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圣辰醋意满天飞他追着她出来

 admin  2018-05-2123:40  33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241506241295112427.jpg

第206-210章:

时间一天天过去,宁浅语的学术交流只剩下最后两天了。

由于这两天全部都是手术,所以宁浅语特意让助手安排休息两天。

这天晚餐后,古琴来到了宁浅语的房间。

“浅语姐姐,你能帮我个忙吗?”

宁浅语叠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什么忙?”

“我想你帮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古琴一脸尴尬地解释说:“本来是跟人约好了陪人参加宴会的,但刚才我实验室那边有事让我赶回去。如果放人鸽子,会给人不太好的印象。”

宁浅语沉默了几秒,最后回答,“嗯,我跟古斯说一下,让他今晚帮忙带小宝贝。”

“我已经跟古大少说了,他已经答应今晚帮忙带小宝贝了。”古琴表面上回答得很随意,其实她的心里在痛哭。

原来她为了让古斯答应帮忙带小宝贝,跟古斯签订了很多的不平等条约。

宁浅语点头问,“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是不是要准备礼服?”

“时间是今晚八点,地点在帝豪会所。”古琴眨着眼睛,把手上的礼盒袋子递给了宁浅语。

“什么?”宁浅语瞪着袋子疑惑地问。

“礼服我已经准备好了,浅语姐姐,我来替你打扮吧。”

“不用啦,我就换下衣服就行。”

“化点淡妆。”

“好吧。”

被古琴收拾了一番后,宁浅语上了司机的车。

“义父,妈咪去哪?”小宝贝趴在古斯的身上,目送着妈咪上车。

“妈咪去找惊喜。”古斯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

他早就查过了,这个宴会慕圣辰是受邀人之一,所以就算古琴不请他帮忙带小宝贝,他也会想办法安排宁浅语去参加。

当然古琴这送上门的不平等条约,他不要白不要啊。

只能说可怜的古琴,又被他家的狐狸古大少给算计了。

今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能重逢了吧。

古斯看着在怀里爬来爬去的小宝贝,眼神凝了凝。

今晚的帝豪会所格外热闹,因为今天是A市最有名的潘氏老总彼得·潘的八十大寿,寿宴在帝豪会所举行。

在A市比较有名的人全部都过来了,慕圣辰是受邀人之一。

如果是其他的人来邀请,他一定不会来参加。但是彼得·潘跟圣祥集团有合作往来,所以慕圣辰准时来到了宴会场。

由叶昔推着进去的慕圣辰,从进入会所的那一刻,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的确是焦点,华夏第一集团的总裁,还是个残废,无论从哪个话题,都是十足十的吸引人。

而慕圣辰对于这些眼神犹如没看到一样,跟宴会的主人打了声招呼后,就让叶昔把他推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坐下。

周围有人想过来攀谈,但因为慕圣辰冰冷态度,而识趣地走开。

“慕总。”伴随着一道惊喜的声音和浓郁的香水味,一个美人来到了慕圣辰的对面。

慕圣辰淡淡地朝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眼神。

“慕总,好久不见。”唐薛雅自来熟地在慕圣辰的对面坐下来。

原本唐薛雅这样的美人在这种宴会场所就是焦点,现在见到她竟然和慕圣辰这么亲密的坐在一起,那些有想法的人都讪讪地把想法给消除。

在华夏谁不知道慕圣辰的身份?跟人家抢?抢得过吗?

慕圣辰‘嗯’一声,叶昔立即移了一下身子,挡在了他和唐薛雅之间。

“慕总,近来如何?”唐薛雅对自己的样貌和手段很有信心。

要知道,她已经暗地里观察很久了。

凡是靠近慕圣辰身边的不管男的还是女的,他都不会跟人说话。

而她过来,慕圣辰应了她,就说明她是特别的不是吗?

