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明秋骗走宁浅语再关心她一次

 admin  2018-05-2123:49  40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9251506302713193908.jpg

第211-215章:

刚从医院出来,宁浅语坐着保姆车准备回别墅。

这个时候,一辆车突然开出来,横在了保姆车前面。

司机因为没注意到,一个紧急刹车。还好车的刹车性能比较好,所以才没撞上去。

宁浅语根本没注意到,身子惯性往前冲,她反射性手撑住,才没撞到头。

“宁小姐,不好意思,我没注意有车开出来。”司机一脸抱歉地道。

宁浅语关心地问,“你有没有事?有没有撞到人家?”

“宁小姐,属下没事。”司机的话刚说完,对面车门打开,潘明秋从车里走了出来,直接走到了宁浅语的车前,他抬起手敲了敲车窗。

宁浅语把车窗摇下来,当看到潘明秋,脸上闪过一道惊讶。

潘明秋把手搭在车顶上,轻轻一笑,“你好啊,宁小姐!不,应该叫你宁医生或者QianYuNing医生!”

戚雨薇的事情闹得这么沸沸扬扬,让一直找不到宁浅语的潘明秋,正好找到了突破口,便立即找上了门。

宁浅语的脸色不变,淡淡地问,“潘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晚的晚宴,宁小姐扔下我先走了,该给我一个交代吧。还有,我有点东西要让宁小姐转交给古琴。”潘明秋的语气很诚恳,似乎他来真的只是为了让宁浅语帮他带东西给古琴。

而他也正好戳中了宁浅语的软肋,如果说潘明秋直接说找她,她想都不会想,就会直接给他给打发走。因为她实在是厌恶他,竟然在和古琴交往的同时,随便跟女人上床。

但潘明秋说要找她转交东西给古琴,就让宁浅语拒绝不了。

“什么东西?你直接给我吧。”

“没带身上,要不然宁小姐跟我去取吧。”潘明秋的眼底闪过一道光。

听到潘明秋的话,宁浅语迟疑了。

似乎是看出来了宁浅语的迟疑,潘明秋故意道:“宁医生这是担心我做什么事吗?”

宁浅语怔了怔道:“地址是哪?我跟你去。”

“我那里是私人地方,不允许别的车辆进去。”潘明秋淡淡地道。

宁浅语沉默了几秒,拉开车门,走了出来。

“宁小姐。”司机担心地唤了一声。

“你先回去吧,我等会搭乘计程车回去就行。”宁浅语倾身,朝着司机道。

因为宁浅语坚持,司机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上了潘明秋的车。

就在不远处,慕圣辰正坐在车里。

他因为担心宁浅语,所以很早就来了人民医院。因为害怕打扰到宁浅语工作,所以他没敢进去找她,而是守在了停车场。

却没想到,正好见到宁浅语上了潘明秋的车。

她就那么喜欢潘明秋?甚至在亲眼见到他跟别的女人上床后,她都还愿意喜欢他?

嫉妒占据了慕圣辰的精明的头脑。

眼见着潘明秋的车已经进入了车流之中,驾驶座位上的叶昔小心翼翼地问道:“辰少,要不要跟过去?”

慕圣辰阴沉着脸回答,“跟上去。”

宁浅语坐着潘明秋的车,一直来到了A市最豪华的酒店什锦花园大酒店。

进入房间后,宁浅语立即找潘明秋要东西。

“潘先生,时候已经不找了,你有什么东西要交给古琴的,给我吧。”

“不急。”潘明秋不急不缓地走到吧台前,拿出两只高脚杯,然后往里面倒了半杯红酒,他拿着杯子,递给宁浅语一杯。

“我不喝酒。”宁浅语摇头拒绝。

潘明秋一点都不生气,把高脚杯放在吧台上,然后靠在椅子上独饮起来。

宁浅语站在房间里等了一会,见潘明秋依旧没有行动地打算,立即问道:“既然潘先生这么忙,那改天你送到我办公室吧。“

说着宁浅语就要离开。

潘明秋立即起身,一把拦住宁浅语。

“宁医生,别这么急嘛。”

