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枫叶大道和老朋友吃饭

 admin  2018-05-2123:22  38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241506236966445009.jpg

第201-205章:

宁浅语带着抱着小宝贝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开始下起雨来。

坐上车后,司机发动车子,开离医院。

天灰蒙蒙的,雨如针线般飘下。

宁浅语无神地望着车窗外,听着雨声滴答滴答的声音,眼前是一片迷蒙。

远远地看到一座火红色的建筑,宁浅语身子坐起来,双眼一凝,确定那的确是‘枫林湾’后,宁浅语立即吩咐司机,“从枫林大道过去。”

“是。”司机没有半分迟疑,方向盘一转,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个弯,往回开到后面的一个街道口,然后转进枫林大道。

车进入枫林大道后,宁浅语就命令司机减速。

她静静地看着车窗外,随着雨水往下落的枫叶,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天她推着慕圣辰在枫林大道漫步的情景。

“过来。”他朝她招了招手。

“怎么了?”她乖乖地在他面前蹲下。

他抬起手把落在她头发上的枫叶给取下来,然后倾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

车缓缓地滑出枫林大道,而宁浅语的脸上早就布满了泪水,一如外面随着雨水飘落的枫叶一样悲伤……

在宁浅语的车离开后没多久,一道奥迪车从枫林大道不远处的市中心开过来。

慕圣辰在小宝贝和安妮离开后,就和叶昔一起把那个意图骗走小宝贝的青年送警察局。

在返回公司的半路上,见到不远处枫叶飘零的枫林大道,慕圣辰神情恍惚了片刻,不自觉地开口道:“停车!”

叶昔把车停在路边。

慕圣辰一把拉开车门,然后径直下车,走进雨里。

“辰少,您去哪?”叶昔从后车厢里拿出一把伞,追了上去。

慕圣辰一把推开叶昔的伞,冷漠了说了一句,“你先回公司。”

叶昔顿了顿,最终没跟上慕圣辰,却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等在那里。

过往的路人匆匆而过,每个人都打着雨伞。慕圣辰独自走在雨中,秋末的雨很冰冷,打在脸上,丝丝的寒冷。

枫叶和当年一样红得浓郁,红得似火,不过不同于当年的浪漫,现在随雨水飘落的枫叶徒增的是悲伤。

慕圣辰静静地站在枫林大道上,想着当时他和宁浅语在这里漫步的情景。

枫叶从他们的头顶上落下来,他问她,“喜欢吗?”

“嗯,喜欢。”她抬起头望着缓缓往下落的枫叶,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有她,就是拥有了全世界。

慕圣辰一直站在枫林树下没有动,天色越来越暗,雨也越下越大,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他。

一直到暮色将近的时候,慕圣辰才转身往回走。

上车后,叶昔问他去哪,他说了一个‘家’字。

而对慕圣辰来说,家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豪苑小区,一个是凤溪小区,都是他和宁浅语一起住过的地方,只是相比,他和宁浅语住豪苑小区的日子比较长,回忆也更多。

而叶昔就是把慕圣辰送到了豪苑小区。

这五年来,慕圣辰害怕触景伤情,从那次晕倒在书房后,就再没回来过。

叶昔安排了人,每天都会去两个小区打扫。

用房卡打开门后,慕圣辰缓缓地踏了进去,一如五年前一样没有半点变化,却有一种寂寥的空荡感迎面扑来。

没有去换衣服,他直接进了书房,反锁了门。

缓缓地拉开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里面有一个锦盒,那里面放着他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戒子。

缓缓地把锦盒打开,慕圣辰怔怔盯着那枚他特意为宁浅语定制的戒子。

红色的三角形钻戒,在灯光下发着璀璨的光芒,却点不亮他那已经随着宁浅语离开而熄灭的心。

他后悔怎么没有把这戒子送给她,送给了她,也许他们之间还能存在一个联系……不对,也许一样不会有联系,正如她毫不犹豫地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他一样……