其实唐薛雅是真的想多了,如果不是叶昔正好站在他和唐薛雅之间,只怕慕圣辰已经不堪忍受她的香水味赶人了

之所以‘嗯’一声,那是慕圣辰示意叶昔隔开唐薛雅。

就在这个时候,会所的大门口进来一男一女,男的大家都认识,是彼得·潘的小儿子潘明秋,而女子比较陌生,但并不影响她的惊艳。

一身水蓝色的拖拽长裙,冰雪瓷肌的脖子上带着同色的水蓝宝石项链,耳朵上,也是同色的五角星耳坠。

一双清澈的眼眸,镶嵌在化着淡妆的美丽面孔上,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那边依稀有人在轻薄地笑,“不知道明秋少爷这是从哪骗来的清纯美人啊!气质这么好。”

“怎么?你有兴趣?那你可等明秋少爷玩腻了,然后再排队……”

伴随着这句话音落下,响起的是一阵猥琐的笑声……

这些声音传进慕圣辰的耳里,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被吸引,而是把自己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唐薛雅原本是整个会场的焦点,然而从那边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大家的眼神就从她的身上给全部转移到了对方的身上,令她这张绝色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好不难看。

只听到她冷哼一声,冷冷地道:“扭扭捏捏,难登大雅之堂。”

女人之间的嫉妒,慕圣辰不是没领教过,朝着唐薛雅看了一眼,并没多大的反应。

然而叶昔的一声惊呼,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辰少,您快看。”

叶昔震惊了,那个人,那个人不是少夫人吗?不是失踪了五年的少夫人吗?

慕圣辰随着叶昔的视线看过去,当看到那一抹被人给围住的蓝色的身影的时候,他的眼神定住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慕圣辰的视线,宁浅语朝着这个方向看过来。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时间在瞬间停止了,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他们只看到了彼此。

宁浅语没想到她会遇到慕圣辰,她以为她只是过来代替古琴参加一个宴会而已,就待一会就离开。

却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她竟然遇到慕圣辰了。

说她回A市没想过可能会遇到慕圣辰,那是不可能的。

但在她的学术交流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却遇到了慕圣辰,这就出乎了她的意料。

慕圣辰和宁浅语的对视,别人也许没有注意到,但是时刻关注着慕圣辰动静的唐薛雅却注意到了。

慕圣辰跟那个女人认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嫉妒从唐薛雅的眼底滑过。

紧接着一个想法在唐薛雅的脑子里形成,她的眼底滑过一丝阴沉,然后她的手就悄悄地挽到了慕圣辰的手臂上。

慕圣辰正看着宁浅语失神,一点都没注意到唐薛雅的动作。

而宁浅语在看到唐薛雅的手挽到慕圣辰手臂上的时候,眼神一暗,然后转过头去,跟她的男伴说话,再也没有看向慕圣辰。

慕圣辰的视线转到宁浅语身边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他认识,是彼得·潘的小儿子,是A市公认的风流少爷,她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慕圣辰的身上散发出幽冷而恐怖的气息,靠他最近的唐薛雅首当其冲,身子打个寒颤。

慕圣辰这才发觉到她的手正挽在他的手臂上,眼神一冷,把她的手臂给甩开。

“叶昔。”

“是。”叶昔立即抽出手帕出来递给慕圣辰。

慕圣辰拿着手帕,用力的擦着自己刚刚被唐薛雅挽过的手臂,可是不管怎么擦,他还是觉得肮脏无比。

看到慕圣辰的动作,唐薛雅高傲的自尊心很受伤。

她的眼神一冷,朝着那边的宁浅语看过去,正好宁浅语朝这边看过来。

唐薛雅故意勾了勾嘴角,朝着宁浅语挑衅一笑。

宁浅语的眼神闪了闪,然后迅速地移开。

唐薛雅胜利一笑!虽然说她在慕圣辰碰了壁,但是赢了宁浅语就够了。

宁浅语的眼神移开后,觉得心里一阵疼痛。

她不停地在心里劝着自己,不是说不在意了吗?不是说放弃了吗?为什么会痛?为什么还要痛?

“宁小姐,你怎么了?”潘明秋语气很关心,但他那双闪动着狩猎光芒的眼睛,却在暗地里肆无忌惮地扫量着宁浅语。

原本他和古琴只是在江南会所认识的,古琴那种大方、开放的女人,他很有兴趣。

原本在古琴打电话给他说,她有事不能过来陪他参加宴会,让另外一个人代替她的时候,他是很失望的。

不过在看到宁浅语的时候,他立即改失望为惊喜了。

完全不同于古琴的火辣,宁浅语的沉静给潘明秋另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是潘明秋从未有过的感觉。

所以第一眼,他就决定了,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弄到手,无论用什么代价。

宁浅语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其他的女人那样巴不得贴在潘秋明身上。而宁浅语不同,潘秋明一靠近,她就会移开一步。

