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的辰少不能得罪我是你大哥的老婆

 admin  2018-05-1506:47  158人阅读 0条评论


201708301504071415684617.jpg

第34-36章:


坐上后座的慕圣辰阴沉着脸,冰冷的视线朝着叶昔看过来。后者打了个寒颤,朝着宁浅语勉强一笑,“宁小姐,我去请慕家的司机送你回公寓。”

说完叶昔进了慕家大院,很快就返回来了。

“宁小姐,王叔马上就出来送你,请你稍等。”

说完叶昔朝着宁浅语抱歉地一笑,便开着奥迪离开。

宁浅语目送着奥迪车载着慕圣辰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之中,久久都没有收回眼神。

一直到慕锦博的声音传过来,“怎么大嫂,被我大哥给扔下了?”

宁浅语回身朝着慕锦博看一眼,笑着地道:“慕二少爷想多了,辰他有点事急着过去处理,才先走的。”

慕锦博听到宁浅语这么亲密地叫慕圣辰,眼神阴沉了下来。很快又勾起嘴角道:“大嫂就不用给大哥找借口了,三年前的事对大哥原本就是个阴影,他扔下你也正常。”

“劳驾慕二少操心了。”宁浅语挂在唇边的笑倏地一僵,她攥紧的手指,变得青白,指甲深嵌进肉里面,钻心般的疼。

看到宁浅语依旧是不为所动,慕锦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拉开自己兰博基尼的车门,偏着头问宁浅语,“大嫂需要坐顺风车回市区吗?”

这时候旁边传来老司机的声音,“大少奶奶?”

宁浅语朝着慕锦博淡淡地道:“谢谢,不用了。”

慕锦博朝着老司机瞪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兰博基尼如箭一样疾驰而去。

“王叔,麻烦你了。”宁浅语朝着老司机抱歉一笑,打开后座坐了上去。

“这是我的职责,这么晚大少爷是赶着要去哪?连少奶奶都不带?”王叔边开车随口问道。

“他有点重要的事去处理。”宁浅语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失神地回答。

她不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对那个男人的影响竟然是这么大。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王叔见到宁浅语心不在焉,便没有再继续说话,一路把宁浅语送到了豪苑小区。

“大少奶奶,到了!”王叔的声音从驾驶室响起。

宁浅语朝着外面看一眼,果然已经到了豪苑小区。

“谢谢王叔。”宁浅语朝着老司机道谢,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虽然是秋末,夜晚的风却很凉很凉。宁浅语打了个寒颤,因为吹风的缘故,腹部又开始一阵阵地发疼。

她咬着下嘴唇,缓缓地朝着公寓的那栋大楼而去。

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一道身影抱住了她,宁浅语反射性地惊叫出来,“啊!”

对方迅速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低声在她耳畔道:“是我。”

慕锦博!宁浅语的眼睛睁得老大,然后反应过来,抬起脚就朝着慕锦博踢了过去。

后者没有防备,正好被宁浅语的高跟鞋给踢中小腿。

他痛呼一声,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宁浅语立即挣脱开来。她看着慕锦博,眼神里是陌生和厌恶,“慕二少爷,我是你大哥的老婆,麻烦你以后不要做这种让人困恼的事。”

“浅语,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你离开那个残废,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慕锦博朝着宁浅语逼近一步,后者冷冷地道:“慕二少如果想要出现在明天的头条上,大可继续。”

果然慕锦博的动作停下来,他看着宁浅语,真的没想到那个懦弱的宁浅语会说这样的话。

宁浅语可不知道慕锦博的想法,在确定慕锦博不会再跟过来后,便急匆匆地跑进了大楼。

其实她也很害怕,在这个深夜里,慕锦博真的要怎么着,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说上头条,不过是她骗慕锦博的。

一直到冲进大门,关上大门后,宁浅语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同时委屈的泪水也续满了眼眶。

空荡荡的公寓内,没有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宁浅语觉得从未有过的冰冷。

什么时候她已经那么的依赖他?宁浅语的心里泛着苦涩。

黑暗吞噬着她,但她却一点都不想爬起来开灯。

大概是因为她知道即使打开灯,也不会有另外一个人在这里吧。

突然传来轮椅摩擦的声音,宁浅语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

他不是让叶昔送到B市去了吗?他怎么会在家?

昏暗被灯光所取代,轮椅的摩擦声由远而近,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知道开灯吗?坐在地上干什么?不知道地上凉吗?”

语气并不好听,却每一句都带着属于他的关心。

宁浅语抬起头看着他,“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慕圣辰的眼角依旧冰冷,“还不起来?”