“潘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宁浅语侧身想躲开,下一刻眼前的阴影扩大,她只得继续后退,最后退到了吧台边。

潘明秋轻佻地眼神在宁浅语的身上搜寻,舔了舔嘴唇道:“说了不忙。”

见到潘明秋如此轻佻的样子,宁浅语火从心中来,“潘先生,请你让开。”

看到生气的宁浅语,潘明秋的兴致更加高昂了起来,只见他把手上的高脚杯放在吧台上,然后双手撑在宁浅语的左右两边,给宁浅语形成一个包围圈,“宁小姐,既然来了,我哪有就这么让你离开的道理?”

听到潘明秋这么一说,不安在宁浅语的心里扩大,“潘先生,你别忘记了,我是古琴的朋友。”

听到宁浅语说古琴,潘明秋微微一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宁小姐,我是对古琴那种热辣的女人感兴趣,然而……我对宁小姐这类女人更感兴趣。”

说话间,潘明秋的双手从吧台上移动到宁浅语的肩头上,还来不及享受宁浅语肌肤的触感,宁浅语一把把明秋的手给拨开,“潘先生,麻烦你放尊重点。”

“尊重?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教过我这个词。”明秋说着用力扣住宁浅语的腰,令宁浅语不能有半点动弹的机会。

宁浅语瞪着潘明秋,满腔的愤怒。就在潘明秋没注意的时候,她突然抬起腿,朝着他一踢。

潘明秋原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什么样的小野猫没见过?

宁浅语这么一踢,反而是引起他更大的兴趣了。

只见他伸手一把握住宁浅语朝着他踢过来的腿,然后指尖移着她的腿往上。

指尖传过来的曼妙的感觉,让他心神荡漾。

就在这个时候,宁浅语手上的包包重重地砸在他的头上。

他痛呼一声,手一松。

宁浅语用力一推开他,然后就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就在宁浅语跑出去的时候,慕圣辰一脸焦急地由叶昔推着从轮椅里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酒店方的人。

刚才为了查潘明秋的房间号,让慕圣辰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这个鬼花园酒店竟然不允许透露客人的消息,搞得火大的慕圣辰差点没派人来拆了这家酒店。

最后还是酒店方的经理亲自给慕圣辰赔罪,然后亲自带着慕圣辰来潘明秋的房间。

叶昔惊呼道:“辰少,那不是少夫人吗?”

慕圣辰一抬头,就看到宁浅语慌慌张张地从潘明秋的房间里跑出来,朝着走廊的另外一头跑去。

慕圣辰还来不及追,就见到潘明秋也跟着跑出来,因为没看到宁浅语的身影,所以他站在走廊上咒骂起来,“SHIT!这个女人下次可别让我给抓到,我不会再这么轻易地放过。”

听着潘明秋的诅咒,慕圣辰的脸色越来越黑。

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宁浅语刚才的慌张,和潘明秋里的话里,他可以猜测出来一些情况。

“叶昔,处理干净。”慕圣辰扔出一句冰冷的话,语气不容反抗,如同黑濯石般的眸凌厉骇人。

“是。”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朝着宁浅语离开的方向寻了过去,一直找到拐角处,他才听到那边传来的轻微的哭泣声,他猛地顿住了轮椅,仔细地听了片刻,辨认出那是宁浅语的声音。

她在哭……许是怕被潘明秋发现,压抑得很低,偶尔才会有一声很短促的哭声传出。

慕圣辰的唇角紧绷一下,怒气在眼底翻转。潘明秋,你竟然敢!