她会跟他撇得干干净净……

不会留下半点多余的东西。

她的东西?突然慕圣辰睁大眼睛,慌张地从办公椅子上站起来,往书房外跑去,一直跑进房间。

拉开衣柜,里面的衣服挂得整整齐齐,但慕圣辰却看出却了不少衣服,宁浅语的旧衣服不见了。

当时她在医院住院,是不可能把衣服给带走的,只有一个可能之后她回来过……

只要她回来后,那豪苑小区的视频一定留下了她的身影。

这些年他着急着找她,根本就没想到她有可能回来过。

慕圣辰犹如找到了救命稻草后,急匆匆地跑出公寓。

买晚餐送过来的叶昔,见到慕圣辰急匆匆地从公寓里跑出来,一脸的惊讶。

“辰少,您去哪?”

“叶昔,她回来过,浅语她回来过……”慕圣辰激动地握着叶昔的肩膀问。

少夫人回来过?叶昔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放下手上的餐盒,叶昔就随着慕圣辰去找豪苑小区的物业。

从物业那里把公寓这个楼层,五年来的视频资料全部给取了过来。

回到公寓后,叶昔和慕圣辰开始一个个的视频查看。

由于视频太多,一晚上并没有看完,所以第二天,叶昔匆匆回公司安排了一下工作后,又带了不少的人返回公寓,一起寻找视频。

随着看完的视频越来越多,却依旧没有能找到一点可疑的影子,慕圣辰开始有些心浮气躁起来。

叶昔突然大叫一声,“辰少,您看?”

慕圣辰的视线转过去,就看到视频之中,有个很陌生的青年来到公寓。

他按下门铃,公寓的门从里面被打开,可以看到张阿姨跟对方聊了几句,然后就把一个袋子交给对方,那个袋子慕圣辰很熟悉,就是当时宁浅语搬来公寓的时候,带来的那个行李袋。

时间显示是宁浅语在医院住院的时间。

也就是说,宁浅语没有回来过,而是别人来替她取的东西。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张阿姨会私自把宁浅语的东西给这个人?

慕圣辰盯着视频,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良久后,慕圣辰才开口,“叶昔,去查张阿姨和这个人,就算把A市翻过来,也要找到他们。”

“是。”叶昔领命,带着人匆匆地离开。

小宝贝因为受到了惊吓的原因,昨晚一整晚都在做噩梦。

宁浅语虽然想陪小宝贝一天,但学术交流是已定行程,宁浅语只能带着小宝贝去医院。

还好今天宁浅语不用进手术室,只是一般的讲座。

把小宝贝安排在讲台下,由助手陪着,宁浅语才放心地在讲台上讲课。

一直从九点半到十一点,讲座才结束。

宁浅语疲惫地收拾东西,准备带小宝贝离开。

这个时候莫言走了过来,吞吞吐吐地开口,“宁同学额……宁医生。”

“莫言教授,你还是叫我宁同学吧,我也比较的习惯。”宁浅语把讲台上的资料收进包后,笑着道。

“那个宁同学,有空一起吃个饭吗?”莫言说完后,有些紧张地看着宁浅语。

说实话,他是真的担心宁浅语会拒绝他。

却没想到宁浅语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好啊!我也正好想请莫言教授吃饭呢。”

“谢谢。”莫言真诚地道谢。

“莫言教授生分了啊!请等我一下。”宁浅语笑了笑,然后走下讲台,把手上的包包递给助手,吩咐了助手几句后,把小宝贝抱了起来。

莫言见到宁浅语怀里的小宝贝,有瞬间的错愕,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五年都过去了,她有孩子是很正常的事。

这么一想,莫言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宁浅语抱着小宝贝走到莫言的面前道:“小宝贝,快叫莫叔叔。”

“莫叔叔好。”小宝贝甜甜地唤着莫言。

初次跟小孩子打交道,莫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僵硬地说了句,“你好。”

话音刚落,一声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

“妈咪,小宝贝饿了。”小宝贝苦着小脸,通知妈咪,她该吃饭了。

“妈咪马上带着小宝贝去吃饭。”宁浅语捏了捏小宝贝的脸,然后朝着莫言尴尬一笑:“莫言教授,不介意我们增加一个成员吧?”

