小宝贝回去了,你跟医院商讨一下明天的学术课,然后发邮件给我。”

说完宁浅语抱着小宝贝就往休息室外走。

安妮急急忙忙地追上去问,“qianyuNing医生,医院安排的饭局怎么办?”

宁浅语的脚步顿了一下,道:“推掉。”

“是。”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39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