他操控着轮椅拐了个弯,就看到蹲在楼道里的宁浅语。

她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双腿,脑袋埋在双腿间,肩膀不断地颤抖着。

那样的画面,让慕圣辰的心宛如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攥住,用力地捏着一般,疼的他身子狠狠地摇晃了两下。

听到微微很小的摩擦的声音,宁浅语抬起头来,就掉进慕圣辰微微带着愠怒的眼底。

慕圣辰伸手怜惜地用指腹把宁浅语脸上的泪水一点一点的擦干,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宁浅语是容易破碎的娃娃。

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让他关心她一次。

如果她要离婚协议,那么他放开,放开她去幸福。

只要她快乐就好,只要她快乐就好……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指腹放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就傻了。

他的指尖,他的温度,她对他的想念。

眼泪流得越来越凶。

让慕圣辰更加的手忙脚乱起来。

“别哭。”你一哭,我就痛。默默地心里加上一句。

宁浅语可不管慕圣辰的话,她只想哭,她只想哭个痛快,她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只想哭。

看着宁浅语的眼泪,最后慕圣辰不舍地把她给拥入怀里。

他们重逢以来的,第一次拥抱。

他的拥抱依旧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让人心安。让宁浅语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把脸埋到他的脖颈间,眼泪一滴一滴地流进他的衬衣里,烫在他的皮肤上,那样的熟悉的感觉。

如果说她不再有机会站在他的身边,那么让她今天放纵地在他怀里哭个够……

宁浅语哭得累了,竟然就这么靠在慕圣辰的怀里睡着了。

在她睡着后,慕圣辰满是深情的眼神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她脸上的泪花。

“辰少,房间已经准备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昔已经走了过来。

慕圣辰抱着宁浅语从轮椅上站起来,这是第一次他抱起她,这个场景他曾经想过无数次,而现在也许这辈子都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长廊上没有一个人影,慕圣辰抱着宁浅语不急不缓的脚步,缓缓地往前走。

把她抱进房间的大床上,然后拉着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眼神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用眼神一遍一遍地描绘着她精致的脸,描绘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宁浅语觉得她睡得从未有过的舒服,温暖包围着她,那么的舒服,舒服得令她不想起来。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俊逸的脸,那么的熟悉,几乎是刻进了她的心里的一张脸。

怎么会睁开眼睛就看到他,一定是在做梦。如果是做梦,她希望这是一个永远都不醒的梦。

有多久,她没敢再做这样的梦了?

眼睫毛眨了眨,宁浅语突然间发现不对,她不是在做梦。

她昨晚从潘明秋的房间里逃出来后,好像是遇到慕圣辰了,然后还在他的怀里哭了,然后哭得睡着了,大概看她可怜,他只好把她给带到这里来吧。

宁浅语轻手轻脚地揭开被子,然后下床,从桌子上提到自己的包包,然后轻手轻脚地提着包包离开。

不是她不想面对慕圣辰,而是不想面对慕圣辰的厌恶,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么漂亮的女人。

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慕圣辰刷的睁开眼睛。

他早就知道她会一声不响的离开,虽然他早就醒来了,却没有睁开眼睛,就是为了让宁浅语不觉得为难。

在宁浅语离开后不久,慕圣辰的手机响了起来。

“辰少,属下看到少夫人离开了。”

“嗯,送她安全回去。”说完慕圣辰把脸埋进刚才宁浅语所躺的枕头上,上面还残留有她的温度和她的法香……

宁浅语从酒店出来,就给古斯打电话。

“古斯,小宝贝睡了吗?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才弄到这么晚……小宝贝在哭啊?我马上回去……”宁浅语焦急地挂断电话后,就匆匆招了辆计程车离开了。

一点都没注意到,在她的计程车后不远处,有一辆奥迪正不远不近地跟着。

计程车一直把她给送到别墅门口,交代保镖给她付车资后,宁浅语就匆匆地跑进了别墅。

而叶昔的车在计程车停在别墅前的时候,就转弯离开了。

“小宝贝……”宁浅语边往别墅里走,边唤着。

“妈咪。”小宝贝听到妈咪的声音,从里面跑出来,脸上还挂着泪水。

宁浅语心疼地把小宝贝给抱进怀里,“小宝贝不哭,妈咪回来了。”

小宝贝被妈咪一抱,果然不哭了,不仅如此,她很快就在宁浅语怀里睡着了。

宁浅语抱着小宝贝进去,就看到古斯一脸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看来被小宝贝给折磨惨了。

“不好意思,小宝贝闹到你了。”宁浅语一脸的歉意。

“这小家伙晚上还真的是折磨人。”古斯摇头,简直哭笑不得。

他方法用尽,小宝贝都要妈咪,而宁浅语一回来,她就好了。

这就是所谓的妈咪效应?