宁浅语从地上爬起来,破涕而笑。

“我以为你去B市了。”

慕圣辰的脸色僵了僵道:“叶昔突然不舒服,去医院了。”

而在公司拼命加班的叶昔立即反驳了,辰少,明明是你担心宁小姐,走在半路上,让属下返回公寓,结果您竟然还诅咒属下不舒服去医院?

“哦!”宁浅语根本就没有在意慕圣辰说的是什么,她的心里在雀跃,他没去B市,没把她给扔下。

注意到宁浅语的高兴,慕圣辰转过去的嘴角也弯了起来。

然后别扭地道:“我饿了!”

意思是,你该煮饭了。

“我马上去做饭,你想吃什么?”宁浅语把脸凑到慕圣辰的面前。

后者的喉咙上下滚动着,移开眼睛,淡淡地回答,“随便你。”

“那做饺子好了。”宁浅语快乐地跑进厨房,打开冰箱开始找食材。

慕圣辰看着她忙绿的背影,眼前闪过,刚才宁浅语在楼下,被慕锦博给挡住的那一幕。

他表面上却是风平浪静,握住轮椅的手指紧了又紧。

女人正快乐地煮着饺子,根本就不知道慕圣辰的心里正在翻云覆雨。

饺子熟了后,宁浅语拉着慕圣辰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向来优雅得要命的慕圣辰,竟然没有反驳。

电视里播放着肥皂剧,而宁浅语和慕圣辰盘腿坐在沙发上,肩并着肩吃着饺子。

“你够了吗?”突然宁浅语探过头来问。

慕圣辰抬起头挑了挑眉头,宁浅语摸了摸肚子,有些尴尬地道:“我吃不下了。”

慕圣辰的眼神移动到宁浅语的碗里那剩余的几颗饺子上,把碗给移了过去。

宁浅语看了一眼慕圣辰,垂头把碗里的饺子给扒进慕圣辰的碗里。

慕圣辰默默吃完后,把碗给放茶几上。

“我去洗碗。”宁浅语起身打算去洗碗,因为盘腿太久了,身子往前面一扑,眼见着她马上就要摔下沙发的时候,慕圣辰伸手一把拽住她,然后带回了怀里。

两个人的重心不稳,倒在了沙发上,宁浅语抬起头,正好对着慕圣辰的脸。

暧昧在两个人之间散开,两个人的唇离得越来越近。

就在两个人的唇几乎贴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不适宜地响起。

“呃,我接个电话。”宁浅语尴尬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

慕圣辰的眼神移开,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看电视,其实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是有多么的心不在焉,眼神落在电视上,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边接电话的宁浅语的身上。

“妈,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呃……刚才睡着了,没来得及接听。嗯,明天我会去医院的,知道,你早点睡。”宁浅语挂断电话后,朝着慕圣辰认真看电视的侧脸看了一眼,然后进入厨房洗碗。

洗完后,她切了点水果从厨房里出来,默默地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上。

两个人默默的看电视,吃水果,像之前那个插曲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墙上的挂钟指向十点,慕圣辰才从沙发上移到轮椅上,准备回房间休息。宁浅语跟着起身进厨房给慕圣辰倒了杯牛奶,送过来。

“喝杯牛奶睡眠好些。”

慕圣辰伸手接杯子的时候,正好碰到宁浅语冰冷的指尖,他的双眼一凝,“手指怎么冷成这样?”

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地收回手,“那个,我天生寒体。”

慕圣辰清冷的目光落在宁浅语的脸上,令人祝摸不透。

莫名的,宁浅语的心像小鹿受了惊吓的乱撞起来。

“我先睡了。”宁浅语紧张地捏了捏手指,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房间里虽然开着空调,却微微有些清冷。

宁浅语刚爬上床,房门一声敲门声,她探出头来,就看到慕圣辰从外面进来。

在宁浅语的眼神下,慕圣辰揭开被子,上床,把宁浅语抱进怀里,一连串的动作,做得那么的自然。

宁浅语暗暗闭上眼,闻着耳畔的呼吸声。突然,衣服下摆被撩开,肚子上一热——慕圣辰温热的手掌覆了上去。

宁浅语僵住,他这是要干什么?

慕圣辰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过了片刻,他的呼吸均匀,明显沉入了睡眠。

而宁浅语隐隐作痛的腹部舒服了很多。

宁浅语缓缓睁开眼,在黑暗的夜色中依稀分辨出身边男子俊挺的轮廓。他双目微闭,唇角微抿,睡得很沉,看起来竟是这样俊朗无双和沉静。

他居然知道用这种方法替她缓解疼痛。昨晚他也这么做了。

从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一个男子,用他修长的大掌给她暖肚子。更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慕圣辰。

她何德何能,得到他如此体贴和呵护?

