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春事好疯狂放学路上她主动献出第一次

 admin  2018-06-1113:22  58人阅读 0条评论
广告也精彩

乡村春事好疯狂 放学路上她主动献出第一次

 这段乡村春事似乎是真的有点疯狂了,两个高三的学生,尚还都是处男处女,却是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打野战偷食了禁果。虽然这个过程生涩而短暂,大家可能都还没尽情享受这其中快意,但是这段乡村春事引发的后续剧情却是不得不说

0611132618.jpg

  一段反映着农村现实情况的乡村春事……


  川北坟弯村的风景很美,比风景更美的是一个姑娘,她的名字叫风儿,她总是穿着时尚的服装,尽管同样的牌子,城里要卖好几百,但她只需花几十块钱就能买下来。外面看上去差不多,但洗上一两回水儿,就不怎么好看了,冒牌货永远就是冒牌货的。但风儿是美人却是全村老小有目共睹的。她今年刚满十八岁,在双凤镇上高三,成绩也还不错,是班长。可是,自从高三下学期,她爱上班上的同村男同学砂砂后,她和砂砂的成绩都直线下降了。


  她们相爱得真不是时候!


  爱上砂砂其实是由来也久,全村就他俩人在双凤上高中,每周星期天回家背粮时,风儿总是和砂砂一起赶车一起回村,上学,自然也要走在一起。


  一路上,有意无意,憨厚老实的砂砂总是处处关心和照顾着风儿,大哥哥一般,事无巨细体贴入微,尽管砂砂只比风儿大三天,但哪怕三个小时也是大,私底下,风儿叫砂砂哥,砂砂叫风儿妹,叫的时候声音都不大,对方刚好能听到,那甜甜的、柔柔的声音,像蜜一样灌进对方的心田,一片浓浓的爱意便气场一样弥漫在两人的身边。但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他们就“正规”起来,有时候还故意板着脸,漠视对方的存在,但两人的心儿却几乎跳着一个节拍。就这样,她们俩在青春期的冲动中产生了甜蜜的初恋


  两人几乎就是形影不离,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偶尔回村。但成绩终归还是没有下降,导致两人成绩下降的事,是因为风儿和砂砂偷吃了禁果,风儿还因此怀了孕。


  那是高三即将面临大会战的前两月,两人忙里偷闲,利用半天休息时间,回坟弯村背在学校里食用的粮食,结果,由于天上下了点小雨,虽然放晴了,但乡间小路没有硬化,看着好好的,却非常湿滑,像在地上抹了油,走在前面的风儿,一不小心踩滑了,一下摔倒了,还把牵着她手的砂砂一起带进了路边的沟里去。好在那沟不光不深,仿佛上天有意的安排,还铺着厚厚的杂草,风儿先倒下去,失去重心的砂砂随后就倒在了风儿的身上,两人的胸部紧紧地压在了一起。


  “摔着没?风儿妹。”砂砂想从风儿的身上爬起来。


  “没有,砂砂哥,你呢?”风儿真的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倒是让砂砂压着她发育完好的胸部,那种愉快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在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地游走。


  风儿一把抱住了砂砂,不让他从她的身上离开。


  砂砂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平时除了牵手,还从从来没有这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过,顾不了那沟里杂草上还有的水珠儿,风儿居然无法自抑地主动起来。


  她说:“砂砂哥,我不要你离开我。”声音颤抖得厉害,两只手也放肆地摸向砂砂的腰际。


  天气比较热,二人穿得本来就不多,砂砂已经感觉到他的胸部下面有软绵绵的东西被他压着。风儿已经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张,红红而又性感的嘴唇,像两瓣盛开的花儿,她在期待甘霖雨露、最好是暴风骤雨。


  砂砂终于失去了理智,他的两只手放肆地在风儿的胸部上揉搓起来,两人的嘴巴和舌头也很快连结到了一起,电力还在加强,二人都进入一种全新的状态,他们什么都不想了,喘气声像正在耕地的牛,不时夹杂着风儿的激情之声,“砂砂哥,我要你,砂砂哥,我要你,快点吧,我要做你一辈子的爱人。”