“她晚上睡觉离不开我,给你惹麻烦了。”宁浅语抱歉道:“以后晚上我再也不会出去了。”

这么多年,她晚上出去就这么两次,结果还两次都是跟潘明秋那种人。

宁浅语的出来的结论,她的确是不适合走夜路。

“没事。”古斯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脸上扫一圈,然后不着痕迹地离开。

他没问宁浅语为什么会这么晚回来,也没问在医院停车场,宁浅语遇到的人到底是谁。

沉默了一会后,宁浅语率先开口,“我先抱小宝贝回房间了。”

“嗯。”古斯点了点头。

慕圣辰伸手习惯性地朝着身边一摸,冰冷而空荡荡的。

他睁开眼睛,怔了一会,才想起,宁浅语昨晚就走了。

他睁开眼睛躺了一会,才坐起身来。

揭开被子,起身进了浴室。

很快里面传来水声,没多久他便从浴室里出来了。

一点点的水滴从他的头发上落下来,他随意地用干毛巾擦了几下,就扔在了一边。

把床头柜子上放着的衣服拿起来。

白衬衣上是一片一片的渍迹,全部都是宁浅语的眼泪。

他怔怔地看了好一会,才把衬衣放在床上。

默默地坐了好一会,外面传来门铃声。

“辰少。”叶昔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慕圣辰这才起身,去开门。

“辰少,这是您的衣服和早餐。”叶昔跟在慕圣辰的身后走进来。

慕圣辰接过他手上的袋子,把衣服拿起来,进了更衣室。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穿戴整齐。

而叶昔正拿着脏衣服准备去送洗。

慕圣辰立即叫住了他,“叶昔,那衬衣不用送洗,直接放我休息室的床头就行。”

“哦。”叶昔不明白辰少这是要干什么,但是辰少的命令不敢不听。

迅速地把衣服装进袋子里后,叶昔才把轮椅推了过来。

“少夫人她住在溪山脚下的别墅区里……”

慕圣辰却是犹如没有听到一样,只是道:“叶昔,你去准备一份离婚协议,所有资产全部分一半出来!”

听着辰少的话,叶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慕圣辰间叶昔没反应,冰冷的眼神扫过去,“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叶昔在心里暗忖,这神马情况?

找了五年,终于少夫人回来了,而辰少却让他准备离婚协议书?

当然叶昔不敢问。

“嗯,回公司,通知各部把报表准备好,下午我要过目。中午马坊区的开业,我亲自过去。”说着慕圣辰坐在轮椅上,示意叶昔推他。

叶昔一听辰少这话,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辰少这突然来这一遭,根本就是他心情不爽的表现啊。