因为宁浅语讨厌别人跟她靠太近,更讨厌男人跟她靠太近。

而在潘明秋看来,这根本就是宁浅语欲擒故纵,所以他心里的征服欲就更强了。

“我没事。”宁浅语不着痕迹地移开一步。

说真的,她对这个古琴的朋友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如果不是已经答应了古琴,她真的会马上走人。

潘秋明的眼神闪烁着,状似很关心地道:“真的没事吗?要不然我们到楼上的房间休息一下吧。” 

可惜他面对的是宁浅语,不是清纯女子,轻易就被他的外表给骗到。

“不用了。”宁浅语礼貌地摇了摇头,然后躲开他的手。

第一次被拒绝,潘明秋并不是很在意。如果宁浅语能这么容易上手,他也不会这么对她感兴趣了。

他很微微笑了笑道:“陪我去跟我父亲打个招呼可好?”

宁浅语微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和潘秋明往彼得·潘的方向走去。

在他们朝着彼得·潘走过去的时候,时刻专注着他们的慕圣辰也示意叶昔推着他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父亲,生日快乐。”潘明秋在父亲面前一点都不敢造次,乖得像个乖宝宝。

彼得·潘的眼神在明秋的脸上扫一眼,最后落在宁浅语的身上,打量一眼宁浅语,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对自己这个风流的小儿子是真的没有折,什么性感的女明星啊,什么会所小姐啊,他带回来的女人可真的是五花八门,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儿子带着一个这么清纯的女子回来。

“父亲,她是我的女伴。”潘明秋知道父亲是对宁浅语满意,立即喜从心中来。他高兴地替彼得·潘介绍宁浅语,

由于他只知道宁浅语叫宁小姐,所以他只用‘女伴’来代替。

在宁浅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回话,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潘总,这就是你的小儿子吗?”

慕圣辰的声音很冷,锐利的眼神落在挨近宁浅语的潘明秋身上。

他几乎是有一种冲动,跑过去把潘秋明从宁浅语的身边拉开。

咋一听到慕圣辰的声音,宁浅语几乎是反射性地把后背绷的死紧。

他怎么过来了?

宁浅语用力的攥着拳头,指甲掐破了她的掌心,她也没有察觉到疼。

空气中有他的味道,那熟悉的清冷的感觉,她忍不住拼命地呼吸着有属于他味道的空气。

是的,她恨他,但她更想他。

没见到他的时候,她用恨作为借口来一遍一遍地令自己回忆他。

只有在见到他的时候,她才清楚,她到底是有多么的想他。

她念他成痴、想他成病,如今看到他,胸口疼的早已经翻江倒海。

慕圣辰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宁浅语垂着的脸。

她离他只有一手的距离,他伸手就能触摸到。

五年来她第一次离着他这么近,近得他都以为他是不是做梦。

也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有多想她,他真的想不顾一切地把她给抱进怀里,不再松开手。

“慕总,这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彼得·潘笑了笑,然后朝着潘明秋招了招手,“明秋,快过来,这位可是圣祥集团的总裁。”

潘明秋偏着头,不屑地扫一眼坐着轮椅的慕圣辰,嘀咕一句,“一个废物罢了,我干嘛要认识?”

在A市,乃至整个华夏,谁不知道圣祥集团的总裁?谁不了解他代表的是什么?

只有潘明秋这种风流的败家子,才会对慕圣辰不屑和讽刺。

听到潘明秋的话,彼得·潘抬起右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逆障,你说什么呢?”然后彼得·潘朝着慕圣辰道歉,“慕总,小儿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没事。”慕圣辰的语气淡然,然而他的眼神却并不是这么回事。

在慕圣辰的字典里,潘明秋碰了宁浅语,那比侮辱了他,还令他难受。

而宁浅语在听到彼得·潘说‘圣祥集团的总裁’这七个字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在翻江倒海。

华夏第一集团,炎总的圣祥集团。

难怪他会带着她去B市参加圣祥集团的周年会,难怪炎总身为圣祥集团的副总,却对他那么的尊敬。

难怪说他在圣祥集团的总部,会那么大大咧咧地下命令。

难怪在炎总的别墅里,他俨然才是主人……

那么多的难怪,全部都是为了骗她!

