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意乱情迷我大干嫂嫂一整夜

 admin  2018-05-2415:48  33人阅读 0条评论

怎么说我也算得上是个读书人,干嫂嫂这样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毕竟有违伦理。但很多时候并不是你不想的事情就不会发生,阴差阳错之下,我还是干了嫂嫂,跟嫂嫂发生了不伦不类的关系。干嫂嫂这件事一直都是我心中的结,我发誓,我真是无心干嫂嫂的。

  2mmei.com-36i4ry11.jpg

  干嫂嫂

  两年前,因为工作原因,我要去市中心学习一个月,因为家离学院有点远,大舅子家离学院只两条街的距离,所以借住在大舅子家。临行时老婆千嘱咐万叮咛,在哥哥家要学乖,遇到家务要主动帮忙,说话要有礼貌云云,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哪能不懂这些道理,哎,老婆真罗嗦。

  大舅子在一家私人公司做业务主管,工作不算忙,但应酬比较多,也就因为这样,给那个不该发生的干嫂嫂事件提供了时间上的允许。记得那天下午我从学院回去,路上和几个学员一起走,一个学员提议去小喝一点,因为是星期五,周六没课,加上我自己也推脱不了只要去了。

  喝过酒到达嫂子家住的公寓里也是晚上了9点了,天已经黑了。因为他们两口子有时候回家晚,所以也给我配备了把钥匙。我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到客厅看到一个男人压在嫂子的身上,嫂子在挣扎着,嘴里叫喊着“混蛋你滚开---救命啊”,我脑袋猛的一震——居然是耍流氓的!

  我大喝一声“住手!”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那男人的后衣领使劲往后一摔,脚下别住那人的脚踝,“啪”一下,那人一个仰面朝天摔在地板上,我骑上去照那人的脸就是几拳,因为刚喝过酒,嘴巴也不把门了,边骂边打“你个死孩子,不想活了”那人从我喊的那声起就没反应过来,被我揍过一顿后,方知道用手护住脸,还喊着“兄弟别打了,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X你妈的还有下次是不?!”我骂着又是一阵拳头。

  不知咋回事,我脑袋忽的一晕,被那人推离了他身上,他爬起来慌不择路的就往外蹿,碰巧撞在茶几上又摔到在地,然后连滚带爬的逃出门外去,我也想去追,可脚步就是迈不出去,后来想到估计是酒精的作用,其实反过来想,如果不是喝过酒,我认为我不一定是那人的对手。

  我才173公分,那人比我高半头左右,并且比我“胚褂子”大(土话,意思就是比我肩膀宽,也可以理解比我魁梧吧)。我呆呆的站在那好象被麻痹了似的动弹不了,忽然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扬起手转过身就在拳头落在身后人脸上的一瞬间,发现那人是嫂子。

  

  干嫂嫂

  “嘎”紧握的拳头来个急刹车,停在嫂子左脸距离3公分的半空中“嫂子,你吓坏我了,差点打到你,你没事吧,那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跑进咱家了,大哥呢?没在家啊,你没受伤吧?”嫂子也被我的架势吓到了,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但听到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居然笑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道:“弟弟,幸好你来的及时,要不,我没脸见你大哥了”“到底咋回事?”“我们家的煤气阀前几天不是坏了吗,我找煤气公司来修理,没想到来个流氓,枉我还把他当好人还让他水喝,碰巧你大哥说今晚有事回不来,要不是你,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煤气公司的?那明天给他们打电话,查查派的是谁,然后让派出所处理去,这年头真是太不安全了,在家也遇危险”我边说着边挠着头皮,这时嫂子一把抓住我挠头的手“哎呀,弟弟你的手破了,快坐下,嫂子给你清理包扎一下”说着就跑进卧室端出一个带“”胶布的箱子,放在我旁边,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消毒药水,棉棒和纱布。

  然后轻轻的托起我的手,小心翼翼但熟练的清理着我手指关节上的伤口和流在手指缝里的血……清理完毕后,嫂子要缠纱布,我摇头说“算了,还是露着吧,好的快”嫂子犟不过我,只好做罢,端里药箱起身回卧室了。

  这时我口渴的难受,拿起茶几上剩的一杯饮料一饮而尽,味道怪怪的,管它呢,解渴就行。等嫂子出来,我对她说“嫂子,时间不早了,我去睡觉了”嫂子拦住我说“别着急呢弟弟,看你刚才也够辛苦的,去洗个澡再睡吧”我一想也是,虽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前后不过5分钟,但由于时间紧迫,事情突然,身上还真出了汗来,于是我进屋拿出换洗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放开喷水笼头开始洗澡……