一般来说,辰少不爽,下面的人,就没有人会爽。

毕竟这是五年来的经验总结。

宁浅语因为已经结束了在人民医院的学术交流,所以她空闲了下来,原本打算陪着小宝贝玩一天,古斯却通知她,上午要去参加马坊区的开业。

当然这也是古斯的聪明,直接选择开业的这天,赶鸭子上架,直接给宁浅语一个措手不及。

让宁浅语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乖乖的听话。

坐车来到马坊区的现场,那已经是十点的事情了。

当然身为马坊区的代表,古斯是不可能迟到的。

所以他是先带着小宝贝去了现场。

“小宝贝!”见到小宝贝,慕圣辰的眼睛亮了亮。

而小宝贝松开牵着古斯的手,朝着慕圣辰跑过去,亲昵地跟慕圣辰抱在一起。

说古斯的心里不苦涩那是假的,想他跟小宝贝多亲昵,而现在多了个慕圣辰。

然而那是他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会有他插足的地方……

马坊区对宁浅语来说是个坎,是个跨不过的坎。

如果当时没有慕圣辰让她找马坊区的那份文件,那么她也不会正好看到那个装着改变她整个秘密的牛皮纸袋子。

这也是宁浅语对马坊区抗拒的原因。

然而古斯的邀请,宁浅语抗拒不了。

这么多年,古斯一直默默地为她和小宝贝做了太多太多,她多少猜测到因为某些原因。

坐在车内磨磨蹭蹭好一会,宁浅语才拉开车门下车。

一下车就看到一条很宽的长副,‘马坊区开业大典’。

上面还落款圣祥集团和江南会。

宁浅语错愕了!

圣祥集团?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宁浅语瞬间怯步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宁浅语想起小宝贝已经和古斯进去了。

古氏集团和圣祥集团合作,慕圣辰和古斯一定会见面,那慕圣辰一定会见到小宝贝。

不能让慕圣辰见小宝贝,不能!

宁浅语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边往马坊区里面跑,边给古斯打电话。

“古斯,你带着小宝贝在哪……”宁浅语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对,是两个熟悉的身影。

慕圣辰竟然抱着小宝贝,小宝贝还亲昵地在他的腿上爬……

看到这一幕,宁浅语的脑子蒙了。

“妈咪。”小宝贝这声甜甜的叫声,简直就是一颗石子,在平静的湖面上扰乱了一池秋水。

“小宝贝。”宁浅语回过神,走到慕圣辰面前,然后把小宝贝抱起来,转身就走。

小宝贝是浅语的孩子!小宝贝五岁了,难道说小宝贝是他和浅语的孩子?

慕圣辰的心里浮现了一抹期喜,他一把拽住宁浅语的手说:“小宝贝是我们的宝宝?”

宁浅语听到慕圣辰的问题,身子一僵,抱紧小宝贝的手紧了又紧。

她不能失去小宝贝!不能让他知道小宝贝是他的孩子!不能!

宁浅语转过身来,望着慕圣辰的,平静地道:“慕总,你想多了。小宝贝不是你的孩子,而是我和古斯的孩子!”

听到宁浅语这句话,慕圣辰的身子一震,锐利的眼神逼视着宁浅语,“小宝贝叫古斯义父,她怎么可能会是古斯的孩子?”

宁浅语,为了把小宝贝留下,你要撑住!

她用力的攥着指尖,指甲掐破了她的掌心,她也没有察觉到疼。

她强忍住落泪的冲动,直视着慕圣辰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原因很简单,你我之间的离婚协议还没办妥,我跟古斯不能结婚,我只好让小宝贝叫古斯义父了。”

说完这句话,宁浅语还特意抱着小宝贝走到古斯的身边,亲密地挽着古斯的手。

古斯原本期待着宁浅语、慕圣辰、小宝贝一家三口重逢。

却没想到宁浅语会直接把他拉出来当挡箭牌。

他低头看一眼宁浅语挽在他手臂上的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最终没有戳穿宁浅语的话。

慕圣辰刚冒出来的那一抹期待,因为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画面,给无情地浇熄。

“你们……”

宁浅语的身子开始控制不住地轻颤了起来,她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才用平淡、自然地口吻朝着慕圣辰道:“所以,麻烦慕总尽快把离婚协议准备,我们才能尽快结婚。毕竟已经拖了五年了……”

刚说完,宁浅语的身子支撑不住一软,旁边的古斯瞬间伸手抱住她的腰,而在慕圣辰的眼里,他们是在秀恩爱。他的眼神彻底地变得黯淡无光,“准备好,会让叶昔通知你。”

“谢谢,那我们先走了。”

“再见。”

告别慕圣辰后,宁浅语靠着古斯,一步一步地离开马坊区。

直到来到停车场,宁浅语的身子一软,再也撑不下去。

“浅语!”