宁浅语命令着自己不许流出眼泪来,但是她忍不住。

她垂着脸朝着潘明秋小声地道:“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然后不等明秋有所反应后,宁浅语低头迅速离开了。

慕圣辰的眼神闪了闪,然后道:“潘总,我过去那边了。”

彼得·潘呵呵一笑道:“慕总,您随意。”

慕圣辰颔首,叶昔立即推着慕圣辰沿着宁浅语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谁都不会想到堂堂的圣祥集团的总裁是去追宁浅语。

跑进出大厅后,宁浅语靠在门上,身子往下滑蹲了下去,眼泪再也忍不住地往下流了下来。

如果说重逢是为了让她再痛一遍,那么她已经痛过来,可以死心地离开了。

就在宁浅语蹲着身子哭的时候,慕圣辰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过来。“怎么了?”

宁浅语的身子一怔,他怎么追出来了?

指尖紧了紧,宁浅语垂着脸,不让慕圣辰看到她脸上的眼泪。

就算是五年再一次见面,她也不要让这个男人看出她示弱。

“怎么慕总也要进洗手间?”嘲讽从宁浅语的嘴里吐出来。

慕圣辰对她的嘲讽充耳未闻,他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雀跃,她回来了,她回来了,真好!

半天没得到慕圣辰的回应,宁浅语深吸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却并不看向慕圣辰,而是转身继续往前走。

“浅语。”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浅语’这两个字钻入她耳中的时候,险些没把她的眼泪再次给刺激了出来。

宁浅语狠狠地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手心,不停地命令自己。别回头!快离开!

她害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彻底地崩溃。

沿着长廊过去,是个电梯。

宁浅语的脚步顿了下来,朝身后跟过来的身影瞥一眼,然后按下电梯。

后面的慕圣辰一步紧接着一步地跟着她。

似乎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似乎她走到天荒地老,他也会跟到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啊!宁浅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抬起手,不着痕迹地把脸上的眼泪给擦干,然后踏进电梯,身后的慕圣辰几乎想都没想也操控着轮椅跟着她进入电梯。

电梯的门被关上,电梯里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俩。

彼此都能闻到彼此的呼吸的声音,两个人都没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事。

‘铛’的一声,电梯的门被打开,外面几个人走进来,电梯里变得拥挤了起来。

宁浅语的眼睛眨了眨,走出了电梯。慕圣辰不急不缓地跟了出去。

电梯外是条长长的走廊,跟楼下不同的是,在电梯口站着一个服务员。

见到慕圣辰和宁浅语从电梯里出来,服务员很有礼貌地开口,“你们好,请问是潘先生的客人吗?”

“是。”宁浅语微微迟疑了一下点头。

在服务员的眼里,慕圣辰和宁浅语在晚宴才刚开始就跑上来,大概是要急着开房间。

“整八楼的房间都是属于潘先生的,先生和小姐,可以任意进去一个房间。”

服务生视线在慕圣辰的身上扫一圈,注意到慕圣辰是个残疾人后,服务员在心里微微为宁浅语表示同情,真的是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

宁浅语不知道服务员在想些什么,淡淡地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朝着长廊那头而去。

一直到不能再看见服务员的视线后,宁浅语直接推开一张房门,走了进去。

她现在的确是需要一个空间和慕圣辰好好谈谈,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这么紧跟着她。她可不认为堂堂的圣祥集团的总裁有这么个爱跟踪人的爱好。

房间里一片的黑暗,一点点的月光从阳台上洒进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宁浅语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走到了阳台上。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然后轮椅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

时隔五年,五年前,是她在他的身后推轮椅,而五年后,那个位置换成了另外的人。想起之前见到的那个女子,苦涩从宁浅语的心里泛开。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慕圣辰和宁浅语。

“你先说。”宁浅语抬起头,仰望着挂在半空中的银月。

慕圣辰深邃漆黑的眼睛,抬起来朝着宁浅语的侧脸看一眼,语气轻缓地开口:“这些年,你好吗?”其实慕圣辰想问,这些年,你和宝宝怎么样了。

“很好。”宁浅语尽量让自己别回身,“你呢?”

“还不错。”不错个鬼,他痛苦了五年,找了她五年,从来没有放弃过。

还不错啊!的确应该不错。他是圣祥集团的总裁,金钱、美人在怀,他当然不错。

而且宁浅语你也不错不是吗?你有小宝贝。

宁浅语尽量让自己别哭,然而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只能控制不哭出声来。

阳台上重新陷入一片安静,慕圣辰很不经意地问出口,“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

“哦……”慕圣辰停顿了一下,正准备说什么。

外面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他们惊地一回头,就看到有两个黑影走进来。由于他们在阳台上,所以对方并没有发现他们。

“说了,没人。”熟悉的男人声音,这不正是那位潘明秋吗?