莫言恍然一笑道:“当然不介意。”

刚走出教室,等在外面的保镖立即迎了过来。

“宁小姐。”

宁浅语吩咐道:“你们今天不用跟着我了,直接回去。”

“宁小姐,这……”保镖有些为难地看着宁浅语。

宁浅语知道他们都是奉着古斯的命令跟着她的,若是没做好,古斯那里不能交代,立即道:“你们回去吧,古斯那边,我会跟他说。”

“是。”保镖这才离开。

此时,在医院门口,一辆限量版莲花跑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然后停在那里。

车上坐着个长发飘飘,皮衣、皮裤的女子,因为脸上戴着墨镜,所以不知道她的样貌。

车门拉开,女子很有气场地从莲花跑车上走下来,并没有进医院,而是斜靠在车门上,静静地等着。

没等多久,宁浅语牵着小宝贝和莫言一起从医院走出来。

女子扬了扬嘴角,站直身子,缓缓地抬起右手,把脸上的墨镜取下来,露出古琴那张绝艳的脸。

原来古斯昨晚在确定自己赶不回A市后,就直接给古琴打电话,让她来A市帮宁浅语带小宝贝。

为此,古斯还第一次对古琴童靴使用了胁迫手段。

古琴虽然说是个鬼精灵,但要跟她家鬼才的大哥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幼儿园遇到了大学生,彻底地败下阵来,乖乖地连夜坐飞机赶来A市。

从张恒那里搞来一辆莲花跑车后,古琴就直接来了市人民医院找宁浅语。

几乎是在古琴取下眼镜的瞬间,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了她的身上。

古琴嘴角勾着笑,对周围的视线犹如没看到一样,只把视线停在宁浅语和小宝贝的身上。

跟莫言闲聊的宁浅语根本没有注意古琴,倒是小宝贝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的干妈。

“干妈!”

听到小宝贝叫‘干妈’,宁浅语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站在莲花小车旁边的打扮前卫的古琴,几乎有瞬间没反应过来。

“小宝贝。”古琴微笑着朝小宝贝挥手,后者挣开宁浅语的手,朝着古琴跑过去。

见到小宝贝跑过来,古琴大步朝她走来。小宝贝一把扑进她的怀里,“干妈,小宝贝想你了。”

“干妈也想小宝贝了。”古琴把小宝贝抱起来,在她的脸上重重亲一口。

“干妈,你快带小宝贝出去玩,小宝贝可闷死了,妈咪还不允许小宝贝乱动。”小宝贝才这么点大,正是多动的时候,宁浅语却让她乖乖地在台下坐了这么久,也难怪把小宝贝给闷坏了。

“干妈就是来接小宝贝去玩的。”古琴抱着小宝贝站起来,朝着走过来的宁浅语唤道:“浅语姐姐。”

“古琴,你来了,怎么都不打个电话给我。”宁浅语一脸的笑意。

古琴扬了扬嘴角道:“想给你和小宝贝一个惊喜,所以才没让张恒给你打电话。”

“嗯,古琴,我中午跟人约好了吃饭,可能暂时不能陪你了。”宁浅语一脸的歉意。

古琴一点都不介意地提议道:“没事,我带着小宝贝去玩,你吃完午餐后,再去找我们好了。”

“嗯,好。”宁浅语摸了摸小宝贝的头发,然后把小宝贝抱上车。

“妈咪再见。”

“小宝贝再见。”

目送古琴载着小宝贝离开后,宁浅语才转身走回莫言身边,“莫言教授,我们去吃饭吧,我注意到前面的拐角处新开了一间西餐厅的样子,我们就去那里吃午餐好不好?”