“妈咪……”

宁浅语这一倒,可把古斯和小宝贝给吓到了。

紧急把宁浅语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宁浅语是太过劳累,加上精神太过紧张,才晕倒的。

最终宁浅语被古斯强制性地留在医院住了两晚,第三天,她再也忍不住,自己打车回了别墅。

一回别墅,宁浅语开始收拾行李。虽然说慕圣辰已经同意离婚协议书准备好就通知她,但她依旧不安。

如果慕圣辰稍微有一点怀疑,然后强行带着小宝贝去做亲自鉴定,那么真相就出来了。

虽然说她现在的地位、身份不同于当年,但现在在华夏的地盘上,慕圣辰是华夏第一集团的总裁。

她不能赌!她也没这个资格赌!

她只有带着小宝贝回到M国,再藏起来,她才能安心。

“你在做什么?”古斯抱着小宝贝靠在门边,看着宁浅语的动作。

“我要带着小宝贝回M国。”宁浅语抬起头朝着古斯看了一眼,说。

古斯的眼底滑过一道光,“学术交流已经结束了,你下一站是去哪?”

“不知道,学院那边说让我等通知。”这是宁浅语最奇怪的地方,学院那边不是很焦急这个学术交流吗?怎么到这个时候反而是不急了。

宁浅语却不知道,古斯已经替她在西奈山医学院那边请假一年了。

至于这个学术交流会,其实是古斯跟西奈山医院那边串通好,把宁浅语骗回华夏的借口。她根本就没有下一站学术交流。

“那你还是等到通知后,再离开。”古斯说。

“不行。”宁浅语想也不想就拒绝,她不能承担半点的风险。

古斯试探性地问,“那你带着团队回M国,然后再转去下一个国家?”

听到古斯的话,宁浅语皱了皱眉头,最后叹了一口气道:“我再问问吧。”

听到宁浅语这么说,古斯松了一口气,“那我先带着小宝贝出去了。”

“嗯。”宁浅语挥了挥手,掏出手机打电话。

“露丝女士你好,我是QianYuNing,我想问问下一站学术交流的地点……那边医院的交涉出了问题?现在还不能过去?那好吧……嗯,我等您的通知。”

宁浅语垂着脸,捏着电话好一会,又按下了另外一串号码。

“你好,请问麦克医生在吗?麻烦你让他接一个电话……好的,谢谢你。”宁浅语沉默了几秒后,那边传来老人的声音。

“嗨喽,我是麦克·修斯。”

“喂,你好,麦克医生,我是QianYuNing。”

“QianYuNing医生啊!您和您的团队在华夏过得怎么样?”麦克医生微微带着讽刺。

听到麦克医生话里的讽刺,宁浅语皱了皱眉头,“那个麦克医生,我想问一下您原定计划的学术交流第二站是哪个国家?”

“什么学术交流?QianYuNing医生你这个借口不错啊!”

“就是原计划您主持的那个学术交流啊,你因为实验室那边出了点问题,然后就不能进行原定计划的学术交流啊……”

“QianYuNing医生,整个西奈山医院的人都知道你表面上是休假一年,实际上是回华夏了。你现在觉得你说这些话,不是很好笑……”

后面的话,宁浅语已经听不下去了。

根本就没有学术交流这件事,她是借口休假回华夏……

那只有一个人能做到了!

宁浅语腾地站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古斯,宁浅语随便抓了一个保镖询问,得知古斯带着小宝贝在院子里。

她立即气呼呼地往院子里而去,刚打开门,就看到古斯正和小宝贝在草地上玩。

“古斯!”宁浅语的声音里带着怒气。

古斯把小宝贝从草地上抱起来,朝着宁浅语走来。

“什么事?”