“人家害怕嘛。”女人的声音很嗲、很陌生。

“让我来安抚你……”

随着潘明秋的话音落下,房间里开始传出暧昧的喘息声。

房间里,暧昧的喘息声越来越大,现场版本动作片各种高难动作上演。

慕圣辰和宁浅语只能装啥都没看见地凝视半空中的银月。

寒风吹着,只穿了一件礼服的宁浅语打了个寒颤。她缩了缩身子,抱住自己的双臂。

突然,一道温暖包裹在了她的身上。

她低头,就看到慕圣辰的外套已经披在了她的身上。

熟悉的清冷气息,熟悉的温度,令宁浅语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慕圣辰意有所指地道:“先穿着吧,里面可能还需要一会……”

听到慕圣辰说‘里面’两个字,宁浅语的脸颊刷的一下红了。她咬着下嘴唇‘哦’了一声,然后失神地往着阳台外的暮色发呆。

在宁浅语的视线离开后,慕圣辰唇角扯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一直清心寡欲的他,竟然因为宁浅语一个眼神,无法抑制地生出了绮念。

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钻入他的鼻中,身上的燥热不减反增。

宁浅语生怕自己在慕圣辰面前撑不住哭出来,一直都在强压着情绪,他不说话,她也没开口。

两个人就这般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沉默。

不知道过去多久,房间的两个人终于分开,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宁浅语缓缓地转身,平静地对上慕圣辰的视线。

“本来还准备去找你,可这些天太忙,都没空。”

“嗯!”听到宁浅语说要找他,慕圣辰的眼前一亮,她说找他?她是原谅他了吗?

却没想接下来宁浅语的话,几乎把他从天堂给打到了地狱。

“那离婚协议书你已经签字了吧?因为一直在国外,所以没过来取……”每一个字从宁浅语的嘴里挤出来,都会让她痛一分,但她却不得不说,因为这些是事实。

宁浅语想让自己别哭,然而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只能压抑着,不哭出声来。

听到宁浅语的话,慕圣辰的身子一颤。

原来她回来不是原谅了他,不是回到他身边,而是回来找到取离婚协议书。

慕圣辰五年来的坚持,瞬间被宁浅语这句话给击垮了。

他败得溃不成军,他败得惨烈……

他还以为,她回来,代表他和她之间和好,然而未曾想到,真相远比想象来得残忍!

只怕离婚协议书一给她,她离开,这一生,他们俩就再也不会有交际了吧。

他几乎是机械似的‘哦’了一声,

宁浅语一直都保持着微笑,她的脸都快笑僵了,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开口,“慕总,你看哪天方便,我去取。”

慕圣辰的眼神缓缓地移动到宁浅语的脸上,当看到她脸上的笑,他狼狈地躲开了。

慕圣辰的沉默,宁浅语只当他是默认。

她深吸一口气,垂着脸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慕圣辰,“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说着朝慕圣辰欠了欠身影,宁浅语迅速地转身离开,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外,她都没回头看慕圣辰一眼。

慕圣辰保持着接着外套的动作,一直没有动,无尽地悲伤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宁浅语从房间里跑出来后,就直接搭乘电梯出了帝豪会所,然后上了自己的保姆车,眼泪才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顺着她的面颊,一路滑到了她的嘴角,苦涩的味道,一下子击溃了她猝不及防的巧遇他后、拼命的维持了这么长时间的伪装。

她顿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后座上,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流,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宁小姐,到了。”司机的声音传过来。

宁浅语才回过神,朝着车窗外看了一眼,的确已经到了别墅了。

她抬起手把脸上的泪水给擦干净,然后收拾好心情,才下车。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小宝贝,她不能把这些情绪带给小宝贝。

刚走进别墅,就听到古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小宝贝,该睡觉了。”

“不嘛,小宝贝要等妈咪。”

“那再玩会……”

然后传来古斯和小宝贝打闹的声音。

她有女儿,就够了。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跨进大厅,“小宝贝!”

“妈咪。”小宝贝听到妈咪的声音,从里面跑出来。

宁浅语一把把小宝贝给抱进怀里,“小宝贝竟然这么晚还没睡,真的不够听话。”

“小宝贝要等妈咪嘛。”小宝贝靠在宁浅语的怀里撒娇。

“嗯,妈咪带你去睡觉。”宁浅语亲了亲小宝贝的额头,走进去,就看到古斯正在收拾沙发上的那些毛绒娃娃。

见到宁浅语进来,古斯抬起头,视线在宁浅语的脸上扫一圈,然后道:“回来了?”