莫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只‘嗯’了一声。

宁浅语和莫言,隔了大概两米远,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着想着各自的心事,谁都没跟谁主动开口说话。

踏进西餐厅,服务员小姐就迎了上来,“请问两位有订位吗?”

“没有,请帮我们准备一个雅致点的包厢。”宁浅语浅笑着回答。

“请两位跟我来。”说着服务员小姐往前面带路。

“谢谢。”宁浅语礼貌地道谢后转头朝着莫言浅浅一笑跟了上去。

跟着服务员进入包厢后,宁浅语熟门熟路地拿着菜单递给莫言,然后大方地跟服务员点了她的餐。

莫言点餐后,服务员说了句‘请稍等’,就离开了。

服务员离开后,包厢里安静下来,莫言一直看着宁浅语,现在的她真的跟以前不同了。

以前的宁浅语性格随和、有点小内向,而现在的她大方、开朗了不少。

似乎是感觉到了莫言的视线,宁浅语回过神来,看向他。“怎么了?”

莫言蠕了蠕嘴唇道:“没什么,时间改变了不少东西。”

宁浅语恍然一笑,伸手勾起脸颊边散落的发丝。

“五年,很多东西已经物是人非了。”

的确物是人非了!莫言沉默了几秒道:“你和他现在还好吧?”

原本莫言询问的是宁浅语和慕圣辰,而宁浅语却听成了她和小宝贝,所以想都没想就回答,“我们生活得很好。”

莫言点了点头,没说话,视线落向了窗外。

是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他们怎么会生活得不好?

没多久,服务员就把他们的餐点送了过来。

上好的西餐,对宁浅语来说,依旧如当年,不是很讨厌、也不是很喜欢。

雅致的包厢里,响起了轻柔的音乐声,让宁浅语想起了那个时候,她和慕圣辰在枫林湾,她嫌弃枫林湾的音乐不合情合景的时候,慕圣辰替她亲自演奏一曲的情景。

坐在钢琴前的慕圣辰染上了一层温柔的面纱,她觉得他是对她有情的,然而现在想想他只不过是布置出一个她觉得而已。

“宁同学?”莫言的声音传过来。

宁浅语回过神,朝着莫言抱歉地看过去,“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情去了。”

莫言朝着宁浅语看一眼,张了张嘴,最后抬起右手把纸巾递给她。

后者回过神,才感觉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泪流满面。

宁浅语尴尬一笑,解释道:“谢谢,那个,我只是呛到了。”

西餐里连辣椒都没有,怎么会呛到?莫言最终没有戳破宁浅语的话。

他想问她,她为什么哭?

他想伸手给她擦眼泪。

他想轻声地哄哄她!

可是现在的他没有这个资格了。

莫言捏着刀叉的手,悄悄地紧了紧,他的视线盯着宁浅语垂着的脸看了好一会,最后移开。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吃午餐。

同在这个西餐厅的包厢内,慕圣辰端着高脚杯地看着对面喜笑颜开的某男。

“蔚晴准备放弃整座森林嫁你了?”

对面的景瑞翻了翻白眼道:“今天我心情好,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生气。“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慕圣辰尤衷地替景瑞高兴。

虽然说他的花心伤了蔚晴的心,但辛辛苦苦总算把人给追回来的不是么?不像他,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察觉到了慕圣辰的情绪不对,景瑞一改吊儿郎当的态度,问,“还没找到她吗?”

“没有。”慕圣辰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景瑞拍了拍慕圣辰的肩膀道:“会找到她的,别着急。”

“五年都过去了,我还急什么。”嘴上说得这么风淡云飘,心里却是慢慢的苦涩。

“蔚晴怎么会放你一个人出来?”