“古斯,西奈山医院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宁浅语气呼呼地问。

小宝贝长这么大也没见到过妈咪发这么大的脾气,吓得身子一缩。

古斯的眼神闪了闪,脸色不变。他摸了摸小宝贝的头发,然后蹲下身子朝着小宝贝道:“小宝贝,你去义父的书房,义父给你买了个玩具,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

小宝贝偷偷地瞄一眼生气的妈咪,然后点头,迅速地跑开了。

目送小宝贝离开后,古斯才站起身来道:“是我做的。”

宁浅语质问着古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好玩吗?还是你觉得耍我很好玩?全部都是你安排好的,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的,还真的以为是学术交流……”

待宁浅语说完,古斯才说,“没有。我没有耍你玩,只是想让你回国。”

就这一句话,宁浅语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古斯,这是她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第一次。

宁浅语看了一会,然后木然地转身,朝着别墅里而去。

古斯看着宁浅语的背影,拳头握紧又松开,不停地反复。

如果她要恨他,那就让她恨吧!

因为知道宁浅语生气了,所以古斯这两天基本上没在别墅里出现过。

小宝贝也乖得不得了,每天都不去打扰妈咪。

一直到两天后,宁浅语亲自给古斯打了个电话,说她和她的团队要暂时留在人民医院,让他帮忙安排一下。

古斯接到宁浅语的电话激动不已,原本他以为宁浅语再也不会理睬他了。

挂断电话后,立即亲自给人民医院的院长,让他尽快的安排好。

QianYuNing医生要在人民医院主持手术,人民医院当然热烈欢迎。

不仅给宁浅语开辟了专门的办公室,还给宁浅语开辟了专门的手术室。

就这样,宁浅语带着她的团队暂时在A市人民医院落了脚。

这天晚上小宝贝洗澡后,就抱着慕圣辰给她抓的那只她最喜欢的粉色芭比娃娃在床上玩。

宁浅语从洗手间里出来就听到小宝贝拿着慕圣辰给她抓的那些芭比娃娃在玩,立即呵斥道:“小宝贝,把那些玩具都给丢掉。”

“不要,那是漂亮叔叔抓给小宝贝的。”听到妈咪说要丢掉,小宝贝立即紧张地把芭比娃娃给抱进怀里。

听到‘漂亮叔叔’四个字,宁浅语立即火从心中来,她走到小宝贝面前,一把把毛绒玩具从小宝贝的怀里拽出来,然后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扔了出去。

“小宝贝的娃娃……”小宝贝大哭起来。

“不许哭!”宁浅语冷着脸呵斥小宝贝,后者吓得不敢哭出声来,不过委屈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宁浅语冷着脸,看着小宝贝流眼泪,一直没走过去哄她。

最后小宝贝哭累得睡着了。

宁浅语这才走过去心疼地把她给抱在怀里,“小宝贝对不起,是妈咪不对,妈咪不该冲你发脾气!”

宁浅语不舍地在小宝贝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把小宝贝抱进被子里,替她盖好被子。

静静地坐在床边看了小宝贝好久之后,宁浅语才缓缓地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她从房间里出来后,就直接来到院子里。外面漆黑一片,还吓着小雨,宁浅语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然后走到房间的阳台外面开始寻找起来。

借着从窗户里透出来的那点灯,顶着冰冷的细雨,宁浅语找了近十多分钟才找到那只粉色的毛绒娃娃。

宁浅语捏着毛绒娃娃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拿着芭比娃娃返回房子里后,顾不得把身上微微有点湿意的外套换掉,而是直接进了洗手间。

她把芭比娃娃洗干净,然后烘干,最后拿回房间,放到小宝贝的怀里。

小宝贝似乎是感觉到她的芭比娃娃回来了,睡着的小脸上露出了笑来。

宁浅语爱怜地摸了摸小宝贝的脸,然后上床躺在小宝贝旁边,却没有睡觉,只是靠在床头上,静静地望着窗外的夜色出神。

她从M国回来了,不用再隔着半个地球想某个人了。

但她却觉得更痛,明明都是在同一个城市,明明相隔这么近,她和他的距离却隔了千万里。

那句话怎么说的?心若近,那么相隔了千万里,我们都贴近彼此。

心若远,就算是相隔几寸,我们都相隔了很远很远。

圣祥集团的办公室里,一片的通亮。

慕圣辰满脸倦容地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自从在马坊区的开业回来后,慕圣辰就一直不眠不休地看文件、审批文件,他不让自己有片刻的休息。

除了吃饭,他一直忙得打转,实在是太累了,他就会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

他想让自己忙碌,那样他才没空去想宁浅语和古斯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景。

“叶昔,你去休息吧。”趁着看完一份文件的空挡,慕圣辰朝着站在办公桌前陪着他一起加班了三天三夜的叶昔道。

“辰少,属下不累。”倒是您,太累了!