宁浅语强扯出一丝笑道:“嗯,今晚小宝贝麻烦你了。” 

“没事。”古斯没问宁浅语为什么会眼睛红红的,也没问宁浅语在宴会上遇到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后,宁浅语率先开口,“我先抱小宝贝回房间了。”

“嗯。”古斯点了点头。

目送宁浅语抱着小宝贝离开后,古斯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前,打开一瓶红酒,倒了半杯,然后一饮而尽,又倒了半杯,如此反反复复,一直到那瓶红酒喝光,他才朝着二楼的方向看一眼,然后晃着还算稳当的步伐,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虽然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后悔,却是真正的嫉妒。

最后两天的学术交流,宁浅语的时间排得很紧,两天的安排都是,上午一台手术,下午两台手术。

而在这个时候,人民医院搬进来一个特殊的病患。

她的病例极其的特殊,可以说是国际罕见,在这个领域上,也只有宁浅语曾经做过这么一例手术。

当时那个病人在手术前,国际上好多知名的脑瘤专家都已经给他判了死刑,而最后是宁浅语救了他。

那场手术当时轰动了整个医学界。到现在,说起脑部手术,宁浅语说她是第二,就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就算是同和她一起是西山医学院的麦克医生都不能。

而这个特殊的病患就是冲着宁浅语在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特意地转过来的。

人民医院的院长拿着病人的诊断书满头大汗地来找宁浅语。

“QianYuNing医生,这个病人可能只能由您亲自操刀。”

“嗯?”正在做手术前准备的宁浅语微微挑了挑眉。

院长立即把手上的诊断书递给宁浅语。

当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宁浅语微微一怔。

戚雨薇?

宁浅语没有想到会看到戚雨薇的诊断书,印象之中戚雨薇好像没有这类病吧?

当然这种病不排除家族遗传,一直隐形,再突然间爆发出来。

“QianYuNing医生?QianYuNing医生?”院长连唤了两声,宁浅语才回过神来,“嗯?”

“您能接手这位病人吗?”院长问。

宁浅语缓缓地把手上的诊断书给合了起来,淡淡地道:“不好意思,院长,我的学术交流的手术的课程已经安排好,后天,我就要离开华夏了,所以抱歉。”

以她和戚雨薇之间的关系,宁浅语真的不以为她能做这个手术。

“QianYuNing医生,您能不能考虑一下?”院长也清楚宁浅语所说的是事实。但这个病人,是有上面的人特意打过招呼的。

“院长,您应该已经看过诊断书了,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一年不到,就长了拳头大小。先不说到底能不能做手术,我时间上也不够。”

听到宁浅语很公事化的拒绝,最后院长只好离开了。

上面的人他惹不起,而QianYuNing医生他也惹不起。

院长离开后,宁浅语就离开休息室,进了手术室。

院长在把QianYuNing医生拒绝给戚雨薇做手术的通知传达给戚雨薇后,戚雨薇立即激动地要亲自找QianYuNing医生

她好不容易求到这么个机会,让她有可能活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

而且放弃向来都不是她的风格。

想当年,她已经落魄到那种地步后,她依旧爬上了一个高官的床。

她跟了这个高官好几年,虽然说高官已经对她失了兴趣,但在她生病找上门的时候,对方依旧透过人脉把她给送到了QianYuNing医生学术交流的人民医院。

“我亲自过去找她。”戚雨薇不顾医生和护士地劝阻,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往QianYuNing医生的手术室而去。

她的父母担心她,追着跟了过去。

因为QianYuNing医生的手术还没结束,他们只好在手术室外等。

宁浅语这场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等她结束的时候,整个人都快僵硬了。

护士将病人送去病房后,宁浅语消毒后,才走出手术室。

刚准备去休息室休息一会,身后传来呼喊声,“QianYuNing医生,请留步!”