“她由我妈和我姐陪着呢,你都知道女人聊天,男人永远都插不上嘴的,所以就出来找你吃饭了。”景瑞耸着肩头道。

“我看你是被她们给赶出来的吧。”慕圣辰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圣辰,有时候不要太聪明,会遭人嫉妒的。”景瑞翻了翻白眼。

“哈哈,不笑你了。来我们干一杯,恭喜蔚晴完结了你这个花花公子……”

“我去,你这是什么祝福语……”景瑞不满地嘀咕着,却依旧跟慕圣辰碰杯。

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把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刚饮完,景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慕圣辰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是蔚晴打电话来管你了吧。”

景瑞没有说话,不过那表情证明慕圣辰是猜对了。

景瑞靠椅子上,接听着电话。“嗯,我跟圣辰在吃饭,你吃过了吗……我马上就回来接你,没喝……知道了。”

景瑞挂断电话后,迎接他的就是慕圣辰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恍然一笑道:“以前我常笑你,现在算是了解你的心情了。”

“珍惜。”慕圣辰只是说了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却包含了太多太多。

“好啦,我先走了,具体的婚期,到时候再通知你。”景瑞站在来说。

“嗯。”慕圣辰跟着站了起来。

景瑞的眼神落在慕圣辰所坐的轮椅上,轻轻地道:“一定要如此吗?”

慕圣辰淡淡地回答,“如果没有她,我这辈子没必要再站起来。”

“嗯,走了。”景瑞挥了挥手离开包厢。

慕圣辰在包厢里坐了一会,叶昔从外面进来了。

“辰少,已经买单。”

“嗯,走吧,通知万达广场的主管开会。”

“是。”

在慕圣辰离开西餐厅不久,宁浅语也招来服务员买单。

不等宁浅语开口,莫言率先拿出皮包来,“小姐多少钱?”

“一共一千八百块。”

宁浅语一把拦住莫言,道:“说了我请客,怎么能让莫言教授买单?”

结果宁浅语拉开包包,却发现包包里只有美金,卡也只有M国卡,她一脸尴尬地道:“呃,你们收美金吗?”

服务小姐很礼貌地道:“对不起,小姐,我们餐厅不收美金,只接收现金和刷卡。”

“这顿还是我请吧。”莫言从皮夹里抽出卡递给服务小姐。

宁浅语很不好意思地说,“那个莫言教授,不好意思啊,我还没来得及去兑换华夏币。”

莫言温和一笑道:“我请宁同学吃顿饭也应该的。”

结账后,宁浅语和莫言一起从包厢里走出来。

走出西餐厅后,莫言开口,“宁同学去哪?我车在人民医院,需要我送吗?”

宁浅语朝着马路对面的停车场的一辆加长林肯道:“不用,我的司机在那边等我。”

是啊!圣祥集团总裁夫人,都有专车接送,怎么会需要他送?莫言苦涩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宁同学再见。”

“再见!”宁浅语朝着莫言挥了挥手后,朝着马路对面而去。

古琴牵着小宝贝从万达广场的游乐场出来,路过一楼大厅的时候,突然小宝贝迎面看到走过来的一对父女俩,女儿的手中正抓着一个父亲刚从抓娃娃机里抓来的绒毛娃娃,忍不住羡慕地多看了一眼。

“干妈,小宝贝也要毛绒娃娃。”

向来对小宝贝有求必应的古琴,立即拍着胸脯道:“小宝贝要哪个?干妈给你抓来。”

小宝贝喜上眉梢地指着爪娃娃机说:“干妈,小宝贝要那个粉色的芭比娃娃。”

“小宝贝,你等着,干妈马上就给你抓过来。”古琴说着往抓娃娃机里投币。

然后操控着爪机,给小宝贝爪芭比娃娃。

然后某个人技术太差,币投了不少,结果每次都差了那么一点就抓到小宝贝要的那只粉色芭比娃娃的时候,突然间掉了。

小宝贝郁闷不已,“干妈,你好逊哦。”

古琴那叫一个尴尬啊,再试一次,如果再抓不到,老娘把这抓娃娃机给砸咯。想着古琴再次投币进入抓娃娃机里。

这一次她掌控得很稳当,最终她终于抓到了一只娃娃。

“小宝贝,你看,你干妈抓到了吧。”捏着手上的娃娃,古琴一脸的成就感,这可是她半个小时的成果啊,简直太不容易了。

结果小宝贝凉凉地道:“干妈,小宝贝要的是那只粉色的芭比娃娃,而不是你手上这只丑不拉几的乌龟。”

古琴那满腔的兴奋,被小宝贝的鄙视给彻底的浇熄了。

“小宝贝,要不然干妈给你去店面里买个粉色的芭比娃娃?”