  砂砂含混地应着,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说话了,他的嘴已经离开了风儿的嘴,他的手已经把风儿的衣服扯了下来,嘴巴在向下面移动,接着他又扯下了风儿的裙子,在一声尖叫中,砂砂进入了风儿的身体,遗憾的是,不知是砂砂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没有经验,还是太过紧张,他刚一进去,便一泄千里了。


  二人不等激情完全消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毕竟是在野外,都赶紧紧张兮兮地爬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尽管风儿的身上沾满了杂草和雨水,但她却很是开心的样子,砂砂穿好自己的衣裤,还不忘为风儿清理她头发和衣服上的杂草。


  二人收拾停当,又重新回到了路上。


  还好,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路人。


  两人又手牵着手向坟弯村赶去。


  砂砂似乎不太放心,把风儿的手牵得更紧了,遇有上坡路或石板路时,他还会走前面,先探探路,没有问题了,再让风儿走。


  风儿看他这么小心的样子,忽然“噗哧”一声笑了,说:“砂砂哥,我和你一样,从小就生长在农村的,哪有那么娇气呀,比这更湿滑的路我也是不容易摔倒的。”


  砂砂不解地回头看着风儿,说:“那你刚才,怎么就摔了呢?”


  风儿又笑了,还用纤纤玉指一点砂砂的脑门,说:“你这里面装的不会是豆渣吧,那条沟我早就看中了,里面的很多杂草,还是我故意去别的地方薅来垫上的,一直都想和你一起摔进去呢!”


  “你好坏,难怪每次回村,你都要在这条沟边磨蹭,原来,在这儿留了一手呢。只是,你真的不后悔?”砂砂不无担心地问。

  “我怎么会后悔,你后悔还差不多,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最心爱的人,幸福还差不多哩,除非,你今后不要我了,爱上别的女人了,那我就不是后悔,而是自毁。”风儿忽然正色道。


  “什么叫自毁?”砂砂听不懂这个词儿了。


  “这都不懂,如果你有一天变了心,那我就死给你看!”风儿咬着牙,看上去狠狠的样子,但满脸的爱意,在潮红的脸上盈盈地荡着。


  “怎么会呢?我砂砂虽说没什么本事,人长得又不帅,但既然爱上了风儿妹妹,就一定要爱到地老天荒。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包括你不爱我了。”砂砂涨红着脸,似乎在表决心。


  “好,一言为定,我们对天发誓,只要生命在,我们的爱情就永存,只要心儿在,我们的热血就在一起沸腾,如果谁做不到,天打五雷轰!”风儿当真发誓了。


  “对,天打五雷轰!”砂砂也发了誓。


  两人的关系随着铿锵的誓言,似乎较先前又更进了一层。


  他们的手牵得更紧了。


  这段乡村春事到这里也就仅仅只能算得上是开端,下面的发生的事情才慢慢将这段乡村春事推向高潮……


  一个月后,风儿发现了身体的变化,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怀孕了。


  她不敢对砂砂说,砂砂正在为考大学冲刺呢?可是,自己一个人去医院,多么可怕呀。


  告不告诉砂砂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折磨着风儿,她捧着书本的时候,心已经不在书上了。耳朵听着老师的讲解,神却飞到了坐在前排的砂砂身上。如此下去,如何是好?


  终于,风儿还是在一个周末,悄悄把砂砂约到了学校附近的小山上。


  风儿说:“砂砂哥,我怀上你的孩子了。”


  砂砂显然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怀上孩子会这么简单,就一次呢。


  “不会吧,这怎么……怎么可能?”砂砂显然没有经验,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这种事,我还会骗你吗?何况是在马上要高考的节骨眼上。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陪我上镇医院,把孩子打掉吧。等我们大学毕业后,就结婚,然后,再怀孩子,并把他生下来。”


  风儿显然没有想到这事对砂砂的影响,他简直六神无主了,嗫嚅着说:“让我陪你去医院,很恐怖的,人家医生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学生,双凤镇就这么点大,要是让老师知道了,我们就完了。要么,你一个人去吧。再说,我家没有你家富,我的学费还是借的,哪有钱去医院呀。”


  “你不想负责吗?”风儿显然没料到砂砂这个时候了却不愿承担男子汉的责任,她威胁他说:“钱我出,只是我需要你陪在我身边,如果你不陪我,就算你考上了大学,我也不会让你去读的。除非,我也考上了。”


  “风儿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辛辛苦苦读书,不就是为了有一天金榜题名考上大学跳出农村吗?不管我们能否一起考上,我们的爱情是不会消失的。这点请你尽管放心。”砂砂又做起了保证。


  “我不变心倒是可以保证,你就很难说了,尤其是你考上了大学,而我又没有考上,那大学里面,出生城市的漂亮女同学多着呢,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家庭条件又好,我又不在你身边,你不变心才怪,这样的事,报纸杂志、电影电视上出现得还少吗?”