“有事?”宁浅语揉着发疼的眉心转身。

就看到几个人朝她走过来,戚雨薇和她的父母。

看到宁浅语的模样,他们全都一愣。

他们没想到宁浅语就是QianYuNing医生,闻名国内外最出名的神经外科脑科专家。

“宁浅语,是你!”戚雨薇的父母高兴地朝宁浅语走来,却被宁浅语身边的保镖给尽忠职守地拦住了。

戚雨薇的父母朝着那些保镖道:“我们是她的老熟人,请放我们过去。”

然而保镖在没有宁浅语的命令,是不可能放他们过来的。

“宁浅语?”戚雨薇满脸震惊,“你就是QianYuNing医生?”

“没错。”宁浅语点了点头。

“宁医生,雨薇脑子里的肿瘤突然恶化,如果不做手术,活不过多久了,你能不能帮雨薇手术?”

“不能。”宁浅语的脸上绽放出一个风情无限的笑容。

“浅语,你和雨薇当年是闺蜜,你眼睁睁地看着雨薇死吗?”戚雨薇的妈妈朝着宁浅语大喊起来。

宁浅语只是讽刺地扯了扯嘴角。

而戚雨薇紧紧地拖住妈妈的手,阻止她再说下去,因为再说下去,她会觉得无颜见人。

“雨薇,是宁浅语不知道好歹,连你这个闺蜜都见死不救。”戚雨薇的妈妈还不停地数落着宁浅语。

这个时候宁浅语的助理走了过来,立即就道:“QianYuNing医生的手术预约已经排到了半年后,这次学术交流原本只有十天,QianYuNing医生已经拖了十五天。而且要找QianYuNing医生做手术,除非意外情况,不然必须提前申请。当然就算是申请,也不一定能通过。

在全世界想要找QianYuNing医生动手术的人何其多,难道QianYuNing医生全部都要帮她们做,不做就是狠毒?“

助手的话恕我按,看到周围围观者‘深以为然’的表情,又道:“QianYuNing医生在华夏的行程已定,不可能改变。”

“我们……”戚雨薇的父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看着宁浅语的表情带着怨恨。

宁浅语淡淡地看着戚雨薇,精致的嘴角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找我给你做手术,就不怕我想起以前的事情,手一抖?”

大脑是多么精密的地方?就算是她非常有经验,动手术的时候也必须全神贯注,不能有丝毫的分神,面对自己的仇人……难道她能全神贯注?

听到宁浅语的话,戚雨薇的脸色泛白。

自己所做的那些事,她自己很清楚。

她还妄想着让宁浅语给她做手术,不得不说她自己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

“走吧。”宁浅语揉了揉眉心,带着一行人走了。

她不是慈善家,她不是以前的宁浅语,她不是无心之人。

面对着自己的仇人,她还能够无动于衷地进行手术。

宁浅语休息一会后,和团队里的其他人匆匆用过午餐后,又进入了下一场紧张的手术。

彻底地把戚雨薇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就这样到了最后一天的学术交流。

医院来开始传出流言蜚语来,说QianYuNing医生原本是A市脑瘤医院的医生宁浅语,现在出名成为了QianYuNing医生,不仅见死不救,还不认当年的闺蜜戚雨薇。

谣言漫天飞,不到半天的时间,就从医院闹到了网络上。

慕圣辰收到消息的时候,来不及为自己得到宁浅语信息而高兴,就已经被这条消息给震怒了。

当年事,有谁比他更清楚?

他没想到当年惩罚过的戚雨薇会再次出来作怪,怒火在他的心里翻腾。然后一份详细的资料,公布了出来。

公布出当年戚雨薇的事情,虽然说里面并没有提宁浅语。

但那隐晦的闺蜜两个字其实就是代表着宁浅语。

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整个A市都炸开了锅。

现在吃瓜群众辣么多,而且现在整个A市的医院的人有谁不认识QianYuNing医生?更何况戚雨薇以前还是个明星,那议论就更加热闹了起来。

“那个戚雨薇还真的是自作自受,听说宁一声当年对她极其的好,当成亲姐妹呢。结果她当小三不说,还倒打一耙。”

“是啊,谁都忍受不了,这种事吧,她还想要宁一声给她做手术呢。”

“你还记得当年戚雨薇的艳照门事件吗?这个戚雨薇还真的不知道检点啊。跟那么多的男人都有一腿……”

……

听着周围的医生、护士这样议论着,戚雨薇一家子几乎在医院都快待不下去了。

宁浅语对于这些事,并不知晓。她现在忙着跟西奈山医院交流关于第二站的事情。

西奈山医院那里只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静等消息。

让宁浅语可谓是郁闷不已。却也没有办法。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41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