“不要。”小宝贝拒绝。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过来,“小宝贝?”

听到声音,小宝贝回过身来,就看到一群西装挺直的人从大厅的入口处进来,最前面的就是坐着轮椅的慕圣辰。

“漂亮叔叔。”认出慕圣辰的小宝贝,立即飞扑过去。

然后在小宝贝就在慕圣辰身后那一行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爬上慕圣辰的大腿,而慕圣辰亲昵地把小宝贝弄乱的头发给拂开。

看着那对父女俩自然不过的动作,那边的古琴抽了抽嘴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父女效应?

不知道小宝贝跟慕圣辰说了什么,慕圣辰把那一堆西装挺直的人撇下后,操控着轮椅往古琴这个方向而来。 

“你好。”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古琴的身上,对于古琴他虽然说只有一面之缘,却有很深的印象。

“你好。”古琴朝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小宝贝道:“小宝贝来,干妈抱。”

“才不要,干妈连个娃娃都抓不到。”小宝贝直接鄙视她家干妈?

古琴立即反驳道,“哪没抓到?你手上的不是吗?”

“漂亮叔叔,你看我干妈好逊哦,她给小宝贝抓了一只丑不拉几的乌龟。”小宝贝丝毫不客气地把她家干妈给出卖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在小宝贝的心中,慕圣辰的地位比她家干妈还高一些,可怜的古琴再一次败给了血缘。

听到小宝贝的话,古琴脸上的肌肉僵了僵,不,应该说她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

她的女神形象啊!

看着小宝贝把她家干妈气得抓狂的样子,慕圣辰简直哭笑不得,“叔叔给小宝贝抓娃娃好不好?”

“好啊。”小宝贝高兴地拍着手。

身后的叶昔立即捧上硬币。

慕圣辰往机子里投币后,偏头问,“小宝贝,你要哪个?”

小宝贝把脸贴紧玻璃橱窗,指着最里面的那个粉色的芭比娃娃道:“那个芭比娃娃,粉色的那个。”

“好。”慕圣辰点头,操控着机器,精准地把小宝贝要的那只粉色的芭比娃娃给抓起来。

“哇,漂亮叔叔好棒哦!”小宝贝开心地伸出手,从慕圣辰的手上把娃娃接过来,欢呼起来。

“好可爱……”小宝贝用粉脸蹭着芭比娃娃,“我好喜欢,漂亮叔叔最棒。”

而站在不远处的古琴一脸的不平,刚才她给小宝贝夹到乌龟,小宝贝还一脸嫌弃呢。

现在那个男人给她抓到娃娃她竟然高兴成这样,我嘞,谁跟她更亲?

额……好吧,那个男人跟她更亲。

古琴耷拉着嘴巴,看着那对养眼的父女俩,心里叹了一口气。

看到小宝贝这么欢喜,慕圣辰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小宝贝你还想要哪个?叔叔全抓给你。”

“我要这只、那只。”小宝贝兴奋地指着一只又一只的布偶,“还有下面那只……”

而慕圣辰果然没有辜负小宝贝的期望,将她点名的每只娃娃都抓出来,送到小宝贝的怀里。

就这样,在万达广场的抓娃娃机前,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拼命地抓娃娃,而他身边娇小的小萝莉则是不断地在一旁摇旗呐喊着,将一个个的战利品给收进怀里。