“去休息!”慕圣辰的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

叶昔迟疑了几秒,才道:“那属下安排个人在办公室外面,辰少如果有什么吩咐,直接叫就行。”

慕圣辰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叶昔挥了挥手。

叶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从慕圣辰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在叶昔离开后,慕圣辰一把把手上的钢笔给扔在了地上。

从在帝豪会所,宁浅语说起离婚协议书起,他就一直装着让自己不在意。

直到马坊区开业现场,亲眼看到宁浅语跟别人亲密的一起后,他所有的武装才彻底地瓦解。

慕圣辰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一滴一滴地眼泪从他的俊脸上滑落下来……

寂静的办公室里,慕圣辰想起五年前,自己和宁浅语的那段幸福的生活。

那天叶昔去机场接景瑞,她来到公寓,不顾自己的手受伤,给他做饭,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喜欢上了她做的饭的味道。

叶昔把她骗到公寓里,他明明知道,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之后他们的生活很幸福,他一直以为他们会那么幸福下去,一辈子!

是的,那个时候,他就想到了他要和她一辈子。

甚至在她失踪后,他寻找她的这五年里,一直都在想,灯把她给找到,求得她的原谅,然后他们好好地一起过下半辈子。

然而他们现在除了那张法律上的结婚证,他们已经真的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

彻夜未眠的,宁浅语的眼睛红的可怕。早餐后,她把小宝贝交给古斯后,就急急忙忙地上了保姆车。

一路上,她一直盯着车窗外初升的太阳,神情茫然。

一直到到达医院,她才恍惚地在司机的提醒下下车。

去办公室,正好路过VIP病房外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间病房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戚雨薇,没想到你也在人民医院啊。刚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看错了。”

“请你离开我的病房。”

“我特意来看你的,怎么能现在就离开?”

“你滚!”

“戚雨薇,你现在让我滚?想当初,你可是跪着求我,让我娶你呢。”

听到这里,宁浅语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伸手推开门。

里面的人没想到病房门会突然被推开,齐齐转头看过来。

戚雨薇梨花带雨地躺在病床上,状态不是很好,而慕锦博阴沉着脸站在病房中央。

在看到宁浅语的那一秒,慕锦博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

他没想到他会再见到宁浅语,并且是时隔了五年后,在戚雨薇的病房里。

“你……”

不等慕锦博开口,宁浅语就直接开口打断了他,“这位先生,病人的情绪现在不稳,请你立即出去。”

冰冷的语气,陌生的态度,令人忍不住打寒颤。

不仅慕锦博意外,就连戚雨薇也意外。

“你,浅语……”慕锦博开口。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如果你再不走的话,我要叫保安了。”宁浅语冰冷地看着慕锦博。

最后慕锦博不甘心地看一眼宁浅语,再看一眼戚雨薇,甩袖离开了。

在慕锦博离开后,戚雨薇五味杂陈的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

“你的情况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你还是好好地保证身体吧。”宁浅语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戚雨薇张了张嘴,叫住宁浅语,“宁浅……宁医生。”

“嗯?”宁浅语回头看了过来。

戚雨薇蠕了蠕嘴,最后吐出两个字,“谢谢。”

“不用,我路过而已。”淡淡地看了戚雨薇一眼,宁浅语迅速地离开。

从戚雨薇的房间里出去后,宁浅语就后悔不已。

宁浅语你还真的是不长记性啊。戚雨薇害你还不够吗?一次又一次,你竟然还帮她。

有些懊恼地回办公室换了衣服,宁浅语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4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