他们彼此靠得如此的近。他隐藏在冰冷之下的温柔,在宁浅语全然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拨动了她的心弦。

宁浅语很快就睡了过去。

宁浅语经期,慕圣辰都尽职地当着她的暖炉,但宁浅语每每想到他们之间只是一个协议婚姻,就觉得苦涩不堪。

“浅语?”宁淑君连着叫了几声,宁浅语才回过神来,“妈,有事?”

“不是妈有事,是你有事。你刚才在想什么?”宁淑君笑着问。

“没,没想什么啊。妈,这是我早上熬的鱼汤,对伤口愈合有好处的。”宁浅语红着脸打开保温桶,往碗里倒汤。

宁淑君是过来人,一见女儿红脸,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到女儿幸福,她也跟着开心,“浅语啊,汤先放着,我有话跟你说。”

宁浅语疑惑地看一眼母亲,“汤要趁热喝才好。”

话还没说完,宁淑君劈头就问,“你和圣辰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听到宁淑君的话,宁浅语手上的动作一慌,一不小心汤都从碗里洒出来了。

她慌张地放下保温桶,去浴室找毛巾过来擦茶几。

宁淑君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圣辰不喜欢孩子?还是他因为受伤不能……”

听到母亲的问话,宁浅语一张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她难道能跟母亲说,她不知道他能不能?所以她只能敷衍道:“妈,我们才结婚多久,现在还没谈过那个问题。”

“也是。”宁淑君听到宁浅语这么说放心多了,她的眼神移动到宁浅语的手上,“你的手复健做得怎么样了?”

“已经结束了,明天去做个复检确定一下恢复状况就可以了。”宁浅语突然想起今天过来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对了,妈,我已经通过省医科大学研究生学院的申请书,再过两天就过去进修了。”

说着宁浅语从包里把医科大学研究生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拿出来递给宁淑君。

“真的吗?”宁淑君捧着宁浅语递过来的通知书,语气里带着激动。

她一直都没有跟宁浅语说过,她之所以会心脏病复发,就是因为有人告诉她宁浅语发生医疗事故,不仅被医院开除,还被撤销了医生执照。现在看到宁浅语如愿地进入研究院,她终于是放心了下来。

“当然真的,而且还是全国最权威的莫言教授的学生哦。”宁浅语见到母亲高兴,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能进这个你梦想之中的地方去进修,浅语,你要好好地把握机会。”

“妈,我会的。”这是她的梦想,是妈和他的期待,她会珍惜的。

“妈妈,你记得把鱼汤喝了。我回去给他做饭去了。”宁浅语提起沙发上的包包和保温桶道。

“去吧!”宁淑君含笑地目送着宁浅语离开病房。

宁浅语一路进入电梯,跟电梯里出来的一个西装笔直的中年男人擦肩而过。

正好撞到对方的肩头,手上的保温盒被撞得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中年男人蹲下来想帮宁浅语捡保温盒,却被宁浅语拒绝了,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宁浅语蹲身把保温桶捡起来,就进了电梯。

中年男人一脸的焦急,也没有多想,急匆匆地来到了护士站,“你好,请问宁淑君女士是在心外科吗?”

护士在电脑上查了一下,“宁淑君女士在心外科10号VIP病房。请问你是访客吗?”

“是的。”男人点了点头。

“麻烦你签个名字。”护士递给男人一个表格。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手指有些发颤,连表格上的名字都写得歪歪斜斜。

护士朝着表格看了一眼,“杜中渝先生,病人刚做完手术,你的探视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请尽快出来。”

“谢谢。”男人道谢后,急匆匆地往VIP十号病房而去。

站在病房前,踌躇了好一会,男人才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宁淑君的声音,“进来!”

男人推开门进去后不久,里面就传来宁淑君生气的怒吼,“你出去,我根本不认识你!”

“淑君,我……你别激动。”男人的声音有些焦急。

“滚出去!”宁淑君的暴怒引来了护士的注意。

么了?您刚做完手术,别激动。”护士进来安抚着宁淑君。

后者指着站在病床前的人道:“护士,麻烦你把他给请出去。”

护士见到宁淑君这么激动,只好对杜中渝道:“先生,病人的情绪不能太激动,请你出去。”

杜中渝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从病房里退了出去。

护士这才对宁淑君道:“宁女士,需要通知宁小姐吗?”

宁淑君听到护士说要通知宁浅语,她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不,不用了。”

护士看宁淑君的情绪恢复正常后,才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刚出去,等在外面的杜中渝便迎了上来,“她怎么样了?”