  砂砂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说:“是的,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既然这样,我们反正也发过誓的,要么一起上大学,要么一起回村种地,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之间永不分离。只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放心,有你这话,我就不需要你陪了,既然你害怕,我就一人去医院了。这年头,意外怀孕的事多了,学生怎么啦,难道不是人?”风儿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不光漂亮,还有几分泼辣,说话做事也风风火火,敢作敢当,颇有几分男子汉气概。她又说,“你还是回学校去专心复习吧。我去县医院打胎了。”


  后来,高考成绩下来了。砂砂考上了,但不是他想上的大学,风儿却意外落榜,离最低分数线只差两分。


  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面对一年近两万元的学费生活费,砂砂老爹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他不停地抽着叶子烟,整个昏暗的屋子里就跟着了火一样,弥漫着一股股呛人的烟味。


  “砂娃,钱是没有的,别说一年两万,就是两千,把你爹我打死也拿不出来。你说怎么办吧?”


  看着老爹痛苦的样子,想到风儿又没考上大学,砂砂的心像在油锅上煎一样难受,他把录取通知书在手里反复地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最终,他吐出了三个字,作出了影响他一生的重大决策:“不读了。”


  老爹的眉头一下舒展开了,说:“这就对了,现在的大学和以前不同了,花几万块钱读出来,到时还不跟村里其它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的娃一样,到处打工?反正都是打工,为什么要先扔几万块才去打工呢?”


  老爹这话不是乱说的,村里的波娃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又悄悄溜回村里来了,可是不敢见村里的人,怕笑话他,便一天到晚关在屋子里,一年后,都快关疯了的他,牙一咬,又跑到外面去了,放下大学生的架子,他把自己当农民工,总算找到了工作,虽然钱不多,但只要回村不说,别人还以为他在外面做大事呢?


  可是,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里有人在建筑工地上看到波娃了,所以,波娃回村骗人说的,他在城里坐办公室的谎言便不攻自破。好在,村里的人很善良,知道就行了,没有谁会去揭穿他。每回波娃要回家了,都会把压在箱底的一身好行头拿来换上,眼镜也戴上了,皮鞋也擦得可以当镜子照,总之,从外形看,他真的像在城里坐办公室的,只是那脸,却越来越黑了,日晒雨淋的,能不黑吗?


  “虽然我不上大学,但我也不会去打工。”砂砂忽然又生硬地对老爹说道,“我已经和风儿想好了,就在村里创业,办养鸡场。搞得好,比打工来钱,又不用背井离乡,还能照顾双方的父母。”


  “也对,你和风儿的事我看也不错,这女娃子长得水灵,做事又泼辣,只是风儿老爹王麻子是势利眼,嫌贫爱富,我家穷,怕人家看不上吧。”砂砂爹不无担心地说。


  “是的,我也担心这一点,风儿也一直没有把我俩的事说给他老爹听,也是怕他不同意。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包办婚姻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只要我们两人真心想爱,他老爹反对也没用。”砂砂说。


  “唉,你们自己好好干吧。这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好好给你们张罗一下就行了。”砂砂爹抽完最后一口烟,就扛着锄头下地了。


  砂砂来到村后的柏树林里。风儿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了。


  “你考上大学的事,全村都知道了。”风儿说,“你学费准备好了没有?”


  “没有,你不用考验我了,我说过的,要么一起上大学,要么一起留在村里。”砂砂说这话时颇有一些悲壮的色彩。


  风儿直愣愣地看着他,脸上充盈着满意的神色。


  砂砂把那张录取通知书拿出来,当着风儿的面,一下两下,撕成了碎片。


  一段乡村春事,一份执着的爱,一个反映着农村现实情况的故事。


已经过安全软件检测无毒,请您放心下载。




广告也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9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