  洗好后,把换下的衣服塞进洗衣机,待到明天再洗,反正明天也不上班嘛。我进入自己的房间,躺倒床上打开手机,调出MP3听起音乐来。也就是十多分钟的空,身上慢慢感觉到有点异样,说不出的感觉,有点燥热,有点眩晕,我心思是酒精的作用也就没太在意---本来嘛我就没多大酒量。

  可是脑子中竟然不自觉的想起男女之事来,郁闷,这是咋回事?这时,我听到嫂子敲门的声音“弟弟睡了没?”“还没呢嫂子,有啥事吗?”“我可以进来吗?”“请进”嫂子打开门走了进来,这次嫂子来,我自己能听到有种嘭嘭的心跳声,脑中浮现出男欢女爱的场景,该死,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我真是太无耻了!我赶紧抛弃那龌鹾的想法问嫂子“怎么了嫂子?”

  只见嫂子缓慢的走到我睡的单人床边,用手摸着自己美丽的脸庞对我说:“弟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会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我已经吃过退烧片了,可症状还是没有缓解”我直起身,发现嫂子的脸微微泛红,额头有细密的小汗珠“嫂子,你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啦?”其实当时我和她的症状一样。

  “没有啊,就半个小时前喝了一杯饮料而已”“饮料?茶几上的那个?”“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下了床,快步走进客厅,茶几上有两个杯子,一个已经被那混蛋碰倒洒光了,一个是我喝过的空杯子。我拿起杯子看了起来,这时嫂子跟了出来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我没吱声,忽然发现我喝过的杯子底部有点剩余的沉淀物,难道是药粉?“嫂子,这饮料是咱家的吗?”“是啊,我晚上才拿出来的,给那人倒了一杯,我自己喝了一杯,怎么了?”“没事没事”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了---我和嫂子都喝了那贼人下的春药。只是那人没能等到药性发作就着急动手,也碰巧我正好赶来,要不,嫂子真的会被那人……

  

  干嫂嫂

  正想着想着,站在旁边的嫂子突然身子一坠,整个软了下来,我上前一把扶住---就是这一把把我和嫂子的贞洁给破坏了!一只手掌正好托住嫂子柔软的胸部---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嫂子也感觉到了异样,猛的一挺身,脱离了我的手,脸唰的一下红了。“对不起,我……”嫂子没说话,怔怔的看着我,眼神中有迷离的感觉,我发现我自己也越发的难受起来,吖的!药物起作用了。

  她转身走进卧室,出来拿了几件衣物去了洗澡间,然后是水落在地上的声音。完了,嫂子一定生气了,希望她不要想歪,我不是那种人。我只好回到房间关上门,再次躺到床上听着音乐,幽雅的音乐却阻止不了我的躁动,我感觉全身血液都往一个地方涌去!

  音乐还在响,我的下体已经膨胀的十分难受,真服了,是什么人造了这样的药,它又是怎么流通在市场上的呢?我起身走到门边关了灯,再躺到床上翻身脱下睡衣,自寻起来---自从结婚后很少自己动手了。

  我幻想起以前和老婆在床上的恩爱,可脑海中很难搜寻到老婆的样子,而嫂子刚才面泛桃花的脸蛋却一直呈现出来,完了,我不能有那想法啊,我的脑海中竟尽失想要干嫂嫂的画面!!!正当我极力排斥脑海中嫂子影象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啪”灯也亮了,整个房间刹那间如白昼一般,而我,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下身的“擎天柱”高傲的仰起!

  

  干嫂嫂

  嫂子站在门口盯住我“弟弟,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和你哥哥单独住惯了,所以有时进出就┅┅”可她却没有退出去的样子,反而把门关上上前几步来到我床边,好象丝毫都没有看到我没有穿衣服的样子。我却惊呆了——不知所措,眼怔怔的看着嫂子在我身旁坐下没有任何反应。

  当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抬起了头,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半低着头,倒像一个犯错的小女生。惊奇的是我发现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

  “弟弟,嫂嫂很不舒服,身体好似着火了一般难受,你就帮帮嫂嫂吧”说着,我脑袋“轰”的一下空白了,瞬间失去了理性,猛地将嫂子按在了身下,开始疯狂吻她摸她,身体越发的不安分,最后在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我上下其手,七上八下,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我竟然干嫂嫂了,我竟然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干嫂嫂了,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这样?虽然我很想极力压抑自己,但我发现我做不到,小腰仍在发着力,在药力的作用下,我根本停不下来……

  干嫂嫂之后我也十分的后悔,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赶出这么龌蹉的事情来,自那一晚之后,我就找借口搬出了嫂嫂家,去同事家暂住了两个星期,终于是熬到学习期结束了。

  自干嫂嫂之后,我每次跟嫂嫂见面,都会觉得十分的尴尬,干嫂嫂这件事,一只都是我心中的结。其实,我很害怕这件有违伦理的事被人知道。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47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