“宁女士的情绪好多了,先生,希望你别去打扰她。”

“好,好。”杜中渝透过病房门的玻璃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在走廊外面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他时不时地起身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朝着里面看一眼,却不敢再过去。

护士见他没有再打扰病人,也不好过去赶他,只能由着他去。

宁浅语从医院的时候,转了个弯,去了一趟市场,买了一只新鲜的鸡,才搭乘公交车,回了公寓。

走进公寓,就看到叶昔的鞋子放在玄关处,她朝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拎着鸡进了厨房。

先把已经切好了的鸡处理过后,宁浅语才开始做啤酒鸡,厨房里很快就散发出香味来。

被叶惜推着从书房里出来的慕升辰,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香气,慕圣辰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眼神也稍微的柔和了一点。

注意到辰少变化的叶昔偏着头揶揄道:“辰少,属下是不是该改口了?”

“你可以滚回去吃快餐了。”慕圣辰冰冷的眼神朝着叶昔横扫过去,叶昔立即哀嚎起来,“辰少,你看宁小姐做了好吃的,你怎么忍心让属下去吃快餐?”

厨房里忙绿的宁浅语听到他们的声音,头探了出来,“你们在说什么?洗手吃饭了。”

慕圣辰双手环胸,淡淡地道:“叶昔说他回公司吃快餐。”

“叶助理,先吃了饭再走。”厨房里传来宁浅语的声音。

“好的,宁小姐。”叶昔脸上的笑容扩大,好像在说,辰少,是宁小姐要留我下来吃饭的。

慕圣辰冷冷地朝着叶昔瞥一眼,后者扬声朝着厨房道:“宁小姐,我来给你帮忙。”

然后就逃进了厨房。

慕圣辰沉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操控着轮椅来到餐厅。

叶昔帮宁浅语把饭餐一一从厨房端出来,然后讨好地把饭碗递给慕圣辰。

后者淡淡扫了他一眼,他摸着鼻子不敢再乱说话。

宁浅语用隔热手套捧着一个盅从厨房出来,然后用汤勺舀了一碗送到慕圣辰面前,“先喝点汤,我把油给过滤了,不会油腻。”

说着又舀了一碗,准备递给叶昔,慕圣辰却叫住了他,“你别管他,他自己有手。”

宁浅语不明所以,叶昔摸着鼻子呵呵一笑,“宁小姐,我自己来就好。”

叶昔在心里暗忖,果然腹黑的辰少是不能得罪的!

宁浅语坐在慕圣辰的旁边,喝完汤,偏头问慕圣辰,“还要吗?”

在慕圣辰摇头后,宁浅语才起身,“我去把鸡给端来。”

等宁浅语离开后,叶昔才偏头朝着宁浅语看一眼,又朝着慕圣辰看一眼。从上次一起吃饭到这次,才相隔几天的时间,宁小姐完全不见之前的拘谨和胆怯了。

进展得还挺快的!

似乎是看出了叶昔的想法,慕圣辰警告地朝着他看了一眼,后者在嘴巴前做一个拉链的动作。

宁浅语端着芳香四溢的鸡肉出来,闻着香味,叶昔吞了吞口水,“宁小姐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宁浅语的脸红了红,有些尴尬地坐在慕圣辰的身边。

慕圣辰瞪一眼叶昔,“想要继续吃,就闭上嘴巴。”

叶昔呵呵一笑,乖乖地闭上嘴巴。

宁浅语偏头看一眼慕圣辰,夹了个鸡腿放到慕圣辰的碗里,“我让老板娘把皮给去掉了,你试试味道。”

慕圣辰没说话,低头吃饭。而叶昔因为被慕圣辰警告过,也不敢再放肆。

匆匆地扒完饭后,叶昔起身,“辰少、宁小姐,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把空间留给这对小夫妻。

“叶助理怎么这么着急?”宁浅语奇怪地看了一眼叶昔急促的背影。

“他事情比较多。”慕圣辰给宁浅语夹块鸡肉,淡淡地回答。

“哦!”宁浅语埋头继续吃饭。

餐桌边只有两个人吃饭,却很温馨。

今日是宁浅语最后一次去医院复诊的日子。

午餐后,她便急急忙忙地往市三医院而去。

骨科专家拿着宁浅语右手上的片子看完后道:“宁小姐,你的手复建结果很不错。”

“请问,医生我的手还能不能再拿手术刀?”宁浅语紧张地问。

骨科专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有些意外地看向宁浅语,“宁小姐也是医生?”

宁浅语不好意思地回答,“我是神经外科室的医生。”

“那宁小姐应该很清楚做手术需要多么精确,一点的偏差就是一条人命。”专家有些不忍地说。

“我知道了,谢谢。”宁浅语跟医生道谢后,失神落魄地从医院出来。

天空布满了阴郁,正如宁浅语的心情一样。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天空开始下雨,她如没有感觉到一样。续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地址:http://www.55k2.com/post/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