自己拿不过来,她还直接把叶昔给使唤成了免费劳动力。

一直到再也拿不下了,小宝贝才苦恼地叫停。

“不要了?”慕圣辰含笑着问。

“不要了,小宝贝已经够了。”小宝贝抱着怀里的毛绒娃娃笑开了花。

“嗯。”慕圣辰点点头。

“干妈,你看,全部都是我漂亮叔叔抓的。”小宝贝跑到古琴面前炫耀。

后者的脸色是一阵白一阵青,不仅被小宝贝给鄙视了,还被小宝贝给郁闷到了。

“小宝贝,我们该走了。”古琴朝着小宝贝招了招手,现在不走,等会浅语姐姐过来撞上慕大少,可就有些不妙了。

“哦。”小宝贝听到古琴说要走了,脸上的笑立即垮了下来。

古琴翻了翻白眼,她有这么招人厌吗?

“漂亮叔叔,小宝贝要走啦。”小宝贝爬上慕圣辰的腿,重重地在慕圣辰的脸上亲一口。

“小宝贝再见。”慕圣辰点了点头。

目送着小宝贝离开后,慕圣辰才收回眼神。

身后的叶昔这才走过来,“辰少,大家在会议室等着您。”

“嗯。”慕圣辰脸上的柔似春水在瞬间转化成千尺的寒冰。

叶昔推着慕圣辰刚离开,宁浅语边打电话边往游乐场的方向找过来。

“喂,古琴,你和小宝贝是在游乐场吗?我已经到游乐场门口了。”

电话里传来古琴略微慌张的声音,“浅语姐姐,你去游乐场了吗?我和小宝贝在喷泉这边。”

“哦,我马上过来。”宁浅语根本就没多想,挂断电话后,就往外走。

宁浅语找到幽月湖的时候,古琴抱着小宝贝正在看喷泉。

“小宝贝!”

“妈咪。”小宝贝听到妈咪的声音,高兴地朝着宁浅语扬手。

“浅语姐姐。”古琴偷偷瞄一眼宁浅语,发现宁浅语的脸色没什么不对劲,古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小宝贝有没有给干妈找麻烦?”宁浅语摸了摸小宝贝的头发道。

“小宝贝乖着呢,怎么会找麻烦。”古琴抢先回答。

“小宝贝,真的吗?”宁浅语询问的眼神看向小宝贝。

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自己还能不清楚?如果换古斯过来,倒能管得住她,古琴的话,大概只有被她给压榨的份。

“当然真的。”小宝贝得意的扬起下巴。

“嗯。”宁浅语点头,算是相信小宝贝的话了。“小宝贝已经玩够了吧?玩够了的话,妈咪带你进去买点东西。”

“买东西?”古琴的眼睛睁得老大,然后大声地道:“不行。”

宁浅语莫名奇妙地看着古琴,“为什么不行?”

古琴这才惊觉她的反应有些过激了点,“那个……我刚才带着小宝贝逛了一圈,觉得这万达广场的东西不行。要不然,我们去别的商场吧?”

古琴都有些佩服自己,竟然能找到这么一个完美的借口。

宁浅语以为古琴是觉得万达广场她要的东西万达广场没有,于是说,“万达广场作为A市最大的奢侈品广场,东西都还不错吧。而且我只是给小宝贝买些外套。”

古琴没想到宁浅语会这么说,瞬间语塞了,“那个……”

“还是说古琴你赶时间?”宁浅语见到古琴一脸的为难,以为她是赶时间,却不知道古琴是担心宁浅语在万达广场遇到慕圣辰而伤心。”是啊,我赶时间。“古琴僵着脸回答。

“那古琴你先走?”宁浅语挑眉问。

古琴听到宁浅语这么说,干笑着回答,“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不差这点时间。”

“好。”宁浅语一点都没怀疑古琴,抱着小宝贝就往万达广场里面走。

给小宝贝买衣服的过程,古琴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希望能提前发现慕大少,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拉着宁浅语躲过。

一直把小宝贝的衣服买齐,都没有再见到慕圣辰,古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从万达广场出来后,来到停车场,宁浅语才注意到古琴的车内塞满了毛绒玩具。

“怎么这么多的毛绒玩具?”

毛绒玩具?古琴一拍额头,竟然把毛绒玩具给忘记了。

旁边的小宝贝献宝地举起毛绒娃娃道:“妈咪,这是漂亮叔叔帮小宝贝从抓娃娃机里抓的哦。”

“抓这么多?”宁浅语询问地看向古琴,后者硬着头皮点头,“是啊!就遇到个好心的人,替小宝贝抓的。”

宁浅语捏了捏小宝贝的俏鼻道:“小宝贝下次不许再这么麻烦陌生人了。”

“漂亮叔叔又不是陌生人。”小宝贝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因为声音太小,宁浅语并没有听清楚,“小宝贝你说什么?”

旁边的古琴立即接口,“浅语姐姐,小宝贝只是特别喜欢这些毛绒玩具,你别怪她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道:“古琴,你开车回别墅,我跟小宝贝坐保姆车。”

“好。”古琴坐上莲花跑车,率先开车离开。

目送古琴的车离开后,宁浅语便抱着小宝贝上了保姆车,加长林肯从停车场滑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慕圣辰正由叶昔推着往停车场来,正好和宁浅语所坐的加长林肯擦肩而过。

就在这个时候,慕圣辰的眼神一瞥,正好看到加长林肯车内宁浅语的侧脸,他几乎是瞬间的失神。

就在慕圣辰失神的瞬间,加长林肯开离了万达广场的停车场。

慕圣辰回过神,甩了甩头。

大概是因为有找到了一点关于她的信息,竟然让他产生了错觉。

五年来,整个A市哪个地方没有被他给翻遍?

她若是在A市,早就被他给找出来了。

她现在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辰少?”

慕圣辰抬起头,朝着叶昔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坐上后车座,叶昔迅速地把轮椅给收进了后车厢里。

回到别墅后,古琴立即回房间给古斯打电话。

“古大少,出事了。”

“什么事?”古斯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一点都没被古琴的大惊小怪给吓到。

“今天我带着小宝贝在万达广场遇到慕圣辰了,差点浅语姐也遇到了,还好我机灵……”古琴在电话里滔滔不绝,而那边的古斯一脸的凌乱打断了她,“原本他们可能见面的,结果被你给破坏了?”

古琴邀功道:“是啊!古老大,我够聪明吧。”

古斯翻了翻白眼,你聪明,你聪明个屁呢。

老子费尽心思让她们见面,结果被你给破坏掉了。

当然古斯是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古琴的,就古琴这张大嘴巴,让她知道的事,不出半个小时,她能宣告给全世界听。那个时候宁浅语大概得有多远就躲多远了。

“古大美女,我明天回A市区。”说完古斯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古琴瞪着手上的手机,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好心好意地给古少大电话,结果还被挂了电话。这让她古大美女的脸往哪搁?当然哪搁也不管古大少的事了。

第二天古斯果然回了A市,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古琴同学随意去玩。

古斯担心再被古琴给破坏掉他的计划,所以早早地把古琴给支走。

而古琴一点都不知道古大少的主意,兴高采烈地出去玩了。

当然她还想带着小宝贝出去玩,但很快就被古斯给杜绝了她的想法。

而这个时候,慕圣辰那边对于张阿姨和那个陌生的人的调查也取得了进展。

叶昔费尽心思,找到了五年前在公寓里当保姆的张阿姨。

从张阿姨的嘴里知道一个重要的消息,她是被人给特意安排进慕圣辰的公寓里的。对方是什么身份她并不知道,只是给了她十万块钱,让她好生地照顾宁浅语。

另外叶昔还从张阿姨的嘴里,得到了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那就是那个人来公寓里取东西的前,给张阿姨打了个电话。

第二个消息对慕圣辰来说,是个好消息。

叶昔很快就查到了那个号码的主人。

很庆幸,对方用的实名登记的号码。

只是过去了五年的原因,所以要找到对方有些困难,但总比一点希望都没有好吧。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40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